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貢獻了影帝級的演技,鎮獸之寶
loading...
車內

蘇羨意正和徐婕打電話報平安,得知蘇永誠隻是犯了高血壓,也是稍鬆了口氣,讓她在康城多待兩天再回燕京,多陪陪蘇永誠。

畢竟以後到了燕京,也不便兩地奔波。

肖冬憶此時坐在原本蘇呈所待的副駕位置。

餘光時不時瞟了一眼謝馭,頭皮發麻,如坐針氈。

“老肖。”謝馭聲線冷淡。

“什麽?”

“你屁股癢?”

肖冬憶悻悻一笑,“對了,謝哥兒,我聽說你和謝叔是去海城接妹妹,這怎麽和他們一起回來了?難道說……”

肖冬憶說著還扭頭看了眼後側的蘇羨意,“謝叔要再婚的對象是你的母親?”

得到肯定回答後。

他肯定不能表現出自己早已知道內情。

某人開始發揮影帝級別的演技。

滿臉震驚、詫異,又驚又喜……

“這可太巧了,都是緣分啊。”

“就算是為了這種緣分,我們今晚也要好好幹一杯。”

“這以後可都是一家人了!”

……

蘇羨意差點笑出聲:

肖叔叔,您不去演戲,真的浪費了這一身精湛的演技。

謝馭瞥了他一眼,淡聲道:“這麽長時間不見,你變了許多。”

“覺得我更成熟穩重了?”

“更聒噪!真吵,而且……很浮誇。”

肖冬憶也不想表現得如此戲精,這不是形勢所迫嗎?

最主要的是,一直在大佬眼皮底下討生活,不會演戲,這日子就沒法過了。

他仔細想來,覺得是陸時淵坑了他。

他肯定早就知道蘇羨意與謝家的關係,卻不告訴自己,這也就罷了,卻還由著他讓蘇羨意喊自己叔叔,對於被占便宜的行為,他似乎也不排斥……

如今深究,他怕是早就料定,自己不出手,也有謝馭會幫忙他收拾自己!

細思極恐!

四人找了家餐廳,肖冬憶已做好被虐菜的準備,不曾想謝馭今晚就沒打算喝酒,分開時,隻給他扔下一句話:

“等我電話!”

肖冬憶崩潰:

你不如直接給我一刀來得痛快。

讓我等你電話,這不是存心折磨我?

某人給的理由也很簡單:

【有蘇羨意在,不宜飲酒,影響形象】

肖冬憶無語:

你隻要往那兒一站,就是妥妥的大反派,你還需要什麽形象!

你怕是不知道自己麵相多凶。

**

送肖冬憶回家,陸時淵順便把陸小膽接了回來。

重回帝景苑,謝馭把蘇羨意行李送回家,便拎著自己東西往外走。

“謝哥哥,你不住這裏?”蘇羨意詢問,這畢竟是他的房子。

“我去隔壁,有事隨時聯係我。”

謝馭與陸時淵從小一起長大,共穿過一條褲子,就算擠一張床也不打緊,但他與蘇羨意畢竟不是親兄妹,同住一個屋簷,多有不便,兩人也都拘謹。

“你睡客臥?那裏之前是小呈住的,他好像還有東西沒收拾走。”陸時淵提議。

謝馭去客臥看了眼,“我睡主臥。”

陸時淵咳嗽一聲:“你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

“你以前到我家,霸占我的床,也沒見你跟我客氣過。”

不過謝馭揚言不喜歡貓,甚至還警告陸小膽,讓它始終離自己半米遠。

陸小膽聽不懂他在說什麽,隻知道他是對自己說話。

結果搖著尾巴就在他腳邊蹭來蹭去。

它就是個毛茸茸的白色小團子,最近又被肖冬憶喂胖了些,軟軟糯糯,倒是可愛。

對他的眼神恐嚇,無動於衷。

陸時淵隻是去幫他拿些洗漱用品的功夫,再出來時……

謝馭正在擼貓!

——

回康城後

陸時淵基本都在醫院,倒是極少見他,蘇羨意則帶著謝馭在康城遊覽,有時蘇呈也會跟來,有次還帶著包軼航,蘇呈是說,要介紹個大佬給他認識。

包軼航自然高興,興衝衝地就跟來了。

“呈哥?這是大佬?”

“對啊。”蘇呈與謝馭相處久了,也不似先前那般怕他。

“我覺得他像殺手!”

