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6章 表姐妹,口蜜腹劍
loading...
轉眼間,這日子已經到了七月,於嬤嬤為人嚴謹,直言自己已經沒有什麽可教給沈臘月的了,堅決請辭,臘月不肯,不過最終耐不住於嬤嬤的堅持。

老夫人見她執意要走,也應了下來。

於嬤嬤這般古板嚴謹之人都說已經沒什麽可教給臘月的了,那應該就是這樣的了。

臨行之前,於嬤嬤看著沈臘月,終是沒有忍住叮囑:“我與姑娘相處了這些時日,卻勝過於他人相處幾年,姑娘是個好的,但是有句話老奴還是要叮囑姑娘。”

“嬤嬤請講。”沈臘月拉著於嬤嬤的手,眼眶紅紅的,似乎對她極其的不舍。

這也是自然的,兩人相處的這幾個月,這於嬤嬤是什麽樣的人臘月自然是曉得的。人總歸是有感情的。

“姑娘聰慧,可這皇宮,想來是不需要太聰慧之人的。”

這話很是大膽,想來如果不是於嬤嬤極喜歡她,也是不會與她這樣說的。

認真的點了點頭:“嬤嬤的話,臘月記住了。”

也正是因為有了於嬤嬤的教導,臘月的變化才能瞞住大家,不管是規矩上還是言行上,她都可以推脫為自己學了規矩。而於嬤嬤則是認為她是天資聰穎。

也因著白天不學規矩了,臘月將所有的課程都安排在了白天,其實說是所有的課程,也不過就是,彈琴,學舞,刺繡,辨別藥理幾項罷了。

其實,有不少的人家都會在姑娘進宮選秀之前找那青樓裏的頭牌過來教習姑娘一些取悅天家的規矩的,不過也因著沈家家庭結構簡單,人也多沒有太強的野心,自然是沒有想到這方麵。

臘月自己倒是想到了這個,不過她覺得,自己是完全不需要學這個的了,前世的時候她在宮裏生活了十年,什麽沒有見過。

“小姐。”錦心如今也比以前的規矩好了許多,雖然以前也很好,但是經過教導到底是不一樣的。

“有事兒?”臘月穿了一襲月牙白的長裙,靜靜的伏在在池子邊賞花,那畫麵美好的錦心都忍心破壞。

微微一福,錦心開口:“表小姐差人向府裏下了帖子,邀您過府賞花。”

這個表小姐是沈臘月三姨母的女兒,陳雨瀾。

兩個人一直都玩兒的不錯,臘月勾了勾嘴角,還真是“不錯”呢!

陳府如今是比他們沈府略強的,而初入宮的時候,這表妹雨瀾也比她高了一個份位。

雨瀾常常會組織一些這樣的聚會,邀請家境相仿或者是略高,但是有交集的幾位小姐過府遊玩,既是聯絡感情,也是暗中觀察各人,這點以前沈臘月可是不知道的。

從前的時候她和雨瀾姐妹情深,可進宮之後就不是這麽回事兒了。她第一個算計的,就是她。

臘月笑著抖了抖帕子:“支會一聲雨瀾,就說我課程緊,要學的東西多,家裏不放我出門。”

錦心雖然有些疑惑,不過還是什麽也沒說照做了。

臘月雖然拒絕了雨斕,不過第二日雨斕就遞貼子來看她了。

這一切都在臘月的設想之內,雨斕從來都是表麵與她交好,實際卻攀比的厲害,她可以忍受其他人比她強,但是卻覺得自己的表姐比她強是一種恥辱,這一點一直都讓臘月很不解。

以她的性子,聽聞她留在府裏學習,自然是要過來探查一番的。

重生之後見到雨斕,那個年輕了十歲的雨斕,臘月想,前世的時候即使在精心的保養,時光仍舊在她們身上留下痕跡。

遠遠望去,陳雨瀾帶著身邊的丫鬟蘭兒款款而來。

臘月細細的打量,雨斕頭上挽了一個發髻,餘下的頭發垂直的放了下來,發髻的兩側都別了珠花,清雅的厲害。再看長相,許是年幼,麵龐還是有些稚嫩的,不過卻也透漏著柔情。是了,她一直都是給人一種溫婉的感覺,倒是長相,卻總是讓人忽略的。

想比於臘月枚紅色豔麗的長裙,她一襲素淨的淡粉,雖然是同一色係,不過給人的感覺倒是天壤之別,臘月是媚惑,她則是溫柔似水。

“雨斕見過表姐。”微微一福,禮數也是周到的。

那是自然,都盼著自家的姑娘能夠魚躍龍門,又怎能不事先多加教導。

“表妹快快起來。”她連忙過去扶雨斕。

雨斕小性兒似的扣住她的手,兩人手挽手坐下,一片和樂。

不管是錦心還是蘭兒,都是兩人身邊得力的大丫鬟,也不需回避什麽。

“雨斕可是要埋怨表姐了,昨日我在府裏宴請小姐妹,表姐都不來參加,我可是傷心了。”小女兒姿態十足。

“我要是像表妹學東西那麽快,想來就不用著急這個了。”她故作憂愁。

“表姐慣會取笑妹妹,見表姐不能出門,這妹妹可不是馬上就過來看你了麽!”

