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第179章
loading...
方慈於宮中消失,這宮裏的人怎會不知,可這事兒卻並沒有人提起。仿若這宮裏從來都沒有這個人。

這是自然,誰人都不是傻子,即便是傻子,也是長眼睛的。

沈貴妃的宮裏剛將一個小宮女送到了慎刑司,這方慈就消失不見,旁人那裏會不清楚其中的貓膩。

如此一來,後宮眾人倒是更加老實許多,在暗地裏也隱隱有些流言,便是說,這宮裏,隻有順了沈貴妃的心意才能安安穩穩的,否則,怕是要一輩子孤寂的老死於宮中了。

臘月自是聽聞了這個消息,並沒有客氣,將瞎傳謠言的宮女一番處置,旁人見沈貴妃如今越發的無所顧忌,更是夾著尾巴做人。

自然,也有那等著看她下場的。自古以來,但凡如此張揚跋扈了,哪有一個有了好下場。

那賢妃如此,德妃如此,今日的沈貴妃,也未必不會如此。

而臘月又何嚐不知道這一點,雖看似越發的張揚跋扈,但是她卻明白,自己還是極有分寸的。

如今這般,皇上不會惱怒。

或者說,皇上更喜歡看她張揚跋扈些,往日裏兩人的談話便是能看出個一二。

臘月甚至不曉得景帝是如何告訴的太後,以至於太後都不曾過問這些。

這個時候臘月是越發的相信,太後似乎是不好了,估計撐不太久,她近來氣色極好,精神頭也好了許多,可臘月偏是覺得心驚,這般的情形,不更似回光返照麽!

每日都要過去與太後請安,甚至將三個孩子抱過去,太後極為高興,往往會逗弄三個孩子許久。

今日便是如此,又與三個孩子玩兒了一會兒,太後樣子極為困乏。臘月忙是伺候她躺好,準備離開。

“月兒?”太後看她身影,念到。

“太後娘娘可有何事?”臘月將被角曳好,坐在床邊。

“哀家……是不是快不行了?”她的語氣裏沒有一絲的惆悵,仿若是早已知曉事情必然如此。

臘月微笑回道:“太後說什麽呢,您會長命百歲的。您還要看著他們幾個孩子長大啊!”

太後細細端詳臘月,許久,也是微笑,然笑容卻有一絲的飄忽:“你不必瞞哀家,哀家明白,我必然是要死了。如若不是這般,他如何能來看我。澈兒冽兒如何能和好。”

臘月不敢細細分辨話裏含義,勸慰道:“太後萬不可如此,作甚說這些喪氣話。您會好的,您一定會好的。”

太後搖頭:“不必瞞我。月兒,哀家有一句話問你,希望你據實告知。萬不可說謊。”

臘月不曉得太後想問什麽,不過仍是連忙點頭。

太後見她如此,問道:“你進宮之前,可曾認識六王爺?”

臘月連忙搖頭,這確實並不曾。

看她搖頭,太後明了。想來也是,她不該認識冽兒。

“那你家旁人可是認識他?哀家指的是你進宮前。”

臘月再次搖頭,回道:“不曾,都不曾的,不過,也許是臣妾不曉得,那個時候我年紀小,大人即便有事,也萬不會告知與我。太後娘娘,可是有什麽不妥?”

太後看她表情,又一想她說的話,確實有幾分道理,將此樁事情放下,她語重心長:“無事。不管如何,他日哀家若是不在,月兒要好好照顧皇上,照顧幾個孩子,不遑是三個小不點,禹兒嘉兒都是可憐的孩子。你是個心善的,不管旁人如何說你張揚跋扈,但哀家心裏清楚,你是個好的。澈兒便是常說,每次有危險,你必然在身邊,也會救護於他。幾個孩子又待你格外的親,哀家便是想著,許是你與嚴家,果真是緣分至深。咳咳……”

“太後娘娘,您快別說了,好好休息。”臘月不忍。

太後勉強的擺了擺手:“無妨。聽哀家把話說完,這半年來,皇上對你椒房專寵,哀家並未多言一句,那是因著,他這孩子,心裏也似有心結。許是年少的事情對他影響太大,然你能得到他的歡心,哀家便是欣慰至極。哀家不希望,待到老去,他身邊一個體己的人都沒有。你是個聰慧的,也是個貼心的。哀家看的明白,這宮裏的女子,他隻信你一人,哀家也隻信你一人。不管是皇上還是幾個孩子,以後都托付給你了。月丫頭。你留在皇上身邊,定要好好的為他護著孩子,看好後宮。這樣他才更能責無旁貸。”

“是。臣妾曉得了。臣妾一定會盡自己的全力來做到這一點。”

