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第154章
loading...
沈臘月看他們這般做作的神態,冷笑。

這好了傷疤忘了疼,她們是沒有安淑媛的遭遇,所以依舊覺得無所謂是麽。

板起了小臉兒:“錦心,將人都給本宮攆出去。本宮倒是不明白了,一點證據也沒有,過來質問什麽,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所謂的規矩,便是一個低品級的妃子來質問高品級的妃子麽,當真是可笑至極。”

見沈臘月這麽不留情麵,惠妃臉色也變了。

“本宮倒是要看看,誰敢攆我。”

“傅貴人到”傅瑾妍也是知曉了這邊的事兒,匆匆趕來。

“嬪妾見過沈貴妃、惠妃娘娘。”

“起來吧。”沈臘月雖然開口,但是語氣並不太好,看著這劍拔弩張的狀態,傅瑾妍心裏堵得很。

她知曉,必然是這個姐姐又過來生事了。

“姐姐,妹妹聽聞這邊出事兒,便是想著過來看一下。聽說這人是在慶安宮外,出事的。姐姐怎地就過來叨擾沈貴妃了呢?”

擔心說的太過隱晦,傅瑾瑤並不明白,傅瑾妍說的倒是也算直白,不過那句慶安宮外,倒是分外的重音。

冷笑一聲,傅瑾瑤並不聽勸:“什麽時候一個小小的貴人也有資格攙和這樣的事兒了。”

傅瑾妍被蹙了一下,並不意外。

拉了拉傅瑾瑤的衣袖:“是嬪妾逾矩了,不過這宮裏總是要人髒並獲才好如此興師問罪吧。姐姐莫要衝動,著了他人的道兒。”

說話間,還看了李嫣然一眼,很明顯,她是知曉這李嫣然也不是個簡單之輩。

“雲嵐,給本宮掌嘴。誰許你在這裏大放厥詞?”

此言一出,不光是李嫣然,就連沈臘月都愣住了。

唯有傅瑾妍一副稀鬆平常的模樣兒:“姐姐。”

此言包含了許多。

“雲嵐”

雲嵐迫不得已,隻好來到三小姐麵前。

“這是幹什麽。”

低沉的聲音響起。

竟是景帝來了。

不過也並不奇怪,景帝基本每日都是會到慶安宮的,即便是不傳召沈貴妃侍寢,也是要來看一看幾個孩子。

也沒用多少時間,就聽傅瑾瑤已經將事情的經過詳細的敘述完整。

臘月就這般冷淡的看人。

待她說完,臘月微笑發問:“惠妃娘娘,你我二人,誰人份位更高?”

傅瑾瑤咬唇,覺得有些受辱,盈盈的看著景帝。

許久,見景帝似乎並沒有為她說話的打算,心裏惱恨卻仍是開口:“自然是貴妃娘娘份位高,不過臣妾既然奉命打理宮中事務,自然要為嫣然妹妹討個公道。”

臘月也不多說什麽,繼續問:“那敢問,惠妃娘娘可有任何證據,人證或者物證,能夠證明丹兒之死與本宮有關?”

惠妃惱恨的開口:“在慶安宮後門發現。”

“我說,證據。”臘月笑著提醒。

如此這般,她竟是沒有話說,不過她自認為景帝也是對她有感情的,便是落淚看著景帝:“皇上明鑒。屍體在慶安宮後門發現,嫣然妹妹又直言昨夜在慶安宮附近看到鬼祟身影,臣妾不過是秉公辦理罷了。臣妾每日為宮務勞心勞力,得不到大家半分讚也就罷了,臣妾也是想著為太後分憂,可是如今竟反而是一陣埋怨麽。”

冷笑一聲。

“無憑無據,便是興師動眾,擅闖貴妃寢宮。你這不過一個普通妃子,倒是膽大。是不是如若在宣明殿附近看見,便是要對朕興師問罪?一絲證據也無,竟然還如此的理直氣壯,朕倒是不知道,傅相往日是如何教導與你,竟給你養成這麽個讓人厭棄的性子。真真兒是連你姐姐的一絲頭發都比不上。”

這景帝極為善於往人心裏插刀子,如是一番話說出來,傅瑾瑤的臉上已經並無一絲的血色。不過他並沒有停頓。

“既然你覺得有些力不從心,那這宮務,還是全都交還給沈貴妃吧,本來你也不過一個妃子而已。”景帝並不看傅瑾瑤,反而是盯著沈臘月。

傅瑾瑤本就是想著讓皇上知道一下她的苦楚,沒想竟是將宮務拿了回去,竟是踉蹌了幾步。

臘月閑閑的開口:“還請皇上收回成命,不然如果他日再有什麽亂七八糟的人死在我慶安宮的大門外。怕是人人都要說我權傾後宮,一手遮天呢!”

