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64章
loading...
幾人這番眼神“交鋒”,也不是沒有人注意到,最起碼臘月旁邊的朱雨凝就已然看見,不過卻是微笑迎向了德妃的視線,那笑容裏竟然也有譏諷。

德妃見朱雨凝也是這般模樣,一陣氣悶,不過仍是維持著往日的溫柔笑容。可裏麵有多少真心實意倒是讓人看不清了。

太後坐在上首,並不太說話,不管是大臣還是妃嬪已然習慣,隻要皇帝在,太後一般很少會言語,並不喜多言。而此時她依舊是那般的模樣兒,不過看向朱雨凝的眼神卻耐人尋味起來,自然,她將自己的心思隱藏的很好,可縱使很好,卻仍舊躲不過自己兒子的視線。

景帝感受到太後的視線,若有似無的笑了起來,心情更是舒暢。

朝臣妃嬪見景帝高興,自然也是開心。

因為剛剛封了份位,這場麵似乎更是熱鬧了一些,大家的臉上都是喜氣洋洋,歡喜的很。

因著歌舞的關係,時間過得倒是也快,大家自是看的津津有味兒。臘月也算是回顧了一下原本看過的舞蹈。場麵和諧的厲害,各位大臣說著喜慶的話,看著繽紛的舞,不多時便到了淩晨。

景帝帶著文武百官前往太廟上香,女子之中,除了皇後,他人是沒有機會進入太廟上香的,景帝並無皇後,眾位妃嬪都是靜待在庭院,縱然天氣寒冷,大家依舊是規規矩矩的站在庭院之中,並不做那寒冷狀。

待皇上率眾人祈福完畢,則是前往觀景台。

新年新氣象,南沁國有個習俗,新的一年,都要燃些煙花助興。

在景帝的帶領下,這後妃與大臣都來到此處,雖然看著是一起,但是還是界限森嚴,兩相還是有些距離的。

隨著煙花的燃起,在一張張燦爛笑容的麵孔下,究竟有一顆怎樣的心,就不得而知了。

臘月按照自己的排位站在中段,仰望綻放煙花的星空,笑容裏滿滿的都是滿足。

自己已經十四歲了呢。

之後的一切就如同臘月所預料的一樣,皇上並沒有點任何人侍寢,說是今夜是獨屬於皇後的日子,言下之意,自是不會宣任何人侍寢。

彼時這大臣已經全都離開,看傅瑾瑤麵無表情的樣子,臘月倒是有些幸災樂禍的想,就是不曉得,這傅家父子二人是如何看待此事了。

皇上離開,眾位妃嬪自然也不需在此久留,臘月縱使目不斜視,但是卻也耳聰目明,仔細的觀察著四周的情形。見陳雨瀾遠遠的看了過來,臘月低頭交代錦心:“我們回去吧。”

“是。”

待到回聽雨閣,臘月癱在床上,還真是蠻累的。

杏兒伺候臘月梳洗。

間或,臘月交代:“明日將金瓜子什麽的都準備好,不管是送往各宮的禮物還是打賞他人,都要仔細著。”

杏兒答應:“奴婢曉得了。奴婢會謹慎的。”

臘月點頭。

這宮裏常用他人所送的禮物做文章,委實也算不得什麽高杆的做法了。

可不高杆,不代表別人就一定不會做。小心為妙總是對的。

大年初一。

臘月一貫是將自己打扮的耀眼,今日也是不例外的,在慧慈宮請了安,又與其他眾位妃嬪互相拜了年,臘月便老實的坐在慧慈宮陪著太後閑話家常,當然,這裏並不止她一個,眾人都是笑意妍妍。

而坐在太後邊兒上的,正是慧賢皇後所出的大皇子,嚴禹。

孩子年紀並不大,也不過五六歲,小臉兒白白的,那模樣肖似其父,卻並不若景帝溫和,雖年紀尚小,但是卻是一臉的冷冰,任誰和他說話,他都並不喜搭理。

就連他的姨母,惠妃想與他交談幾句,都並沒有得到他的笑容與厚待。但傅瑾瑤倒是並不惱,反倒是寬容的笑了笑。

臘月自是知道這人人都在演戲,但是傅瑾瑤看大皇子的眼神兒倒是真的極為寬容。不似作偽。

在心裏暗自嘲笑了自己一下,看人又怎能這般的直觀。

惠妃在大皇子身上吃癟,德妃眉眼間更是高興。

剛二皇子嚴嘉也已經過來請過安了,小孩子正是頑皮,稍微坐了一會兒便出門玩耍。

許是二皇子已經出門玩耍而自己卻不能出門的關係,那小小的孩童臉色更是冷上了幾分。

不過卻並未提出出門,眼裏並無渴望,反倒是有幾分陰霾。

臘月知曉,這大皇子自小便是身體不好,許多年過去,依舊是那般模樣兒,天氣稍微變化便是傷寒,身體虛弱個不行,而他也是個孤僻的孩子,除了太後和皇上,鮮少和人講話。

而德妃所出的二皇子便不是如此,更是樂天開朗許多。可饒是如此,皇上也並不見對他多為喜愛。

在孩子這一點上,臘月一直都是看不懂景帝的,之後他有了三皇子四皇子,可是依舊是冷冷淡淡。縱然現在這兩個孩子還並未出生,但是臘月卻從大皇子與二皇子身上看出了他的疏離。

似乎,景帝並不喜和人過分的親近,而他真正相信的人,有麽?

