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第199章
loading...
因著迆勳小世子極為喜歡嬌嬌,又提出了如此“過分”的請求,嚴禹嚴嘉覺得壓力很大。不管怎麽樣,他們都要緊緊的護著嬌嬌,絕對不能讓這迆勳小世子將嬌嬌偷走,怎麽都不可以!

可不管怎麽樣,兩人都是要去上書房的,迆勳便是抓住足夠的機會,每日的都要去見嬌嬌,即便是她睡了,也要等她醒來。

對此臘月倒是並未如何阻攔,不過都是孩子,說定親不可能,可是也沒有必要不讓見啊!

迪瓦二皇子不可能在南沁待許久,畢竟,許多客觀的原因並不允許,沒過幾日,就聽聞幾人準備收拾行囊,準備啟程。

“娘,我們為什麽要離開啊!多住幾天不可以麽?”迆勳苦著一張小臉兒,看二王妃。

如果離開,那麽就見不到嬌嬌了。

這些日子,嬌嬌剛剛有點熟悉他,如果他們晚點走,說不定,說不定嬌嬌就會肯叫他哥哥了。

小家夥兒想的很樂觀。

“迆勳乖。你喜歡嬌嬌,等以後我們可以再來看她啊!如果我們再不啟程,你皇爺爺該著急了。”二王妃看自己兒子那張小臉兒,勸道。

迆勳一貫都懂事兒,聽二王妃這麽說,咬唇。

“我們帶嬌嬌走好不好?我好喜歡嬌嬌,她好軟好嫩,好可愛。還會咬人會瞪人。”迆勳期待的看著二王妃。

他不是皇孫麽?他們偷偷將嬌嬌帶走,這樣也不可以麽?

二王妃看自己兒子,搖頭笑,這小子,會咬人會瞪人竟然也是優點麽?

“不行。嬌嬌是南沁的小公主,咱們是不可以將她帶走的。你乖!”

聽聞沒有希望,迆勳無奈的低頭。不知道心裏想著什麽。

二王妃看他終於不再糾結此事,舒了一口氣。

這孩子,怎麽就這麽死心眼呢!

其實之前的時候她已經與丈夫說了這件事兒。

甚至連二皇子都認為,如果能夠結親,自然是最好的,那麽他們便是更加多了一股助力。

奈何,人家景帝和沈皇後根本就沒有這個意思。

後來又是一想,其實也不難理解,這南沁的皇族不知為何,女子稀少,既然少,那便是精貴。

沈皇後受寵,這小公主自然是更為讓人寵愛,看著宮裏的態度便是能知道的。

他們讓她和親的可能性幾乎是沒有!

平心而論,二王妃想,如果是自己的女兒離開自己去了那麽遠,一輩子也見不幾次,她也是不舍得的吧!

臨行。

臘月自然是不會將幾個孩子帶過來,並不很方便,也沒有那個必要。

看著已經準備就緒的迪瓦二皇子一家。

臘月微笑站在景帝身後。

待景帝與迪瓦二皇子話別之後,站在二皇子身後的迆勳看景帝開口:“皇上。我長大了來娶嬌嬌好不好?”

這聲音極大,不遑是景帝,便是景帝身後不遠處的幾位大臣都聽見了。

幾人麵麵相覷。

景帝也並不意外的樣子,笑:“這恐怕不行。在昭陽公主還小的時候,朕便是已經答應了皇後,絕對不會讓昭陽公主遠嫁。我們都希望,她能夠留在京城,留在我們身邊。”

雖然對方是個孩子,但是景帝一字一句答得倒是認真,其實他自然也有自己的想法,這話不僅僅是說給一個孩子聽,同時也是說給二皇子夫妻二人聽。

打昭陽公主的主意?那是門兒都沒有的。

“我用妹妹換也不可以麽?”迆勳小世子可憐巴巴的問。

景帝笑:“果真是個孩子。”

二皇子見自己兒子這般,似是極為尷尬,抹了把汗,笑:“讓皇上笑話了。這孩子性子憨直,還真是這些日子處出感情來了呢!”

景帝也並沒有什麽特別,似乎並未將這當成極為了不得的一件事兒:“孩子嘛!都是如此。吾兒禹兒也常說,將來要娶妹妹,孩子話怎能當真。如若真是讓他娶了妹妹,我南沁皇族可是要貽笑大方了。其實小孩子哪裏知道這娶是什麽意思。”

“那倒是的。”二皇子也笑。

“我知道的,嚴禹不能娶嬌嬌,因為他是哥哥,可是我不是嬌嬌的哥哥,我可以娶嬌嬌的。”迆勳咬唇來到景帝身邊,握著小拳頭喊。

景帝笑著摸了摸他的頭,這孩子倒是個倔小子,軸的厲害。

“可是剛才朕也說了啊,不希望她嫁的遠。將來嬌嬌的駙馬,要入贅我嚴家。”

景帝此言一出,別說迪瓦二皇子,連身後的一幹大臣都驚訝不已。

其實昭陽公主如此受寵,他們倒是也想過,如若家裏有合適的小子,將來娶了公主也未嚐不可。

可是今日聽皇上直言,竟是如此,往日裏便是看皇上對昭陽公主十分的喜愛,倒沒想到,竟然喜愛到如此地步。

如果是入贅,這高門顯貴,如何敢娶公主?

