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82章
loading...
見過了陳雨瀾,第二日便是初一。

初一正是給太後請安的日子。

臘月早早的便是來到了慧慈宮,不曉得為什麽,這次人來的都很早,見臘月進門,份位低的自然是屈身請安,臘月也對幾個份位高的請了安。

臘月的表情冷冰冰的坐在那裏,也看不出個所以然。

眾人不明白她這臉色是怎麽回事,便是都這般的望著,也不開口多問。

如果說有人不識趣兒,那也是向來與她不太好的安貴嬪。

“呦,是誰惹妹妹了,看著臉色,委實難看的緊啊。”

臘月微笑,但是笑容未達眼底:“姐姐說笑了。我不過是早上過來的時候碰見一直狗兒,它呀,一個勁的亂吠,可不擾了我的心緒。”

臘月輕描淡寫,但是眾人的眼神倒是刷的都看向了白小蝶。

大家可是都看到了,剛才是白小蝶與沈臘月一起進門。

也不知曉她是真的碰見了狗兒還是以此喻人,都看向了白小蝶,偏此時白小蝶的臉刷一下的都紅了,他們自然想到了。

有的人掩嘴笑了起來。

安貴嬪怔了一下,也是笑道:“這貓狗房怎地就這般的不小心,將那狗兒放了出來。”

“說不定還是人養的呢,也未見得就是貓狗房的。姐姐對這事兒倒是關心。”臘月這句句話都不太溫順,委實不像以往的性子,眾人都想,莫不是前些時日真是落水一次,就能讓她有此變化?

安貴嬪幹笑了兩聲,沒有再多說,這沈臘月今日八成是吃了炮竹,怎地如此。不過想到一會兒太後也會到,她如若還是板著這副麵孔,倒是有趣了。

臘月見眾人都不多言,喝起茶來。剛來的途中這白小蝶莫名的跑到她身邊,示好說些小話兒,言談間更是一副剛發現陳雨瀾為人的模樣,臘月不曉得她又有什麽壞心思,想來也是因為她去看過陳雨瀾了吧,怕是她擔心陳雨瀾說了什麽,故意過來示好呢。

不過臘月對她極為不喜,也不搭理她。

原本她以為,今生她白小蝶還未做那些事兒,也就並未動手報複,可是眼見著這人果然是本性難移,也就存了針對的心。

“惠妃到”

自從傅瑾瑤封了妃,倒是隱隱的有了後宮之首的感覺。雖德妃的品級還比她高一階,但是家世及皇上的寵愛使得她本身就比德妃占了更多的優勢。

按理說白小蝶既然住在竹軒,應該緊跟在惠妃身後,可她竟是此番做派。

傅瑾瑤進門目不斜視,坐下後眼神掃了一圈,見白小蝶已然在室內,勾起嘲諷一笑。

她這笑容並不顯眼,並非人人都看見,可總有那麽幾個眼尖的。

臘月見傅瑾瑤那一瞬間的不樂意,竟是也勾起了嘴角。

但凡有點心思的又怎是不明白,看來這白小蝶可不是惹了一個人了。想來傅瑾瑤與沈臘月都算是如今寵愛更盛之人。偏兩人都對她多有不喜,她的日子又能好過到哪裏。

白小蝶麵色楚楚可憐,端坐在後麵的位置,看著這朝堂上鮮亮的寵妃,心裏暗自惱恨。

惱恨的同時又責怪自己太過激進,不然怎會功虧一簣。

不管白小蝶如何想,臘月總是不會真的在太後來的時候擺臉色。

太後似乎是越來越不喜歡熱鬧,也不過是見了大家一會兒便是疲憊的厲害。遣了眾人離開。臘月

有些憂心的看了一眼太後,許是年輕的時候經曆了太多,太後太過憂思,如今雖然沒有那些爭鬥,但是身體卻是每況愈下了。

甭管他人對太後是個什麽心思,但是臘月卻是真心關心著她的。旁的不說,人總有個七情六欲,太後對她好,她又怎能不知曉。

皇上的寵愛固然重要,可是她能順利的走到今日,太後的加持也並非沒有作用。

“也不曉得這白妹妹究竟做了什麽,竟惹得沈妹妹和惠妃不喜。”安貴嬪聲音不大的與身邊的人寒暄,但是卻也是人人都能聽見的音量。

“這話是怎麽說的,好像安貴嬪親眼見了一般。不知從哪裏看出本宮對白妹妹的不喜,還請指點一二。”傅瑾瑤下巴微揚,神色冷然,雖年紀不大,但是做這些倒是並不顯得違和。

不得不承認,她確實是一臉貴氣。

安貴嬪倒是沒有想著,惠妃會如此的不客氣。怔了一下,尷尬的笑笑。

“哎呦,我這胡言亂語又沒有心眼兒的毛病啊,真是要不得。瞅瞅,這不就失言了。我在這裏可是要給妹妹陪個不是了。”安貴嬪在宮裏浸yin多年,又哪裏是個傻的,她不過是故意如此罷了,就是想讓這兩人沒臉。可是倒是沒想到,往日並不多言的惠妃竟然毫不客氣。

