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第197章
loading...
景帝與臘月的這番談話沒有多久,一日正在寢宮內逗著幾個孩子,就聽聞宮人來報,竟是羅麗莎公主子在院子裏不小心落水溺死。

臘月自然是不相信這樣的說法,她深知,必然是景帝做了什麽,可是即便如此,臘月也不動聲色。

說起來,這迪瓦的二皇子不日便是要進京,景帝這一出,倒是委實讓臘月看不懂了。

不過又一想,她一個婦道人家,這些事情懂與不懂又能怎樣。

倒是不如裝作一切皆不知情,該做什麽便是做什麽。

不管是宮裏還是宮外,倒是因著這羅麗莎公主的死有了不少的揣測,有人懷疑是周家做的,也有人懷疑的安家做的,畢竟,這羅麗莎公主委實是令這兩家就此敗落。

也算是大仇。

臘月聽聞景帝在朝堂上嗬斥了幾個傳謠言之人。便是也如法炮製,誰在宮裏胡說,定要嚴厲的訓斥一番,絕不姑息,如此一來,竟是這話茬兒隱隱又默了下去。

因著這迪瓦的二皇子馬上就要到了,這個時候聯想迪瓦朝堂的局勢,宮裏宮外又有了新的揣測,那便是必然是迪瓦的自己人暗殺了他們的公主。

隻要這般,身為公主的親哥哥,二皇子必定要和景帝交惡,那麽他這次來的目的也就未必能夠實現。

不過傳言終究是傳言,又因著皇上皇後管的嚴,大家隻敢揣測,萬不敢胡說。

臘月何嚐不知道這謠言因何而起。

唾一聲老狐狸,便是將此事看的更重起來。

萬不肯讓任何人胡言一句。

如此這般,倒是讓旁人更加坐實了這個想法,如若不是如此,怎會如此。

時間過得也快,不過幾日的功夫,臘月便是已經聽說,這迪瓦二皇子進了京城,而他也並不是孤身一人前來,隨行之人,還有他的王妃及兩個小世子。

臘月身為皇後,身份自然是要比他們的身份高貴許多,不過景帝的意思是,還是讓他們暫住宮中,如此一來,倒是也顯得親厚些。

稍早的時候景帝與朝中大臣分析了迪瓦的形勢,如今看起來,這最適合做皇上的,除了眼前的這位二皇子,便是四皇子。

雖迪瓦國勢不如南沁,但是景帝也並非希望兩國交惡。

兩國交好,才能更加安穩,這點他是有數兒的。

而這二皇子極有可能登上皇位,如若這個時候他推波助瀾一把,想來事情必然是水到渠成。

如今景帝便是等著,等這迪瓦的二皇子與他求助。

雖有心幫助這二皇子,但是他們總是要得到足夠的好處不是?

至於羅麗莎公主,景帝已經畫好了一個圈,這二皇子必然是會信的。

朝堂之上究竟如何,臘月並不知曉,隻聽說那二王妃體格彪悍,長相並無一絲柔美。

說到這裏,臘月倒是有些好奇起來。

如若說起迪瓦公主,旁人自然是認為是一個極為纖細的美人。

可是據說,這樣的女子在迪瓦可並不吃香。

迪瓦的審美與南沁完全不同,他們更加偏愛那些人高馬大的強壯女子。

待晚上宴席,臘月才第一次見這二王妃,果真是個極符合迪瓦之美的女子。

臘月又看一眼二皇子,竟是個身材纖細的公子,臉色也白淨。

果真是……不同凡響。

倒是這兩個小世子,看起來都是體格健碩,據說兩個孩子差兩歲,倒是正好比嚴禹和嚴嘉小兩歲。可雖是小,但是看著倒是一點也不。

那迆勳大世子看起來竟是比嚴禹還要高半個頭呢。

幾人席間並不曾提及羅麗莎公主,臘月明白,這話,自然是不能在宴席上說,不然一旦發生爭辯,倒是不美。

又或者,自己妹妹的死因,遠沒有南沁的幫助更加的重要。

臘月是個重視親情之人,如若迪瓦的二皇子是個這樣的人,臘月倒是覺得,心裏不喜起來,不過不管怎樣,也不能憑空的判定一個人如何。

她如今是南沁最尊貴的女人,她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稍後皇後會給你們安排住的地方,朕想來想去,這外麵到底是不如住在宮中。”景帝看起來極為溫潤如玉。

這便是他經常給旁人的感覺,唯有臘月這樣在他身邊的人才知道他往日裏的真實性子有多麽的冷酷果斷。

“多謝皇上的厚愛。”

臘月看著這迪瓦二皇子,倒是也是個極為有心機的。

不過是三言兩語間,便是與景帝打成一片。

這宴席之上還有一些旁的大臣,不過說起女眷,卻也並沒有。

臘月也微笑著看二王妃:“王爺王妃遠道而來。想必還沒有欣賞京城美景,然此時剛剛開春,到底是美景不足,說起來,也是一樁憾事。不過南沁迪瓦民風不同,建築裝飾也同樣不同。住在宮裏,本宮帶你四處觀賞一下,也未必不是一件美事。”

迪瓦王妃笑:“多謝皇後娘娘的恩典。您太客氣了。說起來,我迪瓦往年便是極少下雪下雨,聽說南沁雨多雪多,可是羨慕不已,隻希望著,能夠有幸見見。”

臘月嬌俏:“如今已是開春,這雪必然是少了,不過雨水倒是會逐漸多起來,雖談不上滿足二王妃的心願,但是倒是也算是一半呢!”

