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 真心待,姐妹情深
loading...
“這個丫頭啊,說是看著大媳婦眉眼間都是喜悅,猜測啊,咱們家是有什麽喜事兒了。倒是沒想到,讓這丫頭竟給猜中了。”

沈臘月還是那副模樣,看不出個真正的心意。隻是淺笑。

見她這樣,幾人都有些吃驚,沒想到她們也隻走了不到半個月,這月丫頭就有如此大的變化。

再一細看,她的打扮也與往日有些不同。

往日她喜靜,可如今看著,耀眼,卻又稚氣未脫。

“這月丫頭自小就聰明伶俐。”三夫人笑。

“臘月謝三嬸嬸誇讚。”臘月並無推辭,反而是道謝。

又惹得幾個人笑著揶揄。

“我看啊,這丫頭的臉皮倒是越來越厚了。”老夫人忍不住臉上的笑意,不過嘴裏卻調笑著臘月。

這邊眾人正笑鬧呢,沈家的二小姐宛如才姍姍來遲,這一點倒是沒人怪她,這宛如與母親王氏真是一點都不像,王氏潑辣爽利,可宛如卻並不是,膽小溫吞。

眾人也習慣了她的慢性子。

知道大伯母有喜了,她倒是驚訝了一下。雖然之前也是一起出門,不過卻也沒人和她這個小輩兒說這樣的事兒。

相對於宛如的吃驚,更是襯出了臘月的淡定。

最該吃驚的人倒是像是個無事人一般,還能和眾人調侃。老夫人在心裏暗自點頭,隻有這樣的性子才適合進宮。

南沁國的選秀三年一次,選秀的年紀是十三到十八之間皆可參加。

當今聖上繼位四年,也因著初即位朝政繁忙,選秀推遲了一年,而皇後也是個沒福氣的,不到一年就撒手人寰,這又耽誤了。南沁國的規矩是,這各家的適齡女孩兒都必須進宮候選,除非落選,否則是不允許私下婚嫁的。

這樣也就耽誤了有些家世容貌一般的秀女,畢竟,這年紀越大越難婚配。

所以早早參加選秀,也是好的。

“對了,你告訴老大沒有?”老夫人想到這個。

林氏微笑著搖頭:“媳婦兒回來就先到母親這裏了。相公還不知曉。”

她這麽說,倒是顯出對老夫人的重視來,老夫人自然是更加的高興:“快去通知一聲兒,這麽大的事兒,他做父親的,竟然還是最後一個知道麽。”

果然,沒有多大一會兒,就見沈家大爺急衝衝的歸來。而此時方大夫也在。看著他喜悅的麵孔的對林氏的關心,沈臘月自始至終都是笑容依舊。

沈一一見父親的模樣,咬了咬唇,又見姐姐看她,遂恢複正常,也學著姐姐,勾起一個淺淺的微笑,看著眾人。

這個時候自然是沒人注意沈家姐妹,大家的心思都放在了林氏身上。

這種熱度一直持續到晚飯時分。

晚飯後沈臘月帶著妹妹散步,她們的大哥沈舒平去了外地辦差,還沒有回來。

“一一,以後你莫要針對母親了。”臘月叮囑。

沈一一沒有想到臘月說的這個,一撇嘴,有些不高興,低了頭嘟囔道:“我沒有。”

沈臘月垂了眸子,半晌,幽幽的開口:“我是你姐姐,是不會害你的。母親,她雖然待我們算不上熱忱,但是總的來說,也並無不好。祖母再好,也不能護著你一輩子,如果姐姐進了宮,更是難能見你一次。至於說哥哥,他每日忙的更多。在這個家裏,你要學會笑臉迎人。隻有你自己才能保護自己。”

沈一一怔住,愣了愣,委屈又落寞:“為什麽母親不在了。她根本不是我們的母親。”

那一瞬間,沈臘月覺得心裏酸酸的:“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終有一天,姐姐也會不在,你要凡事多留心眼,見人三分笑,不可能每個人都喜歡你。你隻能用最大的保護色來保護自己,雖然你還小,但是姐姐知道,你是個伶俐的孩子,你明白姐姐的意思的,對嗎?”

沈臘月說得對,沈一一是個伶俐的孩子,她懂姐姐的意思,咬著唇,大大的淚珠滑落。

“我知道了。就像姐姐一樣。”

臘月酸楚:“恩,就像姐姐一樣。”

前世的時候,一一甚至沒有等到嫁人就赴了黃泉路,沈臘月發誓,這一輩子,一定要保住沈家,要看著妹妹風風光光,快快樂樂的嫁出去。

她要成為妹妹最大的助力。

“不管母親生下兒子還是女兒,你都要乖乖的,在這個家裏,目前最能保護你,能對你好的,也隻有祖母了,別讓祖母厭棄你。知道嗎?”

