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第137章
loading...
要說起小如,也算是一個重情義的女子,初時進宮,她為人因為懦弱常常受到他人的欺辱,正是因為德妃的幫助,她才能夠安然度日,也正是因為德妃對她家裏的幫助,她父母才能過上更好的日子。

綜合這種種,小如便是對德妃死心塌地,她是個單純的,誰對她好,她自是明白。

如今德妃敗落,她也心甘情願的為德妃做事。

“娘娘。今日皇上公布,由沈貴妃陪同祭天,奴婢便是想著,惠妃必然氣憤,晚上便是悄然的遣了過去。因著奴婢不敢靠的太近,所以聽的斷斷續續,但是奴婢斷斷續續的聽見她們提到了什麽孩子,而且惠妃還打了雲嵐。後來雲嵐出門,奴婢便是躲在暗處,見她極為傷心且有一絲的憤恨。奴婢想著,這事兒也不算是小事兒,便連忙過來告知娘娘。”

德妃一聽,擰起了眉。

孩子!

這宮裏隻要提到了孩子,便都是大事兒。

可是,什麽孩子,誰的孩子,為什麽為了孩子要打雲嵐。

可以說,沒有了那些富貴的幹擾,德妃也是冷靜了許多。

電光火石間,德妃突然神念一動。

孩子?

難道是傅瑾瑤自己那個孩子?

這宮裏的孩子不多。可是白悠然和齊妃是因為她,沈臘月已經安穩的生了下來。

現在隻有兩個可能,要麽便是當初傅瑾瑤那個孩子,是她自己為了構陷自己狠心弄掉的,畢竟,當時雲嵐確實是最近的。而另外一種可能,便是在沈臘月離開的時候對她的孩子下手。

如果是第二種,那麽她樂見其成。

可是,如果是第一種呢?想到傅瑾瑤竟是這般,德妃指甲都刺到了肉裏,如果真是這般,那她倒是心狠。

“暫且不要輕舉妄動。你繼續盯著。但是切記小心,不可被她發現。沒有什麽極為重要的事兒,你不要過來,免得被他人發現。”

小如一聽,連忙點頭:“奴婢曉得了。”

待小如離開,德妃緊緊的咬著唇。

雖然不曉得事情會如何發展,而且自己的勢力也都被消滅殆盡,但是還好,這小如還是個忠心的。

而她帶來的消息也確實有用,當初給她放到竹軒,到底是做對了。當時她放了好幾個人,最後竟是唯有小如潛伏了下來。

雖然短期內她並沒有機會出去,但是如果讓她知道了傅瑾瑤的把柄,那便是可以了。

揚頭笑,德妃心裏快活。

來了冷宮這麽久,她終於看到一絲的曙光了。

她會出去的。

她一定會出去的。

這距離出宮,也不過三日的時間,臘月見了太後,將孩子的一些習慣說給了太後。

她自己早就發現了這個問題,在孩子的問題上,即便是她有些逾矩,太後也是不介意的,甚至連皇上也是如此。

她初時有些不明白為什麽是這個樣子,但是現在倒是有些明白了。

當年先帝在的時候,後宮爭鬥的厲害,皇嗣之爭更是慘烈。

看最後也不過是太後的兩個兒子活了下來,其他的皇子因著各種各樣的原因都不在了。臘月才不相信那些都是疾病、意外。

許是當初的經曆,現在她越是重視孩子,太後越是越覺得她是一個適合做母親的。

因著忙著準備出宮的事宜,臘月並不招待那些來訪的妃嬪,照她看,她們也不一定是為了過來噓寒問暖,阿諛奉承。怕是,想的是怎麽害她吧?

那真正聰明識趣兒和知曉她繁忙的,都並未到。

不過雖然她不見,但是也不耽誤有人過來。

這不,剛從宣明殿回宮,就見桃兒神色有些凝重的站在那裏。

見主子回來,桃兒連忙跟著進了內室。

待臘月淨手之後便是將懷裏的東西拿了出來。

臘月望去,是一盒精致的胭脂。

“啟稟主子。”

臘月從周嬤嬤手裏接過小嬌嬌,小姑娘咿咿呀呀的拍著自己母妃的臉,笑的開懷。

“什麽事兒?”

桃兒神情警戒:“下午的時候,奴婢去內務府領東西,回來的途中碰到了方婉侍。雖然她狀似無意,但是奴婢覺得,她是故意在哪裏等奴婢的。見到奴婢,她親熱極了,拉著奴婢說了一會兒,還送了奴婢一盒胭脂。”

臘月並沒有看那胭脂:“送你一盒胭脂罷了,無妨。”

桃兒認真道:“可是奴婢覺得事情並非這麽簡單。”

錦心在一旁,想了一下,開口:“按理說,她不該做什麽手腳的,你也不過是陪著主子出門而已。即便是你不能去了,也和她沒有關係。而且這麽明顯的陷害,即便是再笨的人也不會被騙。我們不可能不防備她,一旦檢查出問題她不是百口莫辯?”

