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47章
loading...
“呦?這是怎麽了?”太後見她這委屈的小模樣,不複剛進來的氣勢,仿佛一見她就跟見著家裏長輩似的,也有些心疼起來。

到底是年紀小,不過能想到來這兒,已經極不錯了。

臘月雖然眼眶紅了,但是卻並沒有哭,隻揚著下巴:“嬪妾來求太後娘娘做主。”

“又怎地了?”太後麵不改色。

將錦心手裏的香料接過來,雙手呈給了太後。

將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末了臘月咬唇:“如若不是表妹上次害我,我心有餘悸,且多有防範,也不會令小鄧子前去調查。倒是沒有想到,竟是查出這麽個結果。至於老鼠會咬這個香料,嬪妾也是不信這是巧合,這傅貴嬪如今可是有身子的人,不管是誰,都該小心。”

太後見她如此,細細打量她的神色,見她不似作偽。

“你這孩子,快起來。這還什麽也沒發生呢,怎地就委屈成這樣。”

“嬪妾得知此事,心慌意亂。深知這是他人的一石二鳥之計,卻不甚明了。越想越是心驚,隻得來尋您老人家。”臘月被桂嬤嬤扶起,坐在榻邊。

“阿桂,宣太醫。淳嬪把外衣脫了吧,這屋內極暖。”

臘月規矩照做,不多一會兒,就見太醫急衝衝的趕來,還好,並非臘月認識的萬太醫,如若每次她有事兒都趕上萬太醫,怕是就要有人疑心了。

“張太醫,你看看,這香料是怎麽回事兒,怎麽好端端的就被老鼠啃咬了。”

張太醫連忙接過香料,隻一聞便知曉:“啟稟太後娘娘,此香乃是西域奇香,被老鼠啃咬,倒是再正常不過的了。此香料散發的氣味兒極易吸引老鼠的喜愛。”

太後看不出喜怒:“哀家倒是不曉得了,這香料還有這樣的特性。那這習性為常人所熟知麽?”

張太醫搖頭:“想必就算是太醫院的太醫,也並非每個人都知道這個習性的。此香最為人所熟知的習性就是極易導致滑胎。其實說起這個,倒是大家太過憂心了,隻要沒有懷孕,一定無妨的,也斷不會影響受孕。隻有再有孕的時候才會對人造成影響。”

“那這香端放在那裏,會造成影響麽?”

“稟太後,不會的。這香如若不點燃或者調配到別的香料裏,端那般放著,自是無妨,可如若是事先用火烤過,那便不同了。它會一點點揮發。”

桂嬤嬤將另外一塊遞給了張太醫,張太醫檢查完點頭:“此香便是被烤過。”

臘月坐在一邊,頭略垂。如若她請太醫,自然也是能夠問出這些,可她偏不會如此,這樣的事兒,她怎會悄無聲息的讓它過去。

“倒是個有心思的。可這心思卻是用在了害人的地方。”太後冷言。

昨日她便見過此香了,她又怎麽不知,這事兒一定是針對傅瑾瑤。並未深查,就想著看看淳嬪今日的表現。沒想到她倒是過來了。

如此看來,倒是個一石二鳥之計。可她又怎麽不知,這香的事兒,淳嬪隻算是懷疑,並沒有確實的證據,而且也並未傷害任何人,就算是隨意丟棄都是可以的。

沒有確鑿的證據,在這宮裏扳不倒任何人。

任何人都知道,淳嬪自然也知道,可她卻偏要說,真是個不能委屈著自己的性子啊。

淳嬪,看了眼她,見她仍舊是低著小腦袋瓜子。太後收回了視線。

那陳家姑娘下作的手段倒是讓她不喜了。

爭寵,不想著討皇帝的歡喜,在男人身上下功夫,反而盡是想著如何謀算宮妃,他人算計不得,便朝最是信任自己的表姐下手,這樣的女子,真是……該死。

怎地就會如同那個賤人一般該死呢?

太後眼色深了深,隨即將抿著的嘴角放開,且勾出一抹笑容。

“阿桂,去將德妃,傅貴嬪叫過來。”

待二人來到慧慈宮,見淳嬪站在一邊,心裏揣測了下。

臘月份位低,連忙起身微福。

在太後麵前,哪有刁難人那種事兒發生。

姐姐妹妹的叫著,親親熱熱的坐下。

傅瑾瑤縮了下身子,大冷的天兒,太後竟然將窗戶大開。

“這大冷的天把你們叫過來,也是有一樁事情的。”太後開門見山。

德妃掃了一眼沈臘月,淺笑又溫柔的開口:“太後娘娘請示下。”

“這昨日過來請安,淳嬪發現陳答應有異,便派了人出去查看。倒是讓她查出來些東西,想必德妃還是記得西域奇香的吧?”

