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第178章
loading...
景帝並沒有將這件事兒告訴臘月,即便是真的知道了真相,他也不會多說。

在景帝看來,臘月已經接受了母親不在的事實,這個時候知道這件事兒有可能有貓膩,無異於把她又拉出來放在火上烤了一次。

這點景帝是做不到的。

“調查可以,但是有一件事兒朕希望你明白,我不希望這件事兒驚動沈家的任何人。更不希望沈貴妃知道。”

景帝說的清楚,六王爺怔了一下,隨即明白,眼睛眯了眯。

這個動作,兩人倒是有幾分相似,到底是兄弟。

“皇上倒是真心的寵愛沈貴妃。”

景帝麵無表情:“朕隻是告訴你,你應該做的。”

難得的,嚴冽沒有反駁景帝的話,應了是,尋了個理由,嚴冽離開。

這個時候他對其他的事兒完全沒有了心思。

景帝見他如此,也並不多管他。

不過對於臘月母親這件事兒,是上了心的。

這段日子許是因為太後病重的關係,所有人都老老實實,並不敢多惹是生非,生怕招惹了皇上,不過總是有那心思多的,前些時日景帝帶著沈貴妃去看望太後,還提了食盒,結果沒有多久便離開的消息大家也是知道的。

有的人便是想的多。

更有人想利用這件事兒做些什麽。

“娘娘,前些時日內務府新分配過來的小宮女近來總是在廚房轉悠。巧寧已經故意試探了她幾次,她一定是有問題的。咱們怎麽處理?”

錦心問道。

將她抓起來未必不會找到真凶,可到底是僅憑一人口供,證據不足。

按理說,最好的方法便是什麽也不做,看她到底要做什麽。可是錦心又擔心並不穩妥,畢竟,三個小主子還小,而大皇子和二皇子都時常過來。

如果一旦有個什麽問題,那是他們萬死也難辭其究的。

臘月想了一下,果斷的:“將人控製起來。我們不能冒險。本宮倒是要知道,到底是誰這般的沒有腦子,竟然在這個時候還想著來害我。”

其實這麽看起來,這人應該也不甚精明的。

白悠然在她的掌控之下,即便是她有一絲的疏忽,也有皇上。

還有傅瑾瑤和李嫣然,這兩人也必然在皇上的注意之下,之前朱雨凝臨走與她說的那些,果兒不可能不匯報。而皇上對她多加照顧,似是有意,雖此事她並不敢十分的信任,可孩子他總是一定不放心的。

因此,這次出事,必然是他們幾個之外的人做的。

錦心聽了主子的話,應道是,之後便是離開處理。

其實這事兒她也是這般的認為,不過卻仍是不能擅自做主。

看著被帶過來的小姑娘,臘月細細打量,不過十三四歲,但是眼神倒是有著幾分的狡猾。

不消她說,臘月也看得出,知曉她必然是會狡辯的。

就那般的看著,而這小丫鬟跪在躺下,咬著唇,似是隨時訴說自己的無辜。

“將她送到慎刑司,就說她在小廚房圖謀不軌。”

臘月的話音剛落,就聽小丫鬟一陣嚎叫:“娘娘,奴婢沒有,奴婢沒有啊……”

小鄧子也不管那些,直接堵了她的嘴便拖了出去。

“主子,為何不問?”桃兒還是有些不解。

臘月和煦的笑:“問?問什麽?本宮什麽也不問,想必慎刑司會將她問的極好。既然她願意做別人的刀子,那麽就該有這種自知之明。

如若她真是被人利用,本宮許會用另外一種方法。可你們看她,你們看她的眼神,她的表情。她明明白白的讓本宮知曉。她是個有野心的。甚至於,她是在等本宮開口問她。這樣的人,即便是她投誠,我也並不敢要。將她送到慎刑司,想來她會將自己的打算明明白白的說個清楚。”

幾人明白的點頭。

錦心補充道:“其實將人送到慎刑司也未嚐不是一件好事兒。進了慎刑司,那皇上也一定會知道。也許,倒是不用咱們出什麽大力氣了。”

桃兒一聽,更是喜笑顏開。

“可不正是如此,這般甚好!”

臘月若無其事的摩挲著笸籮裏的絲線。勾起一根,嘴角勾著笑,但眼裏卻委實沒有多少笑容:“想來這些時日是太安穩了。有些人啊,覺得不舒服了呢!”

眾人一聽,噤下聲來,知曉主子雖然將這小丫頭送去了慎刑司,但是心裏卻並不開懷。

臘月看眾人都小心的看她,“撲哧”一笑,有了幾分真的笑麵兒。

“將宮妃的名冊拿給本宮。”

杏兒連忙掀開簾子出去。

“如今宮裏還有多少宮妃?”

