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第85章
loading...
不管旁人說了什麽,你可切莫中了挑撥。

臘月明白,這是提醒她此次白悠然懷孕的事兒。眯眼細看朱雨凝,麵色裏隻有誠懇,並未有其他。

臘月心思轉得快,她不明白,這朱雨凝究竟為什麽要幫她。前世的時候如是,這一世又因著擔心她衝動而過來提醒。

“姐姐,月兒也有一句話,一直都沒有機會問姐姐,今日話已然說到這個份兒上,月兒也不拿自己當外人,但求姐姐真心告知。”

朱雨凝不知道她想問什麽,呆呆看她。

“姐姐,自進宮以來,我總覺得,你對我多有關注,也極為友好,我想知道,究竟是為什麽。我曉得,並非是因為投緣,你我以前從不曾見過,進了宮同是皇上的妃子,又怎會第一時間有好感。”

臘月堵住了朱雨凝話裏的後路,問完便是仔細的看她。

朱雨凝也沒有想到臘月會問這些,呆滯住,過了許久,苦笑一下,直直的望向了窗外,似是再眺望遠方。

就在臘月以為她不會回答的時候,就聽朱雨凝低低的開口:“我不過是忠人之事罷了……”

忠人之事。臘月還想再問,朱雨凝製止了她。

“妹妹莫要再問了,不問,有時候對你也是好。雖然是忠人之事,但是相處下來,我自認為,與你頗為投緣,也樂意結交。就是不知妹妹是否也是同樣的想法?”

臘月也明白,既然人家確實不想說,她逼問也是沒用的,而且她也知道了原因不是?

點頭:“我自然也是這樣的想法,不喜歡的,我是應酬一下都懶得應酬的。”

這是大實話。朱雨凝自然也是曉得,人家得寵,自然有這樣囂張的本錢。笑了笑。

由衷的道:“你也十四了,之前有些傷了身子,可是總也是年輕,好的快,好好調養一下,早些生個孩子吧。這宮裏,隻有孩子才是立足之本。光有寵,又怎能長久?他朝總會有些更年輕,更鮮活的女子進宮。”

朱雨凝年紀也是不大,但是言談間卻頗為蒼老,想來也是經曆了許多。

臘月自然也是知曉這些道理,可是許是上一個孩子給她的教訓太過慘烈,潛在的,她總是有些排斥這樣的事情,而且又因為知道生產早並非很好,更是就著這個借口,想著再養幾年。

看她麵色有些迷茫,朱雨凝歎道:“你自己好好想想是不是這麽個理兒。你啊,還是年紀小。”

臘月見朱雨凝是真心為她,又笑了起來。

“姐姐也不需操心太多,我會好好考量的,謝謝姐姐的提點。”

朱雨凝搖頭淺笑:“這哪兒是什麽提點,想來你自己也是想得到的,隻不過你年紀小,想事情怕是容易進入死胡同,我才想著,點撥一下你。”

兩人這番交談也算是推心置腹,待朱雨凝離開,臘月收斂起了臉色,靜靜思索起來。

一旁的錦心見狀並未打擾,隻默默的退了出去。

臘月其實特別奇怪,究竟是誰托付了朱雨凝這件事兒。如果說是沈家的人,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他們家壓根就沒有人認識朱雨凝,這事兒,真是怪了。

又想到了自己的家人,臘月覺得有些想家。

不曉得,家裏一切可好?

“錦心,將琴給我拿來。”

錦心聽到聲音,連忙進門。

沒多一會兒,聽雨閣便傳來悅耳的琴音。雖談不上技巧高端,但是也是彈得極有感情。

那廂沈臘月有些想家,這廂傅瑾瑤卻是另外一個做派。

竹軒。

香氣繚繞的室內,如若細聞,便覺得此香似有安神的作用,眼瞧著,並非是僅僅為了這怡人的香氣。

傅瑾瑤長發披肩,一襲淡藍色細紗褻衣,臉色蒼白,就連往日紅豔豔的唇,今日也是沒了顏色。

如若不是那淡藍色的衣服,怕是顯得她更加的沒有血色。

盤腿坐在榻上,她木木的不多言語,微腫的眼眶一下子便能讓人看出,她方才哭過。

大宮女雲雪端著一碗甜品進門,便是見到這般情景。

一旁的雲嵐明明急切,卻是不曉得如何安慰,正是急的團團轉。

見雲雪進門,使了個眼色,雲雪自是知曉雲嵐的意思,兩人一起長大,這默契早已形成。

“主子,甜品到了,您嚐嚐今日合不合您的胃口。”

往日這個時辰主子都不再要吃食,更是不吃甜食,免得發胖。今日倒是一反常態。不管是雲雪還是雲嵐,兩人都是知曉,這是主子心裏不爽利呢。

自然是這樣的,同樣是一起出行,偏這靜嬪竟然就有了身子。

主子不過失了孩子小半年,心裏又怎能妥帖?

