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第145章
loading...
景帝並沒有對外宣稱自己是患了天花。

旁人自然也是猜測得出,景帝並非對外宣稱的那般是患了傷寒。

具體是怎麽回事兒,倒是沒人知道。

而景帝回來之後在朝堂上也有了一係列的大動作。

首先便是周楠和傅瑾瑜的升遷。

其實之前的時候人人也都曉得,周楠是景帝的心腹之一,不過因著少年得誌及並無家世,他官位倒是並不十分的高。可這次回來周楠竟是掌管了整個京城的兵馬與巡防。

如果不是極端的信任,這絕不可能交給他一人。

而傅瑾瑜是景帝回京之前三天抵達京城,他先前的時候被景帝差遣出去辦事。

回來之後便是被升遷為正二品的大學士。

單是這兩項變動便是令人震驚。可是饒是如此,倒是也沒有什麽人提反對意見,一來是景帝的為人。二來則是周楠寒門之子,孑然一身,為人冷漠,這樣的人即便是升,倒是也未必會走的太遠。

而傅瑾瑜則是傅相之子,更是沒有人會觸這個黴頭。

除了這二人,沈家父子竟然也被升遷。

沈貴妃的父親被升到了從二品的位置,而沈貴妃的哥哥則是調到了周楠的麾下,雖然隻是官升兩級,但是人人都曉得這個位置的重要性。

饒是並無出色的沈貴妃的二叔,也被官升了三級。這位置倒是並不重要,可是皇上對沈家的抬舉人人都看的出來。

而同樣的,兩個太醫都是升遷迅速。

這次皇上出門拖了這麽久才回來,人人都猜測必然是發生了什麽。

旁人便是感慨,這好運怎的就總是眷顧旁人。

許多人都是如此,往往隻看到他人得到了什麽,卻不想,人家為這“得到”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和努力。

本來大家想的挺多,流言也挺多,但是也不過三五日,竟是有另外一種說法傳了出來。

說景帝在祭天的時候患的並不是傷寒,反而是天花。

正是因為沈貴妃的照顧和不放棄,才得以痊愈。

如此一來,倒是可以看出,為什麽沈家平步青雲,為什麽這麽多人的位置起了變化。

臘月在宮裏聽到這一點,皺眉不解。

不過想了一會兒又有些自己的猜測,會不會,這本身就是皇上自己放出的風聲。

畢竟,當時的人斷是沒有人敢將實情講出。

而且這流言對自己這般的有利,雖然有點像是往自己的臉上貼金,但是她確實覺得,這就是景帝做的。

紅著臉想起了那晚。

兩人在水中溫存之後,他抱著她說,她的份位已經是四妃之首了。再次迅速的升份位並不合適,不過他會通過別的方式補償她。

臘月不明白,為什麽需要補償,她笑著婉拒。並非場麵話,而是真的覺得不需要。

倒是沒有想到,景帝所說的補償,竟然是將她沈家眾人升遷。

錦心在一旁歡喜:“主子,皇上還是重視您的。”

臘月擰眉:“這樣的話,以後不要多說。皇上不是重視本宮。許是父親哥哥他們做了什麽,才得到皇上的嘉獎。後宮不得幹政,皇上也不會因為後宮的誰而生出重用的心思。”

錦心一聽,竟是驚出一身冷汗。

即便是皇上對著主子真的是有幾分情誼,也不該這麽說。

想那賢妃,最後不就落個淒慘下場。

“是奴婢逾矩了。”

臘月笑:“有喜事自然是好,不過我們也要警惕著,不要被這喜悅衝昏了頭腦。越是高位,盼著我們家落敗的人越多呢。”

錦心點頭。

又想到旁的事兒,問道:“主子,清晨奴婢接到府裏的信。說是要為宛如姑娘尋一門好的親事。問您可是有什麽指點?”

之前的時候二嬸就已經在為宛如相看人家了。雖然落選,但是總也是進了殿選,而且景帝也讚過。最最主要的是,她的堂姐還是如今後宮份位最高的妃子,如此這樣,又怎能不讓人趨之若鶩?

許是被現狀迷昏了眼。二嬸愈發的挑剔起來,在這挑選夫婿上,也嚴苛了許多。

本就如此,如今二叔竟然又升了三級,而沈臘月的父親也升到了從二品。

這麽看來,沈家不愁沒有更顯赫的時候,在這挑選人上,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這事兒本宮並無什麽主意,本宮一直待在深宮內院,對這外麵的人也並不了解。倒是不如他們身在府中。不過我想著,還是挑選一家本分、家風好人家才是正經。且不說旁的,就單看宛如的性格。膽小怯懦,無論如何,家裏也不能讓她嫁過去受委屈。”

錦心聽了主子的話,點頭。

“奴婢曉得了,稍後會將消息傳出去。”

“這事兒還要祖母多多做主。”

