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 喜盈門,女眷歸來
loading...
錦心錦鈴自然是曉得,小姐的這個打算,對她們是最好的。

兩人哭著應了。

雖然是語氣哽噎,不過沈臘月倒是沒哭:“既然有了入宮的打算,那麽從明天開始,學規矩的時候你們也都跟著一起學。你們也都用心些,那個錦繡之地,萬不是我們想的那般簡單。錦鈴,雖然你一定不會陪我進宮,但是我希望你也學一些,多懂一些規矩,總是沒有壞處的。”

“奴婢省的了。”

將一切安排好,沈臘月又叮囑了一會兒兩人。

之所以讓錦鈴也一起學規矩,除了為她好之外,沈臘月還有更深一層的想法,錦鈴有些單純,這樣也能改改她的性子。

單純固然好,可是這個時代容不得太單純的人。

臘月有些苦澀的想著。

翌日。

臘月按照自己往常定的規矩學習,其實在學習規矩上,她完全是可以不學的,那些事情已經習慣成自然了,就如同吃飯喝水一樣簡單,她之所以每日用大部分的時間學習,無非也是為了博得於嬤嬤的好感,同時拐著彎兒的打探太後的各種習性。

如果說前世有什麽事兒讓她現在比較後悔,那就是自己沒有巴結太後,不過又一想,也釋然了。太後也不是隨便誰都可以巴結的。多少人打算走太後那條路,最後卻走成了死路。老天爺也夠厚待她的了。她又何苦如此糾結呢。活在當下,盡心盡力,這樣足矣。

沈臘月學的認真,錦心錦鈴更是如此。

這於嬤嬤可不是有的老嬤嬤,見丫鬟學規矩,心裏不喜。看著兩個丫鬟都是頗為認真,也在心裏暗自高興。

這懂事兒的丫頭,她是喜歡的。

教起來也並不藏私,偶爾還會指點一下她們,見兩人得了指點更加的認真,於嬤嬤點頭。

這沈家雖然是沒落了些,不過家教不錯,丫鬟也是伶俐。

“咚咚”

幾個人正是學的認真,傳來一陣敲門聲,是二等丫鬟錦蘭。

“奴婢見過大小姐,於嬤嬤。”錦蘭福了一下。

“幾位夫人快到了。”

這是早上沈臘月就交代過的。

和於嬤嬤打了招呼,臘月出門。

見這沈家大小姐的模樣,於嬤嬤在她身後點了點頭。不驕不躁,辦事條理分明,規矩更是沒的說。說不定,這沈家小姐真的會在後宮有一番作為的。

沈臘月以前比較喜歡寡淡的顏色,有人說喜歡的顏色就能看出一個人的心境,現在她倒是深有體會。重生之後,她倒是更偏愛一些熱烈的顏色。

一身大紅的臘月站著門口,頭發因為方便學規矩和其他,而梳成了兩個包包頭。不過那純金的牡丹飾品顯得她耀眼極了。

南沁國對未成婚女子的發型並沒有什麽要求,不過一般人家都是將頭發梳成發髻,其餘的頭發披散下來,這樣顯得整個人柔和淑女。

不過臘月卻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她自有自己的想法,其一是因為這樣方便許多,其二則是為了使自己顯得清純年齡小。她的眼睛太柔媚了,這樣倘若他日選秀,太後必然不喜,倒是不如這樣,淡化自己的柔媚。

不然自己在選秀當日做此打扮,雖然也可以,但是前後反差太大,也難免有人將此事告知太後。

臘月曉得,現在凡事都不可隻想眼前。

一行人的馬車緩緩行至。

見大小姐竟然站在門口迎接,下人都連忙行禮。

將腳踏放好,幾人都分別下了馬車。

“臘月見過母親,二嬸、三嬸。”側身一福。

即使是很多年都不見了,但是她還是一眼就能認出幾人。

繼母林氏是典型的小家碧玉的容貌,並不出色,不過卻也流露著溫柔的性子,這也是沈父喜歡她的原因。二嬸王氏眼角微吊,臉龐消瘦,雖然也是美麗的女子,但是看起來倒是個性子厲害的。而三嬸徐氏一副恬淡的大家閨秀模樣。

