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細思量,錦心錦鈴
loading...
晚上回去的時候,沈臘月對錦鈴示意,錦鈴自然是連忙過去為她捶肩。

學了一日,她這身子剛好,自然是有些吃不消。

“錦鈴,今日我沒有看到母親,二嬸三嬸,她們還沒回府?”沈臘月這話問的極有技巧。在府裏,自然是不會不去老夫人那裏請安的,至於是今日出去還是往日出門,出去幹什麽,錦鈴的性子定是會說的清楚的。

“可不是嗎,不過奴婢聽說著,這一兩日就要回來了。都說這清音寺是極靈的,等小姐選秀之前,也央了老夫人去拜一拜吧。”錦鈴比錦心單純許多。

沈臘月有些驚訝,這清音寺她是知曉的,可是她十三歲的這一年,她們明明是沒有去清音寺的啊!她掩飾住自己的吃驚,難道,並不是每一件事都與前世一樣,還是有些事兒發生了變化?

即使是一件小事兒,她仍是驚得攥緊了拳頭。

“我這落水之後腦子竟是有些不清楚了,錦鈴,她們怎麽一起去了清音寺?”

“小姐可有哪裏不適,奴婢去尋大夫。”錦鈴有些著急,這小姐才剛剛好,不會有什麽事兒吧?

“沒事兒,我就是記性有點差,旁的倒是沒有什麽。”

錦鈴仔細打量自家小姐,見她確實無事,方才將心放回肚子裏。

“小姐忘了啊,這不是老夫人聽說清音寺的香火極盛,想著去為沈家祈福麽?幾位夫人哪有不跟隨的道理?可是誰想著,出發前一天老夫人倒是得了風寒,於是就全權委托給三位夫人了。

不過奴婢約莫著,也快回來了,聽說已經走到通縣了呢。”

“哦。那確實是快到了。”沈臘月點頭。

外麵傳來轟鳴聲。

“看這天氣,晚上怕是又要下雨了。”錦心從外屋進來,端來洗好的果子,放在桌子上。

南沁國的春日總是如此,常常在夜間下雨,卻並不大,淅淅瀝瀝、斷斷續續的下個不停,雨絲密密斜斜的交織在一起輕輕飄落下來,更像是水霧。

這樣的天氣,這南沁國的人早已習慣。

“似乎晚上下過雨之後,白天的空氣會分外的清新。”臘月支著下巴透過窗戶看著外麵,此時雖然電閃雷鳴,不過雨並不大,依舊是淅淅瀝瀝。

“那是自然,小姐,如果明日雨並不停,要不要停了明天的學習?”錦心體貼的問道。

之前的時候,沈臘月經常找這樣的小借口來停掉課程。

錦心也習慣的問了一句。

“不必。”她已不是小女孩兒,自然是知道如何才是對自己最好的。

“是。”錦心倒是不太意外這個答案的,畢竟,今天小姐和於嬤嬤相處的倒也愉快。

“支會一下廚房,今日早些給我備水,我有點乏了。”

錦心領命而去。甫一出門,就見老夫人房裏的錦素姑娘撐著油傘而至。

雙方各自見禮。

“錦素姐姐這個時候過來,可是有什麽事情?”錦心與錦素同是在這春暉園服侍的丫鬟,關係自然是比其他院落的丫鬟好些,見錦素過來,親親熱熱的拉著她進門。

“小姐可是休息了?老夫人有事交代小姐。”

錦心稟報之後將錦素帶進屋內。

“祖母可是有什麽交代?”

錦素微微一福請安,之後開口:“老夫人交代,明兒個幾位夫人就要歸來,大小姐如是無事就去門口幫著迎迎。”

臘月點頭答應,之後也並沒有多應酬錦素,擺手讓她離開。這錦素也是看到出來,大小姐比較疲憊,大病初愈又學了一天的規矩,自然是要疲乏一些的。

這老太太房裏的幾個丫鬟,對於幾個姐兒,都是更喜著大小姐和四小姐的,本就同住在一起,關係自然是緊密些。而大小姐與四小姐的性子又更好些,自然,丫鬟們都比較喜歡這二位。

錦素比錦心大了三歲,她交代錦心:“凡事多照顧著小姐。小姐畢竟年紀小。”

“好姐姐,妹妹曉得了。”

又對著錦心交代了幾句,錦素撐起油傘,錦心也是要去交代廚房備水的,兩人相攜而去。

是夜。

沈臘月洗漱完畢,倚在床頭翻著手裏的閑書,雖是如此,可她的思緒還真是已經跑遠了。

這原本前世不曾發生的事兒發生了,她有些不解,不過很快的,她就鎮定下來,豈能事事都如前世,如若事事都如前世,自己又為什麽會坐在這裏呢?

