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第136章
loading...
如今所有進宮的秀女隻有李嫣然侍寢過一次,其他人都並沒有這個機會。太後不管,沈貴妃不著麵。

眾人明爭暗鬥卻也並無用。

臘月自從與皇上懇談過之後,景帝似乎極為動容。

至於管理宮務之事,隨她的心情,不過他也坦言,即便是她疏忽,他也不會,因為,他也是孩子的父皇。

連續三天景帝都歇在慶安宮。

不過這事兒如果太後不說什麽,他們即便是撕碎了帕子,也不是沒有辦法的。而太後對沈臘月也算是偏愛。

景帝今年去祭天的日子晚了些時日,不過這事兒每年兩次,倒是也不需太過準備。

人人都知道這是個大好的機會,當年的靜婕妤和齊妃都曾在祭天途中懷孕,旁人自是對這事兒趨之若鶩。

雖然不過十來日,但是到底專寵。

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景帝竟是選中了沈貴妃,且隻有她一人。

臘月是昨夜聽景帝說這件事兒的,公布了之後別管旁人怎樣的眼神兒,她都不在意。

倒是錦心有些憂慮的問自家主子:“主子,奴婢還是有些擔憂的。您離開了,小皇子和小公主都小。而且,這樣專寵,皇上……”

壓低了聲音,錦心猶豫之後開口:“皇上,真的不是捧殺嗎?”

臘月看錦心真的憂心,勾起嘴角,笑靨如花。

“捧殺?有那個必要嗎?別說沒有,即便是真的有,本宮也不在乎。如果做一個被他喜歡,卻每日隻能看他盡心將所有的疼愛給他人的隱身人。那麽,本宮倒是願意做那個被推在最前麵的人,享受著眾人的尊敬,皇上的寵愛,宮裏無盡的權利。”

錦心歎息:“可是也不安全啊?”

臘月笑:“不安全?這宮裏沒有任何地方是不安全的。錦心,你不懂。皇上雖然在旁的方麵有些不著調,但是我敢肯定,這宮裏任何事兒都盡在他的掌握。當年奪嫡之爭多麽激烈,即便是我們沒有經曆,但是也是聽過的。再說,我相信,皇上的為人,不需要玩兒立靶子、捧殺這樣的幼稚遊戲。”

錦心聽了,便是沒有在說什麽。

小姐不管什麽事兒看的都比她們長遠。

又想到小皇子,錦心建議:“那要不要將小皇子和小公主送到太後那邊?”

臘月點頭,這樣做是對的。

“明日本宮便過去與太後說這件事兒,不過雖然人在太後宮裏,可也要萬分小心,你把翠文叫來,我一會兒有些事兒要叮囑她。你與桃兒跟我一起出宮。周嬤嬤帶著杏兒與翠文、巧寧一起去太後那裏照看小主子。果兒守在宮裏處理事務。”

錦心提出自己的疑問:“主子,巧寧如果一起過去,會不會讓他人懷疑她的身份?”

臘月淡淡的解釋:“沒事。她本來就是我身邊的大宮女。而且三個娃娃偶爾也吃些輔食,為了三個小的,一切都說得通。我和孩子吃慣了她的口味兒。旁人都是知道的。我們如果太過謹慎,反倒是有些欲蓋彌彰。”

“奴婢懂了。”

“這段日子盯緊些,如果有人做小動作,一律不用客氣。她們新進宮,初生牛犢不怕虎。說不定會使些什麽絆子。如果有人不老實,不惹到咱們慶安宮咱們不需管,但是如果犯到咱們頭上,那慎刑司想來是一個極為好的落腳之處。”

“是。”錦心聲音堅定。

其實臘月並不想離開皇宮陪著皇上去祭天。

對於祭天這件事兒,她有著本能的排斥,想到那次的意外,她便是覺得心驚膽戰。

不過這倒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偏是她的孩子,三個小不點這個時候都還是極為需要娘親的時候,她出去了,雖然短短十來日,不過她還是多有不放心的。

別說宮裏這些食人花心思歹毒,就是端說十來日看不見她的小心肝兒們,她便是要覺得惱上許久了。

可皇上偏是說絕對無礙,他也是安排了足夠的人手。

以前便是想著,什麽時候單獨帶她出門,這樣不是很好麽。

臘月縱使心裏不願意,可到底是沒拒絕。

想來這新秀女甫一入宮,景帝便是隻帶她一人祭天,這也是種榮耀吧。

即便是,這榮耀她並不太稀罕。

不過現在說這些都是無用的。

臘月心思頗多,而這時的其他人又何嚐不是異常的惱恨。

惠妃一如既往的在室內撕帕子,摔東西。

一旁的雲嵐雲雪不斷的勸阻。這人多嘴雜的,主子這般,難免讓旁人笑話啊。

而且,這皇上不喜善妒的女子,這般豈不是會讓皇上更加的厭煩?