“……”

許是謝馭氣場太強,包軼航中途借口上廁所,尿遁跑了,氣得蘇呈罵他膽小。

雖然謝馭一直話少,不過幾天下來,與蘇羨意關係卻逐漸融洽。

——

那日蘇羨意接到蘇永誠的電話,讓她回家吃晚飯。

蘇呈自告奮勇來接她。

當蘇羨意見到他時,少年自己戴著頭盔,騎著小電動,指了指帝景苑門口處的共享小黃車、

“姐,你選一個吧,我幫你掃碼。”

蘇羨意歎了口氣,果然不能對他抱有什麽希望。

去蘇家的路上,由於對蘇琳不熟,蘇羨意便特意問了下她的情況,而蘇呈也給她進行了一番“科普”。

“你好像很怕她?”

“我能說,其實她更像我媽嗎?”

蘇羨意差點笑出聲,“這話怎麽說?”

“小時候爸媽都很忙,幾乎都是她哄我,帶著我玩,還逼我寫作業,我根本不想寫,就想出去玩,有時連題目都不看,數學題答案也是隨便填個數字應付她。”

“她打你?”蘇羨意追問。

“不,她扣我零花錢!”

“撲哧——”

“我的零花錢扣完了,就從壓歲錢裏扣,我過生日,她就用扣來的錢給我買禮物,你說她過分嗎?”

蘇羨意笑出聲,“你就不能好好寫作業?幹嘛敷衍她。”

“小時候就是對學習沒興趣,我是個男孩子,有顆向往自由的心,她上大學這幾年,是我人生中最快活的日子。”

蘇羨意想著,以蘇呈的性子,少不得會惹事。

柳如嵐性格溫柔,蘇永誠顯然管不住他,家裏如果沒有個鎮獸之寶,他肯定早就掀翻了天。

“盯著你學習,也是為你好啊,而且你後來自己學習也認真,還被保送了,她肯定也以你為傲。”

“其實我開始主動學習,也是有原因的。”

“因為什麽?”

“就有一次,我去她房間找書,無意中翻到了別人寫給她的情書。”

蘇羨意抓著車把的手一抖,險些連人帶著小黃車撞到路牙。

“然後你幹了什麽?”

“我就拿情書威脅她,我當時也小,現在也知道這樣不好,就想讓她別催我寫作業,她就特別生氣,我從沒見過她那個樣子,足足兩個星期沒理我,把我嚇得夠嗆。”

“後來還是我考試拿了滿分,她才理我。”

蘇呈歎了口氣,“反正自此之後,我從心裏就挺怕她。”

蘇羨意抿了抿嘴,她完全可以代入蘇琳的感受,“你小時候確實挺欠揍,活該!”

“……”

抵達蘇家時,蘇永誠還在公司,稍晚便會到家,隻有柳如嵐與蘇琳正在廚房做飯。

蘇琳端了盤切好的西瓜放在蘇羨意麵前,“今早剛買的。”

“謝謝。”蘇羨意拿了片西瓜,低頭咬了口。

餘光發現蘇琳似乎一直在看她,當她回望過去時,她卻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問她有沒有想看的節目。

“謝謝你之前送我的禮物。”蘇琳突然開口。

蘇羨意愣了下,蘇琳則指了指自己頭上紮著的發帶。

她這才想起,這是自己第一次過來時給她買的禮物,隻是她當時人不在,便委托柳如嵐轉交。

沒想到她還真用上了。

“你帶著很好看。”蘇羨意笑道。

蘇琳模樣不是讓人驚豔那類,倒也耐看舒服,見了兩次,都是素著一張臉,隻是蘇羨意誇了一句好看後,她卻突然起身,“我去廚房看看。”

“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你坐。”

她拒絕得很快,蘇羨意有些茫然地看了眼蘇呈,“她……怎麽回事?”

“害羞。”

“……”

“她昨晚拉著我問了你許多事,今早出門時,還問我你喜歡吃什麽,你別管她,她就那樣,古古怪怪,別別扭扭。”

這讓蘇羨意想起了初見蘇呈的情景,其實兩人性格有相似點:

都有些別扭。

——

而肖冬憶在膽戰心驚的數天後,終於在快下班時,接到了來自謝馭的死亡電話:

“出來喝一杯。”

肖冬憶情緒崩潰,特意去找陸時淵,“怎麽辦?這一天終於還是來了。”

“那我隻能送你兩個字。”

“保重?”

陸時淵淡聲道:“走好!”

肖冬憶氣得差點掀了他的辦公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