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皆被罰,太後顯威
loading...
景帝與太後坐在上首,對下首的幾人也並不叫起,就這麽問話。因著幾人都幫腔,賢妃更覺委屈的啼哭。

景帝並不看幾人,反而是看向了太後:“母後,今日她們叨擾了您的棋局,不如,兒臣陪您下一局?”

太後剛才似乎是在閉目養神,倚在繡著金玉滿堂的大大的靠枕上,聽見景帝這麽說,睜開了眼:“這下棋,最是難得棋逢對手。和你下,委實無趣。”

景帝還是笑:“母後就陪兒臣下一盤吧。兒臣就喜愛與母後下棋。”

太後撲哧一笑:“你個混人兒,就會哄騙母後。”

這天底下敢這麽說景帝的,也獨太後一人而已。這曆朝曆代太後與皇帝是嫡親母子的不少,但是如景帝與太後這般親密的,卻委實不多。

眾位妃嬪隻曉得景帝極尊重太後,卻看不清其中的道道兒。

桂嬤嬤見太後的語氣,連忙將棋盤擺好。

“你們都起來吧。”太後開口。這個時候她們才明白,景帝一直沒有將眾人叫起是在等太後的意思。

兩人就這麽下起棋來,可是饒是如此,景帝也並沒有專心。

反而是若無其事的問:“周才人,你有沒有與沈貴人請安。”

周才人一怔,咬唇看向賢妃。

“臣妾有。是沈貴人折辱奴婢,說奴婢沒有侍寢,沒資格和她講話。”她一臉淒苦。

景帝也不說什麽,拿起一個子放了出來,太後笑了。

“求母後指點。”這是皇帝讓了一步棋。

“蜻蜓,你說。”蜻蜓是周才人身邊的大宮女,這太後突然開口,眾人的眼神都看向了她。

蜻蜓站了出來,跪下:“周才人說謊,她並沒有請安。”多的並不說,但是卻足以讓周才人憤怒。

刷的一聲,她也跪了下來哭道:“太後,她說謊,這個小蹄子也不曉得是受了誰的指使,她冤枉我。對,定然是那個沈臘月,是她指使的。眾位姐妹可以給我作證,她說謊的,她說謊的……”

如果這個時候還看不明白是怎麽回事,那麽這些人都枉進宮,在家也枉受了那些教誨,這太後誰也不點,單點蜻蜓,而且蜻蜓直接就說了實情,這難道還不明顯嗎?

這說明……蜻蜓本來就是太後安排在周才人身邊的。

眾人臉色蒼白起來,想到太後已然知道了實情,而她們竟然公然的說謊,大家都忐忑起來。

景帝不出聲的看著周才人,眼神倒像是淬了毒的針,看了一會兒複而笑了起來。

“真是愚蠢。周才人不守宮廷規矩且喧嘩慧慈宮,更是構陷沈貴人,貶為從十品答應。”幾乎算是一路到底。

周答應一下子就癱在了地上,臉色刷白。

此時太後咳了一聲,看向萬太醫。

“把你剛才的發現與皇帝說說。”

萬太醫將剛才的診斷結果又說了一遍。

皇上聽完看著下首的幾人。

“誰做的?”雖說如此問,但是眼神卻在賢妃與周才人,哦不,是周答應身上轉。畢竟隻有她二人接觸了沈臘月。

兩人都是大呼冤枉,景帝冷笑:“難不成,是她自己做的?”

太後看著棋盤,語氣平淡:“沈貴人份位低,縱使沒有錯誤,賢妃稍微教育也是可以的。這是她該受的。但是這奇花乃是禁花,先帝在的時候就已經禁止種植和使用,這是對先帝的大不敬,更是對皇權的藐視。如果皇上不嚴加追查此事。別說難以服眾,就是哀家也是不同意的。”

眾人看太後如此做派都是知曉,今日這事兒,怕是難了了。

要說這奇花,倒是也沒有什麽大問題,開的美麗鮮豔至極。但是這花極易使人過敏,就是如同沈臘月那般狀態,全身紅點。在十來年前引起了許多人的反感,而先皇正是能夠過敏的人之一,看這花使人勞民傷財,先皇一紙文書,將其列為禁花。

“就依母後。”

