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第144章
loading...
幾人的行程並不快,因著景帝剛好,臘月照顧的比較細致。景帝似乎也極為享受她的這般體貼可人。

如果說溫柔,臘月真的不算,但是卻別有一番自己的滋味。

待幾人離京將近一個月的時候,終於回到了京城,踏進了京城的城樓,臘月覺得心情說不出的酸澀。

曾經,她甚至以為自己再也沒有機會回京了。

與景帝相比而言,臘月其實更為憔悴一些。

這些日子她盡心的服侍他。景帝倒是好了許多,整個人也精神許多。

將近一個月景帝和臘月是在生死攸關的關頭,這京裏的眾人也是不容易的。

每個人都有著各種各樣的猜想。

就在這猜測塵囂而上的時候,竟然傳出了景帝馬上就要回來的消息。

眾人這個時候也才將自己的心放下來。

不管是朝堂裏的重臣還是後宮裏的妃嬪,對這事兒都有著自己的想法的。

皇上遲遲不歸,大家極為擔心,畢竟,皇上正值盛年,如果他有了什麽事兒,幾個小皇子都小,而唯一合適的人選,也就是與皇上關係並不好的六王爺。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這朝堂裏與六王爺交好的官員幾乎沒有,如果說六王爺一旦繼位,那麽對大家都是毀滅性的打擊。

而同時,這對後宮妃嬪也是一樣的。

不過好在,大家的擔憂都沒有變成現實,景帝是真的沒事回來了。

而除了幾個知情人,旁人是並不曉得景帝在外發生的一切的。

眾位妃嬪依照慣例,等在宮門,景帝麵色並沒有什麽喜悅,隻淡淡的交代大家離開,便是安排臘月回宮,見臘月眼巴巴的看著他,知曉她是極為想念孩子了。

“月兒和朕一起扶太後回慧慈宮吧。”

說罷也不多看眾人,倒是與以往謙謙君子溫柔和煦的模樣大有不同。

臘月聞言連忙過去扶著太後,太後見臘月氣色有些憔悴,問道:“月丫頭可是路途疲憊?”

臘月笑著點頭:“是有些的,不過想到馬上就要回宮,便是又覺得來了一股力氣。”

太後自然是知曉,這丫頭是想念孩子的。快一個月沒見了,別說是這做娘親的。即便是她多日不見這幾個小家夥,心裏也是想念的緊。

眾人見景帝與沈貴妃扶著太後離開,也自發的散開了。

回到慧慈宮之後太後便是仔細的看著景帝。

“澈兒身子如何?早前傳來消息,說是你身子不妥當。哀家擔憂極了。”

景帝先前並沒有告知太後自己的詳細病情。

想了一下,還是將真相告知:“其實,朕並非傷寒。”

太後並不見吃驚,其實一開始她便是有些懷疑的,旁人不曉得,但是她確實感受到了這宮裏的風吹草動。

如果澈兒無事,那麽這宮裏的暗衛斷不會動起來。

幾人坐下,太後看著景帝,等待他的詳細敘述。

“朕患了天花。”

太後手裏剛端起的茶杯一個不穩,便是讓茶水濺出。

桂嬤嬤連忙過去為太後收拾。

將茶杯放下,太後錯愕的上下為景帝檢查。

待看到他袖子裏胳膊上不太明顯的幾個痕跡的時候,麵色變了變。

“天花?怎麽會患上天花的?如今沒事了?”又一想,必然是沒事了,不然也不會回來。

語氣哽咽的厲害。

景帝擁住自己的母親,安慰道:“母後放心,朕已經無事了。當時朕祈福三日,出來便是暈倒,來不及布置一切。後又想著,斷不能將消息傳了出去,於是便是在那邊隔離了。月兒、來喜、張太醫三人留在室內照顧朕。”

太後語氣仍是顫抖:“沒事,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你是要嚇死母後麽!你不知道母親有多憂心。這宮裏暗衛動了起來,哀家便是覺得事情必然有不妥。”

景帝也是想到了這一點。

“母後,兒子回來了,一切都過去了,都過去了。”

太後許是受到了大的刺激,一直不肯放開景帝的手,母子倆坐在一起。

桂嬤嬤見情形穩定下來,便是安排下人去宣幾個小皇子小公主。

不多時。

就見杏兒等人到來。

此時嚴禹和嚴嘉正在上書房,並沒有在此。

臘月抑製不住自己激動的心情,連忙站了起來。

太後見她如此,也是了解她的心情。

“快將孩子抱給你家主子。”

臘月快步上前,接過了嬌嬌,不過將近一個月的功夫,小嬌嬌看樣子倒是比原來大了一點。

被自己的娘親抱在懷裏,小嬌嬌似乎是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

“嗚哇”一聲便是哭了出來,仿佛在發泄自己的委屈。

而一旁的小四兒小五兒聽到姐姐的哭聲,也是跟著哭了起來。

臘月心疼的不斷掉淚,搖著孩子哄到:“不哭,寶寶不哭,娘親的小寶貝不哭……”

小四兒和小五兒沒有被娘親抱住,哭的聲音竟是蓋過了小姐姐嬌嬌。

景帝忍不住,過去將兩個孩子接到了懷裏,被父皇抱住,兩個小家夥哭的更是肆無忌憚。

“瞧瞧這孩子委屈的……”太後也抹起了眼淚。

想到有可能失去這個兒子,太後心情晦澀異常。

“乖。不哭。男孩子怎麽就能這麽哭呢?”

