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74章
loading...
臘月其實很想知道自己宮裏究竟誰是皇上身邊的人,所以她選擇了試探。

果不出所料,那個人真的是果兒,怕是連果兒都想不到,負責盯著她的,並非錦心。反而是廚房裏不起眼的巧寧。

人人都知道錦心和杏兒是淳婉容的心腹,臘月又怎會如此淺顯呢?

“主子,咱們即便是知道了果兒的身份,也是不能做什麽的。”錦心雖然如是說,但是神情並不氣餒。

臘月笑,這般便好。如此一來,我有些安排,也是可以讓她知道的。

皇上為人多疑,她有個可以利用的人也是很不錯的。

當然,這些她都沒有與錦心多言。

“你不需多管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兒,好好準備吧,這次皇上祭天已經定下來帶著我了,好好收拾下,你與桃兒跟著我。”

南沁國的規矩,每年的春天,過完清明,皇上都要去祭天。雖來回不過十天,但是仍是各路妃嬪爭相跟著的好事兒。

這次祭天隻有三位妃嬪隨行,她,白悠然,惠妃。

她與白悠然是那日在陳雨瀾的寢殿便已經定下的,惠妃跟著,更是不足為奇。

“是,奴婢這就去告訴桃兒。她這丫頭啊,最是喜歡凡事都湊上去了。”

想到桃兒的性子,臘月也是笑。

“去把巧寧叫過來。我有事要見她。”

“是。”

沒一會兒的功夫就見巧寧端著一碗糯米紅棗粥進門。

臘月也是個貪嘴的,見她帶了好吃的吃食,也不先談事情,反而是吃起這糯米紅棗粥,嘴裏也是嘖嘖稱讚。

“糯米有補中益氣,補充營養的作用。寒涼的早春吃些糯米,可溫補脾胃、養血安神。紅棗也是養脾之物,女子更是因為月事關係而虧氣血,更是適用紅棗。奴婢特為您做了這糯米紅棗粥。不過糯米不易消化,因此主子也不能多食。”

“甜而不膩,委實不錯。”

“春日還是適宜多食些甜品的,春季為肝氣旺盛之時,宜少吃酸,多吃甜。唯如此才不會傷及脾胃。”巧寧盡心的解釋。

臘月將精致小碗內的甜粥吃完,才開始說起正事。

“早晨你與錦心說,有事要稟告?”

巧寧應是。

接著便將自己收到的訊息悉數講與臘月:“東家已經仔細的派人查訪了。邊塞那邊忌諱著六王爺,咱們並不敢太過肆意,還沒有什麽結果。不過這白家的事兒倒是已經查了個底朝天了。”

“哦?”臘月感興趣的一挑眉。

“白大人早年是一個窮困的書生,家境貧寒,上京趕考的時候偶遇去寺廟上香的當時翰林院連大人家的千金。連大人因為念著他的才華,便將自己的女兒嫁了過去。在連家的幫助下,白大人才有今日。兩人成親兩年,連大人去世,連家新一任的當家人白夫人的長兄為人並不太好。與白家的關係也有些淡了。這個時候白大人便將自己鄉下的表妹接進了門。也就是媚姨娘。白小蝶便是這媚姨娘之女。這十幾年白夫人過得並不好,白悠然也枉稱白家大小姐,家裏便是奴婢也能嗬斥。甚至連家也不肯幫著白夫人與白悠然。家裏的一切都被媚姨娘把持。”

“竟是這般?”臘月皺眉。

她最是看不起這種男人,利用妻子的娘家發達,卻又在功成名就之時不念舊情。為人所不齒。

巧寧心思重,凡事並不表現在麵兒上,但是仍可見她的厭惡。

想來,雖寥寥數語,但是實際情況必然更加的惡劣。

“還有一事想來主子會有心思知道。就是這白家的庶女白小蝶,她在甄選的前一天被人下了藥,如若不是媚姨娘喝了她的粥,想必她即便是參選,也是希望不大的。陰差陽錯,她們姐妹倒是同時進了宮,如今白悠然份位比白小蝶高,白大人為人甚為鑽研,對白夫人也好了許多。”

“世上男子如若都是這般的狼心狗肺,那女子還不如全都絞了頭發做姑子。”臘月冷言。

錦心見主子是真的動了氣,連忙勸慰:“主子說什麽傻話呢。莫要生氣,免得傷了身子。奴婢看,雖然這白悠然可憐,但是也未必就是省油的燈。”

臘月自是知曉,這白悠然也是不簡單的,在那樣的環境下,她有怎樣的心思都不足為奇。

說起白小蝶差點喝了的那碗粥,她也就想起了前世,前世的白小蝶是不是就是因為喝了粥,才沒有被選上呢?今世陰差陽錯,她也進了宮,他們姐妹,怕是也是個解不開的死結。

“主子。”巧寧認真的盯著臘月的眼。

“東家有言,小心白家姐妹。萬不可因為同情而多管閑事。”

臘月笑,是啊,在舅舅心裏,自己可不就是一個心軟又沒有心機的小姑娘麽,不然的話,他何至於將這巧寧弄進宮。

可是她的親人卻不知道,縱使她有善心,也是建立在自我安好的狀況下,如今的她,真的不是從前了。

她很享受這親人關懷的溫暖。

“白悠然與白小蝶我都心裏有數兒,請舅舅放心。巧寧,你是個聰明人,也該能看出,我是個什麽樣兒的人。照實回複舅舅便是。”

巧寧麵不改色:“奴婢知道了。”

“恩,下去吧。”

待巧寧下去,錦心有些不解的開口:“主子,舅老爺那邊,真的可信麽?”

