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50章
loading...
竹軒。

屋內香氣繚繞,傅瑾瑤端坐在那裏,麵無表情。

宮女打扮的女子進門,行了禮來到傅瑾瑤身邊:“主子,她不肯說。”

“哼,不肯說?她倒是個忠心的,可惜忠心錯了對象。給我查她家裏還有什麽人。這麽用刑她都不肯說,如若不是極端的忠心,便是有把柄在人家手上。”

“是,奴婢曉得了。主子,盯著陳答應那邊的人說,除了那個白舞絹,她甚少與人接觸。”

傅瑾瑤冷笑:“此等下作之事,就算是勾結也不會光明正大。所有想害我孩兒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宮女遲疑了一下,終是開口:“主子,大少爺進宮了,咱們要不要找個機會見他一下,這事兒如果有他幫忙……”

傅瑾瑤笑容滿麵,眼神裏卻是淬著惡毒:“雲嵐,你什麽時候開始學會自作主張了?”

宮女雲嵐一驚,連忙跪下:“奴婢錯了,奴婢錯了……”不斷的磕頭。

直到她的額頭已經泛起了血絲,傅瑾瑤終於開口:“好了,起來吧。”

雲嵐堪堪的起身。

“有些事我們自己能解決,就不要驚動府裏。”

“是。”

待雲嵐下去,傅瑾瑤惱怒的將放在一旁的盆栽扯的七零八落。

如若這個時候有人看到傅瑾瑤,想必是要嚇得不輕,往日溫柔嫻淑的解語花此時卻猶如一枚食人花。一臉的陰狠。

“雲雪……”

雲嵐雲雪是傅瑾瑤自傅家帶進宮的兩個貼身大丫鬟,也是傅瑾瑤的心腹。

“奴婢在。”仿若沒有看到那滿地的花枝。

雲雪自是知道自己主子近日心情不好。看剛才雲嵐被罰她還有什麽不清楚的。

“偷偷安排人去冷宮,送賢妃上路。”

雲雪縱使沒有抬頭心裏也是驚訝的,即便是會惹自家主子不喜,她依舊是開口:“主子三思。這宮裏管控甚嚴,就算是沒了個太監宮女都是要說出個所以然的。賢妃雖已被打入冷宮,可是終究曾是一宮主位。咱們如此,難免授人以柄。”

宮女都知道的道理,傅瑾瑤又怎會不懂,不過終究是意難平罷了。

賢妃雖不會是主謀,但是那香終究是從她宮裏流出。

冷靜了下,揮揮手:“下去吧。”

她舒緩了一下,喝了一口茶。

她這幾日總是格外的心煩意亂,甚至常伴著失眠,即便是知道這樣對孩子不好,可她仍舊是沒有破解之法。也不是沒有找太醫看過,可是太醫檢查之後並不中毒等跡象,都說是她思慮過重引起。

太醫自然是信得過的,她極力舒緩,卻不得要領。

最近的事兒太多了,她忙著找內奸,忙著找害她的人,也忙著宮務,這許多讓她心力交瘁。

她又何嚐不知,這些都對她安胎不利,可是不將這些解決,她又怎能臥榻安穩?還有那宮中事物,這次放棄了,下次什麽時候能來就不一定了,太後不喜歡她,這次如果不是因了她有孕又有委屈,想來也是不會讓她上手。

緩了緩氣,傅瑾瑤心煩意亂的將窗戶打開,外麵大雪紛飛,她的情緒卻並不能冷靜下來。

真的……沒問題麽?

這廂傅瑾瑤心煩意亂,焦躁異常。那廂德妃倒是老神自在的。

將宣紙鋪在桌上習字,倒也是愜意。

“皇上還在聽雨閣?”她問的若無其事。

“回娘娘,是的。”宮女束蘭應道。

淺笑了下,動作未停:“倒是本宮小看了她。”

“娘娘,這淳嬪看著並不像個極聰慧的,但是實際可未可知。您看她哪次不是將問題化解,一個小小的常在這麽快就升到了嬪,想來自是有些手段。”

“有手段本宮倒是不怕,怕的是,有幫手。”

束蘭會意,試探問道:“您是說太後?”

德妃冷哼了一聲。

“也不知這淳嬪交了什麽好運,這太後娘娘怎地就如此喜愛她。”束蘭不解。

將筆放下,德妃將宣紙拿起端看。

“要是本宮是太後娘娘,我也喜歡她,沒有顯赫的家世,縱有些小聰明也是顯而易見,性子更是有些急躁。這樣的人才易於掌控。如若不是心思淺,前些日子又怎會被那香料傷了身子,太後重視皇嗣,淳嬪被人所害一時半會兒也懷不上,可見也是個可憐的。太後如今已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淳嬪又礙不著她什麽。人到了高位,總是會同情弱者。你瞅瞅,這麽多好處,怎麽就不喜歡她?這樣的人不扶植,難道扶植傅瑾瑤那種?”