“什麽是入贅?”迆勳歪頭問。

又一想,回頭看自己的父母:“是像安雨表姑姑那樣麽?”

二王妃點頭。

小家夥兒似乎糾結起來。

景帝對這孩子倒是也有幾分耐心,並沒有太多的不滿。

不過小家夥兒倒是也沒有想許久,抬起頭大聲宣布:“我願意的。我可以入贅,讓我娶嬌嬌好不好?”

甚至連二皇子都沒有想到自己兒子竟然會這麽說。

景帝看他堅毅的小臉蛋兒,沉吟一下:“你現在還小,懂什麽呢!”

“我懂的。”

看一眼眾人,景帝話音低沉:“你現在還小,並不懂什麽是入贅。如若你長大了還願意,那便來我南沁吧。如果你能得到朕的寶貝女兒的芳心,那麽朕自不會阻攔。”

迆勳狠狠的點頭:“我願意的,我一定願意的。她會喜歡我的,我是最能幹的。”

眾人都笑了出來,聽聽這話,真真兒是個孩子。

“皇上,您讓我再看一眼嬌嬌好不好?”

今日嬌嬌並沒有被抱出來。

小家夥兒又想了一下,跪下哀求:“讓我見見嬌嬌吧,我回迪瓦,會很久都見不到她了。求求您了。”

按照往常,許是景帝不會同意,但是看著這個孩子,景帝竟是覺得,同意似乎也沒什麽。

畢竟,這可是他女兒的第一個小追求者。

點了點頭。

小家夥兒歡呼一聲,跳了起來。

沒一會兒的功夫就見嬌嬌被抱了出來,至於小四兒小五兒,都並沒有。

嬌嬌被抱出來感覺快活的很,一路上“咯咯”的笑。

看見景帝和臘月,她揚著手就朝景帝伸:“父皇。”

每每此時,臘月都有些小嫉妒,這丫頭。

景帝也不管那些,當著朝臣與迪瓦眾人便將自己的女兒抱到了懷裏。

“嬌嬌乖。”

“我能抱嬌嬌一下麽,就一下,就一下子,我不會摔到她的。”迆勳急切。他就要走了,他要和嬌嬌道別。

景帝看自己嬌氣的小女兒:“嬌嬌讓這個哥哥抱你一下好不好?”

嬌嬌別過臉,趴在了景帝的肩膀。

小迆勳咬唇:“嬌嬌,我抱你一下好不好?我就要走了,以後你就看不到我了。嬌嬌。”

話裏有著濃濃的委屈,身為最受寵愛的迪瓦小皇孫,他何時這麽被人漠視過。

“嬌嬌。”

臘月見這小娃娃如此的模樣,開口:“嬌嬌讓哥哥抱一下吧。”

雖然嬌嬌極為粘著景帝,但是臘月說話倒是有用的。

她有些猶豫,不過還是轉了過來,扁了一下嘴,看迆勳。

景帝將身子低下,迆勳連忙抱過嬌嬌:“嬌嬌好可愛!”

又想到這小丫頭親親嚴禹的樣子,眼巴巴的看她:“哥哥要走了,嬌嬌親哥哥一下好不好?”

景帝挑眉,這小子得寸進尺啊!

這兩年許是和孩子接觸多了,他倒是好脾氣起來,往年,他哪裏會對孩子親近。這小世子這種提議,他更是萬不會答應。

“嬌嬌像親你嚴禹哥哥一樣親我一下好不好?”

嬌嬌看他,皺眉嘟小嘴兒,小拳頭更是一鬆一緊的。

好像終於想定,“吧嗒”在小迆勳的臉上落下一個響亮的親親。

之後朝著自己的父皇“抱抱”兩聲。

景帝接過孩子。

就聽見小迆勳大聲:“嬌嬌也喜歡我的。長大了我就要來娶嬌嬌。”

不管孩子們說什麽,都是玩笑話罷了,景帝沒有親自點頭應允,便是什麽都不作數,這事兒,所有人都知道。而如果迪瓦二皇子沒有登上皇位,那麽小迆勳更是別想娶嬌嬌的。

一個異族小國王爺的兒子,遠不如本國一個大臣的兒子。這點無關身份,隻看實際。

迪瓦二皇子一家終於走了,景帝想到兩人私下達成的協議,微笑。

這二皇子是一個很明事理的人。也是一個聰明人,景帝並不懼怕與這樣的聰明人作為“鄰居”。

這些年朝堂的經驗告訴他,與“蠢貨”鬥,才更是降低身份格調。

兩國邊境接壤,與他國鬥,遠不如兩人聯手,相互縱橫。

雖然迪瓦國力遠不如南沁,但是這天下卻也不是就此兩國。

兩人聯合能發揮的震懾力,絕對是別人沒有辦法想象的。

他們什麽都不需做,隻要和平共處,就能讓其他國家不敢妄動,更是可保百姓安穩。

迪瓦的老皇帝知道這一點,雙方有這個默契,對於選出的新君,景帝也希望如此。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