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第207章
loading...
白悠然即便是昏倒也並沒有見過皇上,不僅見不到皇上,更是見不到她的寧兒。

這個時候她已經沒有什麽理智了。

再她看來,自己這次是受害者,是被陷害的人,往日裏沈臘月被旁人陷害,皇上都會再三的補償,輪到自己,卻不是這樣,不僅不是這樣,還將孩子奪走。

嚴禹和嚴嘉已經貼向了沈臘月,她的兒子,她的兒子隻是她自己的啊。

想到這些,白悠然果真是不能忍受了。

這些年繃著的一根弦終於斷了。

她不喜歡沈臘月,是的,不喜歡她。誠然,沈臘月從來沒有害過她,兩人也並無一絲的交惡。

可是,她就是恨沈臘月,恨極了。

憑什麽,憑什麽她什麽事情都能一帆風順,憑什麽皇上那麽喜歡她、那麽寵她。甚至同樣是懷孕,自己得到了那樣的下場,可是她呢,她被保護的好好的。

每個人都保護她,太後、皇上,他們每個人都保護她。

甚至連和皇上不和的六王爺都在她封後的事情上推波助瀾,憑什麽?

如今,如今她害了自己的孩子,她不能放過她。

想到這裏,白悠然冷下了臉色。

如果,如果這個南沁沒有皇後娘娘,那麽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樣了?

“梅蘭,伺候本宮梳妝。”

白悠然將一切收拾妥當,衣著光鮮出門。

她也不過是休息了半日,便是又如此,旁人倒是覺得她果然是有韌性的,又一想往日裏她對三皇子的重視,又覺得算是理所當然。

而這次,白婕妤並沒有去見皇上,反而是去鳳棲宮求見了皇後。

臘月正在修剪花枝,聽說白悠然到訪並不意外。

皇上那裏走不通,來她這邊也是可能的。

“宣吧!”

皇上可以避而不見,她是皇後,哪能如此。

“臣妾參見皇後娘娘。”白悠然臉上掛著淺顯的笑容,倒是和往日並無太大的區別,如果說有區別,倒是可以看得出來,正是那一抹憔悴。

“起來吧。”

“謝皇後娘娘。”白悠然笑的有些落寞。

“怎麽不多休息幾日?這幾日委屈你了。”

白悠然默默的掉淚,刷的跪了下來:“皇後娘娘,您幫幫我吧,我隻想見見我的寧兒。我隻想見他一麵。您也有孩子,知曉這做母親的心情。”

臘月見她如此,連忙示意錦心扶她起身。

“皇上已經有了旨意,本宮是斷不能違抗皇上的。白婕妤這又是何苦呢!許是過些時日,皇上就不會如此了,那時本宮再替你求情,你看可好?”

白悠然痛苦的看臘月:“皇後娘娘,臣妾知道您是個心善的。多謝皇後娘娘的幫忙。”

白悠然倒是沒有糾結,聽臘月這麽說,仍是跪著,臉上的淚水仍是可見。

“皇後娘娘,臣妾做牛做馬也不能報答您的恩情,隻求您多多幫忙。”

臘月點頭:“白婕妤無須如此,隻要本宮有這個能力,定然會幫助你的。本宮也有孩子,知道你的心情。”

雖然她也深深的覺得,白悠然沒有將孩子教好。那麽小小年紀便是能夠狠毒的對待自己的小妹妹。可是這個時候有些話她不能不說。

畢竟她是一宮之主。

“臣妾多謝皇後娘娘。”

又是稍坐了一會兒,白悠然言道:“聽聞皇後娘娘有喜了。臣妾給娘娘道喜了。這些日子臣妾隻顧著自己,竟是忘記了恭喜娘娘,還請娘娘恕罪。”

臘月撫著腹部,笑:“這有什麽關係,關心自己的孩子是人之常情。”

“不如臣妾陪皇後娘娘去外麵走走吧,臣妾懷孕的時候太醫就說,要多走些,這樣生的時候也不會那麽難。臣妾看著,今日的天氣倒是不錯。”

臘月望一眼外麵,搖頭:“算了,本宮這些日子因著身子有些弱鮮少出門的。”

白悠然勸道:“正是鮮少出門才更該走走,這孩子即便是在母親的肚子裏,也要多曬些太陽才好。這樣才能更加健健康康的。”

臘月確實自從查出有喜便再也沒有出門,想了一下,有些猶豫,不過想著自己身邊也是不少人的。

點頭:“好吧,那就勞煩你了。”

“皇後娘娘可不能這麽客氣。這是臣妾應該做的。”

白悠然要扶臘月,臘月拒絕了。

畢竟這身邊還有大宮女,怎麽也不需要一個宮妃過來扶她的。

如今正是好時節,又因著前一日下過雨,空氣頂好。

“本宮最是喜歡這雨水洗涮過之後的味道。似乎處處都有泥土青草的芬芳。”臘月笑。

“可不是麽,想來禦花園這樣的味道會更盛呢。咱們去那邊看看?”

