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第76章
loading...
聽雨閣來來去去的人流不斷,景帝麵色難看的站在外室,宮裏大大小小的妃嬪都站在一邊,宮裏這樣的狀況也不過僅出現過一次,便是惠妃傅瑾瑤小產之時。

而連秀雲與杏兒都跪在門外。

終於萬太醫從內室出來。

“啟稟皇上,淳婉容性命已無大礙,稍後便會醒過來了。不過早春時節,池水冰冷,想要徹底好轉,還需多多靜養。”

“啪”景帝一把將桌上的杯子掃到地上,六宮無主,即便是妃,也沒人會主動上去觸皇上的這個黴頭。

“讓她們倆給朕進來。”

來喜一聽,自是知曉,連忙將門口跪著的杏兒與連秀雲帶了進來,兩人許是跪的太久,走路都是跌跌撞撞。

“究竟是怎麽回事?”

連秀雲已經將妝容哭花,見景帝發問,連忙開口:“皇上,嬪妾是冤枉的,嬪妾並非故意,而且我自己都不曉得,淳婉容是如何落入水中,皇上明鑒啊……”

她這言下之意倒是讓人以為沈臘月是自己掉入水中構陷於她。

一旁的杏兒怒極:“你胡說,明明是你將主子撞進了水中,如今你見主子未醒,更是顛倒是非。一切明明都是你做的,還要陷害於人。你怎能這般歹毒……”

連秀雲不斷的搖頭:“沒有,皇上明鑒,我沒有啊。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兒…”

錦心本是在一旁焦急的等待,見這連秀雲還要如此往自家主子身上潑髒水。

撲通一聲便是跪了下來:“皇上,我家主子心心念念著後日便要和皇上一起出巡,怎麽會用這種主意構陷他人,而且,您看看,有這般陷害他人的麽,現在躺在裏麵剛剛脫離危險的,是我家主子啊……”

錦心哭的不能自已,雖然皇上未發問她便自動的說了這些,可是即便是被罰,她也定要為自家主子討個公道。

錦心雖然失禮,但是也說出了關鍵所在。就算是沈臘月要陷害連秀雲,也一定不會選擇這個時間。且不說早春池水冰冷極易傷身,就說後日便是她與皇上出巡之日,那更是難得的機會,她又怎麽可能這般的傻呢。

連秀雲並不得寵,份位又低,僅僅是為了陷害她便將自己弄到這幅田地,沈臘月才是那個傻的。而且如果施救不及時,是很有可能香消玉殞的。

眾人都是眼觀鼻,鼻觀心,並不多言,更不想攪合到這亂糟糟的事情裏。

“你,說一下當時的情況。”

這是指杏兒。

杏兒抹了一把眼淚:“我和主子一起從慧慈宮回來便在池邊看風景,偏巧那時連主子也過來了。大家都知曉連主子並不喜愛我家主子,主子不願惹事兒便是準備離開,可連主子不準我家主子走,拉扯之間我家主子就掉入水中了。”

杏兒說話自然也是向著自家主子,順便還踩了連秀雲一下。

這自是正常的,不用她說這宮裏的其他人也知道,連秀雲當初被貶就是因為得罪了沈臘月。

“不是的,我沒有,我沒有的,我隻是想和妹妹多說幾句話,確實是不小心碰撞的,皇上,嬪妾並非故意,嬪妾真的並非故意啊……”

這個時候連秀雲倒是想明白了,如果陷害沈臘月,那確實會讓人不信服,如此便將此事咬為意外。

景帝自開始便是看她們互相爭辯,未發一言。

見聽雨閣的四個大丫鬟全都跪在那裏,之前錦心跪下,桃兒與果兒也連忙跪在了那裏。幾人的麵上都是傷痛之情。

眾位妃嬪見此更是不多言。如今這事兒可不是她們能攙和的,也沒人願意攙和其中。這宮裏最近也算是多事之秋,往日總是有些齷蹉。但卻並未如此。

自從新人進宮,這大大小小的事情倒是不斷。

如今皇上正在氣頭上,沒人願意引火燒身。而且就這連秀雲的為人,想必是除了白小蝶,也很少有人願意與其交往。

雖有才女之名,但是為人卻是極端的不著調。

自她進宮,這才女之名便成了他人的笑柄,不曉得此等女子怎的就會有那名滿京師的名諱。

“你進去照顧你家主子。”許久之後,皇上終於開口,且隨手指了一人,那人正是果兒。

“奴婢遵旨。”果兒連忙起身進入內室。

錦心頭垂的低低的,外人並不能看到她的表情,卻不知她在皇上指向果兒的時候眼裏閃過一抹擔憂。

景帝終於坐下,這聽雨閣的小榻,是兩人常用的嬉戲之地。

如今那女娃娃在室內受著煎熬,他竟是覺得心裏一陣煩悶。

“這宮裏真是許久都沒有肅整了,想來你們是覺得,朕是個軟弱可欺的。月兒自進宮以來因著朕的寵愛,每每遭到陷害,不說旁人,就是自家表妹也不過是歹毒之心。今日更是可憐見兒的躺在那裏,她年紀小,雖行事有些張揚,可卻不曾傷害任何人,也不曾針對任何人,你們倒好,挨著個兒的算計著她。你們真是賢惠。想必你們在府裏,學的不是琴棋書畫,更多的是害人之心吧?”

