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第161章
loading...
慧慈宮。

太後身子還是虛弱,不過倒是不至於馬上如何。

看著攪著湯匙準備喂她粥的沈臘月。

輕輕歎氣,問道:“德妃的事兒,可是都處理好了?”

她如今雖然不管事兒,但是不少事情都是知道的。

“回太後娘娘的話,已經好了。”雖是如此說,但話語間卻有一絲的遲疑。

太後自是能聽的出來:“有事直說便是。”

臘月卻不知如何說是好。

想了一下,她開口:“許是因為母妃去世,近來嘉兒狀態不太好。”

這是必然,母親去世,他不過是一個孩子,哪裏懂得那許多。他知道的,不過是從今以後再也見不到母妃而已。

太後聽聞此言,也是一聲歎息,如何能不歎息,這不管大人如何,孩子總是無辜的。

嘉兒那麽小,又是那麽的軟弱,想來他的日子,必然難過。

“你可是有好的法子?”

臘月搖頭,如若她有法子,斷不至於此時這般的為難。

太後看她真心為嚴嘉著想的模樣兒。暗自點頭。

“這些日子讓禹兒和嘉兒搬到你慶安宮住些時日吧。哀家身子骨不好,也不能時時刻刻照顧他們。有你在,哀家也是放心。”

臘月聞言,點頭答應。

禹兒和嘉兒都比較喜歡幾個小娃娃,讓他們常在一起玩耍,希望能對他們好些。

兩人商量之後,太後便是直言困乏,至於景帝,太後自然會通知好的。

景帝確實並沒有反對太後的這個主意,不僅沒有反對,相反的,還覺得這般挺好。

他已經知道了齊妃的打算,想來那毒婦不會放過嘉兒。

眯了眯眼,隻要堅持這幾日,他便是會將一切都解決妥當。

這後宮,確實是不需要那麽多的女子了。

往日老人便是言說,女人多了是非多,如今看來正是如此。

這幾年來那許多事兒,一樁樁一件件,便是都因著這後妃而起,興風作浪,倒是自視甚高。

既然如此,那他便是要好好的處置一下這後宮。

終有一日,這世家、大臣,不會再覺得,自己的女兒在宮裏如何受寵,而決定了他們的將來。

而這些興風作浪的歹毒之人,便是都會被悉數處理幹淨。

太後將兩個小皇子都安排在了慶安宮,旁人的想法也是頗多的。

太後如此安排,景帝並未發表任何的反駁意見,如此這般,倒是讓人覺得分外的不對勁。

許是,這是沈貴妃更加前進一步的征兆?

既然沈臘月能從淳昭儀變成沈貴妃,也說不準會成為皇貴妃,亦或者大家都不願意想,也不願意揣測的……皇後。

不管旁人如何想,臘月這個時候倒是在指點錦心幾人布置房間,即便是隻住幾天,也斷不能糊弄。

嚴禹嚴嘉兩人離開了上書房便是從身邊的老嬤嬤那裏得知了這個消息。

嚴禹的小嘴兒抿的緊緊的,顯然很高興。

又看一眼旁邊的嚴嘉,但是一般,不過這些日子他慣是恍惚,旁人也唯有歎息。

將兩個孩子的東西收拾妥當便是安置在了慶安宮。

臘月看著兩個孩子笑:“禹兒嘉兒過來了,快看看我為你們準備的可是滿意?有什麽希望不喜歡定要告訴我,我會安排人給你們重新收拾的。”

兩個孩子是住在一間屋子,往日在慧慈宮,兩人都是分開住的。

如此這般了,倒是個新奇的體驗。

臘月始終覺得,大人不管如何安撫,總是不如孩子自己想開。

而孩子與孩子之間,才更易溝通。

想自己小的時候,母親去世,縱使祖母關心,可是終究是敵不過哥哥和妹妹的相伴,這是有著本質上的不同的。

也正是因著這些原因,臘月將兩個孩子住的地方布置在了一起。

嚴禹比嚴嘉大些,又因為自小便是更清楚母親過世的苦楚,倒是對嚴嘉分外的關懷。

牽著嚴嘉的手四下轉了轉,似乎沒有什麽不滿意之處,終於將緊抿的嘴角放開,露出可疑的弧度。

“還……湊合吧。”

看他都要笑了出來,還不肯承認,臘月笑著回道。

“那,有什麽覺得湊合不下去的,便是通知我就好。”她笑著打趣兒。

嚴禹小大人似的點頭。

“嬌嬌起來了麽?”

他最是疼愛自己的妹妹,每每便是喜愛過來找她。

“是呢!你們將手洗好,我便是帶你們去見嬌嬌。”

臘月笑著指點,倒是奇怪了,三個小娃娃,小嬌嬌脾氣最不好,又嬌氣的厲害。整天嗓門比誰都大,最喜歡哭,可是眾人卻都最喜歡她。

臘月極為留心觀察幾個孩子。將孩子都放到了火炕上。

三個孩子因為放鬆,都咿呀起來,嬌嬌聽見哥哥的聲音,便是吭哧要抱抱。臘月看著兩個孩子,

問道:“你們要抱抱嬌嬌麽?”

