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第184章
loading...
太後娘娘終究是沒有扛過這一次,過世了。

後宮一片悲哀。

臘月是皇後,許多事情即便是極為傷心,可是仍是強打精神照拂。

景帝和六王爺都極為的脆弱。

臘月除了那次天花,從未見過他如此,仿若是失了魂。想來也是,相依為命的母子,如今太後不在了,景帝如何能不難過。

親情的可貴,她早已感到。

當初如若不是沈家的覆滅,她又何至於自殺。

臘月雖然難過,卻仍舊堅強。可這宮裏不堅強的女人倒是多了去。

便是那李嫣然,都已經哭倒許多次。

臘月如何不曉得,她是在惺惺作態,可是縱然如此,那又如何,這個時候,她並沒有那個心思去處理這些。

讓她更為擔憂的,並不是皇上,亦不是六王爺。

相反,最讓她擔憂的,是小小的嚴禹。

太後之於嚴禹,除了是皇祖母,同樣也承擔了母親的角色,從小照顧他長大,護著他。

嚴嘉是後來才跟在太後身邊,沒多久又住到了她這裏,同樣是難過,但是卻與嚴禹不同。

看他也不出聲,小臉兒上的淚痕不斷,臘月便是更為難受。

三天過得極快。待到太後已經被送進了皇陵。

臘月看著滄桑的幾人,心裏也是不能安靜。

人生際遇總是無常。

她以為太後會活到前世一般,但是卻終究沒有。

她以為太後有可能會再次對沈家下手,但是終究沒有。

她甚至以為六王爺會害她,可是也沒有,不僅沒有,還在她封後的事情上推波助瀾。

前生今世,終究是不同的。

這幾日忙著太後的事情,她覺得極為疲憊,可是奇怪的是,雖然疲憊,她竟是全然睡不著。

今夜景帝沒有歇在這裏,臘月起身披了件衣服。來到側室。

因著擔憂兩個孩子,她將他們安排到了這裏。

錦心見主子起身,跟了過來,悄聲:“主子可是有何不妥?”

臘月搖頭:“我看看孩子,你回去吧。”

錦心望了一眼,點頭應是。

掀開簾子,臘月輕輕走了過去。

透過月光,竟是看到小小的嚴禹正在抱著被子默默流淚,而一旁的嚴嘉似是也睡得極不安穩。眉頭皺的緊緊的,小嘴兒也是抿著。

“禹兒。”臘月輕輕喚了一聲。

那滿是淚痕的小臉兒就這麽看向了她。

臘月心疼極了。

見臘月過來,嚴禹坐了起來。

臘月給他披上一件衣服,將他抱到了外室。

“母後。”他聲音軟軟糯糯,因著哭的長了,有幾分沙啞。

自臘月封後,在景帝的授意下,幾個孩子就改口了。

臘月望了一眼扔在熟睡的嚴嘉,低聲:“母後抱你去院子裏看星星吧。”

如今正是六月,天氣還有些涼。臘月喚了錦心,給兩人都加了大大的披風。

見兩人就這般的坐在鳳棲宮門口的台階上,錦心連忙又準備了墊子。

臘月回頭:“錦心,你回去吧,別忙道了。我和禹兒坐一會兒。”

錦心應是。

擦掉他淚痕斑斑的小臉兒。

臘月仰望星空,今日天氣晴朗,滿天的繁星看起來竟是如此的美麗。

嚴禹低頭看著自己的腳,什麽也不說。

“禹兒,你看天上的星星。”

嚴禹順著她的話音抬眼,望了望天空,又望向了沈臘月。

“很美是不是?”

小家夥兒再次看向了天空,抿了抿嘴角,“恩”了一聲。

“還記得我和你說過麽?我的母親在我小的時候就不在了。”說話的時候,臘月一直都沒有看嚴禹,反而是盯著天空。

嚴禹見她如此,也看著星空,回道:“我記得。很早的時候你就說過。”

“禹兒記性真好。那個時候母親不在了,我很傷心的。祖母便告訴我,每一個離開的人,其實都不是死去了,他們是去了天上,變成了天空裏最亮的那顆星星。然後守護自己的親人。而我們呢,隻要一仰望星空,就能看見他們。你瞧,他們雖然離我們很遠很遠,可是,他們會衝我們眨眼睛啊!那邊是在告訴我們,他是在守護我們的。”

嚴禹將視線別了回來,看臘月:“母後,你祖母騙人。她一定是看你小時候笨笨的,然後騙你。我的祖母就不會騙我。皇祖母待我最好了。”

臘月勾起一抹笑,也不看他,依舊是維持那個姿勢,問:“你又怎麽知道是騙人呢?你與星星說話了?你問他們了?”