臘月微笑,看向了上首那位天底下最尊貴的女人,怕是就算是太後,皇上也未見得是百分之百相信的吧。

“淳婉容總是如此喜慶,每日都是笑容滿麵。”齊妃笑著與太後說笑。

臘月聽齊妃提她,“咯咯”笑著:“嬪妾就是要笑容滿麵,快快樂樂,各位姐姐才會喜歡我啊。”

說完還拿小帕子掩嘴,一副古靈精怪的模樣兒。

眾位妃嬪都笑了起來,齊妃一臉的笑意:“太後,您看著小妮子,怪不得啊,如此招人喜歡。可不是會說嘴麽。她需要的,哪兒是我們這幾位姐姐的喜歡。”

齊妃嗔道。

“我自是需要幾位姐姐的喜歡,難不成姐姐還不信嬪妾不成?”臘月嘟唇扮可愛。

眾人都是一陣笑聲。

不管裏麵有多少真情假意,此情此景看起來都是異常和諧。

“不曉得父皇為什麽喜歡你們這群女人,一個個假惺惺的,笑的像母雞。”眾人正是說笑間,這

大皇子冷不丁插過來一句,眾人頓時沒了聲音。

太後臉色冷了下來。

“禹兒怎能如此無禮。”

聽到太後的話,大皇子小小的眉毛擰了起來,瞪視了一眼眾人,緩緩道:“禹兒錯了。”

雖並不是心甘情願,但是見他如此,太後還是點了點頭:“禹兒該時時記得祖母教與你的。”

“是。”

小孩子心情並不很好,但是倒是對太後極為的乖巧。

小小的身影望著窗外,並無起伏的開口:“我想出去轉轉。”

太後怔了下,似乎沒有想到他會開口。

不過也並未思索許久,點頭。

“你陪我出去轉轉吧。”大皇子的視線看向了傅瑾瑤。

傅瑾瑤也是一愣,不過隨即看向太後,沒有太後的首肯,她自是不會離開。

“惠妃陪大皇子出去轉轉吧,你們自是不同於旁人。”

太後擺了擺手,傅瑾瑤起身就要來火炕前抱大皇子,不過卻被他拒絕,腳步並不快,蹬蹬的走在了前邊。

雖然這不是臘月第一次見大皇子嚴禹,但是重生以來倒是第一次。前世的時候她隻注意了皇上的態度,卻沒有細細注意過這個並不常出現的大皇子,這一世這麽一看,這孩子,似乎也是不簡單呢。

看樣子他也並不似看的那般。

待兩人出門,德妃狀似無意的笑說:“這到底是親姨母,總是不同的。”

“那是自然。”太後不慍不火的一句話,但是之前言語間的喜悅已然不見,如若不是臘月敏感,怕是還沒有發現這細微的變化。

太後似是並不喜歡傅瑾瑤,自己的前一世,真的有太多的東西沒有弄清了。

“看著孩子虎頭虎腦的模樣,還真是喜歡呢。”剛從安婕妤升為安貴嬪的安氏對著太後笑的真誠。

德妃似是玩笑般:“安妹妹喜歡,可要早日生一個呢。”

這話有些踩到了安貴嬪的痛處,她跟著景帝多年,卻一直並未有孕,齊妃雖然也並沒有子嗣,但是卻並非沒有懷上過,隻不過是因為意外滑倒,導致了小產。

而安貴嬪的肚子則是實實在在的這麽多年完全沒有消息。

安貴嬪甚至掩飾不住自己的惱恨,瞪了德妃一眼。

德妃則是無辜的笑。

太後聽了德妃的話,點頭:“這德妃說的對,既然喜歡,自是要努力。你們都是一樣,要早早的為皇家開枝散葉。這淳婉容之前被傷了身子,一時半會兒懷不上,你們怎地也是毫無動靜。”

臘月低著頭,默默無語。

這宮裏誰人都知道,皇上招人侍寢,從來都不曾賜湯,可饒是如此,這有孕的妃嬪也並不多。

“嬪妾曉得了。”眾人低聲應答。婕妤升為安貴嬪的安氏對著太後笑的真誠。

德妃似是玩笑般:“安妹妹喜歡,可要早日生一個呢。”

這話有些踩到了安貴嬪的痛處,她跟著景帝多年,卻一直並未有孕,齊妃雖然也並沒有子嗣,但是卻並非沒有懷上過,隻不過是因為意外滑倒,導致了小產。

而安貴嬪的肚子則是實實在在的這麽多年完全沒有消息。

安貴嬪甚至掩飾不住自己的惱恨,瞪了德妃一眼。

德妃則是無辜的笑。

太後聽了德妃的話,點頭:“這德妃說的對,既然喜歡,自是要努力。你們都是一樣,要早早的為皇家開枝散葉。這淳婉容之前被傷了身子,一時半會兒懷不上,你們怎地也是毫無動靜。”

臘月低著頭,默默無語。

這宮裏誰人都知道,皇上招人侍寢,從來都不曾賜湯,可饒是如此,這有孕的妃嬪也並不多。

“嬪妾曉得了。”眾人低聲應答。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