景帝看她的小臉兒,笑。

“說什麽傻話。你是當朝貴妃,四妃之首。這些本就是該你管的。惠妃也暫代後宮事務太久了,既然她覺得自己不能勝任,那還是交還回來的好。”景帝說的輕描淡寫。

但是這話的殺傷力卻是巨大。

一個“交還”便是說明了她名不正言不順的地位。

景帝看著這幾人,語氣更淡:“傅貴人又是為何在這兒。”

傅瑾妍微微一福,回道:“啟稟皇上,嬪妾聽說姐姐在這裏,便想著過來看一下。”

景帝不提剛才雲嵐已經高高抬起的手,傅瑾妍更是不提。

“這是慶安宮,不是禦花園,朕倒是不知道,你們倒把這裏當成什麽了。”

傅瑾妍聽罷,連忙跪下請罪,看姐姐傅瑾瑤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兒,心裏歎息,如此這般沒有眼色,她便是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能拉回來。

扯了下惠妃的衣角,她卻並無所動。

她這小動作極為隱秘,但是仍是被景帝窺到。

景帝似笑非笑的看著這傅家姐妹。

李嫣然看事情超出了預期範圍,不太好,也連忙極有眼力見兒的跪了下來。

看她這動作,景帝更是不喜,相比於傅家姐妹,景帝對李嫣然的觀感更是不好。

“李貴人,既然你發現有人鬼鬼祟祟,為什麽不叫侍衛將人當場捉住,照你所言,慶安宮附近。那麽慶安宮守門的太監也斷不會袖手旁觀,沒有這般,倒是拍了一個丫鬟過去跟著,這本就不合常理吧?”

李嫣然早已想好了對策。

楚楚可憐道:“當時我們的位置局裏慶安宮還是有些距離的,嬪妾也是想著,一來不能打草驚蛇,另外一個則是,如果是我們誤會了,也可當做沒有這事兒發生。”

“李貴人對自家宮女,倒是放心。既然發現可疑,便是將一個弱女子派了過去。如果昨晚你便是喊人,想來這丹兒也不會死吧?”沈臘月冷冷的嘲諷。

雖然知道景帝會處理這事兒,但是臘月還是不深不淺的嘲諷。

她也不可能每一件事兒都依靠皇上解決,倘若他日皇上不會在維護她,那她依舊是容易被別人當成靶子,倒是不如現在趁著有皇寵,厲害些,最起碼,之後即便她無寵,旁人也會忌諱三分,不敢輕易招惹。

李嫣然咬唇跪在那裏,心裏暗恨,她明明是苦主,如今到似別有目的。

看臘月板著小臉兒教訓人,景帝笑了下。

“既然覺得有人鬼祟,而你又見過那人。李貴人,你說說,那人有什麽特點。”

李嫣然當時看到那抹鬼鬼祟祟的黑影,並沒有看清楚長相,但是照著她的衣著和身段來看,必然是宮女。

“具體長相並無看見,但是可以肯定是個宮女。”

“既然惠妃認為人死在我慶安宮的後門,便是與我有關係,那麽我倒是不便調查此事,免得之後即便是查出了真相,也有人質疑。畢竟,這宮裏的某些人,隻願意相信對自己有利的。不願意相信對自己無利的。臣妾倒是要請皇上差合適的人,仔細徹查此事。談不上還臣妾一個公道,隻不過希望,那些無事生非之輩能夠閉嘴。”

景帝倒是不知道,他的小月兒何時也變得這般的牙尖嘴利,不過如此倒是有趣。

不過是一個轉念,景帝便是笑了出來。

“既然沈貴妃這般的委屈,那自然是不能善了。不如這樣,這事兒,就交給傅貴人吧。朕想著,這宮裏,能做到公平合適的人,也是不多了。”

這尚在妃位的齊妃惠妃都不在考慮之列,而這般的任命與傅瑾妍,本身就是對傅瑾瑤的一種變相打臉。

今日臘月倒是看出來了,這景帝委實是厲害。打臉這種事兒,果真做的駕輕就熟,昔日寵愛有加,可是待到寵愛全無,他可並不會念著一絲的舊日溫情。

不過又一想,又哪有舊日溫情可言,說不準,她們不過都是皇上取樂的工具罷了。

“嬪妾遵旨。”雖然知道如此便是接了這個差事並不好,但是傅瑾妍倒是也不能推辭。

一切塵埃落定,眾人皆是離開。

沒有旁人,臘月自然是收起了冰冷的臉色,笑眯眯的問著景帝:“皇上可是要來些甜品?”

景帝搖了搖頭:“稍後朕會讓她們將宮務交還給你,雖然有些麻煩,但是你也不能總是如此,什麽也不管。”

臘月拉著他的手坐下,嘟唇抱怨:“如今臣妾什麽都不管,尚且能生出許多的事端,如果管的多了,必然是更多麻煩。皇上這是給臣妾找不自在呢!”

這話倒是有些放肆了,不過想來,這宮務,能不沾便是不沾的好。畢竟,給人貪慕權勢的感覺,總是不太好的,而且她的孩子又小。

如果說孩子大了,有些事兒,上手自是好的。

“你呀,說你想得多,你總是不肯承認,如果覺得自己忙不過來,手下總是有不少的可以信任的人的,交代下去便可。這有些事兒抓在自己手裏和旁人手裏本就不同。你是貴妃,這後宮之中並無他人比你份位更高。凡事不必顧忌太多。”

這番話竟是也合情合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