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20章 得憐惜,皇帝滿意
loading...
臘月發現,這皇帝大人的習慣可真是不太好,撕衣服什麽的真是要不得。不過她也不需要太過擔心,這皇上既然撕了她的衣服,自然是會為她想辦法。

“你是朕見過最大膽的女娃兒。”景帝手在臘月身上滑動,這皮膚真是細滑的緊。到底是年紀小。

“臣妾就想伺候好皇上。”她嘟嘴啄了一下他坦露出來的胸膛,惹來他一陣輕笑。

“你就不怕朕厭棄你這樣?”說話間,他眼神閃爍了下,不過臘月卻並沒有發現。

臘月聽到他的這個話半天沒有反應,過了好一會兒,她爬起身,撐著胳膊看他。眼睛水汪汪的,就這麽直勾勾的看他。

“會嗎?皇上,你會嗎?”

如果往常,景帝定然是會毫不猶豫的說不會,他慣會哄女人。即使是皇帝,他同樣是一個男人。

但是看著她有些忐忑,有些不安的眼神,他硬生生的將話咽了下去,就這麽看著她。

他似乎有點喜歡看她緊張的眼神。

那仿佛,他很重要。

他的停頓讓她更加的焦急,看她已經有些掩飾不住的難過,景帝笑著捏了捏她的臉蛋兒。

“不會,朕怎麽舍得厭棄你。”

果然,她馬上笑靨如花。

“我就知道啊,我就知道皇上會喜歡我的,我這麽乖,還懂事,雖然沒有她們漂亮,但是我最會討你歡心啊……”她恢複過來之後就是一陣呢喃的念叨,間或不忘表揚自己幾句,惹得

景帝失笑。

“月兒,你今年多大?”這丫頭可不是一副沒長大的模樣麽?

“十三。皇上,我喜歡你叫我月兒。”她甜甜的表示。

十三,怪不得。

“為什麽喜歡我叫你月兒?”

臘月環住他的腰身,輕輕的說:“我一點都不喜歡你喊我美人兒。我覺得,宮裏的每一個姐姐都是你的美人兒。可隻有我一個人是你的月兒。”

這話善妒的厲害,可卻被她這麽輕描淡寫的說了出來,話語間那濃濃的情感讓景帝又審視了一番懷裏的這個女孩兒。

“皇上,你以後叫我月兒好不好?隻叫我月兒好不好?”她仰頭求他。

他仔細打量她的小臉兒,十三,不過是個孩子。

“好。隻叫你月兒。”

“皇上又給我衣服撕碎了,你這樣我很難辦耶?”她嘟嘟囔囔的抱怨。不過那話裏的嬌嗔可是讓景帝心裏酥酥的。

“朕還會虧待你不成?放心吧,這件事兒來喜會處理的。”

果然,沒一會兒的功夫就見來喜進門,那是一套粉紫顏色的衣裙,與自己今日所穿的顏色有些類似。

皇上自然是不可能在這個地方久待的。而且他們這顛鸞倒鳳的,也足有幾個時辰了。

“伺候我清潔身子。”這話當然不是與來喜說。

臘月乖巧的上前,他衣服還在身上,所謂的清潔身子,還不是清潔“某個部位”,臘月的臉蛋兒紅了紅。她的勾引是一回事兒,可這大白天的,就讓她為他擦拭,擦拭那裏,她羞的厲害。

“你不是說想伺候好朕嗎?這會兒倒是臉紅起來。”他語帶笑意的調侃。

臘月也不搭話,紅著臉將毛巾擰好,蹲了下來,那一瞬間,她除了害羞,還有許多莫名的情緒,委屈,難受……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伺候好這個男人,才是她最該做的。

怯怯的抬頭看了他一眼,她狠了狠心,拉下了他的褻褲。

某人的重要位置就這麽彈跳出來,她濕漉漉的大眼看去,心裏翻騰,怎麽,怎麽就能這麽難看呢?

許是因為她緊盯著的關係,那物事竟有幾分的蘇醒,張牙舞爪的抬起頭來。

景帝其實並不算是一個重情欲的皇帝,看後宮的人數就知曉了,就算是加上這次新進宮的二十一位,也不過隻二十九人。

如若是一般人家倒好,但是要說在這皇宮內院,卻是曆朝曆代最少的。

更別說,先前那麽些年,他也隻有八位宮妃。

雖說宮裏的妃嬪不多,但是他的經驗卻也是不少的,現在自然是少了許多,但是當太子那些年,他也著實荒唐過,青樓名ji,江湖俠女,他也並非沒嚐過。

那調情手段自然是多不勝數,而後宮女子端莊秀美,也是別有一番滋味。

可也就獨這沈臘月,看似大膽,卻又青澀,兩種嬌態交織在一起,讓他食髓知味。

她有些委屈的蹲在那裏,小手舉著帕子,眼睛盯著他那物事,似乎是被嚇住,呆傻的厲害,不過卻又透漏著一絲可人兒。

“怎地?還不伺候?”