堂妹宛如雖然比臘月小了兩歲,不過個子倒是和臘月一樣高。在容貌上並不如臘月出色,不過也是一個秀麗的女孩兒。

“大姐姐……”宛如與臘月倒也算是親近,這就要衝上來,卻被母親王氏拉住。

這沈臘月禮數周到,如此一來,倒是顯得宛如有些不知禮數了。

“還不和你大姐姐請安。”宛如也是被母親管束習慣了,也是側身一福,不過動作稀裏糊塗就是了。

王氏雖然表情上沒有什麽,但是沈臘月看得出來,王氏有些不高興的。

“你這孩子怎麽還來門口接我們了。母親身子可好?”林氏親熱的拉著沈臘月。

要說林氏對沈臘月,真的是談不上特別親熱的,但是也沒有那些穿小鞋,虐待,下舌之類的事兒發生。

這林氏總的來說,是一個懂分寸的。

麵子上的事兒,她是做的很好的。

其實林氏也明白,這沈臘月是怎麽都妨礙不到她的,而且以後臘月如果能進宮,對沈家,對沈父都是一股很大的助力。

這一切,林氏看的很清楚,要說起來,沈臘月還不如二房三房的兩位夫人對她的威脅大。

“祖母已經無事了,母親嬸嬸舟車勞頓,快進來好好梳洗一下,這祖母可是早就盼著了呢。”

臘月親親熱熱的挽著林氏進門,二房和三房的兩位夫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裏看出了吃驚。

甚至連林氏自己都是有些吃驚的。

要知道,這臘月對林氏雖說不是針鋒相對,但是也是沒什麽好臉的。能裝作看不見就不搭理,如今竟然是這副親熱的樣子,這可是著實讓幾人不解了。

幾個女眷回房稍加梳洗就連忙來老夫人的房裏請安,要知道,她們離開的時候老夫人可是有些不適的,這做人媳婦兒的,自然是要尊敬長輩。

此時的臘月已經先行回到了老夫人的房裏稟告。

“母親和幾位嬸嬸雖然有些疲勞,但精神卻很好,特別是母親,臘月瞅著,母親眉眼間都是喜悅,該是有什麽喜事兒吧?”沈臘月的好記性再次發揮了作用。她曉得,林氏應該是在這段時間診出了有孕。

見她一本正經的小模樣兒,老夫人笑著點了一下這個丫頭的腦袋。

“你這丫頭,怎的也胡亂猜測上了。”

“姐姐最聰明了。才不會胡亂猜測。”沈一一可是不依這話。她雖然隻有四歲,可也是懂事了,

母親早逝,雖然養在老夫人的身邊,不過她也不是個笨孩子,更何況,這哥哥姐姐也是一直照拂著她,就算是他們不說,她也從他們的交談中聽懂了什麽。

在她心裏,哥哥姐姐是最重要的,接下來就是祖母,之後才是其他人。

“呦!這一一還護上你姐姐了。”老夫人見沈一一這個樣子,隻覺得好笑。

沈一一摟住老夫人的脖子,一副乖巧又淘氣的模樣:“我姐姐就是最聰明的,姐姐會唱歌,會彈琴,還會跳舞,姐姐什麽都會,姐姐最聰明。姐姐說的一定對。”

她這童稚的言語更是惹得老夫人高興的哈哈大笑。

幾房媳婦兒走到門口,就聽見老夫人的笑聲。

連忙進門請安。

老夫人見幾個兒媳歸來,自然也是高興的。連忙招呼幾人坐下。

徐氏笑了起來:“媳婦兒可要在這兒給老夫人道喜了。”

老夫人有些不解:“哦?”

“啟稟母親,大嫂在清泉寺的時候身體略有不適,招了大夫問診,竟是得知了這個好消息。大嫂有身子了。”

沈臘月一直微笑的坐在一邊,表情絲毫沒有變化。倒是老夫人吃了一驚,看向了林氏。

“這可是大喜事,你們怎麽……”

三夫人繼續:“母親可不能怪大嫂,這事兒啊,是我們三個商量好的,想著回來給您一個驚喜。”

這老夫人這下可真是高興了,這沈家可是好幾年沒有這樣的大喜事兒了。

“好好,真是太好了。這真是大喜事兒,定是你這調皮的性子出的這樣的主意。”老夫人笑著埋怨三夫人。

三夫人自然知道這並不是真的埋怨,也是笑嘻嘻的打趣兒。

“快將方大夫找過來好好給你看看。這可馬虎不得。”

林氏也是喜氣洋洋的:“兒媳曉得了。”

“錦素,你快交代下去,讓方大夫趕緊過來。”老夫人可是不放心的。

錦素應了一下,出門。

看著錦素出門,老夫人笑著回頭與臘月說話:“你這丫頭,怕是剛才就知道這事兒了吧,連祖母都戲弄,該打。”

幾位夫人有些不明白老夫人的話,紛紛看向了臘月,怎麽?可是剛才臘月丫頭和老夫人說過了什麽?

可誰都知道,這事兒沒有人知道的啊。

臘月嗔怪的跺了一下腳,嘟著嘴:“祖母這可是冤枉我了。您仔細著問母親和嬸嬸,可是沒有人和我說什麽的。”

老夫人見她這副小女兒家的姿態,作勢問幾個兒媳:“你們當真沒有人告訴她?”

“怎麽,月丫頭已經知道了?”二夫人愣住了,反問。

看她這樣子不似作偽,老夫人倒是相信了,之前的時候沈臘月並不曉得此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