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第171章
loading...
待景帝來到禦花園,這裏已經亂成了一團。

小周大人睚眥俱裂的看著那對衣衫不整的男女。

眾人一看,竟是一片嘩然,誰人能不吃驚,這對男女,竟是周大人和迪瓦公主。

想到這周大人也是如廁許久未歸,眾人恍然大悟,原竟是如此。

公公與兒媳,這是怎樣的豪門秘辛。

周公公已經羞愧的一臉通紅,倒是迪瓦公主,並不十分慌張,反而是正常的模樣。

“誰來告訴朕,這裏究竟發生了什麽。”

小周大人瞪著自己的父親,似乎已經什麽都不顧了,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微臣求皇上做主,父親不顧人倫,幾次三番與臣的妻子有那苟且之事,臣想著顧全大局,並未多言,隻能嚴加防範。但是此二人竟是如此的不知羞恥,家裏不成,便是在這皇宮內院偷情。他們不遑將我,便是將這皇家尊嚴又置於何地?”

看著小周大人,倒是已經氣極了,完全不顧那些,直接便是開口。

而周大人聽到這個話,也是撲通一下便是跪了下來。

連連磕頭:“皇上贖罪,老臣愚昧,老臣該死……”

往日裏旁人何曾見過周大人如此,想來當初能將他的女兒嫁給六王爺,便是可見其家世的顯赫,如今竟是落到這個田地。

見此二人都跪下,迪瓦公主也跪了下來,不過卻言語誠懇:“皇上,感情之事,談何錯與對。小周大人每日忙於宮務,從不曾善待於我。羅麗莎不通曉南沁國情,可是年輕女子,長久得不到丈夫的慰藉,獨守空閨,寂寞苦悶,為何便不能有他人?男子尚且可以三妻四妾,女子難道就一定要從一而終,不能獲得幸福?”

此言一出,更是讓眾人震驚。

在看這羅麗莎公主,竟是覺得,果真紅顏禍水,在想那迪瓦的國情,心裏也介懷起來。

果真是蠻夷女子啊。

作風委實太多開放。

景帝似是氣極,不過終究沒有對這羅麗莎公主多言什麽,他人便是想著,不管她如何的不著調,但是總是公主之身。

“周大人無德無能,罔顧人倫,實不堪繼續為國效力,免去現有公務,具體事宜,稍後朝堂之上再做論斷。至於小周大人,殿前失宜,與其父同一處置。”

將父子二人處理完畢,景帝皺眉看向了羅麗莎公主,這周氏父子是好處理的,但是這迪瓦公主呢!總是要顧著兩國的情誼的。

如今看著,讓這公主再回周家,委實是不妥當了。

深籲了一口氣,景帝似乎勉為其難:“羅麗莎公主生在迪瓦,並不了解我國的國情。事情已經

這般,委實不適合繼續維係下去。不曉得眾位愛卿有何主意?”

景帝看著這些跟著過來看眼兒的大臣。

眾人這個時候都俱是低下了頭,此等事情,便是往日裏滿嘴仁義道德的王公大臣,也是不好多說什麽的。如若是一般女子,便是浸豬籠也不為過,可偏這是迪瓦公主。此事攸關兩國邦交,縱然覺得這迪瓦公主才是罪魁禍首,可是蒼蠅不叮無縫的蛋,這周大人,委實也太不厚道了。

不管如何,這迪瓦公主都是個燙手山芋,不管怎麽做,都是不妥當的。

眾人皆是沉默,這羅麗莎公主倒是開口了。

“隻要周大人願意娶我,我寧願和離改嫁。”

此言一出,眾人俱是驚訝,果真是一出狗血大戲。

奈何再看這周大人,仿若就要昏厥。

而小周大人則是一臉怨恨的盯著這二人。

羅麗莎則是盯著周大人。

眾人皆是不解,誰也不明白,這一臉褶子的周大人怎麽就比一派斯文的小周大人更得迪瓦公主的意。又一想自家的院牆,便是忐忑了幾分。

看起來,也不能全然不在意啊!

周大人終究是做不到漠視所有人的異樣視線,而且,他本也是沒想著能夠與這羅麗莎如何的。

當初她略主動,他禁受不住誘惑,便是走到了今日的地步。

想來,除了兒子的怨恨,夫人的埋怨,同僚的鄙夷,皇上的譴責,他竟是什麽也沒有得到。

紅顏禍水啊!

“微臣自知犯下大錯,絕不敢在錯上加錯!”

