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第143章
loading...
每天晚上景帝的溫度似乎都會格外的升高,臘月不斷的用酒精擦拭,而張太醫與來喜都在一旁幫襯。

景帝覺得自從自己成年,從來都沒有這般狼狽過,閉著眼擰著眉,他覺得全身都難受的厲害,卻又無能為力。似乎在病痛麵前,饒他是多麽顯赫,也是隻能這般脆弱的忍受著。

“呃……”輕輕的出了一聲。

臘月連忙看他,他臉色緋紅。

如若不是臘月每晚都要這樣幫他仔細的幫他擦拭降溫,想來他的狀態會更不好。

將他的褻褲脫掉,臘月並沒有什麽尷尬,仍舊是認真仔細的很。

看著那觸目驚心的肌膚,臘月不見反感與害怕,有的,倒是一絲的心疼。

“按理說一般的天花患者都是從臉部還是起疹,皇上都是還好,多是身體看不見的位置。皰液轉為黃色膿性,皰疹變成膿皰疹,皰疹周圍紅暈更顯著,皮膚發紅微腫,眼瞼等處出現水腫,依微臣看,如今已經算是第三個階段了。而這一階段慣是會更加容易突發急熱。皇上此時的症狀都是吻合。隻要這些日子我們繼續好好堅持,等到了最後一個階段,便是結疤,脫離危險。”

臘月見用景帝不斷擦拭仍是沒有什麽退燒的跡象,並不氣餒,依舊是不斷的來回動作,景帝眯著眼,就這般的看著她。

仿若是將她看到了心裏。

臘月看景帝眼角有淚,知曉這並不是說他多麽感動,而是因為身體疾病的關係。

他並不能抑製,可是頭一次見他這般的狼狽,臘月說不出的滋味兒。

“沒事兒的,臣妾知曉您身子不舒服,咱們忍忍,咱們忍忍好不好?你會沒事的,會沒事的。”不知道是在安慰景帝還是安慰自己,臘月沒有管張太醫和來喜,不斷的喃喃自語。

景帝使了些力氣,握住了她的手。

臘月驚訝的看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出去吧。”

這四個字簡簡單單,但是卻是他拚盡力氣說出的。

見到了這個地步他還這樣,臘月緊緊的咬著唇,不肯讓淚水落下來,揚了下頭。

她態度堅決:“不行。您隻要安心養病便好,旁的不用你管。”

景帝默然,在他的內心深處,竟是有一絲齷蹉的想法的。

他理智上知道,如果為了她好,便是該讓她離開。可是情感上卻極為希望她能繼續陪在他的身邊,安慰他,鼓勵他,說著那些話。

看她認真而又倔強的小臉兒,景帝就覺得自己的心跳的厲害,他不知道,這是自己越來越不好,還是越來越喜歡她。

亦或者是,在這痛苦無助的時候將她當成了救命的稻草。

不,他是一個堅強的人,即便是痛苦無助,他也不會軟弱。

即便是不能出去,不知道外麵的情況,他們每日被困在這裏,臘月依舊是收拾的清清爽爽,不僅自己清爽,連他,她都照顧的極好。

這是怎樣一個矛盾的小女子。

她在這樣的關頭,沒有抱怨,沒有痛苦,甚至沒有說愛,可是卻是能夠不顧自己的安危來為他做這一切。

“月兒……”

他聲音低低的,卻不想往日那般,裏麵有著許多的脆弱。

“臣妾碰疼您了麽?”臘月非常小心,可是仍舊擔心傷了他。

“月兒……”

見他不斷的呢喃,癡癡的看著自己。臘月也不曉得他怎麽了,不過估計大抵他是因為身患重病,精神比較脆弱?

瞪他一眼,臘月又看向了來喜,來喜馬上明白了沈貴妃的意思。

“咳嗽”了一聲,捅咕了一下旁邊的張太醫,張太醫馬上懂事兒的將頭別開。

見兩人都不在看他們。

臘月低頭在景帝的臉上親了一下,不過因著還有旁人,隻一啄便是極快的將頭別開,臉蛋兒紅紅的,不在多言。

繼續為他擦拭。

景帝沒有想到她的動作,瞬間竟是覺得心裏溢滿了喜悅。

待到來喜與張太醫轉過頭來,罕見的看到景帝竟是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即便是這些日子忙忙碌碌,可臘月仍舊是覺得度日如年,待到景帝膿皰開始皺縮幹枯,周圍紅暈消失,皰疹逐漸幹燥,結成黃綠色厚痂,且開始出現難以忍受的瘙癢,此時體溫逐漸回降至正常。

臘月知曉,這是已經要好轉了。

因著格外的瘙癢,臘月自作主張,竟是將景帝的雙手綁了起來。

見她這動作,景帝目瞪口呆。

不過好在天可憐見。在景帝患病隔離之後的第十六天,他終於好了起來。

而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人都沒有感染上。要說這次也多虧了張太醫和王太醫,如果不是他們兩個人

的謹慎,想來這次事件必然會釀成極為嚴重的後果。

……

當景帝推開房門看見陽光那一刹那,一陣刺眼的日光射了過來。

抬手擋住日光,在看門口跪著的人,景帝回頭,看向了身後那個小小的身子。

臘月規規矩矩的站在那裏,臉上也是劫後餘生的喜悅。

這一次,她又賭對了,可是,她又有多少次的機會可以賭呢?