錦心一聽便是明白。確實是這個樣子的,二夫人為人勢力些,少不得更喜歡那富裕顯赫的人家。但是這比富裕顯赫更重要的,是人品啊。

還是老夫人做主會更加穩妥些。

臘月看錦心退下,思緒飄遠。

娶妻當娶賢,事情果然如此。

雖然知道上一世沈家的敗落是被遷怒,可是沈臘月還是不喜歡白小蝶做作的性格。

記得那時她每每也是讓祖母和大哥心力交瘁,如今娶了閔雲影,果然許多事兒都不同了。偶爾祖母捎信兒過來,也是讚著她,覺得她管家有方。

而沈家的大哥兒沈舒平原本就是個優柔寡斷之人,可是如今這般看著,倒是不錯的。

越發的爭氣起來。

想來下一步便是表姐之事了,希望事情沒有她想的那麽複雜。

“啟稟主子”杏兒在門口的聲音。

原來,竟是嚴禹嚴冽兩兄弟過來看她。

臘月看著睡得安穩的三個小娃娃,知曉這兩個大娃娃必然不是來看她。

笑嘻嘻的將人迎了進來。

嚴禹嚴嘉見三個小娃子都在睡覺。嘴角往下咧了咧,似是有些失落。

臘月連忙吩咐杏兒準備甜品。

看樣子便知兩個孩子是剛從上書房回來,如今這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兩個孩子都是容易餓。

兩個孩子年紀也是不大,最是喜歡吃甜食,如此一般,倒是也更加的喜歡巧寧的手藝。

自從生了三個小娃娃,臘月倒是並不似之前那般喜歡甜食了。相反的,更是喜愛清淡的飲食多些。

不過雖臘月不稀罕這,兩個小皇子倒是喜歡的緊。

如此這般,巧寧也是每日備著些,即便是沈臘月不用,還有兩個小皇子呢,小皇子不在,她們這些姐姐妹妹也是都喜歡甜食。

有人喜歡自己的手藝,是巧寧最為開懷的一件事兒。

因著一會兒回慧慈宮便要用午膳,臘月並沒有準備太多的吃食。

沒多時就見巧寧將做好的吃食端進門,掀開百合花型兒的蓋子,竟是一碗晶瑩剔透的紅棗茶。

那紅棗飄在翠綠的玉碗中,相得益彰。

兩個孩子也不矯情,連忙將玉碗端了過去。

這時也不需他人伺候著了,不多時便是吃個幹淨。

打了一個小小的飽嗝,嚴禹看著沈臘月:“貴妃娘娘,他們怎麽還不起來?”

往日這個時候便是都起了呢。專程來看他們,幾個小沒良心的倒是睡得快活。

其實今日三個孩子睡得晚些,臘月自是不舍得給孩子弄醒。

叮囑道:“煩請禹兒和嘉兒小聲些哦。今天弟弟妹妹睡得晚,想來一時半會兒是不會醒的。”

嚴禹雖然很想他們快快醒來,但是也是懂事兒的,點頭。

“我知道了。”聲音軟軟嫩嫩的。

盤腿坐在榻上,他感慨:“也不知道,這幾個小家夥兒什麽時候才會長大。”

臘月失笑:“你們自己還是小娃娃呢,倒是想著他們何時才能長大。”

“我們自然是長大了,又不是一歲的小娃娃。”

臘月聽他們這話,更是笑容可掬。

“那,既然不是一歲的小娃娃,你們為什麽還沒有我高呢?為什麽還要去上書房呢?”

果然,嚴禹鼓起了自己的小包子臉,這個貴妃娘娘,每每便是如此,慣是會欺負他們,笑話人。真真兒可恨呢!

“你總是這個樣子,父皇該不喜歡你了。”語重心長狀。

一旁的嚴嘉讚同的點頭。

這個貴妃娘娘,果真是太不像話了。

臘月挑眉:“哦?是麽?可是,我怎麽覺得,你父皇最是喜歡我呢?”

“不害臊!”兩個小朋友一起吐槽。

雖然沈貴妃娘娘最可恨,最不會說話,但是,他們卻很喜歡來慶安宮。

總是覺得,活靈活現的沈貴妃很有趣。調皮淘氣的三個小娃娃很可愛。

“你們該不是嫉妒吧?”臘月斜眼睨人。

看她的怪模樣,嚴禹小大人般歎氣:“你想什麽呢!真無聊!我就不明白,為什麽父王會寵信你,你明明又笨又不可愛。”

這樣子,倒像是為他父親可惜。

臘月掩不下嘴角的笑容,將頭別了過去。

他們覺得來這裏有趣,其實,臘月有何嚐不是呢。這宮裏處處都充滿了算計,與兩個沒有什麽心機的小娃娃調笑,真真兒是一件美好的事兒呢!

再看嚴禹和嚴嘉。嚴禹往日便是處處的期盼著父親的疼愛。景帝改變雖是不大,但是卻令他快活。後來有了三個小娃娃,他更是每日的忙碌起來,如今臘月看著,這景帝在他心中的分量似乎已經排在了小嬌嬌之下。

而至於嚴嘉,因著德妃的關係,他怯懦了許多,可縱使如此,跟在嚴禹身邊竟是也快活不少。

沒有了德妃從中作梗,兩個小兄弟和睦了許多。

大概孩子都是這樣,對比自己小的孩子更是好奇。

如今有了小嬌嬌、小四兒、小五兒,這兩個孩子竟然真的有了大哥哥模樣兒。

臘月並不是希望這一切將來能為自己的孩子鋪路。

她隻希望,自己的孩子和他們的兄弟不要像景帝兄弟幾人那般。即便是年紀大了,也都有傷痕。

旁的人她不曉得,但是卻深深看到了景帝的傷。

帝王之家雖然算計頗多,但是如若從小教養,也未必不會和睦相處。

不光是她的幾個孩子,這麽可愛的禹兒和嘉兒,也要快快樂樂、沒有算計的長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