太後點頭,看了看桂嬤嬤,再次說道:“如若哀家不在了,就讓桂嬤嬤去你宮裏輔佐你。她經驗多,看人老道,處事更是一把好手,自會為你排解許多的難題。”

“太後娘娘……”臘月與桂嬤嬤都念到。

兩人俱是眼眶含淚。

“聽哀家的,這樣對你二人,都好。這宮裏孩子不多,許是以後還會再有,可是這幾個,卻是哀家放在心尖尖上疼的,他們的皇祖母已經不能更多的照顧他們了,你們要努力,這後宮,不是那般的簡單。”

臘月這時終是哭了出來,看她梨花帶雨的模樣兒,太後勉強一笑:“好了,傻丫頭,哭什麽,自你進宮,哀家便喜愛你,今日看著你一步步走到高位,哀家覺得,也算是一種圓滿。好了,快回宮去吧。幾個小不點還在外室等你。”

臘月難過的不能自已,不過終究是出了門。

當初得知太後便是害她之人,她心裏是萬分難過的,連帶的,對現在的太後也有了幾分的介懷,後來終於想通,前世今生,際遇不同,人也會有許多的改變,所以她依舊是保持著自己的真心,可是今日,她卻就要不在了。

想到她對自己的那些叮囑,臘月咬唇,抹了一把眼淚。

待沈臘月離開,太後便是宣了景帝。

如今這宮裏草木皆兵,可是見沈貴妃哭著離開,太後又是立時將景帝宣了過去,倒是也有許多的揣測。

可是現在萬是沒有人敢多言的。

而這份疑心一直維持到了第二日清晨便是解開。

誰人都想不到,景帝竟然在朝堂之上公開宣布,還要冊封沈貴妃為皇後。

此言一出,朝堂嘩然。

安大人當即提出,沈貴妃雖然育有皇子,可是當初已然大封,如此突然將其冊封,並不妥當。

景帝怒極,直接命人將其拖出去杖責二十大板。

太後身子骨不好,如今這道雖是聖旨,卻是出自太後的要求,準確的說,這是太後的懿旨,是她最後的一個心願。

即便是全朝堂的人都反對,他也不會在意,這是通知,不是征求意見。

沈臘月不僅會成為皇後,還會在三日後受封。

如此匆忙,即便是長了腦袋,也知曉了緣由。

更讓眾人驚訝的是,傅相和六王爺竟是齊齊讚同。

傅相家裏有兩個女兒都在宮中身居高位,可縱使如此,他依舊能甘心沈臘月登上後位,其他人又有何可言呢?

不遑是傅相,還有六王爺,他竟是破天荒的沒有與景帝抬杠,這也是讓旁人吃驚萬分。

朝堂之上的訊息轉眼便是傳到了後宮。

饒是臘月,也是呆滯住,她怎麽都沒有想到,太後竟會待她如此。

確實,她本就缺少一個登上後位最強勁的理由。

許是她可以是沈貴妃,甚至是可以是皇貴妃,可是想成為皇後,卻難上加難。

太後竟然幫她至此。

臘月閉眼,冥冥之中,仿若一切自有天意。

前世太後對他們沈家做了那麽多,今世,仿若全都還到了她沈臘月的身上。自她進宮,太後便是一路維護。皇上如今半年不曾踏入其他宮中,太後也未有一絲的疑問。

不僅如此,明明身體不好,生命垂危,卻要在關鍵時刻將她推到後位。

臘月說不清楚自己酸澀的心情如何排解,隻站在那裏,呆呆愣愣。

就在她的呆愣間,來喜率一隊小太監疾步而來。

“奉天承運皇帝召曰:朕奉皇太後懿旨,風化之基,必資內輔人倫之本,首重坤儀。此天地之定位,帝王之常經也。貴妃沈氏,懿範性成,徽音素著。沈氏盡乎承歡,惠慈彰於逮下。宜承光宸極,顯號中宮。應立為皇後,以宣壺教。朕祗遵慈訓。貴妃為皇後應行典禮,爾部詳察具奏。”

如今便是傻子也知曉,沈臘月真的要榮登後位了。

彼時也曾想過,許何時她便會更加前進一步,可是這一下子就從貴妃到了皇後,仍是讓許多人驚訝,不僅驚訝,也驚歎與太後的照拂。

宮裏妃嬪眾多,善於逢迎之人更是不少,便是太後病重,也有不少每日報道,巧弄逗趣之輩。

可這一切算計終究都成了空,誰人也沒有想到,太後最信的,仍是沈貴妃。

不,如今已經不是沈貴妃了,隻需三日,隻需三日,沈貴妃便是這後宮的新女主人。

三日以後,她便不再是沈貴妃,而是皇後。

這皇宮,終究是要走向另外一個時代。

初時名不見經傳且家世並不顯赫的沈臘月,終究是並沒有靠著家族的一絲封蔭,走上了皇後之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