自己也不能完全依靠前世的記憶,有那些經曆固然會錦上添花,可是也不能就完全按照前世走,前世對你好的人,今生還沒有經曆相同的事情,也就未必會對你忠心耿耿。而前世與你針鋒相對之人。這一世更是要小心謹慎。

既然能夠重活一世,那麽她最大的責任,就是庇護沈家。

而隻有身在高位才能真正的庇護沈家。

如今是四月,距離十月還有半年的時間,沈臘月索性將書放下,掰著手指,這要做的,要學的太多了。怎麽算,時間都不太夠啊!

臘月又想到了侍女的問題,上一世的時候,她甫入宮隻封了一個正八品的婉侍。南沁國的宮規是,八品以下,沒有權利帶任何人入宮。四品以下至庶七品,準許帶一名婢女。四品以上則是特許帶兩名婢女。

她上輩子算是自己一個人孑然一身的進了宮,而錦心錦鈴則是都留在了老夫人的房裏。

這一輩子,如果她能夠改變命運,好好表現,隻要多一個份位,她就可以帶侍女進宮了。

錦鈴性子單純,不適合入宮,可是錦心心思細膩,倒是個合適的。

而且在宮裏久了她自然是知道,有一個忠心又知心的人,是多麽的可貴。

錦心到上輩子沈家覆滅也沒有嫁人,如果可以帶她進宮,是最合適不過的。

隻要進一個份位,雖然隻是一個份位,可從七品和正八品還是有本質上的區別的,那正好是一個臨界點。臘月咬唇琢磨起來。

太後不喜歡嫵媚的女子,而自己卻眉眼含情,恰好屬於這一種。而對於皇上來說,自己就是個“玩意兒”,一個供他取悅的工具,太後如果不喜,她必然會份位極低,前世她不懂,可不代表現在不懂。

另外,殿選的時候是一定要表演才藝的,上一世的時候,她彈了一首曲子。

隻能說是無功無過。

兩相之下,自然,她隻得了一個八品的婉侍。

現在看來,殿選的時候,巴結太後才是正道。

事在人為,自己努力了,即使沒有成功,也沒什麽可後悔的。

“錦心、錦鈴……”臘月喊人。

錦心和錦鈴是住在外間的。

聽到沈臘月的叫喊,連忙掀開簾子進門。

“小姐有何吩咐?”

兩個丫頭進門。

“你們兩個坐下,我有話要和你們說。”

錦心錦鈴對視一眼,乖巧的坐下,不曉得自家小姐要說什麽。但是看她的表情,該是重要的事兒。

看著兩人,臘月開門見山:“你們也是該知道,今年秋天,我就要入宮選秀了。”

兩人點頭。

“你們自小都是陪著我長大的,我說句實在的,你們就像是我的姐姐一樣。”臘月看兩人似乎要說什麽,製止了一下,繼續往下說:“選秀這個事兒,結果不是我們能左右的。但是我們也該所有事情都做好準備,倘若是我中選了,四品以上是想都不要想的,這京城貴女都未必能被封這麽高的名頭。我現在隻能多學多看多努力,如果選上,我但求能夠從七品以上,咱們南沁國的規矩你們也是知道的。從七品以上才可以帶一名侍女進宮。”

錦心錦鈴都這麽呆呆的看著沈臘月。

“如果我落選或者是八品一下,那我們今天說這些都毫無意義了。可是如果我一旦能夠從七品以上,那麽,你們兩個人,勢必有一個人要跟我一起入宮。”

“小姐……”兩人喃喃,不曉得該多說什麽。

“我想過了,我希望這個人是錦心。”

錦心和錦鈴都瞪大了眼睛。

“你們都是我最好的親人,可是,有些事情,並不會按照我們的想法走。你們兩個,錦心自小父母雙亡被賣到了咱們沈家,性格穩重心思活。錦鈴則不同,錦鈴,你父母都是咱們沈家的老人,而且單純伶俐。如果讓你跟我進宮,以後怎樣都未可知。你母親當年是難產生下來你,你們家隻有你一個,你斷不能跟我進宮。”

“小姐,小姐……”錦鈴哭了起來。

“我的打算是,如果可以,錦心跟我進宮,錦鈴,你留下幫我照顧四小姐。一一單純,可祖母年紀也不小了,不可能護著她一輩子。她身邊的幾個丫頭,雖然待她極好,可也沒什麽心眼,你總是年長她們幾歲,如果我進宮了,幫我照顧一一好不好?錦心你也是,如果最終你們都不能進宮,我會央了祖母,將你們都安排到四小姐那裏。你們照顧好她。”沈臘月語氣有些哽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