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今晚可以不回來,突發的情況(2更)
loading...
宿舍群

周小樓:【閨女,根據我這幾天的觀察,你如果選擇今晚告白,絕對有戲。】

郭可可附和,【你開完班會趕緊回宿舍,我幫你好好打扮。】

【祝你今晚抱得美男歸。】

【@李思,歸什麽歸,真的抱得美男,今晚就不要回來了,我允許你在外麵過夜,爭取三年抱倆。】

……

蘇羨意哭笑不得,怎麽越說越離譜了。

不過她心底清楚,自己畢業肯定要回燕京,就要和他分開了,即便陸時淵以後要回燕京,可哪兒有在康城做鄰居那麽方便,可以日日相見。

還有今天的那個女生……

無論如何,總要給自己一個交代。

班會結束,蘇羨意抱著畢業證、學位證,奔回宿舍。

室友早就幫忙打了熱水,待她洗澡出來時,發現外麵的天已經完全黑透,疾風吹進宿舍,把桌上的一些紙張卷落在地,李思正忙著關窗戶。

“現在的預報可真準,待會兒肯定有暴雨。”周小樓嘀咕。

在海城四年,台風也遇到過好幾次,大家表現還算淡定。

“怎麽就要下雨了。”蘇羨意皺眉。

周小樓笑道:

“下雨好啊,下得越大越好,這樣你今晚就不用回來了。”

“……”

蘇羨意給陸時淵發信息,約定7點在學校南門碰麵,而他也回複了一個好字。

**

距離約定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左右。

陸時淵走出賓館,在附近的一家花店,買了一束花,當他抱著花離開時,外麵的風刮得更大,卷著沙土,空氣渾濁。

天空呈現黑黃色,壓得人透不過氣,似乎在預示著一場暴雨的襲來。

他皺著眉,記得賓館可以借傘,當他折返回去時,卻在大堂遇到了熟人。

“劉局?”

他穿著便服,開著自己的車子,絲毫不引人注目。

“我如果不找你,你是真的不打算主動聯係我啊?”

“您怎麽來了?”

“我想找你還不容易嗎?平常我是不敢喝酒的,明天周末,想叫你來我家喝兩杯,不過……”劉局看了眼他懷裏的花,笑裏多了幾分揶揄,“看樣子我來得不是時候啊。”

“抱歉,今晚有約了。”

“女朋友?”

“還不算。”

劉局算是懵了,之前問他結沒結婚,他說進行中……

他真恨不能說一句:

連對象都沒有,還結婚進行時?

那你還進行個屁啊!

“海城人?”劉局不是個八卦的人,隻是對陸時淵太好奇。

他可清楚記得,那年救災,上麵派了高級別的領導來督導救災,慰問受災群眾,當時那位領導顯然是認識陸時淵的,與他說話,看得出來很熟。

當時係統內不少人都知道,這位醫生怕是背景顯赫。

麵對劉局的追問,陸時淵笑而不語。

“既然你不想說,我也不強人所難,準備什麽時候走?”

“暫定是明天?”

“那是沒法請你喝酒了,你趕時間嗎?喝杯茶?

陸時淵看了眼腕表,距離約定時間還有40分鍾,這裏離學校近,走過去也就三五分鍾,喝杯茶的功夫倒是有。

學校附近沒有茶社,咖啡館倒是有兩家。

陸時淵注意到他走路姿勢有些別扭,“還是以前的傷?”

“是啊,就是上次被你救回來的那條腿,平時還好,隻是陰雨天就不太舒服。”

兩人進去後,點完咖啡,劉局抿了口,眉頭緊皺。

“我還是喝不慣這玩意兒。”劉局放下咖啡,“你以前你以前在部隊、軍總那裏待過,應該很忙,怎麽有空來海城?”

“已經不在那裏了。”

“回老家了?”