嚴禹高興的露出牙齦,點頭。

嚴嘉看樣子也是想的,不過卻並不開口,咬著唇。

臘月想了一下,將嬌嬌放到嚴禹的腿上。

又將小四兒拎起來,捏著他的小手做揮舞狀:“二哥哥,二哥哥,抱抱我好不好?”

臘月模仿小孩子的聲音逗著嚴嘉。

不遑嚴嘉嚴禹,連旁人聽見了,都是忍不住撲哧一下,嬉笑開來。

嚴嘉小臉兒紅紅的,想了下,點了點頭:“他不可以在我身上便便。”

對於這一點,這兩個小家夥都蠻介懷的。

臘月點頭,一本正經:“那是自然。”

小五兒自己挽著小手兒,側頭亮晶晶的看著哥哥姐姐們,哼了一聲,蝸牛般的又將頭轉到了另一邊,看自己的娘親。

“嗚啊,咿咿啊啊,唔……”

臘月看小兒子這個樣子,挑眉。

笑著捏了一下小五兒的臉蛋兒:“小五兒可是希望娘親抱抱?”

“嗚嗚啊啊……”

臘月笑了笑,將有些著急揮舞小胳膊的小五兒抱了起來。

三個孩子之中,小四兒是長得最大,體力也最好的。

自被嚴嘉抱起來,就是不斷地動來動去,嚴嘉抱著他有些吃力,不過看樣子,也是開心的。

臘月便是覺得,自己這樣是做對了,孩子的世界,隻有孩子最懂。

“嗚啊嗚啊”小四兒不斷的將小臉湊到嚴嘉的臉上,妄圖親他。

這是他最近最為喜歡的一項新遊戲,因為往日臘月睡前總是會親親幾個小孩子,這小四兒似乎是極為喜歡,便是常常想著親別人。

就連臘月都常常被他蹭了一臉的口水。

嚴禹嚴嘉常常過來看幾個小娃娃,自然是明白這孩子的愛好。

看他鍥而不舍的企圖對嚴嘉實行口水攻勢,而嚴嘉避而不及的狼狽模樣兒。

嚴禹笑的眉毛彎彎。

臘月看幾個孩子的樣子,笑了下。

“禹兒啊,嘉兒年紀小,有些抱不動弟弟,你們換換好不好?”她是故意如此。

本以為嚴禹會很為難,畢竟,任誰都知道他對妹妹的喜歡。

可誰想著,他竟是真有幾分大哥哥的樣子,想了下便是輕輕點頭。

臘月見狀笑了起來,將兩個孩子換了個兒。

嚴嘉也更是喜歡嬌嬌,見她抱在懷裏,舒心的籲了一口氣。

小嬌嬌咿呀一下,換了個舒適的姿勢,挽著自己的小手兒玩了起來。這點倒是與她的弟弟一模一樣。

唯有小四兒,即便是換了個人抱他,依舊是不改自己的惡習,在嚴禹身上鯉魚打挺,哼哧哼哧的,倒是有趣。

嚴禹終是受不了他這個折騰,將他豎了起來抱。

如此這般倒是如了他的意,咿呀著就將小嘴兒湊了過去。

嚴禹躲避不及,沒一會兒的功夫,就見他臉上不少的口水痕跡。

嚴禹頗為嫌棄的不斷的擦,可是小四兒哪管那些,這是他表示友好呢!

更是愈發的來勁。

這個時候嚴嘉也是高興的厲害,咯咯的笑著。

臘月看著幾個孩子如此,總算是有些放下心來。

這孩子有心結,慢慢開導便是,好在,嘉兒是個單純的孩子。

不管德妃為人如何,在教育孩子上,倒是沒給孩子教歪了。

嚴嘉雖不若嚴禹那般多的心眼兒,但是倒是一個單純無害的娃兒。

這室內一派的歡聲笑語。

景帝進門,便是看到了這樣的情景。

月兒的頭發因著小五兒亂動的關係,有些鬆散。

而幾個孩子都是玩兒的開懷,宮女雖然伺候在一旁,但是卻並不上前,倒是讓幾個孩子“自由發揮”,彼此之間嬉笑張揚的緊。

見景帝到來,臘月也不下來請安,歪著頭,嘻嘻笑著:“皇上,給您抱。”

說罷便是將小五兒塞到了景帝的懷中,景帝見她如此,笑斥:“你倒是個慣會耍滑的。禹兒和嘉兒還沒把孩子給朕,你倒是如此。”

臘月朝著小四兒拍了拍手,這娃娃直接便是向後倒去,景帝一驚,不過臘月倒是不怕,她已經習慣了小四兒這般調皮。

將小四兒接過來,她揚眉:“皇上才是慣會冤枉人呢,臣妾不過是想著,將小四兒接過來而已。”

兩人這般說話,小嬌嬌聽到父皇的聲音,卻不見來抱她,也是不安分起來。

一時間這屋裏竟是亂成了一團,看著幾個都不老實的小家夥,景帝無奈卻又寵溺的笑。

“朕記得,禹兒和嘉兒小時候可沒這麽頑皮。”

兩個小家夥聽到父皇似是表揚的話,都高興的彎了嘴角。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