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18章 禦花園,小蝶祈福
loading...
杏兒回來的時候臘月正在院子裏散步,她已經將東西交給傅貴儀的大宮女,而傅貴儀本人,據說是被太後邀去了。

同時被邀去的,還有德妃與賢妃,倒也算不上機密,據說,皇上已經交代了下來,讓傅貴儀學習輔佐宮裏大小事務。這算是頭等的大事,如今已經在宮裏炸開了鍋,輔佐宮裏事物,這怎能不讓人多想。

沈臘月含了一抹若有似無的笑。似乎從她重生之後,就格外的喜歡笑。就不知那各色的笑容下,有著一顆何等蒼涼的心。

中宮無主,這宮裏可不都蠢蠢欲動麽?

如今她能做的,隻有靜觀其變。

這日子過得倒是也快,雖然她承寵早,不過倒也是算不上特別的,連著五六日皇上都沒有在召見過她。這點她是知曉的,畢竟,那天皇上那話間的意思就是如此。

而她自己也沒覺得侍寢了一次,升了份位,就算是得了皇上的另眼相待。

凡事,都該徐徐圖之。

好在,這些天皇上並沒有重複不是?這新進的秀女已經有七位被招幸過了。

而並非每一位新進宮的女子受寵後都獲得晉封。臘月也早就想到了,會是如此。

小鄧子偷偷的出去過,不過太後等人沒有任何的反應,臘月本也就沒打算讓他們有什麽反應,她需要的,隻是他們知道。先期的鋪墊總是比之後臨時抱佛腳更事半功倍些。

不需要請安,這臘月也並不常出門,一般都是乖巧的待在屋內或者是自己的院子裏,禦花園什麽的都是極少去的。

羽翼未豐之前,她可不會給人機會羞辱自己。這宮裏比她份位高的,可不少呢!並不是人人都是安婕妤這般。而安婕妤這般淡定也不是因為她心軟,如外表看起來那般拿她當姐妹,隻不過,這婕妤份位委實還沒高到她能張揚跋扈。

這宮裏有一個賢妃,誰敢跋扈?

“主子。”桃兒從外麵歸來,過來稟告。

“今日可是有什麽有趣兒的事兒?”這桃兒熱情活潑,鎮日的嘰嘰喳喳,不過倒是也沒有失了分寸,更是在打探消息上很有一手。

“稟主子,昨日皇上去禦花園散步,遇到了白寶林在禦花園裏為皇上祈福呢。昨夜皇上就宣了白寶林侍寢。”

白小蝶?

臘月美目輕揚,唇畔勾起一抹弧度。

“昨天不是說有了旨意宣單貴人侍寢麽?”

“可不正是如此。奴才聽說,這單貴人都準備好了,又被白寶林給搶了,怒的摔了茶杯呢。”

沈臘月點了點頭,桃兒連忙起身離開,去做其他事情。

單貴人,年十五,禮部單大人的嫡女,自幼深得單大人疼愛,驕縱任性。這白小蝶從她手裏劫走了皇上,這事兒,怕是不能善了了。

不過臘月並無其他表情,白小蝶不好,她從來都是高興的。

且看著吧,今日,該是有好戲看了。

怪不得連安婕妤都不在,昨日這白小蝶獲得侍寢的資格,可是給這些新進宮的女人們提了一個醒。機會,那是無處不在的。

今天的禦花園怕是熱鬧極了吧。

命人搬了個椅子,臘月坐在自己六福殿的小院子裏喝茶賞景,一派悠然自得。

秋日的陽光鋪灑在宮牆內外,臘月以手掩眼望天,到真是萬裏無雲呢。

這六福殿往日就是安靜的,今日因著她坐在院子裏,更是寧靜安逸。不曉得為什麽,倒是讓人覺得有些蕭索了。

可臘月自己倒是不覺,頗為有些閑情逸致的擺弄著茶杯,不時發出咯咯的聲音。

杏兒在一旁服侍著自家主子,見主子擺弄著茶杯,那湛藍的茶杯裏麵飄著幾根碧綠的茶葉,倒是不曉得哪處好笑了。

沒多一會兒,傳來消息,白寶林被封為白常在。

早些年讀那畫本,說是女子如何的一步登天,等入了宮臘月才曉得,那還真不過是畫本。這宮裏規矩嚴苛。封賞之類更是嚴格的厲害。

想來如果不是有大的功勞,她以後的份位也就是一級兩級的慢慢向上爬了。

也不是每一個侍寢的女子都能晉封。這白小蝶,還是有些心思的。

不過她此時不癡戀著連家二郎,她的好姨夫。怎麽就專心討好起皇上來了,想來,還真是,一入宮門深四海。誰能夠甘願平淡呢。

“明日即是十五了吧?”