“那如果最亮的那顆星星是我們的親人,那麽,我們大家看到的都是一顆星空,都是最亮的那顆星。可他又不會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親人。”

臘月笑著捏了捏他的臉蛋兒:“可是,每個人的感覺不一樣啊。你覺得這顆最亮,可我偏是覺得是那顆。難道你就沒有和嘉兒因為這個產生過不統一的意見麽?其實不是你錯了,也不是他錯了。隻不過,你們懷念的親人不同,感覺自然也是不同。覺得最亮的那顆星也不同。”

許是臘月的說法確實是說服了嚴禹,他皺眉想了一下,也是仰望星空,小臉蛋兒上滿是落寞。

“母後。”

“呃?”

“你不用偏我了,其實我知道,你是想安慰我的,對不對?”小小的臉蛋兒上又滑下一滴大大的淚珠。

臘月心疼的將他摟進懷裏:“怎麽會?母後才不是安慰你,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們想念太後,就仰望星空好不好?”

嚴禹抽泣著答道:“好。”

“我想念我自己的母後,我想念皇祖母。可是她們都離開我了,是不是我不乖?所以她們都不喜歡我?”他哭了出來。

這些日子,他也是極端的難受的。

“怎麽會,禹兒最乖了。我們每一個人都喜歡你,你不記得我之前告訴你的話了麽?禹兒不可以這樣妄自菲薄。你這樣,不光是我,就是你父皇,也會很心疼很心疼的。”

“父皇更疼弟弟妹妹……”他將自己的擔憂說出口。

臘月聽到這話並沒有什麽異樣,反而是撫摸著他的頭,安慰道:“那是因為弟弟妹妹更小啊。他們更需要人照顧。禹兒像弟弟妹妹這麽小的時候,父皇也是這麽喜歡你的。可是你長大了,就會把小時候的事情忘記。弟弟妹妹也一樣。不管是小嬌嬌還是小四兒小五兒,等他們像你一樣大,你父皇一樣也會更喜歡更小的弟弟妹妹啊!”

小嚴禹將頭靠在沈臘月的身上,繼續呢喃:“小的時候我一定不像小四兒那麽調皮,小五兒那麽木訥。不然皇祖母不會最喜歡我的。”

“恩。小禹兒是最乖的。也是最聰明的。”

“皇祖母待我很好的。可是我不是一個乖孩子,我總是騙她。”小家夥兒進入懺悔狀態。

“禹兒總是裝病?”

嚴禹吃驚的看沈臘月:“你,你,你怎麽知道?”

臘月笑:“我自己發現的啊。禹兒希望皇祖母更加重視你,所以總是裝病,對不對?禹兒沒有不乖。我都發現了禹兒是在裝病,太後娘娘自然是更早就發現了啊。你說,她都知道你在裝病,卻什麽都沒有說,是因為什麽?”

嚴禹糾結的看臘月。

“皇祖母知道?”

揉了揉他的頭:“禹兒是個小孩子啊,小孩子做的事兒,怎麽可能瞞過大人呢?皇祖母最疼小嚴禹,自然是希望小嚴禹快樂。小嚴禹不是壞孩子,你隻是太希望父皇能夠多關心你,多來看你,對不對?”

嚴禹連忙點頭:“恩。父皇每天都好忙,可是隻要我生病,他就會來看我,所以我就很想生病。不能生病,我就故意裝病。”

他說著說著低下了頭,攥著衣角。

“皇祖母沒有怪你。在她心裏,你是最好的孩子,她希望你快快樂樂的長大。你知道皇祖母身子病重,卻一定要我登上後位麽?”

看他疑惑的眼神兒,臘月開口:“她說,希望我能盡快當上皇後,這樣,即便是她不在了,也有人保護、照顧你們幾個小不點。她說,也許你父皇以後還會有別的孩子,但是在她的記憶裏,卻隻有你們幾個。她希望你們快快樂樂,健健康康的長大。”

“母後……”一個怯怯的聲音響起。

臘月看著嚴嘉衣著單薄的站在門邊,望著兩人,也是眼淚含眼圈的樣子。

“快來。”

因著兩人談話,錦心去了內室。想來是沒有注意到嚴嘉醒了過來。

將嚴嘉也摟在懷裏,將自己的大披肩為他披好。

三個人擁在一起。

“我也想念皇祖母……”他抽著鼻子,眼淚吧嗒吧嗒的掉。

嚴禹胡亂的為弟弟擦了眼淚,將臘月剛才說的話講了一通。

嚴嘉眼睛亮亮的:“哥哥,是真的麽?他們都會變成最亮的星星守護我們是真的麽?”

“恩。”嚴禹重重的點頭。

嚴嘉聽到這個話,自己抹了把眼淚:“那我要好好表現。她們看見我好好表現,會開心的,對不對?”

臘月微笑,將兩個孩子往自己身邊緊了緊:“是啊。你們要好好表現。”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