以後,還是少出門吧。

衝她笑了一下,景帝回頭。

“臣等見過皇上。”

景帝略一點頭。

既然他沒事了,這要處理的事情也很多,他過來祈福卻遲遲沒有回宮,想來已經引起了旁人的懷疑。

之前的時候便是說他得了傷寒,要在這邊休養幾天,縱大家懷疑,也是沒有辦法。

如今他終於無事了,竟是覺得,恍若隔世。

而這時他的心情也已經與之前大不相同了。

既然無事了,景帝便是與臘月換了屋子。而這間房被封了起來,每日在外圍做些消毒的工作。

出來了這麽久,宮裏想來是許多事情都亂成了一團,景帝也不能耽擱,連忙定下了第二日回程。

錦心和桃兒見到自家主子沒事兒,哭的歇斯底裏,甚至連臘月都是不斷的掉淚,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她甚至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好在,這一切都過去了。

他們沒事,所有人都沒事。

“主子,您沒事兒了,您終於沒事兒了。”錦心不斷的喃喃。

許是旁人也和沈臘月感情好,可是任誰都沒有辦法和她一樣。她自小便是照顧主子。

錦心早先便已打定主意,如果主子不在了,那麽她也要隨著去的。

後來聽桃兒喃喃自語的提到了小主子,錦心便是又改變了主意。

主子那麽疼愛小主子,如若有事兒,她一定要回宮,伺候著小主子。

思來想去,竟是也堅強起來。

臘月一番洗漱,將自己埋在水裏,感覺舒暢極了。

之後便是一夜好眠。

待到第二日清晨,臘月看著旁邊並沒有人睡過的痕跡,知曉景帝這是一夜未歸。

這是自然,景帝這離京了這麽些時日,中間有了怎樣的差池也是不一定的。想來這段日子他會極忙了。

果不其然,沒一會兒的功夫就見來喜過來打招呼。

說是景帝讓沈貴妃將他的東西收拾好,一會兒直接出發。

臘月點頭答應。

至於那些公務,她都是說不上話也不明白的。

想那有些朝代,也是有那聰慧的女子把持朝政,但是臘月卻誌不在此。

連後宮事務她都並不著急沾手,這些事兒她更不明白了。

景帝在為人君上,是值得稱道的。

她自己沒有必要為了他的這些事兒瞎想。

管好自己的身子,自己的孩子,每日悠閑的過日子,倒也是極端的快活。

臘月臨出門,站在院子裏打量著這裏的一切,心裏五味紛雜,如果不出意外,以後她是沒有機會再在這裏了。倒是可惜了這麽美的精致。

不過想到兩次來這裏都是經曆了生死攸關,她又覺得不來也沒有什麽了。

她是很珍惜自己的性命的。

“主子,一切都準備妥當了。”

錦心和桃兒經曆了這件事兒,更是沉穩了許多。

“恩,那走吧。”

待來到大門口,碰到景帝,景帝雖然已經痊愈,但是許是一夜沒睡的關係,有些憔悴,但是也不算特別沒精神。

見到臘月將她拉到身邊,體貼的問道:“昨晚睡得可好?”

在他病重的那些日子裏,他是知道的,她一直都守著他,即便是休息,也睡的並不安穩。

臘月點頭:“臣妾睡的很好。不過皇上都有黑眼圈了。”

將手撫上他的臉,臘月呢喃。

景帝笑著搖頭:“我是男子,又不以美貌取勝,這又有何關係。走吧。你不是很想幾個孩子麽。咱們回去看孩子。”

臘月笑靨盈盈的點頭。

她好想孩子。

“皇上身子剛好,不能這般的操勞,如今正是虛乏的時候呢。雖然著急回去,但是這馬車還真的不能太快了,不然身子是受不住的。”

景帝搖頭:“朕是真的沒關係。”

“那臣妾累了。”臘月俏皮的扯著他的衣角。

景帝看她如此,笑的如沐春風。

“好,依你。”

經此一事,景帝對臘月已經起了不同的心思,本來他一直都不理解,怎麽就會有一個人愛另外一個人如生命。可是看到臘月,他竟是也有些明白了。

他以為自己是在脆弱的時候的依靠,但是當幾人從屋子裏出來那一刻,他又覺得,真的不是。

他的心,還是滿溢溢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