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一笑就心軟:他真的,太犯規了(3更)
loading...
“趕緊約上你的陸舅舅出門吧。”雨剛停,周小樓等人已經迫不及待推著蘇羨意出門。

她給陸時淵發了信息,許久沒回。

撥打電話,也是無人接聽。

這讓她覺得很不正常,打給蘇呈時,他正和兩個男生在網吧開黑打遊戲,他甚至不知外麵下了一場暴雨,自然也聯係不到陸時淵。

“二哥又不是小孩子了,可能是手機沒電了吧。”

蘇呈畢竟是孩子,料想陸時淵不會出事,此時還顧著打遊戲。

蘇羨意在兩人約好的地點等了一會兒,便直接去了賓館。

“您找陸先生?”

她之前來過,賓館前台也認識。

“對,他在房間嗎?”

“之前有位先生找他,兩個人出去了,您聯係不到他?”

“嗯。”蘇羨意點頭,“那他有說什麽嗎?”

“那倒沒有,要不您先坐著等等。”

蘇羨意此時也不知該去哪裏找他,隻能點頭應著。

“可能是剛才雨太大,被困在哪裏了,您喝點水。”賓館前台拿著紙杯給她接了杯溫水。

……

此時醫院,手術室

眾人一聽心髒停了,氣氛瞬時變得更為焦灼緊張。

“給氧,準備電除顫!”

主刀醫生神色不慌,有條不紊的指揮。

護士快速將患者胸部皮膚擦幹,把專用導電膠塗在電極板上,一個醫生將電極板放在胸骨外緣上部,右側鎖骨下方。

“200焦耳。”

除顫開始,所有人都在觀察病人的情況。

“300焦耳。”

陸時淵站在一側,盯著儀器,直至病人恢複心跳,所有人才長舒一口氣。

此時主刀醫生才拿著手術刀,繼續進行手術。

由於劇烈的撞擊,骨折碾壓,患者腹腔內已是血肉模糊,多髒器受損。

“右心室位置。”

陸時淵低聲說了句。

他聲音溫潤低沉,不徐不緩,在緊張的手術室中,好似能瞬間撫平所有人的焦躁。

即便所有人都穿著千篇一律的手術衣,他的身形也格外出眾。

手術室裏,不少人對視一眼,一臉困惑,即便戴著口罩,可聲音,身形,這也不是他們醫院的大夫,隻是此時大家沒有心思去管他。

主刀醫生看了他一眼,在指揮人繼續抽吸時,伸手檢查右心室,“止血鉗。”

病人是直接被送入手術室的,什麽情況都有可能發生,陸時淵是第一個接觸他的專業醫護人員。

在手術過程中,多次在緊急情況下,給了最關鍵的建議。

主刀醫生並不是他,他也不會做什麽喧賓奪主的事。

作為醫生,誰負責,誰主刀,隻要能挽救病人,即便他隻是在旁看著也是無所謂的。

——

此時

蘇羨意已經在賓館等了一個多小時,她走到賓館前台,“如果他回來,麻煩讓他聯係我。”

“沒問題。”

正當她準備去外麵碰碰運氣時,一個渾身濕淋淋的中年男人踩著雨水走進來。

雨早就停了,他身上卻還掛著水,抬手擦了把臉,看向前台服務生,“幫我查一下陸時淵住哪個房間,我要進去拿東西。”

蘇羨意腳步頓住。

“先生,這個可能不太方便……”

“警察!”

蘇羨意呼吸一沉,並不明白發生了什麽,不過前台確定警官證之後,拿了張萬能房卡,領他去房間。

“同誌,您等一下。”蘇羨意跟著上了電梯。

劉局看到蘇羨意,就瞬間想起,這是之前在警局見過的小姑娘。

他本就覺得這小姑娘長得眼熟,那日她穿了條海綿寶寶的褲衩,那是他家孩子喜歡看的動畫,印象自然深刻。

“你是陸醫生的朋友?”

蘇羨意點頭,“請問他是出什麽事了嗎?”

“沒什麽事。”

“那您這是……”

劉局看著隨他上電梯的賓館工作人員,又看了看蘇羨意,兩人神色都格外緊張,料想是自己行為有些突兀:

“剛才狂風暴雨,吹倒了一棵樹,陸醫生去幫忙救人,淋了一身雨,這會兒在醫院手術室,我回來給他拿點幹淨的衣服。”

“救人?”蘇羨意皺眉。

賓館工作人員一聽這話,才長舒了口氣,生怕自己地方,藏了什麽不法分子,輕鬆一笑。

“原來是這樣,這位同學已經在這裏等他一個多小時。”

劉局看向蘇羨意,“陸醫生今晚約的人是你?”

