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61章
loading...
日子過得快,這轉眼間就是新年,宮裏已是一派喜氣洋洋。

臘月的宮裏已經掛上了紅紅的燈籠,大家也都是忙忙碌碌。

前些時日皇上說起當日慧慈宮之事,便提到沒過幾日就是新年,這事兒總是晦氣的,事情過完年

才會公布結果。

有的人暗自撇嘴,有的人若有所思。

臘月倒是全然不管那些,快過年了,她委實是歡喜,過年,意味著可以見到家人了。

每年的正月初三,各家的女眷都會允許進宮探望自家在宮裏的閨女。往年便是祖母與繼母前來。自重生以來,這竟算是第一年呢。

臘月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心裏卻又歡喜著。

明日便是除夕。在他們南沁國,除夕是有守歲的習慣的。守歲要從吃年夜飯開始,這頓飯自是要慢慢的吃,從掌燈時分至深夜。各宮妃嬪也是歡聚一堂,宮裏歌舞司也會安排極為上乘的舞蹈,來給大家解悶兒。

更有那大膽的妃嬪,會在宴會上表演些才藝,如此一來,也是風雅。

據說守歲的習俗,既有對如水逝去的歲月含惜別留戀之意,又有對來臨的新年寄以美好希望之意。

之前的時候德妃有過來詢問過,臘月是否需要表演才藝,臘月含笑拒絕,她並沒有那個興致。

而且這個時候太露鋒芒,未必是件好事。

除了這各宮的妃嬪,朝堂上的眾位大人也是要列席出席這辭舊迎新的宴會。隻不過兩相也是相去甚遠。

臘月知道,這妃嬪本就與外臣離得遠,她父親官職又低,想見更是艱難。

不過饒是如此,她也並沒有向皇上提過什麽,臘月曉得,在景帝心裏是有一根線的,自己不能跨越這根線,不然那麽便是萬劫不複。

適當的撒嬌,笑鬧,賭氣都是可以的。但是,卻要有度。

想來,就連皇上身邊的來喜對她的得寵也是有著幾分懷疑的,不明白她怎地如此招皇上的喜愛,沒人曉得,在兩人私下之間,臘月是怎樣一副鮮活的麵孔,她做的,不過是一個女子對自己的相公會做的一切。

但卻是皇上感受不到的。

“主子……”錦心手裏捧著幾身衣物進門。

“怎地了?”

錦心嘴角帶笑:“主子,這是製衣坊那邊送過來的幾套衣裙。前些日子給您量尺寸做的那幾身,您試試?不合適奴婢差她們加緊修改。”

臘月細細的翻開,一套鵝黃,一套玫紅,一套深藍還有一套絳紫。

按照宮規,臘月新年的新衣已經早都做好了,斷是不會等到這臘月二十九才送來。而這幾套,則是前幾天景帝在看她整理新衣之後的吩咐。

也正是因此,趕著急了些。

“奴婢瞅著,這做工倒是比前些日子按照慣例送過來的還好呢。”錦心感慨。

“這製衣坊縱然是會看誰受寵誰不受寵而決定做繡活兒的人選,可是終究要顧忌這份位的。我本就份位不高,前幾套也算是下了功夫了。而今日這幾套更好,無非是因為這是皇上金口玉言賞下來的,如今我受寵,又是皇上開口,她們還不可了心思的好好做。”

臘月並非抱怨,而是實事求是的將這些講給錦心聽,錦心雖然聰明,可是卻始終是個入宮不足半年的少女,很多事情要她想的麵麵俱到,自是不可能。

如今看來,這錦心已經很不錯了,她的適應程度遠遠超過了臘月的想象。

也正是因為有著錦心的幫襯,臘月才能更加無後顧之憂一些。

“奴婢曉得了,主子,咱們明晚穿哪一身?”

“這大冬天的,顏色和款式還不就是那麽幾款,想來也不會有什麽新意,不過我們也不能太慢待了這除夕。我想下。”

太後年紀大了,必然是會穿深色,她一定不能與太後撞色,還有德妃,齊昭儀,慧昭容。

又想了想,臘月開始笑,她怎麽就忘了,自己不是一個不知世事的小女孩兒麽。撞色又有什麽關係呢。隻要她穿自己常穿的顏色,縱使是撞色,別人也不會覺得她怎麽樣。

纖纖玉指一指,臘月定了下來:“就那件玫紅的吧。”

死過的人可就是喜歡鮮亮兒呢。

臘月竟然是有些惡意的想著。

錦心提醒:“主子,您往日便是常穿此顏色的衣服,咱們穿這件,確實沒有多少新意的,這皇上?”