傅瑾瑤看了一眼那燕窩羹,並未動手。

“拿下去吧,本宮又不喜了。”

雲雪將燕窩羹放置於桌上,悉心勸慰道:“奴婢知道主子心情不好,可是,不管她靜嬪懷沒懷孕,咱們這日子總是要過的,主子何苦這般的為難自己?”

雲嵐見雲雪開口,也是開口:“主子,雲雪說的對啊。您這般為難自己,即便是做奴婢的,也是看著心疼。”雲嵐轉頭抹了下眼淚。

傅瑾瑤看向兩人。

“你們說,為什麽懷孕的不是我?”

那臉色有著幾分的脆弱與崩潰。

接著便是低下頭:“難不成,是孩子知道我做了什麽,便不肯再來了麽?他在怨我狠心?”

雲雪連忙道:“主子切莫自怨自艾,這本就不是您的錯。那個孩子,不是您狠心,您好好想想,就算是您什麽也沒做,他怕是也不能妥妥當當的生下來啊!您又何苦將這些過錯都攬到自己的身上?她白悠然有了孩子,那又怎樣,奴婢說句大逆不道的話,這孩子,能不能生下來還是個未知,而您還會再有孩子的啊?”

似是聽進了雲雪的話,傅瑾瑤抬頭看人。

“是啊,我還會有孩子的,我會有的。”她呢喃。

雲嵐見狀,再接再厲的勸:“她白悠然算什麽。往日也不見得多寵,也不過是出門幾日,竟然就能勾著皇上。如若您心裏實在不舒服,咱們不如……”

比了一個動作,傅瑾瑤明白,這是要將孩子去了。

對這個白悠然,傅瑾瑤也是極為不喜的。往日看著不聲不響的,可是竟是咬人的狗不叫,出宮祭天這十來日,皇上不過隻在她這裏休息了兩日,且有一日也並未做到最後。

而白悠然正是在那個時候有了身孕,她怎能不暗恨。

“切莫輕舉妄動,先看看,想來別人也一樣未必希望這個孩子生下來,比起那有兒子的,咱們其實倒不需太過妄動。”

傅瑾瑤恢複了些心神,冷靜的想了一下,便是如是說。

雲雪也是如是想:“自然,這會兒子怕是德妃才是最為記恨的呢,咱們有什麽可擔心的。不光是德妃,還有那淳貴儀和陳采女。淳貴儀因著連秀雲的事兒沒有去成,指不定是不是她白悠然在背後做了什麽。還有陳采女,那更是個善妒心腸不好的。她剛失了孩子,白小蝶又是白悠然的庶妹,怪到她頭上也是難免。”

雲嵐雲雪兩人,很明顯,雲雪更為聰慧些,想事情也是更加的全麵。

傅瑾瑤定了定心神,看著兩個大宮女:“你們都是我從府裏帶出來的,你們的忠心我是知曉的。可我信你們,卻未必信這宮裏的其他人,你們給我好生的盯著,可不能讓別人做了什麽,栽到咱們頭上。”

“是。”

想著在宮外的一些事兒,傅瑾瑤冷笑:“可真是我的好哥哥啊,你看看,他都為我做了什麽,說是幫我仔細的分析了各家的秀女。可你們看看,這哪有個準。他說的這些勿用在意的,哪個簡單了。倒是他說需要留意的,倒是一早的讓人看出了鋒芒。”

這話裏有著許多的埋怨。

雲雪一聽,自是知曉,這大少爺之前與主子說,陳雨瀾、朱雨凝、連秀雲都是需要在意的。而沈臘月,白悠然、白小蝶這些倒是不需太過在意,今日看起來,這哪有一個省油的燈。

“主子許是錯怪大少爺了,這大少爺也不過是憑著這些秀女府裏的人還有一些風評做出了那些判斷,他又沒有真的見過或者接觸過這些秀女,談何深入了解?再說了,這在府裏,如若沒個是非,又能看出誰如何,進宮便是不同,大家爾虞我詐,自然會暴漏出本性。”

繼續冷笑,傅瑾瑤似是對傅瑾瑜並不喜歡。

“哥哥那般聰慧,怎能錯的如此多?怕是根本沒有真心想相幫與我罷了。自小便是如此,哥哥隻疼姐姐,萬事都不會幫我。姐姐去了,他們為了傅家一如既往的榮華,便是對我好了起來。哼,別以為我不知曉。”

見自家主子鑽進了牛角尖,兩個大宮女開解起來,誰人不曉得,這家世與份位,本就是相輔相成的。如若沒有傅家,小姐怎可能升的如此之快?

即便是日後,也是要多多的仰仗傅家的,主子這番心思,可是萬不能表現出來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