蘇羨意點頭,“您方便帶我一起去醫院嗎?”

“方便,特別方便!”

拿了衣服上車後,蘇羨意卻覺得這位警察叔叔看她的眼神有點古怪。

尤其是遇到紅燈時,總是偷偷看她,搞得她有些不自在,“那個……我臉上是有什麽髒東西嗎?”

“你不認識我了?你同學出事那晚,我們在警局見過。”

蘇羨意認真打量,他此時滿臉滿身都是水、泥漬,一身狼狽,又穿著便服,她一時竟真的沒認出來……

這不就是在警局給陸時淵塞茶葉的警官?

“認出來了?”劉局笑道。

蘇羨意點頭。

“你和陸醫生很熟啊?”

“還行。”蘇羨意對他不熟,回答得相對保守。

劉局皺眉:

什麽叫還行?

一個說結婚進行時,一個卻說還行?

現在的年輕人,都在搞什麽玩意兒。

**

蘇羨意到醫院時,手術室外擠滿了患者家屬親友,全都在焦急得等消息。

劉局原本是陪著她一起的,隻是他雜事纏身,把衣服塞給她就匆匆離開了。

約莫又過去了兩個小時,他又折返回來。

從口袋掏出一個眼鏡遞給他,“這是他忘在現場的,我估計是他的,被同事撿到了,險些被人踩壞。”

蘇羨意伸手接過眼鏡,鏡片上沾了雨水草籽,又被劉局就這麽踹在兜裏,上麵還沾了許多指紋,髒得不成樣子。

“我還有一堆事,就麻煩你把東西交給他了。”

蘇羨意點頭應著。

……

手術室內

待儀器上的各項數字開始趨於穩定,所有人才長舒一口氣。

剩下的手術比較常規,助理醫生也能上前幫忙,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主刀醫生餘光瞥了眼身側,剛想開口讓他多留一下。

發現陸時淵人已經不見了。

蘇羨意拿著眼鏡,到洗手間,用水衝洗。

隻能清除一些草籽泥漬,鏡片上還附著殘留一些油性類的汙漬,僅憑清水是無法弄幹淨的。

餘光瞥見洗漱台上有瓶洗手液。

蘇羨意還特意用手機查了下,洗手液可以清洗眼鏡,她才試了下。

鏡片打濕後,抹了少許洗手液,捏著鏡片輕輕畫圈,用清水反複衝洗後,又拿了幹淨的紙巾擦幹,居然真能洗得幹幹淨淨。

在回手術室的途中,蘇羨意拿著眼鏡,才恍惚想起一件事。

他沒有戴眼鏡,那他進手術室,還能看清東西?

她低頭打量著眼鏡,近視鏡片,應該是有一定厚度和弧度的,他這鏡片……

很平!

此時時間也很晚了,醫院走廊靜謐悄寂,蘇羨意盯著手中的眼鏡,打開兩側鏡腿,試探著戴在了自己的鼻梁上……

透過一層鏡片,眼前的景物好似被重新刷新了一次。

但是,她的眼睛不近視,戴上他的眼鏡後,也並不覺得對她視物有絲毫影響,不會覺得更加清晰。

她以前戴過同學的近視鏡,會覺得有些頭暈。

可現在卻沒有絲毫感覺。

蘇羨意又把眼鏡摘下,戴上。

如此反複兩三次,她這才確定,陸時淵佩戴的是——

平光鏡!

他的眼睛不近視?

蘇羨意的腦子忽得一下,好似有根弦崩斷了。

自己當初覺得他近視看不清,又是留他借宿,還拉著他去配眼鏡……

這簡直是個騙子!

正當她準備取下鼻梁上的眼鏡時,在一個轉彎拐角處,看到了個熟悉的身影。

他身上衣服全濕,尤其是襯衫,緊貼在身上,頭發還潮濕得貼在額前,半邊身子浸在光影裏,拿著手機,另一隻手不耐得解開領口的一粒扣子,站在窗邊……

“嗡嗡——”

蘇羨意包內手機響起,在悄寂的走廊顯得格外清晰。

陸時淵循聲轉頭,視線直直落在她眼裏,原本冷硬的唇角忽然輕輕一翹。

那抹弧度,恰到好處的溫柔。

他一笑……

蘇羨意心就軟了。

陡然加速的心跳聲,急促而狼狽!

他真的,太犯規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