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loading...
時光荏苒,這轉眼便是一個月,前些時日皇上並不涉足後宮,這宮裏煎熬的厲害。

妃嬪們也沒了鬥嘴擠兌的心思。如今德妃暫掌後宮,不少妃嬪也趕著去她哪兒,希望她能規勸皇上。可德妃是什麽人,哪是會被他人利用之輩。更是因著年幼即伺候景帝,算是稍微了解他的脾性,多了一分的謹慎。

六王爺歸來,皇上怎能完全不介懷?

最後還是傅貴嬪動了胎氣,喚來了皇上。這後宮才恢複了以往的繁榮。

然縱使如此,這宮裏又有哪人是真心感謝傅貴嬪,巴不得她真動了胎氣才好。

這宮裏的一切倒是沒怎麽影響臘月的心情,既然不來後宮,又不是隻不來她一處。她自是不必過多的擔心。倒是皇上對六王爺的反應讓她多了幾分的好奇,即使是不喜,也不用表現的這般明顯啊。

如此一來,這朝臣還真是沒人敢與六王爺交好了。

為了一個沒有實權的王爺惹得皇上厭棄,怎有人不會算這筆賬。

臘月縱使懷疑,但是並沒有在這方麵放更多的心神,如果過度關注朝堂之事,怕是皇上就要不喜了。相比而言,她的心神似乎更是放在了宮外的沈家。

她前幾日收到宮外傳進來的消息,她的繼母已經生了,是個兒子。父親極其高興,取名沈舒安。

沈舒平,沈舒安,沈父寄予在孩子身上的,永遠也不過是平安兩字。

皇上宣她侍寢的時候臘月與皇上請了旨,給沈家送了不少的東西,大概是念著她的乖順,皇上倒是也大方的送了些東西。

清晨。

昨夜一場紛紛揚揚的大雪,今日雖是已停,但是卻冷得不行。

“主子,這些時日傅貴嬪總是不舒爽,常常宣太醫覲見呢。”杏兒邊梳頭邊閑話。

這段日子以來接觸多了,杏兒的話也不似剛開始那般少。

“傅貴嬪身子弱又金貴這孩子,常宣太醫也是應該的。”她側頭看杏兒梳的這個發髻。滿意的點頭。

縱使嘴上如是說,但是臘月卻在心裏打了鼓。她總是覺得,事情沒有這般的簡單。

“走吧,陪我去給太後請安。”

“是。”

今日依然是每月請安的日子。上次請安傅貴嬪臉色蒼白,不過還是堅持去了,今日不知如何。

臘月今日出門的並不算早,沒想竟是碰上了陳雨瀾,陳雨瀾看見臘月呆滯了一下,隨即勾起一抹淒苦的笑容。微微一福:“見過淳嬪。”

臘月見她如此,倒也自然:“陳答應今日出門的倒晚。”

陳雨瀾咬了咬唇:“今日起的遲了些,表,淳嬪娘娘,不如咱們同去?”

臘月點頭。

她若不應,倒是也顯得不近人情,可是誰也不知道她的心裏是個什麽滋味兒。

“近日可好?”臘月語氣冷淡,但仍是開口。

“談何好與不好呢,還不是那樣的日子罷了。我本也就不在乎這些。如今這樣,如今這樣也好。

隻是,隻是……”雨瀾滑下一滴淚。

她楚楚可憐的看臘月:“表姐,我是被冤枉的,我真的是被冤枉的……”

臘月不願看她如此惺惺作態:“冤枉與否,現在已經不重要了。那個香囊確實是你送我的。而裏麵也確實含有麝香。如果你真的覺得自己這麽冤屈,大可去找太後或者德妃。總有人做主的。”

她這話不軟不硬,倒是著著實實的讓陳雨瀾明白,她是不信她的。

雨瀾見她如此,囁嚅著嘴角,什麽也沒說,隻含淚跟在臘月的身後,那樣子倒是有幾分小媳婦兒氣。臘月覺得事情總是這般的好笑。

“淳嬪娘娘,不如我們走這邊吧?還快些。”雨瀾指著小路。

沈臘月的聽雨閣前往慧慈宮並不十分近,但是如果抄近路,倒是會近上許多。但是臘月從來不曾走那裏,畢竟那幽靜小路,一旦有個什麽問題,有誰想使點壞,她是防不勝防的。

今日雨瀾這般一提,臘月似笑非笑的看著雨瀾:“我並不喜那陰暗小路。即使是走這邊也未必會遲到。如若陳答應急切,咱們就此分道揚鑣。”

“表姐這是不信雨瀾,覺得雨瀾會害您?”陳雨瀾依舊那副“我委屈”的模樣,可偏臘月並不喜見她如此。

“陳答應想多了,我不過是為了你我好。免得有人將那烏七八糟的事兒牽扯到你我身上。人啊,謹慎些總是沒有錯處的。”

