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31章 宋家倒,宋妃失勢
loading...
宣明殿的偏殿水霧繚繞,清朗的男子泡在池裏,頭靠在池外的台子上,雙手張開,帕子擱在額頭,即使是不著寸縷,仍是給人一種霸氣外漏的感覺。

他閉著眼,室內除了緩緩的水聲,並無其他聲音。

這室內也並無他人,他就這般仰在那裏,許久,一把抓起額上的帕子“啪”的扔到了水中。

嘴角泛起一絲冰冷的笑。

嚴冽,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

“來喜。”

“奴才在。”景帝聲音不大,但是來喜仍舊是馬上進了偏殿。垂首站在一邊。

“宣傅瑾瑜進宮覲見。”聲音依舊冰冷。

第二日,傅相在朝堂之中發難,數了宋將軍的幾大罪狀,而最顯著的就是宋將軍的大兒子,貪汙軍餉,此事一出。朝堂嘩然,接著安大人也參了一本,細細列數宋家罪狀。

不僅如此,又有幾人也站了出來,也皆是指責宋將軍。

這樁樁件件,都是有理有據,容不得宋將軍反駁,宋將軍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甚至包括近日來,宋家遵著宮裏宋妃的指使,構陷沈良媛的兄長,後宮不得幹政,一時間再次掀起一片風聲鶴唳。

這朝堂裏裏向來都是如此,有眼力見兒的又何曾不知道,傅相的公子傅瑾瑜在前一日曾經被宣入宮。景帝與傅公子的關係可以追溯到兒時,兩人算是一起長大,就算那同父同母的親兄弟六王爺也是不及的。

如此一來倒是有那心思活泛的,聯想此次宋家之事,竟隱隱的似有皇上的授意在其中。也不禁多想起來。

至於牽扯此事的沈家,雖然是後宮之事,可這朝堂之上也都是知曉的,這宋賢妃因為被沈良媛偶然揭穿了擅用禁花降為宋妃一事,遷怒沈家也是正常。

景帝聽聞宋妃幹涉前朝政事,當即大怒。直言此等無德之人不堪存於後宮。

責令打入冷宮。

人人都曉得,旁的事並不重要,可這後宮幹政則是不容於景帝的。

賢妃短短半個月多由從一品的賢妃到打入冷宮,衰敗的速度讓眾人嘩然,更是給大家提了一個醒,在宮裏,皇上能容得下你張揚,卻容不得你後宮幹政。

臘月並不曉得宋家曾經為難過哥哥,聽聞此事麵上雖然不顯,但是心裏卻是氣憤的。也虧得皇上發難的快,哥哥並沒有什麽問題,不過是在軍營受些刁難,有感於自己的粗心,臘月暗恨。

想來即使重生了,她也未必是事事皆順。

“主子,這宋妃已經被打入了冷宮,宋將軍也被擼了下來,聽說正在徹查宋家。如今宋家已經被看管起來。”錦心見臘月擰眉,知曉她心情不佳。

其實臘月在這宮裏也不是兩眼一抹黑的,她自然也有沈家安排的人脈,但是既然沒有人給她傳消息,就該是祖母和父親認為並不嚴重。

臘月知曉他們的想法,可是想到自己如此就給哥哥惹了些麻煩。她心裏還是鬱結。她可以對自己狠心,卻見不得家人如何。

“主子,如若還是擔心,不如向宮外傳個消息?”錦心知曉主子的憂心。

臘月皺眉:“不可。這個時候,怕是皇上也在緊盯著後宮吧。”

景帝為人多疑,這個時候切不可輕舉妄動,不過……臘月冷笑一下,拿起擺在桌上的花瓶“嘭”砸到了地上。

錦心被主子的動作嚇了一跳。

“叫上杏兒,給我梳妝一下,我要去求見太後。”

呃?錦心不懂,可主子就算是求太後做主,也不是好的主意啊?這宋妃已經被打入了冷宮,主子這是何故?