景帝這話可不單單是說連秀雲了,更多的是掃了許多的人,他人不曉得皇上是個什麽意思,可是也知道,他是真的動怒了。

不少人都在心裏暗罵連秀雲這個掃把星。既然要害人,那就一擊即斃。如今沈臘月被救了回來,她自己受到訓斥也就罷了,還連累她們同樣被皇上厭棄。

大家都跪下,齊齊喊著冤枉。

景帝少有的冷笑:“冤枉?你們之中或許有人冤枉,可是那不冤枉的,也未必占了少數。別以為朕什麽都不知道,往日朕念著你們伺候的情分並不多言,不代表就是任由事態的發展。”

大家心裏都是一驚,不曉得皇上洞察了什麽,隻是知道,這事兒也不光是因著淳婉容,想必皇上也是借著今日淳婉容這件事兒敲打她們。

而景帝卻有此意。

近來這些人行為越發的不著調,再不適時的敲打,怕是她們都以為這宮裏可以為所欲為。也以為這宮裏便是她們使些計策,便可上位。

眾人都不敢多言,老實的跪在那裏,甚至連陳雨瀾都是如此,剛才皇上還提到了她,驚得她更是不敢張揚。更是不敢像往日那般撫著自己的肚子裝模作樣。

“皇上……”果兒適時的跑了出來。

快速道:“皇上,主子醒了……”

景帝聽聞此言連忙起身奔到內室。

臘月幽幽轉醒,心裏也在暗恨,自己怎麽就不多加小心呢,就這般的著了連秀雲的道兒,她是不

是瘋了啊,怎麽就敢那麽做。

就在她胡思亂想間,皇上已經奔到了內室。

看她蒼白的臉蛋兒,景帝坐到床邊。

臘月委屈的扁了扁嘴:“你,你差點就看不到我了……”

並不細說自己的委屈,反而是這般。更是讓景帝一陣心疼。

大手將她垂在臉頰的頭發向兩邊撫了撫。

“哪裏不舒服?”

她輕輕的搖了搖頭,聲音極低:“沒事的,看見你突然就覺得,自己哪裏都舒服。”

“哪裏都舒服?”

“恩。還能看見你,真好!”她的話音很低,裏麵有著顯而易見的軟弱。

她這般脆弱的模樣讓景帝動容,側身躺到她的床邊,將她攬進懷裏:“朕沒有保護好你。”

她吃力的動了動,將自己靠在他的頸項:“沒有關係,以後,我會好好保護好自己,不會讓你擔心。”

這個時候不管她是不是在演戲,景帝都心裏一軟。他以為她會哭鬧,會訴說自己的委屈,卻沒有想到,她會說這些,她說自己很好,說還能看見他,很好。

“朕不能帶你出門了。”聲音有些悶悶的。

不能出門,她也是有些失落的,但是事已至此,她隻會讓事情更有利於自己。

“我在這裏等你。以後,以後你還會帶我去的,對嗎?”

她滿眼的希翼。

“會,朕會。朕以後一定會帶你出門。”

兩人隻說了這麽一小會兒,臘月便是有些乏了。見她有些困乏的神情,景帝拍了拍她:“乖,睡吧。好好睡一覺。你放心,朕會為你主持公道。”

景帝在內室安撫沈臘月,其他妃嬪卻是跪在外室。

無端受牽連的眾人心裏不光是恨著沈臘月,也是恨著這始作俑者連秀雲,就不明白,她怎地就如此愚蠢。

待臘月熟睡。景帝出門,見眾人還跪在那裏,終於開口。

“除了連秀雲,都起來吧。”

景帝就這般的看著連秀雲,似是在想該是如何處置她。論份位,她也是極為低下了,可是即便是如此,也沒看她消停,一個勁兒的上躥下跳。

他的眼神滑向了眾人,掃到人群裏的白小蝶時,停頓了一下,連秀雲既然被稱為才女,再怎麽也不至於這般的愚蠢。可自她入宮,眼見著她行事越發的不靠譜。還有那陳雨瀾也是,似乎也是行事越發激進。

冷笑了一聲。

是真的變化大,亦或是,有人在作怪?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