“既然沈貴人出了事兒就被送到了這裏,你們也是直接過來的,那麽既然用了奇花磨成的花粉,就一定還在身上。公平起見,從沈貴人開始,最先搜身。”景帝條理清晰。

縱使賢妃隻一瞬間的錯愕,但是仍是被景帝和太後看了出來。

桂嬤嬤進內室仔細的檢查了沈臘月,出來後搖了搖頭。

接著是周答應,也並無。

“賢妃娘娘請。”

眾人誰都沒有想到,這賢妃身上真的有這種花粉,並非隨身攜帶,而是染在指甲上,也就是桂嬤嬤這種心思細膩的,不然一般人很難發現。

“皇上,臣妾沒有,臣妾冤枉啊。”賢妃慌忙的跪下哭泣。

“臣妾並不曉得這蔻丹裏麵含有奇花,臣妾是無辜的啊,而且臣妾每日使用,也接觸了很多人,她們都沒有像沈貴人一般啊。”這事兒,她委實是冤枉的啊。她是知曉這蔻丹裏麵有奇花的,但是這別人都沒事兒,怎麽的沈臘月就會有事兒?說不定是沈臘月故意構陷她的,對,一定是這樣。

“萬太醫。賢妃這點說的倒是沒錯。為什麽別人都沒事,這沈貴人就有事。”

萬太醫見皇上問話,連忙跪下作答:“稟皇上,這奇花融入了蔻丹裏,量已經極為稀少了。如果不是重度過敏的人,應該是無礙的,這也就是為什麽賢妃身邊的人都沒有問題的原因。臣猜測,這沈貴人應該是奇花的重度過敏者。所以隻是輕微的沾到一點,她就發作的這般厲害。”

景帝在小的時候也是見過自己父親奇花過敏的情景的,所以對此也有所了解。

看著下首跪著的賢妃和周才人。景帝又拿起了一子,放在一邊。

太後道:“怎地又是一步?難不成,皇帝還希望哀家為你解決此事?”

這話裏調侃甚重。

景帝隻得笑著又拿起一子。

“母後看這樣可好?”

太後這下眉眼是笑:“如此甚好。”冷淡的看了這些妃嬪一眼。

“賢妃擅用禁花,雖言稱並不知情,但是將它融入蔻丹倒是事實。如此實屬對先皇的不敬,去賢字,降一級,以後稱宋妃吧。”

太後並沒有提賢妃掌摑沈臘月一事,甚至也並未將兩件事聯係在一起,但是就是這樣,眾人才驚覺太後的可怕。

賢妃錯愕的抬頭,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般。嘴角囁嚅了幾下,想為自己辯解什麽,但是到底最後什麽也沒說。可縱使如此,心裏更是對內室躺著的沈臘月恨到了骨頭裏,如果不是她,如果不是那個小賤人,今日她宋韻冉何至於此。

“就依母後的。”景帝看著幾人,聲音很冷淡:“來喜。”

“奴才在。”

睨了一眼眾人。

“宋妃誤用禁花招致沈貴人過敏,其他人不思姐妹情誼,反而落井下石,所有在場妃嬪,每人降一級。”

這個時候倒是沒有人敢多說什麽了,剛才蜻蜓的事兒讓大夥兒明白,先前她們為賢妃作證,其實是惹了皇上太後不喜的。就不用說別人了,就是這個蜻蜓就能將當時的所有情況講清。

她們哪敢多言,惶惶的站在那裏。

連賢妃都變成了宋妃,她們也隻是降一級,雖說是被牽連,但是也是因著她們剛才站錯了隊。

而且這些人也明白,周才人身邊有一個蜻蜓,她們身邊未必就沒有第二個。心下更是擔憂起來,隻想著,要趕緊回去,仔細的敲打著宮裏的眾人。勢必要找出那不本分的。

她們甚至不知道,太後在他們身邊放沒放人,放了幾個人。再看她慈祥的麵孔,也忐忑起來。

原本尊敬太後完全是因著皇帝的尊敬,可是今日再一看,竟真的不是如此,這太後,看似並不管宮裏的任何事。可又將宮裏的所有事盡收眼底,而且說不定還在各宮安排了人,大家都覺得心底發涼。

而景帝的那番做派更是說明了,皇上對太後的安排,是知曉的,甚至是仰仗的。

如此這般,倒是更加惶恐起來。

眾人謹慎小心的看著上首仍在下棋的兩位,又聽太後再次開口。

“今日之事,這沈貴人也算是受了委屈,皇帝補償她些如何?”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