人人都曉得,這臘月的母親嶽傾城是嶽家的庶女。而嶽老爺卻是嫡子。如果說親,也該是陳雨瀾更親,畢竟,陳雨瀾的母親嶽氏才是正經嫡出的小姐。

臘月點頭:“他是我的親舅舅,自然是可信的。”

錦心納悶的一皺眉,不過也並沒有多問。大宅院裏有些事兒總是比較混亂的。她隻消知道,這舅老爺是真心為小姐好便可。

錦心不在多問,臘月的思緒卻已經飛走,其實這件事兒確實知曉的人並不多,外祖父的夫人當時被診為不孕,她外祖母是個妾室,正因為此,她剛生下來的兒子便被抱到了正房。也正因為說是這個男孩子帶來的旺氣,她在許多年後才懷孕,產下一個女兒。也就是陳雨瀾的母親。

如此算起來,如今嶽家的掌事人,其實是她嫡親的舅舅。

她舅舅、母親、姨母關係自幼便是很好。可是到了她們這一小輩兒,卻是鬧的如此狀態。

她與雨瀾,斷是沒有和好的可能了,不說前世她做的那些,就是今世,她也是一早便想著害自己,重活一世,她沈臘月早已學會冷心冷清。

也許舅舅也會維護陳雨瀾,可是她知道,舅舅斷不會為了一個而去害另外一個。如此便好。

既然是生意人,那便是知曉什麽該做,什麽不該做。

“想必等我們祭天回來,表妹這個孩子也不在了吧?”臘月呢喃。

錦心在邊兒上本是整理東西,聽她這麽一說,一驚。

“小姐可要慎言。”錦心也隻在著急的時候才會喊沈臘月小姐。

“即便是太後和皇上想讓這個孩子生下來,也要看他的娘親有沒有福氣的。我總覺得,就在表妹再三的要出門,而皇上同意了那一刻起,已經注定了這個孩子的命運,也注定了皇上已經放棄了他。”

這幾日臘月細細思量這件事兒,可不處處都透漏著這麽個意思麽。如若皇上真心想讓這個孩子安穩的生下來,就不該在祭天離開的時候還將陳雨瀾放出來。

錦心聽主子這麽說,也有一瞬間的落寞,不過隨即打起精神:“路是個人走的。難不成她要死,咱們還拽著不讓她死?就算是咱們拽住了她,也難保她不會一狠心將咱們一起拖下去。表小姐可不是個良善知道感恩的。”

想自己重活一世,倒是沒有錦心想的周全。

臘月笑著點頭:“你說的對。不過我是在想,到底讓不讓表妹知道她這愈加急躁的真相呢?”

錦心不解,但是也猜出一二。

“您的意思是?”

“你說,白小蝶下藥害她,為什麽太醫檢查不出呢?她又是如何做到的?”

這點為臘月所不解。

“要不要通知……”錦心低聲詢問。

“不可。不是大事兒,切不可聯絡她。”

這是一樁暗棋,也是她師傅萬夫人對她的盡心幫助,雖然她醫術平平,但是師傅卻很喜歡她這個徒弟。也為她找了一個最能幹的幫手,萬夫人在學醫時候的師妹,也是臘月的小師叔。

可臘月也是曉得,如果不是大事兒,定要少聯係她,這是該有的謹慎。

當初如若不是小師叔,她又怎麽知道那香裏的貓膩呢?

白悠然說了那樣的話,果兒必然也會稟告皇上,這事兒,她不必插手。更不可動用關鍵之人幫忙。也猜出一二。

“您的意思是?”

“你說,白小蝶下藥害她,為什麽太醫檢查不出呢?她又是如何做到的?”

這點為臘月所不解。

“要不要通知……”錦心低聲詢問。

“不可。不是大事兒,切不可聯絡她。”

這是一樁暗棋,也是她師傅萬夫人對她的盡心幫助,雖然她醫術平平,但是師傅卻很喜歡她這個徒弟。也為她找了一個最能幹的幫手,萬夫人在學醫時候的師妹,也是臘月的小師叔。

可臘月也是曉得,如果不是大事兒,定要少聯係她,這是該有的謹慎。

當初如若不是小師叔,她又怎麽知道那香裏的貓膩呢?

白悠然說了那樣的話,果兒必然也會稟告皇上,這事兒,她不必插手。更不可動用關鍵之人幫忙。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