即便是沒看名冊,想來錦心也是知道的。

“大大小小,共計四十有六。”

往日裏不覺得,這細算下來,果真是不少人呢!

“倒是不少人呢!”臘月挽著絲線,看不出個喜怒。

這數額如若比起尋常人家,自然是多的沒邊兒了,可這哪裏又是尋常人家。皇宮內院,如此看來,委實不多。便是比起前世,都已經是少的不能見人了。

雖話是如此說,可這個時候臘月偏是就覺得,這宮裏的女子,太多了,如若不然,哪有這些是非。

幾人都是看著自家主子,也不曉得,她是個什麽心思,但是想到之前的時候主子心情並不很好。也是並不敢多言。

“主子?”錦心試探著問。

“人多了,便是要好好的處理一下。左不過,兩年之後皇上還會選更加美貌的妹妹進宮。倒是不如現在便是將那不懂事兒的,一並打發了才好呢!”

即便是在幾個心腹的大丫鬟麵前,臘月從不曾如此講話。

其他幾人麵麵相覷,不曉得主子是否是真的要做什麽。

錦心到底是跟著臘月最久的,開口:“主子莫要莽撞,依奴婢看,此事未必最好!想這後宮諸多妃嬪,如若都是安安穩穩,自然都能走到最後,倒是齊妃、德妃、賢妃之流,正是因為他們不斷的折騰,最後才將那一絲情分折騰也無。主子切要三思啊!”

果兒還在,主子說出這樣的話,這不是擎等著讓皇上知道麽!

主子怎地如此糊塗!

“誰會一絲問題也無。更何況,如若真的沒有問題,本宮又如何會為難?”

沈臘月的表情渾然不在意,讓所有人不明所以。

雖然他們沒想明白,但是臘月卻清清楚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麽。

她之所圖,不過就是讓皇上知曉罷了。皇上待她極好,自稱極為喜愛她,可她卻有著十二萬分的忐忑,不了解他的心意。

更是不敢回應,不能回應。

如今這般,不過是一點小小的試探罷了。

如若皇上真心喜愛她,自然會急她所急,想她所想。

如若不然,她還是該嚴嚴的守住自己的心,決計不能愛上他,徒惹前世悲劇。

雖並未想著能夠在後宮椒房專寵,皇上隻守著她一個,但是她確實是明白,有些人,還是該除去的,不然便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隱患。

她自己如何並不重要,可是她還有孩子,她不能不想自己的寶貝。

如若皇上真心疼愛於她,幫她處理了一切,她自然是不用多管。

可如若皇上不能處理,她便是要換個法子處事。

而身在宣明殿的景帝知道了她的話,過了許久,終是笑了起來。

這小丫頭,倒是在試探他呢!

“來福,那宮女可曾交代?”

“回主子,已然交代,正是方小主指使她如此。”

這方小主,指的便是方慈。

這方慈剛是好了幾日,竟有故態複萌。

景帝麵色不豫,當初沒有直接將她處理掉,她竟是以為,還有機會東山再起?

如若沒有愛上臘月,他確實喜歡機靈,算計多的猶如小狐狸一般的女子。

可雖然喜歡這樣的女子,卻又不喜歡她們害人,當時想來,不過是庸人自擾。自相矛盾。

唯今日他才明白,原來,真的有這樣的女子,那便是他的小月兒。

這方慈,雖是有著一分的算計,不過細細品味,倒是隻有惡毒和愚蠢可言。

“她又是受了何人攛掇?”

“如今並未查出,倒是那小宮女,竟也不是個簡單的。據她所言,方小主雖交代於她,但她並未真的想著害人,不過是故意做出那些行為,露點破綻,等著沈貴妃召見她,到時候在表演一番,自可上位與沈貴妃麵前。照她所言,明眼人自可看出,沈貴妃可比方小主更加受寵。跟著她,也更有前途。”

景帝怒極反笑:“竟是這麽個算計,往日裏朕便是知曉,這後宮算計頗多,可如今看來,這後宮果並無單純之人。一個小小的宮女都想著能夠算計貴妃,當真是以為所有事情便可隨他們所願?月兒擔憂的沒有錯,這些人,真該好好處理一番了。”

來福站在一旁,等待景帝的吩咐。

“朕明日便是再也不想看見方慈了,將她處理了吧。既然她那麽喜歡算計,就讓她去地下找齊妃德妃她們算計個夠吧。”

份位高那些不便隨意處置,一個方慈,又有什麽要緊,景帝甚至連理由都不必找,便可將她處置了。

方慈在宮裏的時間也不過一年,可終究是因著自己的愚鈍而迅速的消失於宮中,並未留下一絲的漣漪。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