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75章
loading...
就如同臘月所設想的那般,景帝確實是知曉了這些事兒,白小蝶的為人他也是一早就知道的,這後宮女子本就是離他最近,他又怎能不多加防範?

在各宮安排人與其說是要知曉她們所做的一切,知曉她們美麗麵孔下的真麵目。不如說他是在心裏不放心。不放心這些會成為他枕邊人的女人。

她們可以有心計,但是卻不能惡毒,隻這般會讓他感覺,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她們是會毫不猶豫放棄他。

也正是因為這些想法,景帝對白小蝶十分不喜,他同樣在她的宮裏安排了人,卻沒有發現她害陳雨瀾的證據。可是要說這陳雨瀾確實前後反差極大,這般如若說一點原因也沒有。景帝也是不信的。

命人細細查探白小蝶的貓膩,對於白悠然的心思,景帝不以為意。

這宮裏,隻要好好伺候他,必然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倒是沈臘月,她對他直白的心思裏又實實在在的夾雜了一些旁的。

如果真的如她表現的那般愛他,怎麽會與白悠然說那番話,她不是小傻瓜,自然會知曉,白悠然必然會加入爭寵的行列。

可她又實實在在的說,皇上不喜歡的,她統統不會做。

真是,真是一個矛盾的小姑娘啊……

“擺駕聽雨閣。”

甭管景帝如何思量,臘月還是按部就班的生活。後日便是出發的日子,錦心也已經將該準備的全都準備妥當。桃兒得知自己能跟著出門也是極為歡喜的。

“皇上駕到”

那明黃色的身影可不就是皇上大人麽。

“皇上吉祥”

不管內心如何,在後宮眾多女子的心裏,景帝都是一個最體貼的好情人。

他鮮少動怒,如若不是當初賢妃那種情況,他甚至不會將女子打入冷宮,即便是做錯了事兒,也不過是貶份位罷了。

這不,臘月盈盈一拜便被扶起,兩人相攜來到小榻邊坐下。

錦心識相的出門。

“朕每日最喜看你如此,像個小娘子般為自己的相公打點一切。”臘月洗了帕子為他擦手,景帝眼睛微眯,似在享受。

臘月的小手在他的手上使勁的敲了一下,有些傲嬌的仰頭,那模樣兒分外可愛。

“喜歡我卻並未每日來見,你還真喜歡我。”

嘟唇抱怨,並不見妒婦的尖酸刻薄,反而多了一絲小女孩兒的憨態。

臘月總是能抓住景帝的喜好,景帝以為臘月是無意而為。確實,有些並非臘月刻意,但是也有許多是她表現與他看的假象。

曾經,她是那麽的喜歡他,她關注著他所有的喜好,即便是對他死心,仍舊是不能自已。

直到那日,在宣明殿,她才知曉,自己什麽也不是,這個男人的心裏也隻有權利。

浴火重生,她不再是當初的沈臘月,重新入宮,她慶幸當初自己愛過他,如若不然,她又怎能實實在在的抓住他的心思?

縱然不是全部,有一二便好。

景帝細看她的麵龐,伸手捏了捏她的臉蛋兒。

“朕不來看你,你又何曾去看過朕。本就是個小沒良心的,這還抱怨上朕了。”

她嬌笑著坐到他的腿上,胳膊也是順勢圈了上去。

“我哪兒敢啊,我又不是真傻。我若是今日去見了你,明日怕是就要成為眾矢之的了,雖然我是無所謂的,但是,我那麽乖,也不能總給你添麻煩不是?”

看看,這樣的話偏她還說的理直氣壯。

景帝聽聞哈哈大笑。

“朕若是不管你,看你如何自處。”

她瞪大了眼:“皇上怎能言而無信,你明明說,會永遠保護我的?”

她一副我就不該信你的模樣,景帝再次笑了出來。

和她在一起,總是可以放鬆許多。

揉了揉她的頭,眼見著她好好的發型兒被他弄得亂糟糟,景帝竟是莫名的就開心了起來。

臘月氣憤的就要咬他,景帝一個後仰,整個人倒在了榻上,如此一來臘月倒是趴在了他的身上。

她自然是看出了他的故意。

小拳頭錘了他一下:“你就是沒按好心。”

