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一把抱住老父親,給你自由過了火(2更)
loading...
根據種種跡象表明,蘇家並未出大事,若不然,不可能一點風聲都沒有,蘇羨意稍稍安心,而蘇呈坐在副駕駛位置,不停扭來扭曲。

在謝馭眼裏,他就像隻蠕動的蟲子!

“蘇呈,老實點!”

“我想去廁所。”

尿意襲來,蘇呈也控製不住。

“下個服務區還有多遠?”蘇羨意低聲問。

“二十分鍾。”

車子到了服務區,還沒停穩,蘇呈就慌不迭跳下車,直奔洗手間,進去時,橫衝直撞,出來後,好似換了個人,神清氣爽。

臨近康城,蘇呈似乎越發焦躁,話也越來越多。

他似乎想通過這樣去轉移注意力。

“謝大哥,我爸會不會在外麵借了高利貸,之前聽他打電話,經常和銀行談什麽貸款,還說現在生意不好做。”

“他還不上錢,被人追債,為了不連累家裏,所以換了手機號碼跑路。”

“所以一直不接我電話,我也聯係不上他!”

“我知道做生意資金周轉都不容易。”

“……”

蘇呈想了許多種可能,不接電話……

要麽被關,要麽跑路。

若非在開車,又考慮他確實憂心如焚,謝馭非得一拳打得他說不出話。

嘰嘰喳喳,簡直比麻雀還吵。

不僅謝馭,就連蘇羨意都覺得頭疼。

她甚至懷疑某人上輩子可能是啞巴,要不怎麽能一直嘚吧個不停。

車內冷氣很足,蘇羨意中午和室友聚餐,穿了條及膝的裙子,坐下後,膝蓋裸露在外,被吹得有些涼。

她稍稍調整姿勢,試圖拉一下裙擺,把膝蓋遮住。

腿卻不小心蹭到了陸時淵的。

因為後排還放置著一個行李箱,兩人位置本就挨著,但凡誰動一下,都難免挨著碰著。

這本來也沒什麽,隻是陸時淵轉身,伸手將靠近車後窗的抱枕拿過來,打開一側邊緣的拉鏈。

展開後,便是一條輕薄的毯子,遞給了蘇羨意。

“謝謝。”

蘇羨意道謝接過,捏著毯子的邊角展開。

因為一個行李箱占了位置,蘇羨意也不敢太大動作,即便已分外小心,還是難免會碰到,陸時淵也順手幫她蓋好毯子。

看似順便而為,倒不會讓人察覺到什麽。

隻是兩人的手不小心觸碰到……

她的手被冷氣吹透,泛著涼,陸時淵的手卻如常溫熱。

薄毯下,蘇羨意剛想把手縮回去,就被他輕輕捂在了手心。

想掙脫,力氣不夠。

剛一掙,陸時淵攥著她的力道似乎更重了些。

“很冷嗎?”謝馭在開車,隻是餘光掃了眼後側兩人,壓根看不到薄毯下兩人緊扣的雙手。

“還好。”蘇羨意慌得不行。

他是不是瘋了,謝哥哥還在,他就真不怕被發現?

太囂張,太放肆!

“我把溫度調高點。”謝馭調整車內空調溫度。

原本的溫度,蘇羨意蓋著薄毯還覺得較為舒適,但溫度一旦調高,加之自己的手還被陸時淵攥著,便覺得有些熱了……

這怎麽搞得像是在偷情一樣!

“伯父肯定不會有事的。”陸時淵靠近她,低聲說。

蘇羨意點了點頭:

手還被他攥著,這要是被謝馭瞧見了……

有事的就是他們了!

——

車子抵達康城,蘇呈直接報了家裏的地址,謝馭開車直達蘇家所在的別墅區。

這裏對外來車輛盤查素來嚴格,車窗降下,保安看到副駕駛是蘇呈,笑道,“小呈?怎麽是你啊?”

“叔叔好。”

“好久沒看到你了?出去旅遊啦?”

“是啊。”

已到了家門口,蘇呈自然歸心似箭,不願與他過多交談,隻說要先回家。

保安卻說道,“你現在回家?家裏怕是也沒人。”

“我家沒人?”

“剛才有警察來了,是奔著你們家去的,還把小區的監控都拿走了。”

“什麽?”

蘇呈徹底懵了!

“你們家人應該都去派出所了,剛才值班的兩個同事也陪同去協助調查,我也是臨時替班的,具體情況並不清楚。”

“派出所?”

蘇呈瞳孔放大!

他爸,難道……

真的被抓了?