“本宮究竟哪裏不如她?”

“主子處處都好,可是人和人之間也要講個緣分的。許是皇上和沈貴妃格外的有緣分?”雲嵐實在是不知道如何勸了。

“啪!”一個耳光扇在雲嵐的臉上。

雲嵐退了幾步,臉紅了一大片。

慌忙的跪了下來:“主子恕罪,奴婢失言了,還請主子饒了奴婢,奴婢錯了……”

傅瑾瑤纖纖玉指指著雲嵐罵道:“她有緣分?難不成本宮就和皇上無緣?在胡說,本宮撕爛了你的嘴。”

雲嵐不敢多言其他,隻是不斷的磕頭認錯。

看她這般模樣,傅瑾瑤似是又想起什麽,過去便是狠狠的一腳。

這一腳力氣極大,饒是傅瑾瑤是個弱女子,雲嵐仍舊是被踹翻在地。

痛呼一聲,雲嵐更是忐忑。

雲雪不知主子究竟怎地就這般大的氣。

“都是你這小蹄子,不然本宮的孩子怎麽會沒有了。如果不是你絆倒我,孩子怎麽會沒有,怎麽會!”傅瑾瑤竟是將這事兒賴到了雲嵐的身上。

雲嵐身子一晃。

不過卻是不敢辯駁。隻是不斷磕頭。

雲雪聽自家主子這般說,連忙勸阻道:“主子慎言。小心隔牆有耳啊!”

又是絮絮叨叨的勸了許久,這傅瑾瑤總算是緩了下來,雲雪給雲嵐使了個眼色,雲嵐連忙出去備水,夜深了,主子要沐浴休息。

可是雲嵐的心裏不是不難過的。當初太醫診斷,這孩子留不長,主子自己也是思量了許久,當機立斷,決定將計就計,用這事兒構陷德妃,雲雪救人,她暗中下絆子。

那時她便是對這事兒有著一絲的不安,可不管如何,主仆有別,而且她自幼跟在主子的身邊,主子說什麽,便是什麽。

她也曾與雲雪一起商量過這事兒,雲雪堅持由自己擋刀,她說她年紀大,這凶險之事該是由她來做,可是如今看來,雲嵐望著天上的月亮,心裏難受。

果不其然,被她猜中了,這事兒終究是成了主子心裏的一根刺。

“雲嵐,你在幹嘛?”雲雪出門,看她呆呆的站在門口,斥道。

“還不快去吩咐備水,難道你還想主子發火?”

往日兩人也是這般的說話,雲嵐年紀比雲雪小,多是雲雪照顧雲嵐,也像個大姐姐般。可今日偏是不同,今日她就覺得,這話分外的刺耳。

甚至,甚至當初的擋刀,是不是雲雪,雲雪早就料到了有這一日?

“我知道了。”如往常般回了一句,雲嵐連忙快步離開。

雲雪站在她身後看不見,可是對麵站在暗處的小丫鬟卻是將這一幕看個清清楚楚。雲嵐的臉上,有著許多的難過與失落,甚至,還有一絲惱恨。

待到夜深人靜,午夜時分。

剛偷看的小丫鬟悄悄的閃出了門。

左右打量一下,她極為警惕,發現確實是安全的,便是悄然的來到了這皇宮中人煙最為稀少之處。

腳步輕的厲害,並無一絲的聲響。

這冷宮之中又有什麽伺候的人呢,有幾個看門的這時也是早已休息。

她輕輕的將門推開。

屋裏的德妃睡得不實,聽到有聲響,警醒的問道:“誰!”

她聲音並不大。

這聲問話,也不過是試探。

“娘娘,是我。小如。”

一聽是她的聲音,德妃連忙起身,她並沒有燃起火折子,來到身影的身邊,就著月光一看,果真是她。

“你怎麽來了?”

小如態度極為恭敬:“娘娘,奴婢今日探到一個消息。”

似乎進了冷宮之中的德妃比原來倒是多了幾分的沉穩:“何事?”

並不過分的喜悅,如今她已經很難有脫身的機會了,她自進了冷宮,也詳細的想了這發生的一切,最後卻是發現,原來自己也是給了旁人許多的機會。

而且,說句不好聽的,正是因為自己的心急,也給了旁人利用的機會,不然不會是那樣。怎麽她身邊的大宮女就會招認,是她故意拉倒安婕妤,想來,自己的盤算已經在別人的眼皮底下了。

人家不僅利用了她,甚至也將更多的髒水潑到了她的身上。

如今這宮裏,她最是懷疑兩個人,一個是惠妃傅瑾瑤。而另外一個,則是當初大難不死的白悠然。

傅瑾瑤與她自來就是不對付,而白悠然更算是與她有仇。當初確實是她安排了人害白悠然,誰想到,她到底還是命大,而且也因著她謹慎,才沒有去了他們母子。

“可是有什麽大的發現?”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