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被捉奸,誰算計誰(下)
loading...
臘月當真是知道,這個年月是沒有什麽老天開眼的說法的。今日的一切,必然是有人在算計,隻不過算計的那個,並不是她罷了。

想想也是,這安婕妤自然是比她更值得算計。

她仔細的想著今日的一切,也怨不得剛才在慧慈宮太後有些懷疑她,照道理看,她確實是受益最多的,可是他們都是人精,也該是曉得,她看似受益最多,可實際卻委實不是。

最起碼,她收獲了三個敵人,除了三個敵人,滿宮妃嬪的敵意,還有太後與皇帝的疑心。

看起來她受益了,其實並沒有。

想來以後這三人都會恨她入骨吧?可不是麽?這宮裏又有誰人不想爭得皇上的喜愛呢?

不過能騙得過安婕妤的人,而且將一切進行的那麽順利,絕對不會是她們這批剛進宮的妃嬪。任何人都沒有這麽大的能力。就連傅瑾瑤都不行。

當然,傅家必然會在宮裏有人,可是,慧賢皇後已經過世三年了,就算是傅家有人在宮裏,想來這皇上也已經將該清理的都清理了,更別說,還有德妃和賢妃兩個的手段。

為了動一個安婕妤和一個她,她們不會舍得下大的手筆。

畢竟能在宮裏藏得深的,誰家都可能有,卻不一定肯用,就連她,沈家也為她備下了合適的人不是?

臘月微笑。

霍然,臘月這笑容僵在了臉上,她緩緩的站了起來,行至窗邊,擰眉思索起來……

竟然是……這樣麽?

“主子,怎麽了?”錦心一直在屋內收拾東西。

燦爛的笑,臘月搖頭。

“沒事。好了,姑娘們,快快收拾吧。咱們要搬家了,等去了聽雨閣,還有一番收拾呢。”

這聽雨閣久未住人,自然是要好好的收拾。

錦心等幾個大丫鬟大太監都聽見了臘月的話,脆生生的應著是。

臘月點頭。也是一臉的欣喜,指揮這個指揮那個的。

安婕妤宮裏的人見此更是氣憤,可倒是不能將他們如何。

臘月擺弄著皇上賜的布料,心裏一陣唏噓。

皇上,您這一手,玩兒的可真好啊。

原來被算計的,從來都是我們。即使是重新入宮,倒是也不如您萬分之一呢。

原來,您不是一石二鳥,倒是多箭齊發啊!

也正是因著臘月有著前世的記憶,不然就算是她在聰慧,也想不明白今日之事。

既然皇上肯扶植她,那是不是還說明她有點用處呢?

臘月微笑。

沒多一會兒,就見皇上身邊的來福帶著幾個小太監趕到。

來福與來喜是兄弟二人,長得也有些相似。不過倒也容易區分。來喜低調嚴謹些,而來福則是喜氣且嘴好。可臘月自是知道的,這來喜來福可都不簡單。

“給沈貴人請安。沈貴人遷至聽雨閣,皇上略有不放心,遣了奴才過來幫著沈貴人。”來福眉眼是笑,態度也是十分的謙遜。

“多謝來福公公。這可巧你過來了。我這初來乍到的,對聽雨閣可是一點也不了解呢。”這話也是賣好,就算她初來乍到不了解,身邊總是有宮女太監的。當然兩人都是心照不宣。

“小主莫要擔心,這聽雨閣原本先皇在的時候是朱太嬪的住所,皇上即位後,朱太嬪住到了清安殿。而聽雨閣也沒有什麽主子住進去,這沈貴人住進去後也不用擔心其他。”來福解釋的詳詳細細。

聽雨閣與朝露殿不同,這閣與殿還是有本質上的區別的。別看隻是一個殿字,但是卻必須三品以上才可居住一宮主位。

而聽雨閣則是完全不同,當然,如今她品級低的情況下住在聽雨閣還是很好的,最起碼不用每日去主殿請安,也不需要受到他人管製。

“多謝來福公公。”

