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21章 被捉奸,誰設計誰(上)
loading...
也就是轉瞬間,就聽咚咚上樓的聲音,來喜在門口稟告:“稟皇上,賢妃,德妃,安婕妤一同過來了。”

臘月驚訝的看了一眼景帝,眼中有著不解。

景帝微微的眯了眯眼:“什麽事兒?”

雖然這麽問,但是心裏卻是有了一番算計。

來喜在門口有了一瞬間的停頓,不過倒是繼續說:“賢妃,德妃,安婕妤以為沈貴人,沈貴人與

人在此幽會。”

好咧!原來竟是來捉奸的,沒想到倒是捉到了皇帝身上。

沈臘月驚得眼睛大大的。

景帝倒是勾了下嘴角。

“讓她們幾個上來。”

“是。”

也就是一會兒的功夫,這三位宮妃就進了門,臘月連忙起身行禮請安。

而三人同樣給皇帝請安。

分別被叫起後,臘月看得出,這賢妃的眼神是在飛刀子。

德妃則是有些尷尬,而安婕妤則是有些慌張。

臘月老實的站在一邊,與其他幾人比,她這身份,自然是不能靠邊兒的。

景帝就這麽看著三人,也不多說,眼神掃來掃去。

過了許久,露出一個笑麵兒。

“德妃,你來說。朕倒是想知道,今日這是怎麽回事。”

德妃也不看站在一邊的沈臘月,嬌嬌柔柔的開口:“稟皇上,先前大雨,臣妾在宮中休息,太後娘娘差了人過來尋臣妾,到了慧慈宮臣妾才曉得,原來說是沈貴人在荷花池邊的閣樓與人幽會。太後就命我和賢妃姐姐偕同安婕妤一起過來探個究竟。可我們一到看見來喜公公,就曉得驚擾了聖駕。本不想進來,可奈何已經擾了皇上,而太後那邊也需要我們回複個消息,臣妾鬥膽……”

這德妃三句兩句話倒是將自己摘了個幹淨。

安婕妤聽她這麽一說,也連忙開口解釋:“稟皇上……”

“朕讓你開口了嗎?”這話冷的像刀子。

安婕妤普通一下子就跪了下來。

“賢妃,你說。”

賢妃見景帝那副模樣,知道他是真的不高興了。也連忙摘清自己:“稟皇上,臣妾也是如此的。到了慧慈宮才知道此事。”

她們幾個原來就伺候皇上的人都是清楚皇上的這個性子的,皇上是輕易不會發火,但是如若真的發火,一副笑麵卻言語似刀。

“安婕妤,你怎麽就知道,這沈貴人是在這裏與人幽會?你過來。”最後一句是和沈臘月說的。

臘月看了看他,有些猶豫的指了指自己。

見她這樣,景帝倒是忍不住笑了一下:“過來。”

臘月果然沒心沒肺如同小兔子一般來到他的身邊,卻被他一把拉進懷裏,如此一來,倒是他們兩個坐在榻上了。

安婕妤語氣顫抖:“臣妾不知,臣妾,臣妾也是被人蒙蔽。請皇上明察,原本臣妾見沈貴人大雨未歸。有些擔心,才差了宮人四處尋找,沒想到就見到杏兒桃兒兩個丫頭在池邊涼亭避雨,卻唯獨不見沈貴人,一個小宮女鬥膽潛了過來,並未看見來喜公公,卻聽到樓上有聲響,就連忙回去稟了我。當時我怕極了,如若是與人私會,可是yin亂後宮的大罪。嬪妾萬不敢耽擱,就連忙到慧慈宮稟了太後。”

景帝就這麽看著幾人。

緩緩的起了身,臘月也連忙跟著站起。

“擺駕慧慈宮。”

“遵旨。”

外麵此時已經隻是淅淅瀝瀝的小雨。

等所有人到了慧慈宮,這太後正在品茶,見皇帝到來,和煦的笑。

“皇帝過來了,你倒是知道,哀家正在品好茶。”

這話是逗趣兒。

“這兒臣被人捉了奸,自然是要被德妃賢妃兩位帶來見母後的。母後這說的仿若倒是兒臣聞著茶香兒而來。”景帝坐到太後身邊。

“你這孩子,那麽大人了,怎可在外放肆。”說話間卻瞟了一眼沈臘月,神態頗有不喜。

景帝在太後身邊與剛才判若兩人,不過這事兒還得繼續討論不是?

“母後,這事兒既然告到母後這裏了,兒臣自然也是要過來配合調查的。”

既然景帝這麽說,就沒有想將此事了結的意思。

太後看他如此,又怎會不曉得。

“安婕妤,你說說吧,你身邊的哪個宮女見到此事的?”