說完不等陳雨瀾反應,繼續往前走,並不理會那小路。

陳雨瀾咬了下唇,看著臘月的背影,攥緊了拳頭,又回頭看了眼小路,終是跟上了臘月的腳步。

不過這一路上,臘月並沒有與她講話。對她的話題也並不過多的回應。

見兩人一起到來,不少人都睜大了眼,畢竟,這沈臘月與陳雨瀾的恩怨這些人都是清楚的。

而淳嬪這個人,一看就不是那大度之人,再看陳雨瀾那有些紅的眼眶,想必也是被她斥責了吧。

總是有那與沈臘月不對付的。

“這今日清晨雖冷,但是也不至於讓陳答應凍的眼眶都紅了吧?”

此話一出,有人用帕子掩著嘴,看著這二人,似是看笑話般。

陳雨瀾盈盈回話:“稟安婕妤,妹妹,妹妹不過是被風沙迷了眼,多謝安姐姐關心。”

雖然如是解釋,但是看著安婕妤的眼神可是充滿了感激。德妃坐在一側,並不多說,看著幾人,嘴角略略勾起。傅瑾瑤也是一副老神自在的樣子。

沈臘月並不多說什麽,反而是直接坐了下來。

頭略垂,看不出想法,沒一會兒的功夫,太後從內室出來。

“這天兒越發的涼了。你們這些孩子倒是還出來這麽早。你們身子受得住,哀家可是不行了,以後過來請安晚一個時辰吧。”

“臣妾曉得了。”眾人皆齊聲答道。

太後環視眾人,事先落在傅瑾瑤的身上,略微停頓,關切的問:“近日身子如何?”

傅瑾瑤柔聲:“稟太後,一切都好。”

太後點頭:“這有什麽缺的了,如若不好意思來與哀家說,盡可告知德妃,她暫掌後宮,你們姐妹之間勿需客氣。可不能虧著自己,虧著這個孩子。皇上昨日還與哀家說呢,如若是個男孩兒,該是取什麽名字。是女孩兒該是取什麽名字。哀家可是好幾年沒看見他這個興奮勁兒了。”

太後這表現的親熱,傅瑾瑤嘴角的笑容更燦爛。

其他的妃嬪心裏極不悅,可仍是也陪著笑,可著勁兒的誇獎。

臘月也是笑的燦爛,不過她的燦爛則是因為這些人的口是心非,想來大家都巴不得將傅瑾瑤撕爛,可麵兒上卻仍是一陣恭維,倒是有趣呢!

太後活了這些年紀,自然是能分得出別人是真心還是假意。

看多了那虛偽的笑容,就見淳嬪笑的真心,倒是微怔了一下,不過隨即若無其事的將頭轉開,這丫頭倒是不簡單呢!

她終究是老了啊。這一年年的,這些姑娘們可真是都不簡單。

終是不似他們那個時候了。

“太後娘娘。”大宮女小碎步進門。

“何事?”

“六王爺進宮覲見您了,此時已在慧慈宮門口候著。”

太後難掩激動,緩了好一會兒,臘月看得出,太後手緊緊的攥住了帕子。

“讓他進來吧。”

臘月仍舊是低著頭,不過眼裏卻閃過一絲的疑惑,以六王爺的身份和她們的身份,太後為什麽會毫不避嫌?這太不合常理了。

宮女出門傳喚,也不過一會兒,就見一個與景帝有幾分相似的青衣男子進入殿內。

不得不說,這嚴家的男子都長得極好。

一句麵冠如玉總是沒有錯處的。

而相比於景帝身上溫潤的氣質,他似乎更冰冷些。眉目之間也更像太後一些。

進入室內,目不斜視。

似乎已經知道了這室內有這些人,他並沒有慌張。

“兒臣見過母後以及各位嫂嫂。母後萬福金安。”他就這麽跪了下去。

太後剛剛平複的心情又有些激動:“快起來。阿桂,快扶六王爺起來。”

桂嬤嬤連忙上前,六王爺嚴冽也不矯情,順勢起身,在起身那一刹那,他快速的往沈臘月的方向望了一眼。

臘月依舊是沒有抬頭,可縱使如此,她竟然感受到了六王爺的視線。

她也是不敢肯定六王爺是在看她,但是前世的事兒總是讓她有些懷疑的。

“啪!”茶杯摔落。

臘月順著聲音抬頭,就見坐在她旁邊的麗嬪朱雨凝茶杯翻落。

朱雨凝打翻了茶杯,也明白自己失態,慌忙的跪了下來:“太後恕罪,嬪妾失態了。”

太後深深的看了看她,目光調回六王爺。

“起身吧。以後小心些便是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