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肖竇娥,像個挖坑自己跳的傻逼(3更)
loading...
辦公室內,一片死寂。

“老肖?”陸時淵站在門口,微蹙著眉。

原本看到蘇永誠安然無恙,也稍稍鬆口氣,卻沒想到肖冬憶也在。

“陸時淵——”肖冬憶看到他,宛若看到了親人,“你可算回來了,我是替你去蘇家看情況的,結果被人當賊抓了!”

“活了三十多年,我什麽時候受過這種委屈?”

“我真的比竇娥還冤,就該來場大雪證明我的清白,以後我就改名叫肖竇娥。”

所有人:“……”

此時房間內突然有人開口,一道略顯寡淡冷清的女聲:

“那是因為你行跡過於可疑,鬼鬼祟祟!”

蘇羨意循聲看去。

是個與她年紀相仿的女生。

留著削肩短發,看起來更加幹淨利落,穿了套略顯冷感的煙灰色睡衣,模樣與柳如嵐有六成像,隻是不如她氣質溫婉,似乎不好接近,但是……

她鬢角碎發固定的發夾,卻是hellokitty圖案。

這種卡通元素出現在她身上,有點違和。

“我行跡哪裏可疑?”肖冬憶反駁。

“你趴在我家窗戶上偷偷往裏看,又是天黑,這還不算可疑?”

“我敲門沒人應,再說了,你既然在家,為什麽不開門問問我是來幹嘛的?就直接報警抓我?”

“之前沒聽到敲門聲,當我下樓時,就看到你趴在窗口。”

“又久久不願離開。”

“我一個人在家,誰知道你是什麽人,如果是什麽窮凶極惡之徒,手裏有刀或者其他武器,我一個女孩子也容易吃虧,我必須做最壞的打算。”

女生聲音很平靜,“再者說……”

“三歲小孩都知道,不要給陌生人開門。”

“況且是個趴在窗口偷窺的的人!”

肖冬憶氣得臉都青了,指了指陸時淵,“你趕緊給我解釋一下……”

——

事情經過倒也簡單,肖冬憶幫陸時淵去蘇家看看情況,結果被當賊抓了。

警方自然要把別墅區監控拷走,把保安也被帶回問話。

肖冬憶曾經去過蘇家,保安才讓他進去,可無論他怎麽解釋,對方似乎就是不信。

這才又驚動了蘇永誠與柳如嵐,兩人原本在外麵,聽說“家裏進賊”,匆忙到派出所,見到是熟人,正和警察解釋,蘇呈就衝了進來,一把抱住他。

而報警的人,就是蘇呈同母異父的姐姐——

蘇琳。

“原來真是誤會。”蘇琳看向肖冬憶,“肖醫生,對不起,是我的錯。”

肖冬憶原本還想“痛斥”她一番,沒想到她居然如此爽快的道歉認錯,倒是搞得他愣了下。

蘇永誠夫妻倆也和他道歉。

如果自己再追究,反倒顯得他小氣了。

隻擺了擺手,隻能自認倒黴!

“既然是誤會,說開就好。”民警自然是高興的。

“你沒事吧?”陸時淵看著肖冬憶。

“我能有什麽事,就是有點委屈唄,要不是聽你說蘇呈很著急,我會大半夜跑去蘇家?”肖冬憶越想越憋屈。

自己明明就是個看戲吃瓜的局外人,怎麽偏偏就他落難遭了罪。

“琳琳,是你和小呈說家裏出了事?”柳如嵐看向女兒。

“家裏……”

蘇琳話沒說完,就被柳如嵐打斷,“家裏明明好好的,你跟弟弟胡說什麽,結果鬧了這麽大一個誤會,甚至連累了肖醫生。”

“爸前幾天高血壓發作,這還不算事?”蘇琳直言。

“這不都好了嘛,讓他著急忙慌跑回來,又幫不上什麽忙,不是多個人擔心嗎……”

柳如嵐說著,又看向蘇羨意和陸時淵,“意意,陸醫生,小呈這次出去,沒給你們添麻煩吧?”

“沒有,小呈很聽話。”蘇羨意笑了笑。

“那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女兒,蘇琳,這是蘇羨意。”柳如嵐給兩人互相介紹。

兩人隻頷首笑了笑,卻沒太多交流。

隻是蘇永誠看著兒子,平時兩人見麵少不了發生爭執,他沒想到兒子會如此擔心自己,頗為感慨,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可算是懂事了,知道心疼我!”

