013 回擊,高段位的勾引方式
loading...
魏嶼安剛出現,丁佳琪就看到了,“嶼安,你也在?”

“嗯。”他悶聲應著,“你們怎麽來了?”

“我們逛街累了,正準備吃飯,這不是巧了嗎?今天和蘇小姐出來的人該不會是你吧?”丁佳琪挽住他的胳膊,頗有些宣誓主權的味道。

魏嶼安此時恨不能原地爆炸。

以前總覺得丁佳琪溫柔、善解人意,可今天她幹得這叫什麽事兒啊。

“既然這麽巧,那拚個桌?蘇小姐不介意吧。”說話是丁佳琪的朋友,蔡蕙敏。

蘇羨意還沒答應,某人已經擅自坐到了她身邊。

魏嶼安是進退兩難,公眾場合,總不能讓女朋友滾蛋,隻能憋著火,抱歉得看了眼蘇羨意。

當蘇羨意看到魏嶼安那一臉懵逼的模樣,就明白他不知情。

——

丁佳琪的出現引起了周圍其他用餐人的注意,見她落座後,隻當是普通朋友聚餐,偶爾多看幾眼,也沒過分留意。

可負責點單的服務員,站在餐桌邊,後背盡是涼意。

丁佳琪指著菜單,看向身側的人,“嶼安,我喜歡吃這個。”

“你喜歡就點。”

魏嶼安回答得敷衍,他哪有功夫應付她。

此時隻懊惱自己剛才怎麽就傻逼兮兮的給小舅電話?這不是純粹挖坑自己往裏跳嘛。

以他的脾氣,若是真生氣,看到自己掉坑裏,非但不會施以援手,隻會覺得他蠢,然後在他頭頂澆上一抔土,美其名曰:

一抔土敬傻子!

蔡蕙敏卻忽然笑道,“還是魏少知道寵女友,真讓人羨慕,我怎麽就找不到這樣的男朋友?”

“哪有。”丁佳琪麵露嬌羞。

“這麽好的男朋友你可要看緊了,你都不知道現在有些小姑娘啊,心思可多了,見著條件好的男人,就不擇手段想撲上去。”

“我相信嶼安。”

“不怕賊偷也怕賊惦記,有些小姑娘看著很單純,手段可多了。”

“不會的,誰不知道我們在一起啊,你想多了。”

“結了婚都有人惦記,況且你們隻是在談戀愛。”

……

蘇羨意就這麽聽著兩人一唱一和,果然是來“捉奸示威”的。

魏嶼安觀察著她的神色,低頭看了眼腕表,坐立難安,“蔡蕙敏,吃飯時候,你說這些做什麽?”

“就隨便聊聊。”蔡蕙敏笑著,“佳琪就是脾氣太好,容易讓人欺負,我好心提醒一下。”

魏嶼安心裏本就積了火,剛想開口,丁佳琪忽然挽住他的胳膊,“嶼安,你看看菜單,還想吃什麽……”

她的話沒說完,就被一道清亮的嗓音打斷:

“總擔心被別人挖牆腳,這是對男友不信任,還是對自己不自信。”

魏嶼安伸手扶額,蘇羨意的脾氣,上次吃飯就領教過了,雖然全程規規矩矩,可一開口說刻薄話,毒舌程度簡直和小舅有的一拚。

最怕的終於還是來了!

蔡蕙敏冷冷一笑,“別人感情好是一回事,卻敵不過有些人不要臉啊。”

從她們出現,蘇羨意就知道,這頓飯肯定吃不下,平白無故,誰願意被人冷嘲熱諷,受這種委屈。

“不要臉的人我沒見過,我隻知道還沒經過同意就擅自拚桌的行為,挺沒教養。”

蘇羨意眉眼一彎,笑容溫和,甚至有點單純無害。

蔡蕙敏就坐在她身邊,扭頭看過去,“你說誰沒教養?”

眼眸裏滿是怒火,音量不自覺提高,惹來周圍人頻頻側目。

蘇羨意隻淡淡笑著,“公共場合,你現在的行為就挺沒教養。”

“你別以為仗著魏夫人喜歡你,你就能勾引別人的男朋友。佳琪不好意思說,我可沒那麽好欺負。”

“蔡蕙敏!”魏嶼安忽然起身,“你到底在說什麽?剛坐下就陰陽怪氣,是我有事約她,她根本不願意見我。”

“她不願意?”蔡蕙敏冷笑,“魏少怕是不懂什麽叫做欲擒故縱。”

魏嶼安差點被氣瘋,這都是什麽狗屁邏輯。

蘇羨意卻忽然笑出聲,單手托腮,看著一副好似已經捉賊拿到贓的蔡蕙敏:

“蔡小姐,你說這一男一女,想做見不得人的事,他們是有多蠢,才會選在人這麽多的地方?連個包廂都不要,何其囂張啊。”

蔡蕙敏被問得一愣。

“你說我勾引他,你是有人證?還是物證?”

“反、反正你們孤男寡女單獨出來,那就是不正常。”蔡蕙敏沒證據,隻能嘴硬。

蘇羨意點頭,“這麽說,就是沒證據了?”

“你明知道他有女朋友,正常人都知道避嫌。”蔡蕙敏咬牙。

“我們約在這裏,人來人往,還不夠避嫌?我要真想勾引他,我可不會約他到這裏。”

“更不會給你們抓現行的機會。”

蘇羨意挑眉一笑,“我隻會告訴他我家的地址,或者……某酒店的房號。”

餐桌邊的服務生早已後背發涼。

給男生酒店房號?這是什麽心機綠茶的行為?她怎麽能說得如此坦蕩。

魏嶼安和丁佳琪聽聞這話也傻了眼,蔡蕙敏更是嚇了一跳,她還真敢說。

而蘇羨意此時看她的眼神……

宛若智障!

這邊的動靜已經引起了周圍不少用餐人的注意。

餐廳工作人員也都在觀察那邊的動靜,時刻提防鬧出什麽事,壓根沒注意有兩位客人進店。

“出什麽事了?”肖冬憶抵了抵身側的人,“那不是你家小外甥女嗎?”

陸時淵抿嘴不語。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