德妃分析的透徹:“就這沈臘月,皇上拿她做個趣兒,太後也喜著抬舉她。捧得再高又有甚。”

束蘭不懂:“既然淳嬪並非強敵,咱們又何苦下那般心血去利用她陷害傅貴嬪?如今倒好,竟是被她誤打誤撞找到了那香料。”

德妃依舊看字:“雖非強敵,她這寵也太過了,如今這宮裏除了傅瑾瑤就她侍寢最多。本宮難道要看她一步步穩妥的向上走?再說這宮裏稍微受寵的,誰有她最好算計?就算沈臘月能夠僥幸逃脫這西域奇香,咱們也可以順杆子推齊昭儀一把。這宮裏有這香料的可屈指可數。可惜一步好棋,竟是被陳雨瀾毀了。”

“這陳答應也是個不爭氣的,這一點小事兒都辦不好。”束蘭氣悶。

又端看了一會兒,德妃將字撕掉:“淳嬪不聰明,陳雨瀾也並非不爭氣,隻不過是本宮算計錯了。本以為這淳嬪會原諒自己的表妹,看起來還真是適得其反。她竟是就因為陳雨瀾的示好而懷疑。陳雨瀾那邊沒有破綻吧?”

束蘭搖頭:“主子放心,當初奴婢安排的人就說是賢妃的親信,她就算是被傅貴嬪抓到什麽,也是隻會將線索牽扯到賢妃那邊,連累不到咱們。問題是,現在傅貴嬪宮裏的蝶兒被傅貴嬪發現了。雖奴婢掌握了她的軟肋,她拚死也不會說,但是夜長夢多,有些事兒,總是不是萬無一失的。”

“現在傅瑾瑤巴不得咱們去殺人滅口,不然她怎麽找線索。把水攪混了,一切才好辦。”

又想了下:“昨日傅家在朝堂上彈劾了周大人,如今周大人因為貪汙之事已經被收監,但周答應卻不知此事。此等大事,我這做姐姐的,怎麽能不告訴她?”

束蘭會意,微笑領命而去。

德妃重新拿出一張宣紙,繼續練字。

縱然練字,心裏卻在盤算,自己這次是吃虧了。不過這算是可以預見,太後並不喜一人把持後宮,賢妃倒了,自然還會有他人,他們都不會樂見自己一人獨掌後宮,可這日子來的怎就這麽快

呢。

她並未將人布置好,就已然到了這一步。

傅貴嬪一個小小的貴嬪就協助襄理後宮,他人看來是抬舉,在她看來卻有不同意思,想必是這傅貴嬪要繼續往上升了。

這傅家的女人,還真是她的克星啊。

她自小就愛慕景帝,好不容易嫁了他。可那時他卻唯獨僅對傅瑾琇好,對她千依百順,她每每暗自落淚。好不容易盼到傅瑾琇死了,又來了一個傅瑾瑤,別以為她看不出,這傅瑾瑤也不是巴巴的處處學著傅瑾琇的做派。

冷哼一聲,形似而神不似罷了。

還有那淳嬪,小小年紀就是個狐媚子。

德妃心中怨恨,字跡上倒是也看出來幾分狠厲。

“母妃……”清脆的聲音傳來,德妃連忙放下手中的筆。

這時已不似剛才的狠厲,相反,那溫柔又真心的笑意倒是綻在臉上。

“嘉兒來了?”

一個小小的孩童冒冒失失的衝了進來,德妃快步上前,為他撣拭身上的雪花。

“這寒冷的天兒怎地就帶二皇子過來了。”語氣有些責怪。

二皇子身邊的嬤嬤連忙解釋:“二皇子早晨起來就說昨夜夢到了娘娘,想見您呢。下了學,便扯著老奴,一定要見到您。這是母子情深呢。”

也是個慣會說話的。

德妃放了放臉色。

“束蘭,快上些點心。”將二皇子抱到榻上,德妃連忙喊人吩咐。

“母妃真好,我都餓了呢。今天夫子講的時間長了些。孩兒焦急來看母妃,心裏惱的很。”他頑皮的吐著舌頭。

不過是個三歲的娃兒罷了。

德妃聽聞此言,搖了搖頭:“嘉兒不準胡說。先生是為你傳道授業之人,斷不可輕待,更不可不尊敬。”

二皇子點了點頭:“孩兒知曉了。母妃,孩兒很乖的,今天那麽冷,我都有去上課,大哥哥都沒有去。”

孩童希翼的看著自己的母妃,希望得到表揚。

德妃點頭:“恩,母妃的嘉兒最乖了。你大哥哥身子不好,沒去也是應當。咱們嘉兒可是壯的像頭小牛,斷不能不去上課。這樣先生才會更喜歡嘉兒,對麽。”

“恩,對。”

點心上來,他的目光被吸引走。

看著兒子虎頭虎腦的樣子,德妃露出會心的微笑。

縱使她們一個個得寵又如何,誰又有這麽一個健健康康讓人喜愛的皇子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