“爸,你真的沒事?”

“你看我這樣子,像是有事嗎?家裏一切都挺好,我就是最近高血壓發作了一次,我怕和你打電話又吵起來,公司事多,忙得暈頭轉向,就懶得理你。”

“是嗎?”

蘇呈總覺得哪裏不對勁。

不僅是他,其實蘇羨意也隱隱覺得事情怕是沒這麽簡單。

剛才蘇琳開口,就被柳如嵐打斷。

她要說的事,顯然不是高血壓如此簡單的問題,三個人肯定還藏了其他事不願說。

確定父親安然無恙,蘇羨意也寬了心。

蘇永誠與柳如嵐原本還想讓她去蘇家住,也被婉拒了,約定改天去家裏吃飯。

將蘇呈行李從車上取下來後,雙方便分道揚鑣。

——

目送蘇家車子離開,肖冬憶才長歎一聲。

“陸時淵,我這次為了你真的犧牲太多。”

陸時淵也沒想到,讓他去看個情況,他還能把自己折騰進局子裏,這份本事,也令他刮目相看。

“你趴在他家窗口上看什麽?”

“敲門沒人應,屋裏卻有燈,我這不是擔心屋裏有什麽情況嗎?”

肖冬憶完全是醫生職業的本能。

近些年經常會發生有人在家突然犯病的情況,有些時候,被發現時,已經救不過來!

“謝謝肖叔叔,辛苦你了,你吃飯了嗎?我請你吃飯。”蘇羨意笑道。

“就算要請,也該是他請,是他害了我!”肖冬憶看向陸時淵,“我跟你說,這件事你們必須給我嚴格保密,要是傳出去,我就沒法做人了。”

“你不是一直自詡單身狗?”

陸時淵的言外之意:

沒法做人?

那就……做狗?

肖冬憶氣得嘴角哆嗦,向蘇羨意告狀:

“小外甥女,你聽聽,他說得這是人話嗎?”

蘇羨意隻甕聲笑著。

陸時淵:“待會兒我請客,之前就說要找人陪你喝酒,今晚剛好有人在,保證能讓你喝得盡興。”

這是之前陸時淵為了教訓他把蘇羨意灌醉時說過的話。

事情已過去許久,也不見他有所行動,肖冬憶早就把這件事拋諸腦後。

“我明天正好休息。”肖冬憶笑得放肆,“論喝酒,怕過誰?”

此時,駕駛室的車窗徐徐降下,有聲音突然響起:

“老肖,好久不見。”

夜晚,這道聲音幽邃低沉,慵懶中透著股笑。

便顯得越發詭異駭人。

肖冬憶此時是背對他的,笑容僵住,久久不願轉身。

“怎麽回事?不想見我?”

謝馭聲音都帶著股不怒自威的氣場。

“沒有,怎麽會啊。”肖冬憶急忙轉身,“我隻是沒想到謝哥兒你會來,真的好久不見。”

“你剛才叫誰小外甥女?”

謝馭手指隨意搭在方向盤上,靠在椅背上,目光在他臉上逡巡,好似在拿刀子剜他一般。

“我……就是開玩笑的!”

自己今晚是造了什麽孽。

陸時淵,我掏心掏肺幫你,你就這麽對我?枉我一片真心如此待你,謝哥兒過來,你居然一聲不吭?

這也不能怪他,方才蘇家人離開,謝馭也沒下車,肯定是不想與他們接觸,他本就不喜歡人情交際,身份又尷尬,是故意躲麻煩。

所以陸時淵並沒提起。

肖冬憶知道蘇羨意回來是擔心蘇家出事,謝馭這身份,還有他本就孤傲冷僻的性子,按理說,是不會來的。

所以即便知道他們在海城相遇,肖冬憶也沒想過他會跟來!

“原來你們認識啊,那我就不介紹了。”蘇羨意自然知道他們相似,隻是她與肖冬憶是私下聯係的,自然也不想被人知道,“肖叔叔,上車啊?”

謝馭伸手摸了下眉骨那道疤,“肖……叔叔?”

肖冬憶簡直想哭。

小外甥女,你這一刀補得……

可真及時!

幹得可真漂亮。

你和陸時淵不做夫妻,都天理難容。

肖冬憶以前覺得讓蘇羨意喊他一聲叔叔,自己就能占陸時淵的便宜,為此還暗自竊喜了很久,如今看來……

他就好像個挖坑自己跳,還暗自得意的傻逼!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