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第132章
loading...
日子自是過得極快的,這新晉的秀女沒過多久便是都進了宮,按照彼此的身份也都各自封賞。

臘月隻大概記了幾個人,旁的倒是並不多管。

如今孩子已經六個多月了,臘月每日便是將心思更多的放在了孩子的身上,

景帝到如今也沒有給兩個兒子起名字,臘月也不曉得他是個什麽意思,後來略微試探,聽他話裏意思,竟是要在孩子周歲的時候在公布,臘月每日也是喚著小名兒,倒是並不急切。

小四兒最是活潑,三個月的時候就會翻身了,小脖子還並不是十分的硬實,可饒是如此,他仍是

每日使勁,自己玩兒的快活。

相比於他,小五兒與嬌嬌都弱些。

都是四個多月才會翻身。

自從孩子會翻身了。臘月也是交代大家看的極為嚴實,生怕這孩子磕了碰了,可是要說拘著孩子,那也是沒有的。

小娃娃就是要活潑些才好。

如今這六個月了,小娃娃已經能自己坐起來了。

不過這小四兒果真是個不鬧人的孩子,他是最早會坐的,咿咿呀呀的對著姐姐和弟弟揮著小手,那口水流的快活。

臘月每每此時都覺得這孩子長大必然是個開朗活潑的。

沒幾日之後小五兒也會坐了。他倒是不咋呼,坐一會兒累了便是自己躺下,唯獨小嬌嬌,還需要旁人扶著。

而兩個弟弟每每坐起來又都是喜歡對她咋呼,小丫頭氣憤極了。

特別是看著格外寵她的父皇和兩個小哥哥,小丫頭更是咿呀的厲害,也不曉得是不是告狀。

景帝對小丫頭是真的疼的很,往日有潔癖的人竟是一點也不在乎這小娃娃的胡鬧。

經常是被蹭了一身的口水。

此次受晉封的秀女,份位最高的便是李嫣然和張瀾。

至於傅瑾妍,許是因為庶出的關係,倒是教這二位低了一個份位。

而傅瑾妍被安排在了聽雨軒。

想到她們二人竟是先後都住在哪裏了呢。

景帝自有自己的說法,這聽雨軒和竹軒離得近,兩姐妹近些,也好多相處。

今日是眾多秀女進宮的日子,想來明日請安的時候便會都到,臘月微笑。

不曉得明日是不是平靜的一天呢?

想三年前,連秀雲故意遲到,可是如今她人已經早都不在了。

真是不得不感歎一聲,世事無常。

錦心一邊逗弄著小皇子,一邊與主子閑話家常:“主子,咱們明日要早些過去麽?”

“不用,本宮份位在,犯不著早早的過去,也免得看她們的勾心鬥角。”

“是。那奴婢便按照往日的時辰喊您。”

臘月因為有了孩子,如今每日忙碌,睡得倒是也熟,可不似從前那般,極為淺眠。

自然,這宮裏伺候的人多了,臘月其實委實是不需要如此的,但是她總是回想自己小的時候,那時她最喜歡的,便是母親帶著她散步,給她戴漂亮的珠花。

妹妹自小沒有母親,雖也是有人疼的,但是倒是另外一個狀態。

原本的時候臘月便是想著,如果將來她有了孩子,她一定要對孩子十二萬分的好,決不讓孩子受一點點的委屈,要不假他人之手,全心全意的照顧孩子。

略一思索,臘月言道:“早一刻鍾吧。”

其他三個丫鬟自然也是在一旁的,自從有了三個小主子,原本的四個大丫鬟都忙碌的厲害,奶娘雖然也是有的。但是她們要忙的同樣也多。

沈臘月從來不會讓奶娘獨自留在孩子身邊,不管怎麽樣,不管哪個奶娘在,他們這裏都要有一個大丫鬟。

這樣才是最為穩妥的,不是說不相信奶娘,這奶娘都是景帝送過來的,那斷然沒有問題,但是難保有人聲東擊西,所以萬事不可不防。

桃兒拍著半睡不睡的五皇子,開口:“明日定要杏兒姐姐給主子打扮的雍容華貴。咱們要一下子震懾住那些新來的小主們。”

“怎麽說話呢?”臘月笑著拍了駁了一句。

杏兒也是開玩笑:“可不是麽,桃兒該打,咱們主子即便是不好好打扮,也是豔冠群芳。”

“瞧奴婢,真是不會說話,主子必然是極為美好的,可是咱們不是想著錦上添花麽。”桃兒回的倒是也快。

臘月作勢白了她一眼,語氣裏卻有著笑意。

“你這丫頭,腦袋轉的倒是快。”