來福並沒有離開,反而是跟著幾人,陪著沈臘月搬到了聽雨閣。如此一翻做派更是讓許多妃嬪恨得撕碎了的帕子。這能指使來福的,還不就是皇上麽。

想到這沈臘月如此魅惑主子可又得了寵愛,眾人都是不甘。

先是白小蝶花園祈福,又是沈臘月閣樓媚主。

可在看這兩人,還都因為這個得到了些好處,可見,皇上和太後還真的是對這些渾不在意的。眾人蠢蠢欲動起來。

不管他人如何,臘月倒是搬進了聽雨閣。

看著這新的住處,臘月繞著自己的發絲,此時仍舊是綿綿細雨。

幾個大宮女都是憋不住的喜氣,就連沉穩的錦心都是如此,這宮裏誰不知道跟一個好主子的重要性。不受寵,雖然不至於被困死在這宮裏,但是,到底也是讓人欺辱的。

“即使受寵,我也不過是一個小貴人,而且,現在談受寵,也為時尚早。”她不曾多說其他,但是幾個宮女也算是伶俐,馬上領會了她的意思。

主子並不喜她們招搖,這是提醒,提醒她們莫要忘了自己的分寸。

可她們也知道,主子說的對。

“奴婢曉得了。”

臘月含笑點了點頭,她們幾個能這般伶俐很好。即使重生這麽久,她依舊對前世的事情記憶猶新,那些對她好的人,她不會盲目付出感情,不過卻也會多加一份心意。

那些害過她的人,今世她們並沒有動手,她也不會報複或者怎樣。畢竟,重活一世,很多事情都會不一樣。不管前世如何,今生他們都沒有做那些事情。可如果有人欺辱到她頭上了,她自然也是不會以德報怨。

來福見沈貴人這邊一切安置妥當,已經規規矩矩的離開,回去覆命。

而皇帝此時正在慧慈宮與太後下棋。

兩人你來我往,倒是並無一絲的手軟。

聽著來福的稟告。景帝點了點頭。

太後哼笑一聲:“哀家以為,陳常在似乎更合適,倒是沒有想到,你選了這個沈貴人。”不過似乎是想到了什麽,她又補充一句:“第二個就選了她侍寢,哀家該想到的。”

景帝的表情沒有什麽變化,他長得極為出色,也常常是一副笑臉,這許多人都覺得他平易近人。可也唯有與他親近的人才曉得,這皇家子嗣,哪有什麽平易近人,那不過是一副表象罷了。

景帝的心,比誰都狠。

“除了沒有陳常在心機深沉,在其他方麵,她也是符合要求的。而且既然要寵愛,那總該挑個朕看著順眼的。這沈臘月在一些方麵做的極好。”他說話間不動聲色的吃掉一子。

“她也是個有運氣的,這眾人皆知你最不喜荷。她卻能在荷池碰到你。可見,她倒是與你有著幾分的緣分。”太後的頹勢已顯。

景帝挑了挑眉,他這人秉性多疑,對沈臘月偶然遇到他的事兒總是心裏存著疑惑。可他也知道,這宮裏知道他最喜荷的,屈指可數,而這些人是斷不會與沈臘月說。

又想到從一開始選秀開始沈臘月就出奇的運氣,景帝眼神暗了暗。

“母後,您輸了。”

看著一邊倒的棋盤,太後歎息。有些埋怨的看了兒子一眼。

景帝默默的收拾棋盤,微微的笑。

都說老小孩兒,沒想到這句話還真是對的。母後如今可不就是這樣,喜愛下棋,不過卻也極厭惡別人故意輸於她。而她自己輸了臉色又難看的厲害,如今這宮裏敢與她下棋的,也不過就是他這個兒子了。

看著自己兒子棱角分明、劍眉星目。

太後似乎想到了什麽:“先皇的幾個兒子中,你是最像他的,長得像,性子也像。”

太後少有如此傷感的時候,不過那也隻是一瞬間的事兒。

“阿桂,明兒個將沈貴人宣來陪哀家下棋。”

阿桂婆婆是太後身邊最得力的人。

景帝對於太後的話並沒有說什麽。隻是微笑著表示:“母後,要不要再來一盤?”

太後不樂意的瞪了兒子一眼。

“不玩,這從來也不讓哀家贏,玩起來有什麽意思。”這是對皇帝不肯讓她的不滿。

景帝也不回話,就這麽陪著笑,他自然是知道,這輸了母後不高興,可如果她勝之不武,會更不高興。記得那年德妃陪著太後玩兒了一次後就被痛斥一番,可就是因為她故意輸麽。

人老了,想法也變得簡單許多。

來喜見兩人不再下棋,連忙備了水,為主子淨手。景帝是有輕微的潔癖的。

景帝麵色如常,並沒有抬頭,卻狀似不經意的開口。

“母後,六弟過些日子要回京了……”

太後微愣,錯愕的看著景帝。似乎沒有想到他會說這個。

“皇帝,你……”

景帝笑著抬頭:“我們總是親兄弟,難不成朕還要防著他不成……”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