羅麗莎晃了一下,似是不能承受,許久,睜開了眼:“吾皇陛下,羅麗莎請求,能夠與夫君和離。”

這個時候小周大人的意見似乎不那麽重要了。

說起來,她更該得到的,便是一紙休書,可如今,正是因為她的身份,她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好處,例如,和離。

景帝看了一眼眾人,歎道:“既然如此,公主便是先行暫住在宮裏吧。恩?”遲疑了一下,他繼續說:“宜蘭園吧。”

羅麗莎行禮謝恩。

事情便是這般的解決下來,可是大家誰人心裏不是有著自己的想法。

這周家經此一事,怕是就要徹底沒落了。

迪瓦公主自然是不能久居宮中,稍後如何,也未可知。

如若說今日的抓周宴,最最顯眼的,竟不是三個小娃娃,而是參加宴席的人。

不消一會兒的功夫,這消息便是傳遍了,不遑宮裏知道,怕是這外麵的稍有體麵的人家,便是也透過這宮中之事知曉了一切。

皇上沒有隱瞞的心思,他們自然也是樂的多一個茶餘飯後閑談的話題。

這宴席後來倒是如常舉行,不過大抵許多人都已經心不在焉了。

這事情,果真勁爆!

深夜。

雖室內並未熏香,但是仍是甜膩的驚人。

景帝從臘月身上翻身而下。

氣喘噓噓。

將臘月撈到自己的懷裏。景帝撫著她的後背。

“今夜你有些乏。隻承了一次就這般累。”景帝另一手捏著她的下巴,便是要再親。

臘月湊了上去,兩人又是親吻許久。

將被子拉在身上,臘月問道:“今日這場別開生麵的捉奸,便是皇上說的那個小意外?”

景帝揉了下她的發:“沒看到戲,覺得遺憾?”

“自然是不。”挑眉。

景帝笑的和煦:“有礙觀瞻,這樣的訊息,聽聽便可。”

如若說此時臘月還有什麽不明白的,那便是裝傻了,這種赤果果的裝傻,臘月做不到,也不屑去做。

“公主倒像是個粉墨登場的戲子呢!”

這話說的有些酸,不過景帝卻是願意聽的。

聽聞迪瓦公主要暫住宮裏,這後宮妃嬪莫不是咬碎了一口銀牙。

縱有手段,看著迪瓦公主這般容貌配合這種性子,也是讓人覺得極為不安。

“她即便是好戲子,也與朕無關。朕隻心悅月兒一個。”

要說皇上與臘月這個時候的頻率,委實不在一個點上。臘月是實實在在的認為,這迪瓦公主確實是個好戲子。如若不然,怎麽就能將周家父子耍的團團轉。

而且事情想來確實也如了景帝的意。

景帝對世家的厭惡,猶如蚊蠅。

想來這事兒其中的貓膩,不言而喻。

可景帝似乎是以為臘月在吃醋,將迪瓦公主安排在宮裏,這後宮妃嬪不是都該如此擔憂麽?

臘月隻摟住了他的頸項,沒有多言。

景帝抱了臘月一會兒,便是言簡意賅的將今日在禦花園發生的事兒又講了一次。臘月笑的眉毛彎彎。

其實,在他還沒有進門的時候,桃兒已經聲情並茂的將這件事兒講了個囫圇。至於說那演繹的方式,自然是比如今景帝講的有趣許多。

不過饒是如此,她可並沒有打消皇上大人的積極性。

兩人說笑著,倒也快活。

事後,月兒總結:“皇上就是故意的,您這般,以後周大人怕是再也不會出現了。不遑如此,各位大人怕是也要擔心家裏的嬌妻美妾了。”

景帝笑的如同一隻狐狸:“總是要讓他們有些危機感。更是要讓他們知道,即便是自己的後宅,也未必安穩。忙起來,自然是沒有心思管其他人。”

這番話說的似是而非,不過臘月總是個伶俐的,不肯多問。

朝堂之事,皇上願意說,不代表她就有權利發表自己的意見。

景帝也並不覺得她此時的不言語有什麽不妥當,笑著念叨起誰誰家的宅門不穩。

臘月聽了暗自心驚,這京裏的事兒,景帝竟是全都知道麽?

而他毫不避諱的悉數的告訴她,究竟是好,還是不好?

看臘月有些存疑的眼神兒。

景帝親吻她的額頭:“不要這樣看朕,朕不能承受你的懷疑。我愛你!”

臘月不曉得自己怎地就將情緒表現了出來,似乎這些日子以來,她越發的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縱然知道這樣不好,她卻是再三犯錯!

其實這點完全是臘月自己想錯了。

她與以前一樣,即便是有疑問,也不過是一閃而過,偏是這個時候的景帝與以前不同,待她十二萬分的真心,如此一來,自然是能觀察到她的細微變化的。

“臣妾才不曾懷疑您。”她嬌嗔一句。

景帝勾了抹笑容,沒有多言這個話題。

既然是不多言,臘月自然也不會還在這個話題上糾纏。

沒一會兒的功夫,就見臘月又說起旁的事情,逗的景帝開懷一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