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14章 獲機會,眾人皆驚
loading...
沈臘月坐在自己的六福宮,張揚的笑。

錦心有些不解,將窗戶關上,不過臘月倒是對她搖了搖頭。錦心複而將窗戶打開。

臘月知道,安婕妤一定會讓人盯著她的,再說了,兩人同住一個院子,她想知道自己的動向太容易了。

她就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她一心想爭寵,有些小心思,這樣的性子才會讓人放心。

這宮裏不怕爭寵,就怕不爭。

既然進宮了,沒人能夠全身而退,裝淡泊,裝膽小,隻會讓別人更加的提防。

臘月就是要張揚。前世的時候她最終都不知道她身邊究竟誰是皇上的人。這一輩子,她也沒指望自己能夠查出來,有時候演戲演的多了,可不就以為那就是自己麽。

不過想到剛才在太後慧慈宮裏發生的事兒。沈臘月真是失笑。果然,連秀雲還是如同前世一般。故意遲到,借以讓太後另眼相看,賣弄才華。

口吐蓮花又怎樣,太後終是什麽也沒說,可賢妃那眼神可是像刀子。

算起來,這今天賢妃飛出的刀子還真不少。

貌美的朱雨凝,拔得頭籌的傅瑾瑤,盛裝打扮的自己,還有這個故意想表現特殊的連秀雲,恩,如果還有的話,那觸黴頭的白小蝶也算一個吧。

瞅瞅,自己倒是沒有像前世一般,初時默默無聞。

她不喜歡連秀雲是因為一直都看不懂她,她也算是當世才女,要說真正比才華,這宮裏怕是也沒幾個人能及得上她吧。可她偏喜歡劍走偏鋒。

先是故意遲到。接著巧舌如簧的哄太後,借以讓太後對她另眼相看。

站穩了腳跟又故意將德妃推入水中。之後大喊冤枉,說是有人故意撞她,可當時臘月站的角度看的極清楚,明明是她自己做的。

想來,她是想一箭雙雕的。既能除了德妃又能摘清自己。她一定是在別人身上留好了後招。

結果皇上不是傻瓜啊。

根本沒給她說的機會就將她打入冷宮。

雖是如此,但是連家可是相信連秀雲的,認定在場的幾人有一個所謂的“真凶”。而這些人中就包括沈臘月。

沈臘月對連家人的思維無語。又想到連家二爺與白小蝶的通奸。這家還真極品輩出。

曾經的時候,她仰慕連秀雲的才華與她多有接觸,如今可是不會了。

再有才華又如何。

話說今天,她可真是沒有達到自己預期的效果。沈臘月笑夠了,自己的直覺果然挺準的。連秀雲今天還真沒成功。

不曉得為什麽,看著今日慧慈宮的狀態,她就覺得這連秀雲未必成功。沒想到被自己猜對了。

朝露殿主殿。

安婕妤側倚在貴妃榻上,屋內香氣嫋嫋,她品著手中的茶。

身邊的七巧站在她身後扇著扇子。

兩人正在閑話。

“主子,剛才小梭子在沈常在那邊打探回來,說是她心情很好,在屋裏一個勁的笑呢。”

安婕妤唾了一下:“就是個狐媚子。”

七巧聽見主子這麽說,眸光流轉,壓低聲音:“那主子,要不要?”她比了個手勢,意思是將她除掉。

安婕妤瞪了七巧一眼,這丫鬟,越來越上不得台麵了。竟出這麽些個餿主意。

“七巧,這宮裏什麽時候輪到我們做這個了?你看德妃和賢妃把持後宮又如何,她們敢讓一個人莫名其妙的失蹤嗎?本宮看你是好日子過多了,反而不懂事起來。”

這七巧一細思量,瞬間臉色蒼白,明白了過來,別說皇上管不管後宮之事,就是太後,也不容許有人踐踏她在後宮的威嚴,這各宮都有太後的人,而太後對新一屆的秀女也算是看中,她們

如果不開眼收拾了今天這個沈常在,說不定下一步就會成為別人收拾的對象。

安婕妤抿著茶杯:“我們不能做別人手中的利刃。這沈常在我看了,也不是個安穩的,且觀察著吧。”

七巧是安婕妤的心腹,自然是處處為安婕妤著想的,安婕妤明白這一點,不多說什麽,淡淡提點:“告訴咱們的人,盯緊了這個沈常在。”