陸時淵點頭。

兩人坐下也就七八分鍾的功夫。

狂風忽然夾雜著驟雨,好似天空被撕開了一條巨型口子,急雨傾倒而下。

“海城經常這樣,不過別擔心,雨來得快,去得也快。”劉局笑道,“不會耽誤你約會的。”

陸時淵看著窗外。

雨勢瓢潑潑墨,天上地下,瞬時被籠罩在一層巨大的雨幕之中。

劈裏啪啦,砸得萬物都作響。

約莫十多分鍾過去了,雨勢卻絲毫不減。

路麵已經有些積水,風吹雨砸,濺起一地水花,陸時淵又垂頭看了眼腕表……

“這雨還真大,不過預報說半個小時後雨就停了,你要不和那姑娘說一聲,遲一點出來。”劉局提議。

陸時淵點頭,剛準備發信息,蘇羨意已經提前說,等雨停了再聯係。

他剛回複完,劉局電話響了,“喂,小周啊……你說什麽!砸到人了?打120了嗎?”

“救護車已經出發了,不過雨太大,離得又遠,據說砸傷了好幾個。”

陸時淵放下手機,認真看他。

“在同安路哪邊?我就在附近,馬上過去看看……交警那邊接到通知沒……”劉局匆匆掛了電話,看向陸時淵,又瞥見他位置上的話,欲言又止,“出了交通事故,有人受傷,我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陸時淵起身。

“你這……”

“沒關係,不是說你離得近,救護車一時半會兒還趕不到那裏?”

“行吧,你趕緊跟我走!”

兩人匆匆上車,專業人員都尚未趕過去,網上卻有一些照片,陸時淵翻看著。

根據群眾拍攝的照片,一棵樹倒地,壓到行駛中的兩輛車。

其中一輛轎車被壓到尾部,狀況還行;

另一輛則是剛好被砸到中間,車體已經扭曲變形,邊上還有頭破血流的人,看樣子,情況不容樂觀。

他們距離近,當趕到現場時,發現情況比他們預想的更糟。

因為樹下還壓著一輛電瓶車,騎電動車的人,已陷入昏迷,整個人趴在地上,隨著雨勢漸大,積水愈多,幾乎要漫過他的臉,若是被水淹了,這人沒被樹砸傷,也會由於淹水窒息。

這棵樹實在太大,光憑人力,根本無法撼動,劉局一邊招呼群眾幫忙,一邊打電話叫吊車。

車內的人先被搶救出來。

陸時淵找了處地勢高,積水較少的地方,讓他們把人放平,隨即查看那人的傷勢。

男人在劇烈咳嗽,隻說胸口疼,雨太大,戴著眼鏡,幾乎看不清東西,陸時淵摘掉眼鏡扔到一側,伸手扯開他的衣服。

腹部撞擊到了重物,有大片淤青,他稍稍伸手按壓檢查,男人便疼得直哼哼,隻能斷定有內出血……

可此時的情況,他手中沒有任何工具,隻能進行簡單檢查與包紮。

吊車與救護車幾乎是同時到的,當樹下的人被搶出來時,已經陷入昏迷。

他雖然被壓在樹下很久,情況卻比車內的人好上許多,陸時淵給他進行了緊急的救治,那人很快就恢複了意識。

倒是之前從車內搶出來的人,已經開始咳血。

被送上救護車時,陸時淵也跟著一起去了醫院。

醫院外,醫生護士早已等在門口,傷員一到,就準備進行初步檢查。

“患者,腹部、肋骨遭到重擊,右側第四和第六截肋骨骨折,病人咳血,可能骨折已造成肺部出血,胸腔發生變形,不排除有其他內出血的情況,右側小腿有輕微骨裂,建議盡快手術……”

他這話說完,在場眾人全都看向他。

一個醫生似乎認出了他,看向身側的人,“趕緊安排手術室,通知麻醉科、胸外科……”

病人情況危機,醫生護士片刻都不敢耽誤。

隻是陸時淵要走時,卻被人拉住了。

“小陸醫生?”

“嗯?”陸時淵眯眼,似乎沒認出來是誰。

“我們以前見過的,病人馬上進手術室了,你了解情況,一起去看看。”

……

陸時淵在消毒進入手術室時,病人血壓在急速下降,隻能直接推進手術室,內出血的情況嚴重,讓在場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趕緊抽吸!”主刀醫生開口。

可下一刻,盯著儀器的護士說道:

“病人心跳停了——”

**

學校裏,蘇羨意站在宿舍窗邊,這場雨……

終於停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