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第146章
loading...
這消息傳得滿天飛,太後便是坐不住了,雖然也是知曉這一切都是景帝所為,但是她還是忍不住問自己的兒子。

“哀家倒是覺得,每每你們一起出門,總要發生些什麽危險。倒是並不順暢呢!”

景帝坐在小榻的另一邊,神色沒有什麽變化。

“其實朕倒是覺得,沈臘月是朕的守護神。”

太後見兒子並沒有什麽特別的表情,不過卻說出了這樣的話,問道:“為何這麽說?”

“這幾次並非人禍,而是天災,朕記得那時生死攸關的時刻,沈臘月也是如同母後想著這般,將所有事情都埋怨到自己身上,覺得定然是自己的關係。可朕無助的躺在那裏,卻是覺得,不管是上一次還是這一次,如果沒有她,朕便是活也活不下來的。這兩件事兒的起因如若是她,朕自是覺得都是她的錯,可是偏這兩件事兒都是因為朕。”

景帝喝了一口茶,繼續言道:“每每朕有危險的時候,她都能陪伴在朕的身旁。不管是第一次墜崖還是這次的患天花。如若不是她,怕是母後已經看不見兒子了。不知怎的,朕倒是覺得,她便是兒子的守護神。時時刻刻護著朕的安危。”

太後聽景帝這麽一說,也是歎息:“說起來,確實如此。許是這沈臘月真是與嚴家有緣。你們這大大小小的,哪個不與她交好。哀家看著,都是覺得奇怪。禹兒這般的性格,竟是就能與她處到一起。”

景帝手指輕輕的點著桌子:“母後放心,沈臘月的為人是沒有問題的。禹兒和嘉兒與她交好倒也好。朕也是希望,他們兄弟幾人不會如同我們。”

太後聽聞此言,麵色一怔,隨即苦澀的點頭。

兩人默不言語。

過了一會兒,太後又問道:“哀家自是不該多問朝堂之事,不過聽說,你最近將沈家眾人提了上來。如若覺得這月丫頭好,再提一個份位便是,為何如此?”

景帝笑:“母後說什麽呢。臘月已經是四妃之首,如何再提?再提便是皇貴妃了。縱朕覺得她是好的。可是要說讓朕將她抬舉到那個位置。兒子倒是覺得沒有必要的。不提沈臘月反而是提拔沈家男兒,自是有朕的道理。沈臘月的父親雖然不是頂聰明,但是卻也是個有能力的。如今的位置,正是適合他。至於沈家其他人,大抵也是如此原因,朕是不會為了私事影響公事的。不然,傅瑾瑜又怎會成為大學士?”

太後一想,果然如此。

她的兒子自己是清楚的,哪有那麽兒女情長,如今說出了口,覺得真是如此。

雖然兒子從來都沒有問過自己與傅家的一切,但是想來他那麽精明的人,又怎麽會不明白呢!

不然他也不會在這次為嶽楓選親事的時候,提到了傅瑾瑜,這真真兒是打了傅家的臉。

“嶽楓那事兒,不宜拖得太久,你怎麽看?”

景帝眯了眯眼:“朕一會兒回去便是下令,明日讓沈家老夫人帶著女眷進宮覲見沈貴妃。之後就會賜婚。您看如何?”

太後點頭。

又想了一下:“哀家見見她吧,給她些體麵,也讓她在相府吃不了虧。”

景帝點頭,並不當做一回事兒。

如此這般,太後就覺得,自己果然是想多了。

也怪自己,聽了旁人的話便是有些動搖,其實兒子是自己養大的,竟是不知道他什麽性格麽?

要說真心愛上一個女人,全心為她謀算,為她的家族親人謀算,這又怎麽可能呢?

又想到那個不顧自己性命也要維護景帝的沈臘月,太後歎息,倒是個癡情的人兒呢!

也不枉自己這般的疼她。

見太後的神色有些倦乏,景帝起身離開。

因著已經入冬,這風刮的極大,景帝走在風裏,並不用轎攆。

他又怎麽不知道,如果他是真的處處維護了沈臘月,表現了對她的喜愛,那麽太後又怎麽會真心待她好呢?不管如何,太後都是他的母親,而臘月則是他心裏最喜愛的女子,或許,不止喜愛,已經是愛!

這婆媳之間,別說是皇家,即便是普通人家,也不會處的極為和諧的。

隻有太後知道自己對臘月無心,又想著臘月能夠處處守護他,那便是會更加的同情於她,更是會真心的疼愛臘月。

勾起了嘴角,曾幾何時,自己也這般的為他人考慮了?

難不成,自己是真的愛上了沈臘月?

景帝心思翻轉,停住了腳步。

“去竹軒。”

來喜不明白主子怎麽的就變了主意,改了路線,但是還是本分的跟著。

別說他不知道主子為什麽改變了主意,就說景帝自己,都是有些迷茫的,不曉得自己為什麽改變了主意。也許,他不過是想去別的女人那裏證實一下。

自己是不是非臘月不可!

