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捉奸?平平無奇小天才
loading...
到了和魏嶼安約定見麵的日子,霧霾色的天空好似在蘊蓄著一場急雨。

蘇羨意打扮簡單,白t薄針織搭黑色長褲,一雙長腿筆直纖細,戴著一頂黑色鴨舌帽,剛進餐廳就看到了臨窗而坐的魏嶼安。

“不好意思,久等了。”

魏嶼安今天穿得格外正式,合寸的西裝,襯得整個人挺拔利落,起身幫她拉開凳子,“是我來早了。”

他沒想到蘇羨意會打扮得,如此……樸素。

不免又多看了她兩眼。

尋常他見過的女生,包括丁佳琪,穿著妝容無一不精致,沒一個像她這樣。

難道真如母親所說,她根本不care自己,所以見麵也不在乎形象?

還是說晾了自己這麽多天,準備另辟蹊徑,吸引自己注意?那她……

成功了。

蘇羨意單純是因為過敏剛好,擔心化妝會引起皮膚不適,一切以舒適為主。

“二位,現在點單嗎?”服務生給蘇羨意遞了杯溫水。

“時間還早,要不先喝點東西?”魏嶼安詢問。

“都行。”

……

點完喝的,相對而坐,因為彼此不熟,加上之前發生的事,難免有些生疏尷尬。

“你回康城有段日子了吧?感覺怎麽樣?”魏嶼安開始找話題。

“挺好的。”

“康城這些年變化很大,你有空可以多出去轉轉,如果需要導遊可以找我,再怎麽說小時候你也喊我一聲哥哥。”

蘇羨意悻悻一笑?

哥哥?

她最近是怎麽了?

前幾天遇到個讓她喊叔叔的,現在又碰見個認哥哥的。

“上次的事,是我考慮不周,我特意買了點小禮物,算是給你賠罪,這麽多年不見,也算是補上見麵禮。”

“上次的事我已經忘了,要是被我媽知道你請客,我又吃又拿,肯定會訓我的。”

“阿姨最近怎麽樣?好多年沒見過她了,還好嗎?”

“挺好,就是年紀越大,越愛念叨。”

“我媽也這樣……”

蘇羨意來赴約,自然是想把之前的事處理好,對於他的示好也沒拒絕,說起小時候的事,兩人有共同話題,相談甚歡。

魏家在康城是大戶,魏嶼安出現在餐廳,很快就有人認出,甚至有人偷偷拍照發朋友圈。

【偶遇魏嶼安,本人比照片還帥一點。】

……

“時間差不多了,你先看看菜單,我去一下洗手間。”魏嶼安將菜單遞給她。

蘇羨意隨手翻看著菜單,視線落在窗外。

天色已徹底黑沉,此時手機震動,預報提示晚些時候會有小雨,她原本想和他約午飯,魏嶼安推說有事,就約在了晚上。

從這家餐廳可以看到市一院的大樓,好多天沒見到他了……

蘇羨意餘光瞥見有人站到了她身邊,抬頭瞬間,怔了一秒。

“蘇小姐?這麽巧,你也來這裏吃飯?”

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丁佳琪。

“佳琪,這是誰啊?”她身邊還有個打扮時髦的女生。

“算是嶼安的妹妹吧。”丁佳琪笑得溫柔。

女生居高臨下,以一種審視的目光打量蘇羨意,掩飾不住的輕蔑和敵意。

“就是那個青梅竹馬的妹妹?”

“是啊。”丁佳琪看著蘇羨意,“蘇小姐是跟朋友一起來的?沒想到我們這麽有緣,又遇到了。”

蘇羨意手指摩挲著菜單,康城地方不大,可若想偶遇也很難。

看她朋友的眼神,隻怕……

是來“捉奸”的。

“確實挺巧。”蘇羨意笑了笑。

**

另一邊,康城市一院

陸時淵剛從手術室出來,剛準備脫了藍色手術衣,胳膊被人抵了下,肖冬憶湊過來,“手術順利,晚上陳主任請客,叫你一定來。”

“我要回家喂貓。”

“我已經替你答應了,你一個人回家也得做飯,多麻煩啊。”肖冬憶說著撐了下腰,“忙了這麽多天,明天終於可以休息了。”

陸時淵沒作聲,脫了手術衣,消毒清洗,回到辦公室時,手機恰好在震動,看到來電顯示,他皺了皺眉,還是接通了,“喂?”

“小舅。”魏嶼安笑得討好。

“有事?”

“你下班了?忙不忙啊?我想請你吃頓飯。”

“吃飯?”

“就今晚,在你醫院附近的餐廳。”

“我可能……”

“上次吃飯,您來得遲,招待不周,我又走得匆忙,沒來得及跟您打聲招呼,我心裏一直覺得不踏實,今天正好約了意意一起,您看要不要一起?”

魏嶼安打得主意很簡單,剛剛和蘇羨意相談甚歡,他也想在陸時淵麵前表現一番,證明他能處理好事情,不是戀愛腦。

有什麽證明能比親眼看到更有說服力?

陸時淵挑了挑眉,“她也去?”

意意?叫得還挺親密。

“對,就我們三個人。”

“地址給我。”

陸時淵掛了電話,發現肖冬憶正雙手抱臂站在他辦公室門口,“我已經答應了陳主任,你要跑?”

“不跑,有點事,我先去看看。”

“那我跟你一起去,反正陳主任還在和病人家屬交代事情,聚餐時間也不急。”

聚餐是肖冬憶替他答應的,自然擔心某人忽悠他、中途跑路,跟著他最保險。

陸時淵隻是一笑,真幼稚。

**

另一邊的魏嶼安給陸時淵發了餐廳地址,滿臉興奮。

平時約他太難,沒想到這次會如此順利,現在隻有告知一下蘇羨意就行,她肯定沒意見。

今天處理了蘇羨意的事,又能讓陸時淵對自己改觀。

一次解決兩件事,魏嶼安覺得自己真是個平平無奇小天才。

在洗手間內又照了照鏡子,整理一番,爭取以最好的姿態麵對陸時淵。

當魏嶼安回到餐廳,看到丁佳琪有些懵逼了。

她怎麽會來?

卻也瞬間明白了什麽,臉色瞬間鐵青,難堪至極。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