德妃微微一怔,隨即恢複正常:“自是,可那物,那物不是極易使人小產?”

這時不管是德妃還是傅瑾瑤都恍然想到這開窗的緣由。

傅瑾瑤心裏暗驚。

“淳嬪宮裏的小鄧子便是在陳答應昨日邀請淳嬪走的路上找到了這個。也虧得淳嬪機警。然,她宮裏那塊竟然還在,可雖在,卻被老鼠咬過。這丫頭也是個沒有主意的,一下子就想到了哀家。哀家剛才已經宣了太醫。原來此物有一習性,它香味兒別致,老鼠極其喜歡。哀家到沒有想到,這宮裏還有有如此心機之人。想著一石二鳥。如若不是此事先被察覺,怕是你的孩子沒了,淳嬪也要蒙受不白之冤了。”

傅瑾瑤心裏恨極,但麵兒上但卻並未表現。

“那物是在通往慧慈宮的路上,那條曲徑,相比如若你要抄小路,也是會走那邊吧?”太後很是慈祥,一臉關切。

原本傅瑾瑤的宮並不在這邊,可是她搬到了竹軒,而竹軒的位置卻離聽雨閣不遠。而如若去太後的宮裏,走過一段後確實是同一條小路。

傅瑾瑤恍惚了下,語氣艱澀:“嬪妾昨日早晨便是從那裏而來。”

如果多走幾次,後果不堪設想。

太後示意了一下張太醫,張太醫將這奇香的各種習性再次講了一遍。聽聞這香料確實被烤過,饒是傅瑾瑤這樣的女子,仍舊是流露出一抹恨意。

刷的跪下。

傅瑾瑤落淚:“還請太後為嬪妾討個公道。”

“快快起身。這有了身子,哪能如此。”

阿桂連忙將傅瑾瑤扶起。

“德妃,你性子也是太過柔弱了,自你掌管後宮,這大小風波不斷,她們還不是看你溫柔,凡事好說話。如今不僅算計著謀害皇嗣,還構陷妃嬪。如此下去,這後宮還不大亂,家事如此擾人,皇帝何以有心情治理天下?”

德妃連忙跪下:“臣妾知錯。”

太後並未將人叫起:“每次都要事情發生再做補救,你如果管不好後宮,哀家和皇帝會找別人幫你。”

德妃心裏一驚,忙開口:“臣妾知錯,此事臣妾定當查看妥當。”

好一會兒,太後終是緩了語氣:“就讓傅貴嬪協助你襄理這後宮之事吧。”

此言一出,屋內所有人都驚呆了。

“臣妾遵旨。”

這宮裏比傅瑾瑤份位高的可不止一兩個,可是卻偏讓傅瑾瑤襄理後宮,德妃在袖子下攥緊了拳頭。

“這宮裏的香料都是有數兒的,如果真的是陳答應做的,她是如何拿到香,如何想到這個主意。背後還有沒有其他人,你們必然要給哀家弄清楚。”

傅瑾瑤應答之後暗自揣摩。

陳雨瀾一個小答應,幾乎是這宮裏份位最低得了,她怎地就有可能拿到這賢妃的香料。亦或者,這本就不是賢妃的香料,齊昭儀,她也有,不是嗎?

雖然並沒有看向旁邊,傅瑾瑤對旁邊的德妃也不是不懷疑的。當初查抄了賢妃的寢宮,這塊香,誰又能說它不是落在德妃手裏呢?

其實德妃大概是整個宮中最不希望她產下皇子之人了。

皇上隻有兩個小皇子,大皇子養在太後身邊,深居簡出,連她這做姨母的都甚少能見到。而二皇子的母親,可不就是這個德妃了。

不過因著這個拿到了襄理後宮的權利,傅瑾瑤欣慰。

沒有造成什麽傷害,敵人還被暴漏在自己麵前,又有了這個恩賜,她這次,還算是收獲頗豐。

再看坐在角落裏的淳嬪,倒是也沒那麽討厭了不是?

如若臘月知曉傅瑾瑤的心思,怕是要嗤笑出聲了。

她今日之舉除了是不忿旁人陷害,也有著另外一層的考量。將事情宣揚開來。而自己這次險些被冤枉,就算他日有人在對傅瑾瑤下手,那個替罪羊也斷不會選她。有忌憚是一個,另外就算是這麽做了,也隻會讓人聯想這次,既然忙著害人,自然是想一擊即中的。

自己已經是宮裏最不好的替罪羊人選了,慢慢的勾起嘴角。

想來那幕後之人該是氣的吐血吧。本就是為了一箭雙雕卻不想反而成全了兩人。

她得到了她想要的,傅瑾瑤得到的更多。

陳雨瀾背後一定有一個人。

可想想那人倒是有幾分悲劇。

有時候啊,不怕狼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幫手。

陳雨瀾,委實不是一個好幫手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