杏兒也是讚同這個說法的。

此時除了巧寧,其他的大丫鬟都在。

臘月看向了翠文。

“翠文,你幫本宮看看。”

自從跟在沈貴妃身邊,她的書籍便是都由翠文打理。

這也是臘月故意的,這樣翠文一點點展示自己的醫書,不必太過遮掩,他們也不需太過防備。畢竟,這宮裏皇上的人,太後的人,防不勝防。

翠文打理醫書,每日看一會兒,悟性好,這樣旁人也是說不出什麽的。

翠文並不推辭,將胭脂接了過去。

這宮裏除了臘月和錦心,旁人都以為翠文是半路出家,也不過學了這麽些時日,就能看懂麽。可是偶爾有太醫過來請平安脈,翠文也是問的極為認真。

甚至連太醫都說翠文是個極其適合學醫的,悟性極強。

臘月心裏腹誹,翠文的醫術已經比許多的太醫好了,不過是故意這般一點點顯露罷了。

翠文詳細的聞了這胭脂,搖了搖頭:“這胭脂並沒有問題。”

周嬤嬤倒是也不太放心,問道:“不需要在找太醫好好看看麽?”

她是見證了翠文一點點“學醫”的,因此還是本著謹慎的原則。

“找太醫看一盒胭脂,說出去難免惹人笑話。既然擔心,不用也就罷了。”臘月看一眼那個胭脂,笑言。

翠文似乎在想什麽,抬頭問道:“主子,奴婢想到一個問題。”

“哦?”

其實隻要不用,又不會有問題,不過大家一起琢磨這事兒,也是極好的。

凡事弄個清清白白,不給旁人一絲的機會。

又將胭脂拿出來聞了一下。

翠文問道:“錦心姐姐,主子今日的晚膳可否有那海鮮之物?”

其實翠文比錦心大,但是因為錦心的地位,所以慶安宮所有的人都稱呼錦心為錦心姐姐。

錦心一怔,隨即回道:“正是。如今正是秋日,螃蟹肥美,巧寧做了蟹肉粥。可是有什麽不妥?”

沈貴妃對海鮮之物極為喜愛,這是許多人都曉得的。

翠文點頭:“這就對了。果真是如此的。這胭脂自然是沒有問題,但是,卻不能在吃海鮮的時候用。不然一定會中毒。”

對於這一點,桃兒也是不解了。

“可她送給我的啊,我並不會將這個給主子用。”

翠文笑:“其實這也不算是什麽高端的手段了。書上便是有雲,這蘇花最是適合做胭脂,色澤雲潤,淡雅宜人,用上立時便是有一股子沁人的香氣。既然這花這般的適合做胭脂,卻並沒有被做成胭脂,原因便是它的這種特性。蘇花與海鮮極為犯克。而這盒胭脂味道極為出挑,確是蘇花作為主要原料。桃兒根本不需要把這個胭脂給主子用,隻要你與主子在同一個房間,主子便可聞到你身上的蘇花氣味兒。倒時在食用些海鮮粥,還愁主子不出事麽?”

翠文雖然這般說,但是臘月心裏卻是明白的,這哪裏是不高端。真真兒是個讓人看不出破綻的好主意呢!

如果不是翠文的指點,她們那裏會知道。即便是她們這次沒有中招,又難免不會被同樣的手段害了第二次。

“好歹毒的計謀。”連周嬤嬤都是咋舌。

“這宮裏許多人都知曉,主子最是喜歡海鮮,如今正是螃蟹肥美,即便今日不做,明日後日呢?也未必不會做。真是個好主意呢!”錦心冷言。

倒是杏兒不懂:“可即便是主子不能去,也未必輪得到她啊!”

幾人都沉默下來。

臘月想了一想,笑了:“也許,正主兒不能去了,那有幾分相像的贗品成算便大了許多。”

冷下了臉色,用這樣的手段算計她,當真當她是個好欺負的不成?

“桃兒,你去見方婉侍,就說,本宮賜她一碗海鮮粥,謝謝她送給你的胭脂。這樣的好東西,她自己可是一定要用一些。”

臘月鮮少這般明確的針對他人,不過這時倒是不似以往的她。

戳了戳小嬌嬌可愛的臉蛋兒,小姑娘開心的咯咯笑。

“本宮當年能三番四次的原諒陳雨瀾,那是因為她是本宮的表妹,可她方慈算是一個什麽東西!再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當初也正是本宮三番五次的漠視,最後陳雨瀾才以為可以傷害本宮。現如今,旁人想都不要想。”臘月若無其事的說著這段話,潛在的意思自然是極為明顯的。

桃兒知道,這話,她該是給宣揚出去。

臘月淺笑,既然如此,她便是讓所有人都明白,她並非好欺負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