傅瑾瑤依舊沒個笑臉兒,冷言:“哪裏是失言,本宮正等著安貴嬪說個一二呢。”

臘月也有些側目傅瑾瑤的不依不饒,看她的神情,並不太好,如若細看之下,竟還有幾分憔悴,臘月歪了歪頭。又一轉念,這皇上自從祈福歸來,一次也沒有召見惠妃,當然,也沒有召見白悠然,這也是可以預見的,這兩人也算是專寵了那麽多天。

回來自然要安撫一下沒去的妃嬪,可是她這神情?臘月不禁懷疑,是不是出宮的時候發生了什麽事兒。所以才以至於傅瑾瑤如此。

傅瑾瑤不依不饒,沈臘月眼含嘲諷的站在一邊,不若是安貴嬪,就是人物中心的白小蝶都覺得比較難看了。

許是傅瑾瑤的態度,太後剛進了內室便又出門。

桂嬤嬤來到門口:“幾位小主子,太後娘娘請幾位進去。”

周圍幾人不管是否攙和進來此事,都一並跟著進門。

太後冷著一張臉坐在上首位置:“又有什麽事兒?你們是一刻都不讓哀家清閑。”

傅瑾瑤倒是不客氣,直接將事情講了一遍。

太後更是氣憤:“安貴嬪,這好端端的,你又生什麽是非?背後說惠妃與淳貴儀的是非,你倒是個好的。論進宮,你比她們早。論年紀,你比她們大。這麽多年你自己沒有升上來是為了什麽你又不是不曉得,可不就壞在你那張嘴上。如今又要瞎說,你倒是好。”

太後嘲諷的斥責了一番安貴嬪。

“好,既然你說惠妃與淳貴儀不喜歡這白寶林,你倒是給哀家說說,你從哪兒得出的這個結論。”

安貴嬪被一通斥責,臉色蒼白,低語:“嬪妾知錯了,嬪妾那般,那般說,不過是因著進來的時候看惠妃與淳貴儀都對白寶林冷了臉色。許是,許是看錯了也不一定。嬪妾錯了。”

安貴嬪倒是個有眼力見兒的。這個時候也知道,不能觸太後的黴頭。太後不樂意管這樣的事兒,還是的趕緊的了了。

太後看向惠妃。

傅瑾瑤份位比臘月高,自然是該先開口:“臣妾確實是對白寶林冷了下臉色,可是總是事出有因。今個兒當著大家的麵,我也不怕直說。這白寶林雖然搬到了我竹軒,但是總是鬼鬼祟祟,處處窺探於我。我雖不喜,可是也不過幾日,總想著,她這是新搬到一個地方新奇。可今日是請安的日子,我這一宮主位還未到,她倒好,自己個兒便先行離開了。這又成什麽體統?”

太後點了點頭,看向了沈臘月,臘月一臉委屈的模樣兒。

“稟太後,嬪妾更是委屈著呢。一大早上也不曉得這白寶林是不是衝撞了什麽,便是緊巴著嬪妾,處處詆毀表妹雨斕。我與表妹關係雖然冷淡,可表妹這遭了這麽大的罪,白寶林處處自喻與表妹交好,連上次麝香之事都當做過眼雲煙。如今便又如此詆毀,為人反複怎地能讓我好眼相待?我若是靠的近了,說的多了。他日白寶林再在他人麵前如此說我,我真是哭都要讓人家說一句活該了。”

臘月也是說的實話。不過看她那有些委屈的小臉兒,太後倒是覺得,這孩子還真真是個小可憐兒的模樣。

白小蝶聽這二位如此一說,撲通一聲就跪下了,直喊著冤枉。

臘月閑閑的開口:“白寶林莫不是說我們都是在冤枉你?這話可是不能亂說。”

白小蝶不斷的搖頭,那做派看的太後也是麵色一凜。

傅瑾瑤冷笑:“且不說你單獨來慧慈宮之事,便是你四處窺探,本宮也是找得到人證的。”

臘月看傅瑾瑤的神態,突然有些明白了什麽。原來如此。她說呢嗎?這皇上怎麽就給白小蝶弄到竹軒了,而傅瑾瑤今日這番不依不饒又是為了什麽,看來,倒是想到一起了呢。

皇上不會拿已經過去的事兒找茬兒白小蝶,可不代表,就會任由事態發展。

今日這事兒,處處透漏著詭異,即便是沒有自己這一出兒,也是會按照這個軌跡走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