伸手捏了下雨斕的臉蛋兒,臘月調笑:“就知道妹妹待我極好。”

“對了表姐,聽說那林氏。”雨斕頓了頓,細看沈臘月的神色:“她有了身子?”

林氏既是沈臘月的表姨,也是陳雨瀾的表姨。不過她卻一直稱呼她為林氏。

“是啊,母親有喜了,這父親盼了幾年了,如今終是得償所願,倒是要謝謝祖先的庇護。”這倒不是正常的情況下沈臘月該說的話,以前的時候提起林氏,她都是並不多言語的,良好的教養和良善讓她再討厭一個人都不會肆意的抹黑。頂多隻是不搭理罷了。

可是如今她倒是真的一副為家裏高興的模樣,這讓雨斕有些看不懂了。

“表姐,你……”她一副有些擔憂的模樣兒。

臘月拉著雨斕的手,盈盈的看她:“表妹,不管我這次選秀能不能選上,按我的年紀,也是該婚配了。這母親,總的待我還算可以的。我走了,妹妹還小……”

她欲言又止,很聰明的停住了話頭,不過也讓雨斕以為,沈臘月之所以對林氏態度好了起來,完全是因為沈一一。她不放心沈一一。

這點她不懂了,沈一一不是有老夫人護著嗎?可是她也是個心思多的,馬上又聯想到老夫人的年紀,歎了一聲。

拍了拍沈臘月的手:“表姐莫要思慮過多。萬事還有表哥呢,就算表哥不能如何,還有我母親,她總是不會看著別人欺負一一表妹的。”

“恩。聽了你這話,我這心舒服多了。”

“表姐有話就和我說,我們姐妹不管什麽時候都是無話不談的。說不定啊,以後你入了宮,我落選了,我們還沒有機會再見呢。”說話間雨瀾一副有些傷心的模樣兒。

“表妹胡說什麽呢,你才是琴棋書畫樣樣皆通的才女呢,如果你都選不上,那我更是哭了。”

雨瀾跺腳嬌嗔了一聲表姐……

兩個表姐妹手拉著手,各自說著言不由衷的話,不過麵兒上的表情卻又真誠無比。

之後沈臘月又就著雨瀾的撒嬌,撫了一次琴,也跳了一次舞。

兩人一直玩兒到傍晚,雨瀾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原來的時候錦心就覺得這個雨瀾小姐不是看起來那麽乖巧,似乎處處都隱隱的再和自家小姐爭。不過見小姐與她要好,錦心也不說什麽。

女孩子家,誰沒點小性兒,她偶爾還和錦鈴鬧別扭呢。

可從小姐拒了雨瀾小姐的邀請,她就覺得有點不太對。

今日見雨瀾小姐攛掇著自家小姐表現才藝,她更是不喜了,不知道為什麽,她這心裏啊,總是有點不適的感覺。

“小姐,這表小姐今日前來,像是專程看您學的怎麽樣的。”錦心提醒自家小姐。

臘月笑,她又何嚐不知道呢,這雨瀾收到了她的回複,自然是不放心要來看看的。

雖然她琴藝與舞藝都不出色,這是她的真實水平,可是雨瀾心思重,怕是未必會信,她要的就是她不信。如果雨瀾認為她隱藏了實力,定然是要回去多加練習的,那麽接下來的幾場宴會應該也不會辦了。

她這是多重保險,雖然她會先給哥哥弄走,不過也難保回來的時候沒有遇到那個所謂的“嫂子”。

雨瀾沒有時間辦宴會,哥哥自然遇到她的機會就小。

其實杜絕哥哥種下禍根的緣由並不難,可是,她改變了命運,會不會就會發生其他的事兒?她不敢保證,所以,她要用自己的力量來保護沈家。

前世的時候,哥哥就是因為斬殺了“那個嫂子”的奸夫,結果才引來了後麵的殺身之禍。

想到那個偷情還理直氣壯的女人,沈臘月更是憎惡。

宮裏的女人爾虞我詐,你爭我奪,為的不過是丈夫的恩寵,家族的榮耀。即使壞,她也能理解。

可是她做出如此下作之事還害他們沈家,這點她決不能放過。

沈臘月攥緊了拳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