“主子,切莫衝動。”錦心拉住自家主子。

臘月冷笑一下:“如果我不做點什麽,他日再來一個宋妃,豈不是我沈家就要倒台了。任誰都可以隨意的踩上幾腳?這後宮之事本就不能牽扯朝堂,如果借著有個好的父兄就要仗勢欺人,背後做盡手腳,那麽以後皇上也不必選秀了,單挑那些高門貴女入宮就好。”

臘月聲音不低,且字字重音,想來是極其憤怒之下的言語。

錦心不解主子的意思,但是見臘月朝她勾了下嘴角,一下子就明白了。主子這是在做戲,雖不曉得她為何如此,但是錦心總是伶俐的。

錦心不在勸誡,反而喊著杏兒進門。

杏兒見這一地的殘骸,倒是也吃驚了下,不過總算是迅速的別了過去。並不多問。

這宮裏如今倒也是傳遍了,沈良媛的哥哥牽扯了宋將軍之事。

雖然並無什麽事兒,但是總是讓人心情鬱結。

打點妥當,臘月帶著桃兒和杏兒離開,錦心望著三人的身影,靜靜的喚來小宮女收拾。

見這一室的殘骸,小宮女也是低眉順眼。

臘月站在慧慈宮門口,安靜地等待著太後的召見,她過來求見太後,自然也要有人家不見她的可能性。畢竟太後總是自稱休養,並不喜管宮內的事兒。

沒多一會兒,就見太後身邊的桂嬤嬤出現,她眉眼是笑:“沈良媛快請,太後剛才還念叨著您呢。這竟是心有靈犀,轉眼您就過來請安了。”

臘月也是笑:“那我今日倒是來對了。可怕打擾到太後她老人家呢。”

見她到來,這太後並不見特別的喜悅與親切,但是臘月感覺得到,這太後對她是比對別人強上那麽一些的。

“既然你過來了,那就陪哀家下一盤棋吧。”

臘月每次過來,太後都要與之對弈兩局,臘月再次慶幸,自己棋藝不好不壞,這樣似乎才更得太後的青睞,當然,她並不認為太後對她的維護是因為她能夠與她對弈,太後沒這麽膚淺,而她沈臘月,也不會這麽簡單的想。

今日兩人對弈,臘月連連敗退,三局皆輸,見臘月如此,太後也沒了玩的興致,這下棋,就要有輸有贏才是快活,倘若戰局一邊倒,總是沒有多大意思的。

看她心思根本不在下棋,太後麵色不虞:“你今日倒是魂不守舍。可見並非真心前來請安吧?”

縱使如此,臘月仍舊一片笑容:“那哪能呢。嬪妾自然真心,不過因著心裏有事兒,這棋藝上也有些退步。太後不要嫌棄嬪妾才好。”

“你這孩子,倒是個沉不住氣的。凡事都有皇上為你做主,這般急切反倒不美。”太後慢悠悠的品著茶,語氣淡然。

聽太後這般說,臘月委屈的扁嘴:“嬪妾自然曉得皇上會為嬪妾做主,不過這傷感總是在所難免。嬪妾本是無意,這後宮之事,就算宋妃姐姐要怪罪於嬪妾,嬪妾也斷不會亂了規矩,可這怎能牽扯到朝堂。我沈家不求大富大貴,更不求我在宮裏如何得寵高升,隻求一個安穩,竟也是做不到的麽。”

太後見她如此,倒是微微笑了下:“沒有高位,哪來安穩。”

臘月從太後宮裏出來,輕輕的拉著自己的披風,桃兒杏兒也是沉默的跟在自家主子身後,並不多言。

他人並不曉得她在慧慈宮說了什麽。而臘月自然也並非僅僅為了哭訴,她這般隻不過是想擺出一個姿態罷了。

前世的賢妃並沒有倒台這麽快,她是在一年後才被打入冷宮,可是如今竟是僅僅兩個月,宋氏就從原來的從一品賢妃跌落荒蕪的冷宮。可見,這重生一次,竟是許多事兒都變了。她不可能按照前世的印記一步步的走,也不可能按照前世發生過的事兒多做準備。所以她能做的,不過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應付這宮裏可能發生的任何事兒。

宋妃倒台了,可是還有德妃,還有傅瑾瑤,將來還有許多許多更年輕的美人,所以她必然需要萬分小心。這宮裏,從來都是鬥來鬥去,今日宋妃倒台並非因為她如何囂張,如何的指使父兄企圖陷害她的哥哥,她最錯的,是她有一個身在高位卻不懂收斂的父親。

這才是她迅速衰敗的緣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