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第134章
loading...
臘月的話還是給太後造成了一定觸動的。

就如同臘月自己分析的,太後還是往更加複雜的方向想去了。

見沈臘月離開,太後看著桂嬤嬤:“你說,他怎麽就不能消停呢?到底要鬧到什麽時候?”

桂嬤嬤勸解:“主子也別想得太多了。既然咱們知道了這事兒,想個處理方式便好了。”

太後歎氣,兩個兒子都是她生的,自然是沒有格外的偏愛那個,卻不想正是自己處理上的失敗竟是讓兩個兒子走到了如斯的地步。

“沈臘月覺得嶽楓特別,擔心皇上看上她,這分明就是因為她更加的在乎皇上。關己則亂。可旁的事兒卻不是這樣,就像是冽兒追求嶽楓,她便是看的明白。她今日來哀家這裏,未嚐沒有希望哀家勸阻冽兒的意思。想來她必然是看的透徹,嶽家雖沒有功名卻是大富之家。在銀錢上必然能極為幫助冽兒。而嶽家又是與沈家有著親眷關係。如若說冽兒沒有旁的意思,這哀家也是不信的。”

桂嬤嬤點頭,幫著分析:“那不如給六王爺指一個王妃?可是,這也說不過去啊。先前那迪瓦公主六王爺不是也沒要麽?”

太後冷笑一聲:“迪瓦公主?如果真的是迪瓦公主,你以為他不願意?”

桂嬤嬤因為話裏的意思驚到,不過卻聰明的沒有多問這公主的問題。

看著飄著幾枚碧綠龍井的茶杯。

太後冷下了臉色,不複剛才的猶豫。

“哀家答應過先帝,會全心全意的為了澈兒。即便是不是為了澈兒,單就兩人的性格來看,澈兒也比冽兒更適合做皇帝。即便是不說其他,大是大非麵前,哀家還是拎的清的。”

桂嬤嬤看太後的表情便是知道,主子已經打定了主意。

“冽兒不娶,哀家不會為難他。不過,他不娶,嶽楓可以嫁。”太後麵無表情,幽幽的說了一句話。

桂嬤嬤並沒有多說什麽,她最是忠於太後,隻要太後吩咐了,她去做便是了。

“你去見沈貴妃,讓嶽楓回來。也不需多說什麽,沈貴妃是個明白人,她會懂的。”

“是。”

在宮裏眾人眼裏,這沈貴妃真是極為討太後的喜歡,這不,請安之後便被太後留下下棋,之後又差身邊最為體麵的桂嬤嬤將賞賜給小皇子和小公主的禮物送過去。

臘月沒有想到桂嬤嬤這麽快就會到,調整了一下心情便是將人迎了進去。

雖然她的身份比桂嬤嬤高了許多,但是桂嬤嬤是太後身邊最為妥帖的人。

“老奴見過貴妃娘娘。”桂嬤嬤在宮裏待了幾十年,更是不卑不亢。

“嬤嬤快坐。錦心,看茶。”

待錦心上了茶,臘月擺了擺手,所有人都魚貫而出。

“嬤嬤可是有什麽指教?”臘月正色,開門見窗。

桂嬤嬤點頭:“正是。太後娘娘差奴婢過來交代貴妃娘娘一句話。”

臘月微笑,麵上並沒有什麽過多表情,不過心裏卻有些緊張。

桂嬤嬤看著沈貴妃這般,感歎,果然,這沈貴妃經過宮裏的幾年浸yin。果真是比以前更加讓人看不透了。

“太後娘娘說,也不能總是躲在迪瓦。那總是不是長久之計。還是回來吧。娘娘定會為嶽姑娘選一門好人家。”

臘月這時是真的有些驚訝的。

這是太後要將她表姐嫁出去?

“臣妾明白了,多謝太後為表姐籌謀。”淺笑回應。

桂嬤嬤點頭,並沒有多坐一會兒,便是要起身告辭。

不過臨走之前卻皺了皺眉,歎息提醒到:“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貴妃娘娘這般,可是給六王爺得罪狠了。以後少不得在朝堂之上,你父兄要受些委屈。”

沈臘月在後宮,自然是可以揉捏沈家父子了。

即便是沒有實權,六王爺也是堂堂的親王。

感受到這桂嬤嬤是真心的提醒她,臘月笑了笑:“本宮信皇上。”

再次點頭,桂嬤嬤想了下,離開。

待桂嬤嬤離開,臘月變了臉色。她果真還是不適合算計人麽?這件事兒雖然是成了,但是竟是也將表姐搭進去了。

其實,臘月閉了閉眼,難道這事兒開始的時候她就沒有考慮過這個可能性麽?

是自己故意回避了吧?

“錦心。”

聽到主子的聲音,錦心連忙進門,見臘月臉色不好看,有些擔憂:“主子,可是有什麽問題?”