臘月搖頭微笑:“皇上今夜不會選任何人,穿什麽其實並沒有什麽分別。”

錦心不懂。

“別忘了,我們這裏的每一個人,都不是皇後。”

錦心一怔,隨即明白。

是啊,按照正常的情形,今日皇上是要和皇後在一起的。可是皇後不在了,而他們,他們每一個人都不是皇後。即便是德妃這樣的,也不過是四妃之一。

錦心咧嘴笑:“倒是沒有想到,大家想破了腦袋,就想著如何能夠爭得皇上的注意力,結果卻是敵不過慧賢皇後。”

傅瑾琇死後被封賜了慧賢二字。偏不想,這傅瑾瑤也被賜了一個惠字。

雖不同字,但是卻是同音。難怪他人浮想聯翩。

“皇上既然要扮得情深似海,這麽重要的日子,當然不會選任何人。”臘月微微撇嘴。

錦心見主子如此說,並不吃驚,其實她早就已經隱隱有了感覺,主子並不若表麵那般喜歡皇上,許是他人不曉得,但是主子在自己麵前卻從來都不遮掩。

“主子說話且要注意著些,別這樣的話說習慣了,人多的時候一個不留神便說出來。”錦心憂心。

臘月看她這般模樣,笑:“你呀,總是這般杞人憂天,如若不是你,我又怎會如此說,放心吧,我曉得的。”

“主子還是莫說。咱們需要處處小心。”錦心是個謹慎的。

臘月點頭,讚同她的話。

“最近桃兒果兒有什麽動靜麽?” 她問的快速。

“果兒極少出去,但是那日她在室內,我敲了半天門她才開,說是睡過去了,但是我看她並不似剛睡醒的模樣。如今看,她比桃兒值得懷疑。果兒給人的存在感太弱了。也正是這樣,奴婢才會更加懷疑她。”

錦心這段日子都在觀察這些。

“好,你繼續,但是也不能盲目判斷,處處謹慎小心。”

錦心鄭重的點頭:“奴婢曉得了。”

“給我將巧寧叫過來,我有話問她。”

“是。”

巧寧已經將消息傳了出去,臘月並沒有問她是如何做到的,但是她相信舅舅既然能將巧寧安排進來,自然就是真的有實力的。

巧寧端著一碗五彩繽紛且晶瑩剔透的糯米八寶粥來到了內室。

如今這聽雨閣已經習慣了巧寧的好手藝,前些日子連皇上都來了一次,不過吃了一次卻不置可否,他委實不明白,臘月為何那般喜歡這巧寧的手藝,倒是一旁的來喜一語道破了天機。

淳嬪娘娘是個小姑娘,這女孩子哪有不喜歡甜食的,而這巧寧做的各色的粥可不就是多為甜食。

景帝一細思量,果然如此。

搖頭歎息。

臘月倒是還是一如既往的喜歡巧寧的手藝。

“恩,好吃。”臘月吃的優雅,但是倒是不斷的讚歎。

不管是誰都習慣了淳嬪的這個樣子,巧寧麵兒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作為一個大廚,有人喜歡自己的手藝便是對自己最大的肯定,想到前些日子皇上的不識貨,巧寧在心裏冷笑。如若被皇上盯上可不是什麽好事兒,她本就擅長甜食,皇上不喜歡,也是應當。男人喜歡甜食的本就不多。她在酒樓則是主打做此類甜品。

既然皇上要試,她自會做的更好更甜更膩。

看著自己主子吃的歡快而皇上略微不喜的樣子,巧寧舒了一口氣。

“朱雨凝那的事兒有消息麽?”

“並無。邊塞偏遠,且原本就是六王爺的駐地,咱們要謹慎,自然就要費些時間。”巧寧壓低了聲音。

“不急。萬事小心。”

巧寧微笑:“奴婢懂。”

臘月將手裏的碗放下:“還有一人,也要好好給我調查,白小蝶,白家的庶女白小蝶,我要知道她的所有一切。”

巧寧並沒有疑惑或者是如何,相反,隻莊重的答了一個是,便不再言語。

臘月看巧寧那番做派,心裏倒是納悶起來,這原本巧寧不是一個大廚的嗎,怎麽看著那麽像是一個細作呢。也不曉得舅舅是從哪裏找來的這個高手。

對於自己人,臘月是想到哪兒就說到哪兒:“巧寧,有沒有人說過,你很像是一個細作?”

卻不想巧寧微微一笑:“奴婢本就是被當做細作培養的,隻不過是個失敗品罷了。如若不是,又怎能改行去當廚子?”

臘月一怔。的事兒有消息麽?”

“並無。邊塞偏遠,且原本就是六王爺的駐地,咱們要謹慎,自然就要費些時間。”巧寧壓低了聲音。

“不急。萬事小心。”

巧寧微笑:“奴婢懂。”

臘月將手裏的碗放下:“還有一人,也要好好給我調查,白小蝶,白家的庶女白小蝶,我要知道她的所有一切。”

巧寧並沒有疑惑或者是如何,相反,隻莊重的答了一個是,便不再言語。

臘月看巧寧那番做派,心裏倒是納悶起來,這原本巧寧不是一個大廚的嗎,怎麽看著那麽像是一個細作呢。也不曉得舅舅是從哪裏找來的這個高手。

對於自己人,臘月是想到哪兒就說到哪兒:“巧寧,有沒有人說過,你很像是一個細作?”

卻不想巧寧微微一笑:“奴婢本就是被當做細作培養的,隻不過是個失敗品罷了。如若不是,又怎能改行去當廚子?”

臘月一怔。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