他不敢肯定,如果別人懷孕,月兒會不會傷心,可是想到她那張小臉兒,他就覺得,還是找個穩妥的人吧。

於是,他選擇了竹軒。

最起碼,傅瑾瑤是怎麽都不可能懷孕的,不是嗎?

板著一句“皇上駕到”,景帝欣然而至。

而正在自怨自艾的惠妃娘娘聽到景帝到來,驚喜的衝到了門前。

“臣妾參見皇上”微微一低,眸光流轉,盈盈的看他。

那眼神裏的情愫,說不清道不明。

“平身吧。”

景帝聞著這室內濃重的熏香,皺皺眉,有些不喜。

他並不偏愛濃香,傅瑾瑤總是自稱最是對他真心,卻是連這一點小事兒都發現不了。

心裏一聲冷笑,這便是她的真心。

似乎連初初進宮的傅瑾妍在兩次侍寢之後也發現了這一點,可這惠妃竟是一直都不知曉。

擺出歡喜又有些垂然欲泣的模樣,傅瑾瑤咬唇開口:“臣妾,臣妾還當皇上忘了臣妾呢……”

這樣子竟是有著無限的委屈。

“過來伺候朕。”

這句話說得倒是開門見山。

景帝本就不是真的為了臨幸她而來。

如此這般,也不管那許多了。

傅瑾妍一怔,隨即喜上眉梢,當他是已經忍不住了。

回頭揮了揮手,侍女們連忙退下。

“臣妾先伺候您沐浴?不過燒水倒是也需要一些時辰,不如,臣妾陪您去溫泉?”

這溫泉,除了沈臘月旁人並沒有去過。傅瑾瑤一向都將它當成專寵的一個標誌。

景帝看著她這般的樣子,心裏更是反感了些。

“不必,把朕衣服脫了。”

傅瑾瑤聽他話音裏,竟然是一絲情欲也無。

知曉他不喜旁人的自作聰明。

她向來是會善於利用自己的美麗,愛慕的看著他,那纖纖玉指,一寸寸慢悠悠的將他的衣衫解開。接著便是裏衣。

自從祭天回來,除了臘月,景帝並未找他人侍寢,這是第一次。

而待到傅瑾瑤將他的褻衣拉開,眼神裏閃過一絲的錯愕。

是的,景帝的身上還有天花的痕跡,那樣子竟是讓傅瑾瑤訝然的呆住了。

那眼裏不容忽視的,竟是嫌棄。

景帝並不在乎自己的身體,但是看她這樣,心裏膩歪起來。

還沒等他有所反應,這傅瑾瑤倒是回過神來。

“皇上”嬌滴滴的喊著。

明明心裏不喜這般的他,嫌棄這般的他,卻仍是能夠裝作這般的歡喜。

真是做作!

“嚇到你了?”聲音溫柔的很。

傅瑾瑤聽到景帝的問話,連忙搖頭:“怎麽會!不管皇上變成什麽樣子,臣妾都不會覺得害怕。臣妾,臣妾隻是心疼,心疼您的傷痕。怎麽出門一趟,就成了這個樣子了呢?貴妃娘娘究竟有沒有好好照顧您?”

說完竟是落下了一滴淚。

景帝本就不喜她的假裝,看她又不知不覺的上著眼藥兒。

也冷下了臉色。

“不管朕變成了什麽樣兒,你都會一如既往的心悅朕?”語氣仍舊溫柔,但是眼底卻是一片冰冷了。

傅瑾瑤點頭。

“那是自然,皇上,這宮裏有許多的太醫聖手,必然能讓您完美無缺。臣妾是心疼您啊。您是多麽完美的人,怎麽能有一絲的瑕疵。”

聽到這裏,景帝冷笑了起來。

“你便是覺得,這樣的朕是瑕疵的?”

這時傅瑾瑤才後知後覺的察覺到景帝的不喜,在一看他的臉色,果然不好,連忙挽救。

“不是的,不是的皇上。您誤解臣妾了。臣妾是心疼您的疼,是舍不得您的傷。”

雖然如是說,但是她的視線卻不會再放在他的身上。

想來,自己的傷痕讓她極為嫌棄吧?

又想到臘月的自然。

景帝在心裏暗罵自己,怎麽就昏了頭,是啊,除了他的小臘月,旁人怎麽會心無芥蒂的對他呢?

他不在意,可是她們卻在意。

就如同現在的傅瑾瑤,口口聲聲的說著最愛他。

可是但凡自己有一絲的不完美,便是露出嫌棄的目光。

倘若是讓其他人看到他天花發起來的模樣,怕是要驚得昏倒吧。隻有他的臘月不嫌棄他。她甚至不覺得他身上的傷痕有什麽。

是他想錯了,真的想錯了。

沒有人是臘月,她們所有人都不是臘月!

他其實根本不需要試,沒人是他的臘月,他也沒有把任何人當成臘月。

他的小臘月。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