臘月睜開眼:“小心些,告訴巧寧,聯係舅舅,就說太後要為表姐賜婚。我要知道,表姐有沒有意中人,如果有,我會出十分的力。如果沒有,我也會盡力為她選一個好人。是我對不起表姐。”

錦心沒有見過自家主子這般,有些逾矩的握住了沈臘月的手。

“主子莫要傷心,一切都會好的。”錦心自然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兒,但是看主子這麽難受,心裏自然也是極為不舒服的。

“下去吧。”

待所有人都出去,臘月站在窗邊,看著有些蕭瑟的落葉,心裏一陣酸澀。

她到底幹了什麽。

她終究是連累了別人。

“想什麽。”突兀的男聲響起。

臘月並沒有回頭,其實自景帝進門的時候她便是已經聽到了。不過這個時候她真的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

無論如何,無論何時,她都要將最美的一麵留給他。

換了個笑臉兒,她抿著嘴角,小小的梨渦兒若隱若現。

那模樣,我見猶憐。

“臣妾見過皇上。”

景帝攬著她來到床榻,板正了她的小臉兒。

“怎麽不開心?”他竟是看了出來。

臘月看著景帝,他眼神深邃,消瘦的臉,唇薄薄的,原本的時候她便是聽說過,這男人薄唇,一般都比較薄情。倒是真的呢!

將手撫上他的臉,臘月看似有些迷茫的摸他,心裏卻極為快速的琢磨起來。

景帝為什麽會來?

今晚按道理他不是該宣新進宮的小主侍寢麽?

還是說,她與太後的談話已經被他知道了?

也不過是一瞬間,臘月馬上調整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低下了頭。

“怎麽了?”臘月低下了頭,並沒有看到景帝一閃而過的探究。

堅定了一下,臘月抬頭:“皇上,您之前問什麽要和我說表姐的事兒?”

景帝看她這般,笑:“怎麽了?朕不是說過麽。她是你的親人,朕知道了便告訴你一聲。”

臘月咬唇:“我知道了,我知道表姐去了迪瓦,我也知道她為什麽去。今天我找了太後。太後說希望表姐回來,接下來會為表姐賜婚。”

她這話說的並不複雜,裏麵有許多都沒說,不過景帝卻是知道的。

“你不願意?”景帝聽出了她的弦外之音。

搖頭:“不是不願意,隻不過是擔心,濃濃的擔心。皇上,你永遠都不知道我想什麽,永遠都不知道。”

臘月遙遙的看向了窗外,表情哀傷。

景帝見不得她這個樣子,將她拉進了懷裏。

“這是怎麽了?怎麽突然就成了這個樣子,你這樣是要傷了朕的心麽?”

“會麽,臣妾會傷了您的心麽?”臘月喃喃自語。

這個時候臘月又一刹那的錯覺,仿若是替前世的自己問。

“不需要將所有的愛都給我,您會在心裏為我留一席之地,會真的保護我麽?”

景帝看她如此的脆弱。

抬起她的下巴,極為認真:“朕會。”

一滴淚就這麽滑了下來,臘月將自己的頭埋進了他的胸膛。

抽泣起來。

景帝沒有再次說多餘的話,隻是這般的抱著她。

除了臘月的哭聲,卻是並沒有其他的聲音。

她哭的又委屈又歇斯底裏。

景帝麵無表情。

不管是在外室的來喜還是旁人,都聽到了沈貴妃的哭聲,不過去並不多言,默默的垂頭。

哭夠了,臘月似乎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抹了抹淚,偷瞄景帝一眼。

景帝看她這般,笑:“怎麽?哭夠了?怎地就能委屈成這樣。有什麽事兒朕會為你處理。現在想說了麽?”

臘月不好意思的點頭:“六王爺在追求表姐。表姐心裏覺得有些怪異,便是托了家裏聯係了臣妾。臣妾也覺得這事兒怪異的很,原本的時候六王爺也接觸過表姐,可是並沒有什麽反常。為什麽等我升到了貴妃,他就要追求表姐了。即便是臣妾慣是傻,可是也對這事兒有著懷疑。說句不好聽的,臣妾擔心他有什麽算計,便是去見了太後。誰想太後要賜婚,臣妾覺得有些愧對表姐,所以極為難過。”

景帝揉了揉她的頭:“為什麽不和朕說?”

臘月咬唇,許久,言道:“我怕他傷害您,可是也怕您喜歡上表姐。”

景帝聽完之後失笑。

“傻丫頭。喜歡你表姐?”

這怎麽可能?

臘月紅著臉抬頭:“表姐很特別的。”

景帝搖了搖頭:“朕不喜歡。朕偏是心悅臘月這般小女子。軟嫩可口。”

聽他這麽說,臘月嘟唇:“皇上慣會哄人。這昨日更軟嫩可口的可都進宮了呢!”

看她狎醋的模樣,景帝莫名愉悅。

“朕真的隻對你好”說罷便是在她臉上落下了一吻。

停了一下,景帝開口:“朕安排人去迪瓦幫你接表姐。你放心吧,這事兒,朕不會讓你有一分的難過。”

臘月笑著在他的唇角印下了一吻。

眸光流轉。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