安婕妤撲通一下跪下,其實她也委實是冤枉,說出這話的並不是什麽小宮女,反而是她身邊的二等功女采荷,正是因為如此,她才能更加相信,也因著身邊的幾個親信都說這是一下子扳倒沈貴人的天賜良機。她才會來這慧慈宮告狀。

對沈臘月,她並非喜歡,沒想陷害是因為沒有一擊而斃的理由,如今有了,卻功虧一簣。不僅如此,反而讓自己被皇上厭棄。

此時她也是知曉的,自己是陷入了別人的圈套,可如今她暫時已經沒有想那個設圈套的人是誰了。不讓皇帝厭棄她,才是她現在要保證的。

“是臣妾身邊的二等宮女采荷。”

太後差了人過去尋采荷,不過卻找到一具冰涼的屍體。

安婕妤嚇得臉都白了。她可以說這是一石二鳥的陷害之計。可皇上也會說這是她自己的托底之計。

安婕妤大呼自己中了圈套。

看著這亂成一團的樣子,太後並不見動怒,等安婕妤哭夠了喊夠了。

她閑閑的開口,不過卻是問沈臘月的三個大宮女,杏兒桃兒果兒。

“沈貴人已經去了閣樓,你們為何還待在涼亭裏。”

桃兒顫顫巍巍的開口:“來喜總管將主子請走後,也沒說奴婢該如何。奴婢奴婢不敢去閣樓,怕擾了皇上的幸,後來果兒帶來了雨具,我們就一起在那裏等主子的安排。”

“知道要下雨你們還去賞荷?”仍舊問下人。

“奴婢在路上見天陰本想回去帶雨具的,不過主子說聽雨賞荷品茶,別有一番風味,反正六福殿的人都知道我們去了荷花池,下雨了果兒或者錦心自然會來送。所以我們就沒在意。”

太後沒有再次發問,長長的指甲扣著桌麵。

過了會兒,抬頭:“皇上的意思?”

“安婕妤被人蒙蔽,算不上大的過失,不過驚擾聖駕,就罰俸半年吧。”景帝一直都沒有說話,這太後問他,他竟安排說了出來。

“至於說沈貴人,她倒是並不太適合住在朝露殿了。想來經過此事,她與安婕妤即使相見,心裏也難免有疙瘩,不如倒是讓她們分開了去,恩,就將沈貴人安排到聽雨閣吧。”此事倒是雷聲大,雨點小了。

“臣妾遵旨。”安婕妤與沈臘月都跪下磕頭。

皇上看著幾人,看不出情緒的說:“這母後年紀大了,可不喜歡這紛紛擾擾的,你們也莫要用那些烏七八糟的事情來擾了母後的清閑。朕不希望,再有今天的事情發生。你們之中,除了沈貴人,都是從太子府進宮的舊人,該是知道朕的性子。有些話,朕隻說這一遍。”

“臣妾曉得了。”幾人俱是溫順的一答。

擺擺手,眾人會意,離開。

雖然臘月自始至終沒有說過話,但是出門的賢妃還是冷哼:“倒是個狐媚子。”

德妃反而不在意的對著臘月一笑。

幾人之中,氣色最不好的,反而是安婕妤。

她並沒有掩飾,惡狠狠的瞪了沈臘月一眼,走到了她的前頭。

進了六福殿,就見錦心在門口張望。

見她們回來,小跑過來:“主子,出什麽事兒了?”

之前的時候安婕妤命她的人將六福殿看了起來,剛安婕妤回來才將人撤走。

眾人擔心的緊。

看了一眼朝露殿的牌匾,又看了看這側院六福殿的牌匾,臘月勾起一抹笑容:“回去收拾東西吧。咱們要搬家了。”

呃?錦心愣了一下,不過隨即也是喜悅。

小鄧子和小蚊子見沈臘月回來也圍了上來。

錦心將沈臘月的交代說了一下,這六福殿裏的大小宮人都忙碌起來。

聽雨閣,自然是比這朝露殿的偏殿好上許多的。

聽雨閣離皇上的住處近些,不僅如此,那裏並沒有高位的妃嬪,沈臘月過去完全不需要向一宮主位請安,裏裏外外都是自己人,自然不同。

這邊六福殿喜氣洋洋,那邊朝露殿卻一陣瓷器的碎裂聲,除此之外還有啪啪的耳光聲……

臘月端坐在殿裏,錦心安撫。

“主子莫怕,這老天爺也是幫著好人的。她們都去那禦花園想著爭寵,咱們無心插柳柳成蔭。她們想著陷害主子,可老天有眼,奸計一樣不能得逞。”

無心插柳柳成蔭?臘月勾起一抹笑,天底下哪有這樣的好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