臘月見他出聲,連忙回神,她被嚇呆了。

狠了狠心,給自己做了個心理建設,沒什麽,沒什麽的,左不過你們都做過更加放肆的事情了,還怕這個嗎?

她小手就這麽覆了過去,羽睫抖啊抖的,雖然她看起來鎮定無比,但是景帝知道,她內心是忐忑,或者是害怕的。

收拾了好一會兒,她終於將他收拾妥當,將衣服拉好,他又是一番翩翩君子的模樣,而她看起來則是像是一朵剛剛被澆灌過的花兒。

她的臉如今已經紅霞一片。

景帝拍了拍她的臉蛋兒。

“那事兒都做了,如今卻是這般的害羞……”語氣間調侃意味十足。

臘月嘟著嘴跺腳:“皇上怎麽可以取笑人家,這怎麽同……”

還好,景帝十分吃她這一套小女兒意味十足的嬌態。

“怎地不同?朕不懂,月兒給朕講講?”這是赤果果的調情,他在她耳邊吹氣。

臘月不管如何發育成熟,到底是一個十三歲的女孩兒身子,他看著她的發窩兒及那緋紅的臉蛋兒,忍不住欺負她……

“就是不同。”她更是害羞。

景帝看她那別扭兒的樣兒,心情更是舒暢。

“你怎麽可以欺負我……”她一個旋身,躲了開去,反而是站到了窗邊。

“朕哪裏有欺負你,不是你先說了不同的嗎?朕也不過是順著你的話說。這你倒是埋怨上朕了,朕可真是委屈。”他將她拉進懷裏,掩上窗戶。

臘月被他逼的沒話,眼睛瞪的大大的,就這麽看他。

大概看她確實是太過窘迫,景帝終於不再逗弄她。

“好了好了。朕不逗你了。這天色也不早了,早些回去,想來你也是乏了,舒舒服服的洗個熱水澡,好好休息休息,朕明日去看你。”

景帝這人鮮少因為別人改變自己的主意。今夜他已經定了傅瑾瑤,那就不會變。

所以他並未允諾今晚,不過卻又將話說的極為好聽,他不在乎對他喜愛的美人說些甜言蜜語,但是要是涉及到份位或者其他,那就是兩回事了。

臘月雖不知他已經定了傅瑾瑤,可也是知道他的為人的,趁他不注意,一個踮腳,就在他的嘴上親了一下。

“我等你。你也要好好休息。”她雖然這麽說,不過卻攥著他的衣角。

景帝嚴澈看她如此一出兒,捏著她的臉蛋,兩人一同坐在榻上。

“你怎的就如此的黏人。朕都不舍得離開你了。”情話兒總是動人的。

她好看的丹鳳眼含羞帶怯:“既然不想離開,那就別離開啊。月兒就喜歡伺候皇上。”

表情害羞,不過這話倒是大膽,這隻這麽一會兒,結合上次她侍寢,這景帝也是看出了,這個沈臘月,其實還真不會什麽魅惑人的把戲,她也就是先期撩撥一下,之後就是一朵害羞的小花兒了,可她還偏要如此這般。委實讓人覺得心裏酥麻。

想她明明是個小兔子,偏給自己披上一個小狐狸的外表,還逞能的自以為做的很好,這景帝就忍不住想發笑。

可他又知道,也正是她這副樣子,才更使得他對她高看了一眼。能讓他舒服的女人,他是不會吝嗇自己的寵愛的。而且這個沈臘月並沒有什麽高貴的家世,這更加讓他放心。

臘月就這麽倚在景帝的懷裏,心咚咚的跳著。

她並非裝模作樣,是真的心跳加速,也是真的緊張羞怯,饒是她曾經伺候了十年,可是真正侍寢也不過是前幾年,後來就是無寵無封了。

而那時她也並沒有如此直觀的看過他的身體,如今這般,大白天的就如此,她怎能不害羞?

並非愛慕,委實是人的本能而已。

臘月安慰自己。

本來兩人倒是溫馨的享受這安靜的時刻,卻偏傳來一陣嘈雜聲。

嚴澈皺起眉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