“就我們轄區街道那個派出所,你要不就去看看。”保安說道。

蘇呈剛高中畢業,沒經曆過事兒,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徹底打懵了,又拿出手機,顫巍巍得撥打母親的電話,柳如嵐還是以前的說辭,隻說沒事。

可這次她卻匆匆忙忙就把電話掛了。

“小呈,你別急,派出所很近,我們去看看就知道怎麽回事了?”蘇羨意安慰道。

蘇呈卻聽不進任何話,給另外的姐姐打電話,卻是沒人接。

蘇永誠的手機亦是如此!

**

幾人到派出所,已接近晚上九點,值班人員聽說是蘇家人,才放行讓車輛進入。

車子剛停穩,蘇呈就著急忙慌下了車,蘇羨意緊隨其後。

倒是謝馭,看了眼陸時淵,“你去看看吧,如果有事,隨時聯係我,開了這麽久的車,我有些累。”

“那你先休息下。”

多年好友,太了解彼此,謝馭是自知身份尷尬,若非不得已,他不願摻和到蘇家的事情裏,怕是也不想和蘇家人碰麵。

早已過了下班時間,亮著燈的辦公室,隻有一間半開著門,隱有嘈雜聲傳出。

蘇呈緊張得不停吞咽口水,全身緊繃。

一路小跑,額頭俱是熱汗。

“姐,咱爸真不會有事吧?”蘇呈看向身側的蘇羨意。

“不會有事的。”

蘇羨意覺得今晚這事兒很奇怪。

如果蘇永誠真的出了事,警察會剛好在今晚抓他?

哪兒有這麽巧的!

一直聯係不到,如果真的被拘了,那也該是幾天前就發生的事,蘇永誠在康城好歹有些臉麵,也不可能一點風聲都沒有。

整件事,都透著一股古怪!

蘇呈卻緊張得不行,即便腦子好,卻也沒心思考慮其他的。

當他顫著手推開那間辦公室的門時……

一眼就看到了蘇永誠,正與一個民警在說話,神情有些焦急。

“爸?!”

蘇永誠回頭,看到蘇呈,還有些詫異。

他還沒反應過來,蘇呈已經快步朝他走來,然後……

一把將他抱住!

“爸,你沒事吧?”

蘇永誠懵了。

他們父子見麵就各種擰巴,幾乎沒有過什麽親密的舉動。

這麽一抱——

倒是騷紅了他一張老臉,竟有些手足無措!

“我還以為你住院了,我媽又說你高血壓,你真的沒事嗎?你是不是犯了什麽事?你知不知道我多擔心你!你為什麽不接我電話,為什麽……”

他這模樣,倒像是個受了委屈的小媳婦兒!

蘇呈稍稍鬆開手,打量著老父親,居然伸手摸了下他的臉,眼睛通紅:

“爸——你瘦了!”

突如其來出現的蘇呈,猝不及防的擁抱,屋內所有人都愣住了。

蘇永誠皺眉,似乎不太適應兒子突然變成這樣。

所以父子相見,第一句話卻是:

“你倒是胖了!”

“……”

蘇呈憋了一路,腦子裏已經憋了一千多字的抒情小作文。

他已設想過無數與蘇永誠碰麵的場景,譬如他躺在病床上,自己飛撲到床邊。

如果他被抓,自己連《鐵窗淚》都準備好了。

假如他的欠債跑路,蘇呈都已經做好勸他回家,與他共擔風雨的準備,結果……

焦慮,緊張,忐忑……所有情緒積壓了一路,如今卻被蘇永誠的這句“你胖了”堵在嗓子眼。

所有話哽在喉嚨裏,情緒無法紓解,生生把臉漲紅了!

當頭一棒,蘇呈有點暈:“爸?”

蘇永誠卻又打量了他一番:

“不僅胖了……”

“還黑了!”

“爸,你是不是犯事兒,警察到家裏把你抓了?”蘇呈試探著開口。

這話說完,蘇永誠愣了數秒,忽然抬手,衝著他的小腦袋就狠拍一下,“臭小子,敢咒你老子?”

“我沒有!”蘇呈見他抬手,本能就跑!

蘇永誠氣急敗壞,“看樣子,是我給你的自由過了火……”

“是我姐說家裏出事了。”蘇呈已經躲到一個民警身後,“警察叔叔,有人毆打未成年。”

蘇羨意與陸時淵也到了門口。

卻聽房間內傳出一道熟悉的聲音:“被抓的人……是我。”

開口的竟是:

肖冬憶!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