進了內室,將三個孩子都當到了火炕上,臘月覺得自己風塵仆仆,不肯碰孩子的肌膚。

雖不肯碰孩子,但是臘月還是與孩子玩兒了好一會兒。

待幾個小家夥累極,終於睡了過去。

臘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太後和景帝。

太後微笑:“你們風塵仆仆,回去好好洗漱一番,三個孩子睡了,暫且別將他們抱回去了。難免的給孩子弄醒。一會兒孩子醒了哀家差桂嬤嬤將孩子給你送過去。”

臘月微微一福:“多謝太後娘娘。”

太後鮮少如此,不過卻是親手扶起了她。

“傻孩子,快回去吧。”

臘月點頭。

待兩人出了慧慈宮,景帝攥著臘月的手。

“跟朕一起回宣明殿洗漱吧。天涼了,燒水還需要些時間。你不是最喜歡宣明殿的溫泉麽?”

臘月點頭。

她自然是願意的。

比起燒好的熱水,她更是喜歡天然的溫泉,給人不一樣的感覺。

“謝皇上恩典。”

這些日子回程的途中,臘月總是覺得景帝待她不同以往,心裏有些高興,又有些不以為然。

不過是因為她在他最為生死攸關的時候陪伴在他身邊罷了。

許久沒回宣明殿,景帝並無陌生的感覺,仿佛這才是他該來的地方,總覺得這才是徹底的舒心起來。

吩咐來喜準備衣物,便是拉著臘月進了後室的溫泉。

臘月為景帝寬衣,這些日子每日為他換衣,技巧倒是練得嫻熟起來。

景帝如同病中那般,動也不動,單是等著她好好伺候。

臘月將他衣物脫好,放在了一邊,待看到他下體時,臉紅了一下。兩人已經有一個月沒有敦倫了。

景帝雖然有了反應,但是倒也沒有對她做什麽,反而是直接跨進了溫泉。

叮囑道:“速速寬衣下來。”

臘月胡亂的點頭一下,便是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總覺得,脫自己的衣服不如脫他的那般自然。

景帝看她這樣,也不多說什麽,便是仰躺在水中的石椅上。

臘月探下一隻腳,接著將自己全身也埋進了水裏。

舒了一口氣,真舒服!

她乖巧的來到景帝的身邊,躺在了他旁邊的椅子上,這池子裏不過隻有兩個石椅,而這兩個石椅正是並排挨著。

她磨蹭過來躺上的時候,並沒有發現,他勾起的嘴角。

臘月躺好了,隻將腦袋留在外麵。

在看旁邊的景帝。

偏了偏頭。

景帝身子因為天花有一些疤痕,許是剛好的關係,看著竟是也有幾分的嚇人。

不過臘月並不怕,她甚至是接觸過他更加嚇人的模樣,許是他自己看見了都會厭惡的樣子。

見臘月上下打量他的身體,景帝低頭看了一下,他是男人,並不在意這些,不過,他卻又並不想看到她厭棄的眼神兒。

又看她,發現她眼裏並沒有他以為的厭惡和害怕。

沒有控製住自己的情緒,他問道:“你不怕?”

臘月疑惑的問:“我為什麽要怕?”

本還想再說幾句,不過臘月又覺得,不該說那些,便是將剩下的話咽了出去。

她雖沒說,景帝卻也想到了。

是啊,她曾經見過他更加可怖的模樣,如今這樣又算得了什麽呢?

不過又一想,他竟是又有些別扭,告知於她:“張太醫說,堅持用藥,過個一年半載,便是並不明顯。”

臘月撲哧一下,挑眉看他:“皇上竟是如此愛美麽?”

這話有著濃濃的調侃意味。

景帝失笑。

一個翻身便是將她壓在了身下。

“你笑話朕?”

兩人許久都沒有那事兒,臘月不好生意,臉刷的紅了起來。

搖頭。

推拒他。

景帝見她原本肉肉的臉蛋兒因為勞累消瘦了下來,那臉蛋兒因著溫泉的溫度,盈盈的紅。

剛的問話便是立馬被拋諸腦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