說罷用帕子掩著嘴笑。

之後又一想,補充:“不過,初春有雪,也不是沒有過,說不定,王妃能夠得償所願呢!”

“承皇後娘娘吉言。”

二王妃雖然看起來是個憨厚的人,但是說起話來也是絲毫都不掉步。

想來也並不是個簡單之輩。

臘月從來不會對任何人掉以輕心。

而這迪瓦二王妃看著這名動南沁的小皇後,心裏不禁感慨,這看人,也真是不能端看外表,誰想到,沒有家世,年紀不大,又算不得當朝豔麗女子的她能夠迅速的上位,走到皇後這一步。

原本來的途中她便是想著這南沁皇後是個什麽模樣,今日一見,竟是如此無害的小女孩兒模樣。

雖聽說年方十八。見麵竟似十四五歲的少女。

說起來,這南沁的皇帝果然是眼光異於常人,據聞南沁傳統的美人斷不是這個類型,可看皇上曆來寵幸的女子。

倒是不符合南沁的審美標準呢!

兩人都在互相打量,互相琢磨,臘月自然也是看出了二王妃探究的視線。

她奇怪的是,為什麽他們不多問羅麗莎公主的死。

不過這些也不需她管。

想來她便是因為這事兒神經繃得太緊了。

當晚將這二人安置妥當,臘月便是沐浴更衣,如今景帝基本與她宿在一起,如若不是宣明殿,便是鳳棲宮。

將一切搭理妥當,果不其然,景帝麵帶笑容的進門。

臘月看他臉色,便是知曉,許多事情,必然是如他所願。

“臣妾見過皇上。”

景帝看她這般,哼笑:“月兒可是要勾引於朕?”

臘月才不管他,直直的躺在榻上。

嘟囔:“今天招待他們,臣妾覺得好累,才不會勾引你。”

這般孩子氣景帝如何不喜。

也不肯換衣,直直的壓在了她的身上,惹她驚呼。

“朕也累了,動不了怎麽辦?”

哪有這樣耍無賴的人,臘月推他,他竟是故意不動。

許是兩人接觸的多了,景帝自認為發掘了臘月不為人知的一麵。可是他又何嚐不知曉,自己也是如此一般。往日裏他哪會做出這般幼稚的事情。

看臘月定睛呆呆的看他,景帝無辜的問道:“看什麽呢?”

臘月露出白白的小牙,隔著衣服在他肩上便是咬了一口。

“你是我的獵物。”

“噗!”這動作並不情色。倒是讓人覺得可愛。

“小狐狸要吃人麽!”

“老狐狸莫要胡言亂語。”臘月不甘示弱。

景帝一個旋轉,自己躺在下方,讓臘月附在他的身上,呢喃:“老狐狸和小狐狸,可不就是天生一對?”

臘月“咯咯”的笑。

待兩人鬧夠了,臘月服侍景帝洗漱一番,兩人躺下。

臘月這時倒是有好奇心了,問道:“皇上,今日他們怎麽都不提羅麗莎公主呢?”

畢竟她算是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南沁。

景帝睨她:“你倒是好奇心重。朕今日看你的眼神兒,便是知曉,你晚間必然要問。”

臘月不好意思的笑。

景帝也不瞞她,笑的沒有什麽溫度:“朕之前在宣明殿已經與他談過,你以為他是傻子麽,不過到底也算是被朕騙了過去,想必在他心裏,害死羅麗莎的,正是他們自己迪瓦的人。是為了讓他此來沒有結果的爭皇位之人。”

“呃?”臘月有些不懂。

又一想,明白過來:“那麽他們會信麽?”

景帝冷笑:“會,朕並不多說,想來他自己也會查。別說是證據確鑿,即便不是如此,人在潛意識裏,也更願意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話。”

這點臘月是同意的。

“可羅麗莎公主來了南沁性情大變啊!”這點也是說不通的。

“那又如何,朕告訴他。他的好妹妹,為了他能夠登上皇位,與朕合作!隻求朕幫助他。如若那些所謂的證據是先前的一擊。那麽這一點必然會讓他徹底相信羅麗莎的死是迪瓦之人所為。因為,羅麗莎再為他登基鋪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