再次點頭。

“恩。一一真乖。”

對於沈父,臘月從來都沒有過多的指望。自從自己落水,沈父也隻是在第一天自己昏迷的時候過來看過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可當得知林氏懷孕的時候,他那個興奮勁兒讓臘月看花了眼。

為什麽重活一世,自己還看不透呢!

沈父是一個好人,可是作為一個父親,他並不合格,之前倒是還好,沈母去了之後,沈父新納了林氏,之後就是對他們的漠視,一一更是難能見沈父幾次。

在這個家裏,她們指望不上他,臘月抹掉了自己的淚水,以後有她,有她保護自己的親人。

這接下來的日子過得倒是也快,林氏在清泉寺診出了懷有身孕,總是讓人有許多的聯想的。老夫人更是覺得這個清泉寺靈驗。

念著過些日子選秀,老夫人希望沈臘月能夠去拜一拜。

臘月欣然答應。

二夫人王氏見臘月學了規矩之後有很大變化,甚至連錦心錦鈴都變了許多。也坐不住了,想著讓宛如也跟著學。

雖然之前的時候就是她說不學的,說這於嬤嬤太嚴厲,而宛如年紀也小,暫時還是不需要學那麽早的。不過這看著臘月變化大,也又上了心。

老夫人的意思是,既然學,那就是好的。遂交代了於嬤嬤。

結果宛如學了幾天就又堅持不下去了。

王氏是個慣孩子的,見宛如哭的小臉苦兮兮的,沒有辦法,又求上了老夫人。

見這二人幾次三番的瞎折騰,老夫人也怒了。

臘月這時正在老夫人房裏,見她怒斥王氏,她老實的待在一邊兒,什麽也不多說。

可不管怎麽痛斥,老夫人最終還是允了二夫人的意思。

於嬤嬤為人最是嚴謹,對這個出爾反爾的二房極其不喜。

也暗暗在心裏決定之後就算是這沈家在找她教導二小姐,那她也定然不允。這點苦頭都吃不了,那麽如何談進宮。

又看著刻苦的大小姐,心裏更是搖頭。這沈家的幾個女孩兒,真是大不相同啊!

“老奴教了別人這麽多年規矩,之前的時候還為入宮的秀女做過教養嬤嬤,但是大小姐是老奴見過最有天分的。”於嬤嬤感慨,其實她平常是很少說這樣的話的。這也是兩人處的不錯,她不太忌諱。

有沒有天分,沈臘月自己清楚,其實她所謂的天分,也不過是前世的記憶罷了。

“嬤嬤說笑了,這天底下有天分的人何其多。臘月隻不過是認真罷了。”

於嬤嬤笑了笑沒有說什麽。

沈臘月洗漱好,錦鈴擺好了繡架,過來詢問:“小姐,準備好了。”

如今沈臘月是什麽都學,她倒也是並不求精的,這一點連老夫人都有些不解。人人都曉得,有一樣出色勝過會千百樣。可臘月自有自己的考量。

什麽都不精雖然是一個大的問題,但是,這樣的她應該會更受太後喜歡,也更加不會被賢妃、德妃嫉恨。

至於皇上那裏,他又怎麽會在乎讓他消遣的女人會什麽呢?

想到前世的時候,名滿京城的才女連秀雲進宮,她琴藝超絕,可皇上最後還是將她打入冷宮。可見,在男人心裏,這些總是不重要的,他更在乎的,是這個女人能不能取樂於他。

至於說什麽對已故皇後的情深,沈臘月倒是要冷笑一聲了。

曾經她會因為這個更愛這個男人,如今卻不會了。

那麽多年最終使她明白,在他心裏,本就是最愛自己,最愛江山。

女人,永遠都是供他消遣的玩樂之物。

那些對已故皇後的情深,不過都是做給世人看的罷了。

景帝嚴澈有多冷心冷清,怕是她沈臘月一輩子都難以忘懷。

搖了搖頭,她將那張臉孔甩出腦袋。

做什麽要想起那個人,真是倒胃口。

“錦鈴,哥哥快回來了吧?”

“奴婢聽我爹爹說,好像是快了。”錦鈴的父親是府裏的二管家,而她的表哥則是沈家大哥兒沈舒平身邊的貼身小廝,也因著這個關係,她父親倒是知道的更清楚些。

沈臘月點了點頭,快回來就好。前幾日就聽著老夫人念叨著哥哥要回來了,可是卻一直不見人影,想來是在路上耽擱了,其實這次去清泉寺,她是希望由自己的哥哥陪同的。

至於原因,她冷笑,哥哥離京了,還能遇見那個人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