“哦?”景帝挑眉。

既然都是要被吃掉,臘月這次決定做一個主動型兒的,她倒是忘記了,多少次她都是如此,可偏沒有多大一會兒便翻了個個兒。

這次也是,她媚笑之後便在他的頸項啄吻起來。

如果說這是吻,其實更像是小動物的親昵試探。

嚴澈就這般的任她淺啄,見她親了半天也不過是將他的衣服略微扯開,並不有什麽大動作。

默默歎息,還不是和以前一個樣子?他就知道,這丫頭什麽都不會。

“也不曉得是哪個沒按好心,如此這般的欺負朕。”景帝笑著調侃,果然她仰頭,眼裏躥火。

“就欺負你。”她開始毫不客氣的撕扯他的衣服,脫了他的便是又稀裏糊塗的將自己的衣服扯開,那大紅的肚兜上麵是鴛鴦戲水的圖案。

她粉嫩的櫻唇沿著他的身子四處滑動,雖然如此,但是到並沒有女子魅惑的感覺。也正是因為此,嚴澈才會覺得舒服。如果技巧極好,處處透漏著風情的女子反而讓他不喜。

他偏是喜愛在床笫間木訥的女子,也隻有這樣,他才會覺得安心。

她雖然一副欺負人的樣子,但是手段卻是極為生澀。

嚴澈終於受不了她這小娃娃般的挑逗了。

如若一直任由她如此,怕是即便是天黑,他們還沒有……上吧。

不多會兒的功夫,臘月便是嬌喘噓噓。

雖沒有過他人,但是臘月深知他必定“技巧”高超。每每此時她便被折騰的欲仙欲死。而他這個時候也毫無憐憫之心。

即便是青天白日,他卻仍是不管不顧,沒多一會兒,這室內激烈的聲音怕是羞得太陽都要躲入雲層……

在聽雨閣折騰完,景帝神清氣爽的離開,可臘月卻是抱著被子輕捶。

這個男人,大白天便如此。

不過想到兩人的第二次,臘月又覺得,這情形也是顯而易見的,那個男人興致一到,可不會管是

白天還是黑夜。果真是帝王家麽,八成自小便是如此霸道。

更衣、沐浴、梳洗。

“主子,太後宣您覲見。”

臘月點頭,示意自己已經知道,將自己的衣裝打點好,太後要見她也並不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臨近出門,總是要叮囑下的,畢竟,同行這三個人,她算是最聽太後的話,也最與她交好的。

果不其然,太後正是為此。

縱然惠妃份位最高,可是卻委實不得太後的喜歡,而皇上雖然不斷的加封她,可真正的寵幸也並不多。

白悠然在宮裏也並不是很出色,如此看來,還是臘月更得太後信任。

皇上為人常常如此,忙起朝政便是廢寢忘食,太後不斷叮囑臘月,定要注意皇上的身體,對於太後的話,她都一一應道。

見她認真的模樣兒,太後會心的笑了笑,在宮裏計較算計頗多,臘月雖然也是有些小任性的性子,但是在許多事兒上還是讓太後很喜歡的。

因著當初的刺殺事件,太後是把皇上的身體看的比什麽都重的。因此她在各宮也是安排了人。景帝知曉這些,而她也不在乎各宮多加防範,防範又是如何,她在宮裏經營多年,沒人知道她究竟安排了什麽樣的人。

太後如何想臘月並不曉得,可如此也能猜個大概。

既然她想讓自己好好照顧皇上,那麽自己必然盡心盡力,即便是太後不說,這些她也該做到。

告別太後,臘月帶著杏兒往回走。

這春日的風景總是與冬天不同的。看那已發嫩芽的柳枝,臘月覺得心情分外的敞亮,每日悶在宮裏,縱使她樂在其中,可是偶爾也會那麽一絲的落寞,這出宮雖然匆忙,可是能見到宮外的情景,她心裏還是高興的。

臘月看著不遠處的池塘,如今冰已化開,處處透漏著春天的氣息。

“走,我們過去轉轉。”

臘月也是突來了這興致。

這池塘冬日裏結成了冰,有些小太監小宮女為了節省時間便從上穿越而過。如今已然變成了湛藍的池水,這麽看來,這條捷徑倒是不可再用了。

“冬日你們在這上麵走,可曾害怕?”

杏兒笑:“那倒是沒有的,大家也都曉得,天氣那般的寒冷,冰麵結實,又有什麽可擔憂的呢。倒是如今這樣,主子可得小心著。這池塘啊,深著呢。”

“可不是麽。杏兒這丫頭說的倒是不假。”突兀的女聲響起,竟是連秀雲。

兩人互相打了招呼,兩人同時立於池邊。

兩人委實不算相熟,更算不上熱絡,臘月並不多開口。見她在此,便要離開。

“淳婉容莫不是看不起秀雲?怎的見我過來便是要走?我看你們暢談的正歡呢。”說罷便低頭,看不出情緒。

勾起一抹笑容,臘月笑的也是無害:“後日我還要隨駕出宮,聽雨閣許多事情並未收拾妥當,自是忙碌不開,談何看不起呢?我想還是你多慮了。”

說罷便是轉身,正要離開,連秀雲一個拉扯,也不知是哪裏出了錯。一個踉蹌,兩人竟是撞在了一起,就聽“撲通”一聲。

臘月已然落入池塘……可是偶爾也會那麽一絲的落寞,這出宮雖然匆忙,可是能見到宮外的情景,她心裏還是高興的。

臘月看著不遠處的池塘,如今冰已化開,處處透漏著春天的氣息。

“走,我們過去轉轉。”

臘月也是突來了這興致。

這池塘冬日裏結成了冰,有些小太監小宮女為了節省時間便從上穿越而過。如今已然變成了湛藍的池水,這麽看來,這條捷徑倒是不可再用了。

“冬日你們在這上麵走,可曾害怕?”

杏兒笑:“那倒是沒有的,大家也都曉得,天氣那般的寒冷,冰麵結實,又有什麽可擔憂的呢。倒是如今這樣,主子可得小心著。這池塘啊,深著呢。”

“可不是麽。杏兒這丫頭說的倒是不假。”突兀的女聲響起,竟是連秀雲。

兩人互相打了招呼,兩人同時立於池邊。

兩人委實不算相熟,更算不上熱絡,臘月並不多開口。見她在此,便要離開。

“淳婉容莫不是看不起秀雲?怎的見我過來便是要走?我看你們暢談的正歡呢。”說罷便低頭,看不出情緒。

勾起一抹笑容,臘月笑的也是無害:“後日我還要隨駕出宮,聽雨閣許多事情並未收拾妥當,自是忙碌不開,談何看不起呢?我想還是你多慮了。”

說罷便是轉身,正要離開,連秀雲一個拉扯,也不知是哪裏出了錯。一個踉蹌,兩人竟是撞在了一起,就聽“撲通”一聲。

臘月已然落入池塘……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