幾人說說笑笑的,時間過得極快。

翌日。

臘月今日帶著果兒和翠文出門,這倒是出乎了大家的意料之外,除卻錦心,旁人並不知道原因。

臘月自是有自己的考量。

這新晉秀女進宮,她可不敢就認為全是好的呢,翠文精通藥理,帶著她穩妥許多。

而且因著她生產之時,錦心帶著這翠文檢查產婆,臘月明白,景帝必然是知道這翠文是她的親信。

如此一來,臘月也不遮掩了,這段日子人人都曉得,慶安宮除了四大宮女,翠文也是極受器重。

升做了貴妃,臘月也有權利多幾個一等宮女,如此這般臘月便是將自己翠文與巧寧都升做了一等宮女。

不過雖然也是升做了一等宮女,這臘月對巧寧還是如以前一樣,並不是十分的親熱。大家也是明白,這幾年沈貴妃一直都很喜歡巧寧的手藝。

如此一看,升到一等宮女,也是正常。

待到進入慧慈宮,眾妃妃嬪紛紛起身請安。

臘月勾起一抹淡笑:“起來吧。”

說罷便是也不多言,直接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著慧慈宮的宮女對沈臘月自是比其他人熟識許多,連忙為她斟上了茶。

在太後宮裏當差,自然也是能知道一些內幕,即便是個表相,也比旁人強了不少,正因為此,眾

人對沈貴妃的態度,算的上是極為和氣殷勤。

也不是說對旁人就不好,不過是否發自真心,總還是能看出幾分的。

有些新進宮的宮女見人家沈臘月的茶都是與他們不同的,心裏有些晦澀。

不過許多人也都自然是更加燃起了奮鬥的想法。

她是貴妃,可以享受這更好的,他朝一日,自己也未必不可以。

看著有些小主躍躍欲試有些野心的臉龐,臘月不動聲色。

因著選秀之日也在,今日在宮裏這些女子,臘月是都見過的,因此也沒有格外的打量哪個。

其實即便是不打量,有許多人她也是認得的。許多人的性子她也是知曉的。

畢竟前世的記憶還在。

“惠妃駕到”

要說這最後一個到的,並不是剛入的沈臘月,而是這位傅瑾瑤。

見她是最後一位,而沈臘月都已經到了,她也是有禮數的,規規矩矩的請安。

臘月笑著應了。

傅瑾瑤氣色並不太好,雖然她打扮的明豔照人,但是臘月細看她的眉宇,可見其中的愁緒。

傅瑾瑤並不看傅瑾妍,傅瑾妍被封為了貴人,份位並不高,但是要是真的升起來,倒是也快的。

沈臘月不說話,齊妃又是個人精,這殿內份位還不錯,卻有些浮躁的,也不過是安修儀了。

果不其然,安修儀可是耐不住自己的性子。

“惠妃娘娘與傅貴人雖是自家姐妹,看著倒是不太像呢!”說罷掩嘴笑,不過看起來可真是不太美好,那挑撥,顯而易見呢。

傅瑾瑤抬眼掃了傅瑾妍一眼,哼了一聲,並沒有什麽。

倒是傅瑾妍微微一福:“姐姐自小便是國色天香,妹妹幼時就羨慕的緊。不過龍生九子且各有不同,更何況我們這一般人家。說起來,安姐姐與安妹妹也並不像呢。安姐姐雍容華貴,安妹妹清麗可人。妹妹看著心裏都是羨慕的緊呢。”

臘月端著茶杯,嘴角帶著笑。

這傅瑾妍如果真是聰明,便是不該這般的與安修儀說話,更該謹言慎行,不露鋒芒。

如此這般,臘月更傾向於她是進宮為傅瑾瑤做靶子的。

就是不知道,這個女子是自己心甘情願的知道,還是被人利用呢。

許是因為這是在太後的宮裏,許是因為傅瑾妍的誇讚,安修儀倒是沒惱。

“瞧瞧妹妹這張小嘴兒,甜的可人!怪不得惠妃娘娘喜歡,要接進宮裏作伴呢!”

這話一說可真是讓傅瑾瑤惡心到了,這宮裏誰人不知道,傅瑾瑤為了這事兒將一室的瓷器都砸了呢。委實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傅瑾瑤許是不樂意了,抬頭,並無什麽笑麵兒:“要說做伴兒,本宮與傅貴人還差一層。倒是安修儀,可是把親妹妹接進了宮。想來安貴人更是心悅呢,原本每年也隻能見姐姐一麵,如今倒是好,姐妹在一起共同伺候皇上,豈不美哉。”

安修儀沒想到傅瑾瑤說話這般的不留情麵,又想到是自己挑起了話題,自家更是惹不起這惠妃,便是怏怏的。勉強的扯了一抹笑容,不再說話。

齊妃見大家都不說話了,打起圓場:“照本宮看,還是皇上體恤大家,這宮裏姐妹本來就少,自家人更是少,想來如今大家也多了伴兒,以後姐姐妹妹的在一起,倒也是好事兒。”

這話是典型的站著說話不腰疼,她齊家並無人進宮,她自可說的坦蕩。

那些原本就在宮裏的妃嬪看她這般,都是麵容帶笑,心裏卻是暗自嘀咕,當時拚了不爽利的身子

也要踩一腳沈貴妃的,不是她麽?

如今倒是裝的這般的賢惠,真真兒是個會演戲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