初一十五,是給太後請安的日子,昨日受了寵,白小蝶不會出門給人當靶子。不過明日呢?這些人可是不敢在太後麵前惹是非,但是總有回來的路上吧。

“回主子,是的。”

雖然臘月鮮少說什麽做什麽,但是不管是杏兒還是桃兒果兒,都對這個主子有著幾分怕,她們總覺得,這個主子不若看起來那般簡單。

白小蝶有那個好運氣成功的在禦花園與皇上偶遇,但是其他人卻沒有。

當天晚上,很出人意外的,皇上翻了傅貴儀的牌子。

臘月紮莫了一下,這皇上是真的對傅瑾瑤好麽?

每初一十五要請安,可皇上兩次寵幸傅瑾瑤都是在請安的前一日。

第二日一大早,臘月倒是算不上盛裝打扮,不過也是穿的喜慶,安婕妤見狀笑的嘲諷。

臘月也不管她這有些鄙夷的笑容,猶自熱情的很。

她們幾個早先從太子府出來的都知曉,這皇帝喜藍。她們也多穿藍色,就連那新進宮的傅貴儀想來都是知道的,不然怎麽一水兒的天藍色,可這沈貴人倒是不曉得的,整日的花紅柳綠,真真兒的俗氣。

如同上次一樣,所有人都到了太後才到。

打量了下眾人。

略微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你們打扮的水靈,哀家看著心裏也舒服。”

德妃慣會巴結太後,連忙附和,看的同樣位置上的賢妃一陣氣悶。

“哀家已經交代過了,每一宮都給你們送一些滋補的補品,你們好生養著身子,早早的為皇上開枝散葉。哀家也盼望著,早日兒孫滿堂。”

一時間眾位妃嬪也都紅了臉。

不過又隱隱的有著幾分期待。

可不是麽,這不管多麽顯赫的身份,如果沒有個兒子,最後還不是如同過眼煙雲。不要說別人,就說這德妃賢妃吧。

賢妃家世顯赫,大將軍之女。德妃的父親雖然是占了帝師的名頭,但是仍是不及賢妃家世。可要說在皇上、太後眼前的體麵,德妃明顯強過了賢妃,可見,有個兒子是多麽重要。

如今景帝隻有兩子,除了先皇後所生的大皇子,就是這德妃所生的二皇子了。

如今大皇子養在太後身邊。

又閑話了幾句,太後就自稱有些乏了,自然,臘月這種小妃嬪哪能和太後閑聊上,她老老實實的坐在那裏喝著茶,倒是一副愜意的模樣。

殊不知,她這一切也落在了太後的眼裏。

太後乏了,眾人也馬上耳清目明的起身離開。

這德妃賢妃等人先行出門離開,剩下的才是她們這些小角色。

單貴人與臘月同是貴人一級,不過她似乎是想體現自己比臘月尊貴些,扭著腰擠到了前邊。

臘月倒是也沒爭搶,這先出門後出門又有什麽關係。

“表姐,我們一起走吧。”陳雨瀾拉著臘月。

不過兩人並沒有走多遠,就聽見前邊“啪”的一聲。

這剛剛出了太後的慧慈宮,就見單貴人也不曉得尋了個什麽由頭,直接就甩了一個大巴掌給白常在,白常在雙眼含淚,低聲嚶嚶哭泣。

這大家都沒走多遠,自然是都看見了,可是倒也沒有哪個過去幫忙。

單貴人固然讓人覺得厭棄,但是白常在也沒有讓人喜歡。

其實這個時候就連賢妃德妃都沒有走遠,不過幾人就像是並不知情一樣。而傅瑾瑤也是目不斜視一臉冷漠的離開。

“表姐,這個單貴人實在是太囂張了,她怎麽能隨便處罰別人。難道小蝶就不能獲得盛寵嗎?”雨斕咬唇,看著臘月。

臘月並沒有說什麽。

“我身份低微,倘若我份位比她高,就算是相同,我也絕不會讓她這麽做。”

見雨斕這個樣子,臘月撲哧一聲的笑了出來。

“表妹還是少管閑事為妙。謹言慎行,表妹不是一直都很懂麽?怎麽進了宮反而莽撞了呢?”沒有多說,臘月也徑自離開。

陳雨瀾見她這番做派,紅了眼眶。一副委屈極了的模樣兒。

“表姐變了……”她呢喃。

別的人從她身邊經過,她見狀連忙用帕子抹了下眼,看著沈臘月的方向,傷感的搖了搖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