“奴婢曉得了。主子,奴婢瞅著,這沈常在心思大的很,今日也就她和麗嬪打扮的招搖。咱們如果不過早的防範,一旦她承了寵……”七巧還是憂心。

“糊塗!這進了宮的女人,哪有不想承寵一步登天的。表麵溫柔和善的,可就未必真的心裏也如是想,咬人的狗不叫。那看著老實本分的,才更該小心。”安婕妤好歹也在這宮裏鬥了很多年,哪兒有什麽不懂的。

七巧乖巧應是。

安婕妤將茶杯放下,與七巧示意了一下,七巧揮了手,將幾人帶了出去,隻留主子一人歇在屋裏。安婕妤躺在那裏,靜靜的思考。

不管安婕妤那邊如何想法,臘月這邊倒是琢磨起下一步的計劃來。

太後有旨,她年紀大了,並沒有精神應付她們的請安,這請安自是不必每日前來,隻初一十五就可。如此一來倒是給她們空下了許多的時間。

要說這太後也並不是個簡單之輩。當年能從一個小小的庶女走到如今的皇貴妃之位,並且使自己甫出生的二皇子當即被立為太子,心思可想而知。如今雖然自稱年老,可左不過四十多歲,老又是從何而來,臘月可是知道,即使是十年後,這太後依舊是好端端的住在慧慈宮。

這宮裏的樁樁件件,怕是她也是極清楚的吧。

至於皇上,這臘月更是完全不敢小看,皇上言情,不過更多的是將感情作為一種籠絡人心的手段,那朝堂之事更是與後宮牽扯甚深。

既然沒有顯赫的家世能讓皇上大人利用,那麽她就隻能靠自身了。昨夜皇上寵幸了傅充儀,想來,今夜就該是麗嬪了。

不過看她今日這一番做派,想必也已經被皇上知曉,就是不知道,自己這番打扮有沒有用處了。

不能當讓皇上利用那個,那麽她就來做讓皇上消遣那個吧。

初涉宮闈,饒是她先前已經有了十年的經驗,可終究那都是過眼雲煙,她還是需要細細思量的。今日自己這一番做派怕是已經讓許多人不喜了。

安婕妤沒有過多的言語,可也不代表她就不惱。

先前的時候宮裏隻有八位妃嬪,皇帝自然是雨露均沾,可是如今這又進了這麽多新人,想來,原本的平衡就要被打破。

臘月獨自坐了片刻,命錦心上了一杯熱茶,慢悠悠的喝下。雖是初秋熱的厲害,不過她倒是不喜涼,原就不喜,看了醫書,知曉這對女子不好之後更是不再碰。

隻一會兒功夫,就聽外麵腳步嘈雜。

錦心與杏兒都有些驚喜的模樣兒。

臘月見兩人如此,轉了轉心神。

兩人俱是一福:“稟主子,皇上身邊的來喜總管到了。”

果然,皇上身邊的大總管來喜率領幾個小太監已然來到廳裏。

臘月打理了下周身,巧笑倩兮的拎著帕子出門。

“奴才給沈常在請安。”來喜率小太監請安,這是誰,比妃嬪更得皇上信任的太監內侍。臘月自然也是溫和親切。

“皇上有旨,今夜宣沈常在宣明殿侍寢。沈常在早早準備吧。”來喜麵上並不顯好壞,但是語氣倒是溫和。其實皇上選了這沈常在,連來喜都是有些吃驚的,不過因著是自小就跟著景帝,他自然是不會多顯,更不會多嘴。想來這沈常在能夠拔得頭籌,也絕不是看起來那般簡單的角色。

沈臘月笑嗬嗬的謝了來喜,錦心妥貼的塞過去一個紅包,這來喜也不推辭,直接收了,謝過之後規矩的離開。

別人不明白,臘月怎會不曉得,不管是太監總管內侍大太監來喜還是太監副總管內侍太監來福,都是自小跟著景帝長大的,關係更是不同尋常。

這樣的人可不是任何人可以輕易收買的。他們這樣的人見慣了這宮裏的金銀,他要是千恩萬謝臘月才是要害怕呢!

得知自己的主子竟然被皇上看中了,這六福殿的所有人都是喜氣洋洋的。

自古宮裏就是如此,捧高踩低,如果自己的主子不受寵,那麽做下人的也不會好過到哪去。沒有想到這主子看起來在這批娘娘裏並非拔尖,但是倒是能夠先下一城。

這個時候大家倒是都自動的忽略了傅瑾瑤已經侍寢過的事實。想來也是,這傅瑾瑤與皇上是什麽關係又是什麽身份,怎能是她們可比的。

可這沈臘月就不同了,她論家世並不出眾,論才情籍籍無名,論容貌更是不如京城第一美女。

這下倒是讓人大跌眼鏡。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