兩人身邊也是跟了不少的奴婢,也不過一會兒就散步到禦花園,臘月看著不遠處就是嬌嬌出事的那個池塘,不肯過去。

心情有些陰暗下來。

白悠然看沈臘月的表情,自然是知道她如此這般的原因,麵上不顯。

言道:“聽聞前邊的池塘就是小公主出事的地方。娘娘要不要過去看看。”

臘月皺眉。

白悠然繼續:“其實也沒有什麽的,聽說有些孩子,小時候落水,長大之後便是怕水起來。照臣妾看,如若大人大驚小怪,孩子哪裏知道那許多。咱們就是要做無事一樣,照常帶她過來玩兒,想來啊,她也會不當一回事兒。”

聽白悠然這麽一說,臘月倒是覺得,也是有幾分道理的。

雖然心裏隱隱的有一絲怪異的感覺,不過她想,身邊還有錦心和果兒,想來這白悠然也不能做什麽的,她又不是瘋了。

而且臘月覺得,白悠然剛還求她要見嚴寧,該是沒關係的。

許是真的是討好她吧。

縱然如此,臘月仍舊是多了份心。

白悠然看著沈臘月一步步走到了池塘邊,勾起一抹謙和的笑容。

“你看這池塘,其實也沒什麽可怕的啊?對了,臣妾倒是忘記了,娘娘當初也曾經落水過。倒是與小公主如出一轍呢。”這話裏有點不對味兒。

臘月警惕的看她:“說起來,當時還有不少人說白婕妤是背後的真凶呢!”

白悠然臉色僵了一下,搖頭:“真的不是我。”

臘月點頭:“我信。”

白悠然站在池邊,看著臘月,突然就笑了起來:“雖不是我,但是卻是我故意引導了她們。如若不是娘娘落水,我怎麽能一人跟著皇上出門呢。”

趁著眾人不過是一刹那的錯愕。

白悠然迅速的往後倒去,還沒等眾人反應,她狠狠的抓住了臘月的衣服,果兒雖然眼疾手快的抓住了臘月的手,但是到底是不如白悠然向後倒去的重力,臘月就這麽被她拽著向池塘倒去。

“撲通。”

三人都摔進水中。

錦心尖叫,瞬間引來許多守衛。

果兒雖然下水的那一刻有些迷糊,但是瞬間就拽著皇後往上走,偏是白婕妤狠狠的攥著她的胳膊,不肯放手。

因為在水中,竟是一時有些難處理,因著皇後娘娘的胎本來就不穩。

果兒不敢耽擱,連忙使力狠狠的按壓白婕妤的穴位,促使她放手,之後拖著沈臘月浮出水麵。

一時間這禦花園亂成了一團。

待景帝再次見到臘月的時候,她已經被果兒抱著飛快的往鳳棲宮趕去。

雖然她的水被按壓了出來,但是竟然流血了。

想到皇後娘娘的身子,果兒一刻都不敢耽擱。

景帝緊緊的跟在身後,看著她被抱到了室內,看著太醫進進出出。

心裏一片寒冷。

這個時候他竟是想不到,自己最最珍貴的小姑娘會受這麽多的苦。

白悠然。

她是瘋了麽!

焦急的來回走,沒一會兒,就見翠文出門,臉上的傷悲顯而易見。

跪了下來,翠文的語氣悲傷:“啟稟皇上,皇後娘娘的孩子,沒有保住。”

景帝一聽,竟是踉蹌幾步,他痛苦的閉上了眼。

“皇後娘娘呢?”

“皇後娘娘身子極為虛弱。需要好好靜養。”

“她醒了麽?”景帝連忙問道。

翠文點頭:“皇後娘娘已經醒了。不過,她一句話也不肯說。”

景帝不管那些忌諱的話,連忙進門,就見臘月臉上蒼白,頭發一縷一縷的躺在那裏,整個人仿佛一下子就會消失不見。

不知怎地,景帝突然就想到了那個夢,那個關於臘月跪在雨裏的夢,也是如此的脆弱。

“月兒”景帝大步過去拉住她的手。

臘月躺在那裏,靜靜的什麽也不肯說。

將她臉上的發絲撥開,景帝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

“沒有關係的,朕知道,你是為孩子傷心。可是以後我們還會有孩子的,我們會有許多的孩子,月兒……”他的吻細細碎碎的在她臉上啄下。

然臘月靜靜的望著帷帳,仍是一句話也不肯說。

“月兒……”

“月兒,你說句話,月兒,別這樣,別嚇朕……”

“月兒,月兒你別這樣,好不好?和朕說說話。月兒……”

許久,景帝自己不斷的絮叨,可是臘月卻不肯多說。

就在景帝以為臘月真的什麽都不會說的時候,她竟然開口了。

許是落水的關係,她的嗓音有些嘶啞。

“是我不好,是我害了孩子。我沒有小心……”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