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13章 巧梳妝,爭奇鬥豔
loading...
進宮第一日過的也快。

雖然這中宮無主,不過她們也是要去太後的惠慈宮請安的。

臘月可沒覺得,這宮裏沒有皇後就安穩許多,前世的時候她可不就是抱著這種想法麽,結果可是著實吃了幾次虧。

她起身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雖然不是絕色美人,可在此批秀女的容貌中也算是出挑。

對著鏡子勾起了嘴角,笑的甜美。

她輕輕低喃:“這個宮裏不需要明哲保身的透明人。”

錦心與杏兒見沈臘月起來了,端著洗漱用具進來。

杏兒手很巧:“主子,您喜歡什麽發髻呢?”

這發髻也是要配合著衣服的。就是不曉得,主子今天要穿什麽了。

想了想,臘月開口:“給我梳個流雲髻吧。”

今日的沈臘月倒是並沒有像選秀那天一般,淡化眼睛的柔媚。今日,她算得上是盛裝了。

一襲粉藍色的裙裝,襯得本就粉嫩的小臉兒更加的嬌豔。

其實就沈臘月自身這個素質,如果不成為寵妃還真是有點辜負她自己這好條件了。一雙丹鳳眼看起來勾人的厲害,還有那不盈一握的纖腰,高聳的胸。

將沈臘月打扮好,連錦心和杏兒都看呆了。之前的時候錦心也知道自家小姐是個什麽樣子。可是如今看來,這打扮與不打扮差的可大了。

不過她也是忠心的,看了一眼杏兒,見沈臘月不為所動,終是開口:“主子,今天是去見太後,咱們這會不會太鋒芒外漏?”

槍打出頭鳥,這個道理連錦心都懂,這沈臘月又怎麽會不懂呢?

她俏麗的回頭看錦心:“我總是要時刻準備著的啊。一旦能夠遇見皇上呢,好啦,錦心你留下,杏兒跟著我去太後那裏請安。”

“是。”兩個丫鬟微福。

沈臘月打量了下杏兒,有些皺眉,左看右看:“恩,你去換一身。這身衣服有些半新不舊的,我不喜歡。咱們就是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錦心,你將那套淡藍色的裙裝拿給杏兒。”

杏兒乖巧的接了衣服回屋去換。

此時的屋裏隻餘臘月錦心兩人。

“以後我不會常帶你出門,但是你要知道,你是我身邊最重要的大宮女。這六福殿你一定要把持好。我不在的時候你仔細盯著眾人。畢竟,這宮裏誰和咱們一條心也是未可知的。我們不能在吃住上讓別人鑽了空子。”

六福殿是朝露殿的偏殿。

錦心是個靈透的,一下子就明白了沈臘月的意思。

點頭:“奴婢曉得,主子放心。可是主子,這槍打出頭鳥,您……”

沈臘月對著鏡子擺弄頭上的發飾。

依舊是笑的天真:“你不懂,我自有主張。”

沒多一會兒,杏兒就換好了。果然,這杏兒是極適合淡藍的,看起來也清新許多。

臘月拿出一條珍珠項鏈,吩咐杏兒,“將它固定到我發髻上,把發髻上的發飾都撤下來。”

杏兒照做,果然,更是美。

沈臘月今日選這粉藍色也是斷定安婕妤是不會穿的。昨日安婕妤就是身著粉藍色裙裝,今日定然不會重複。兩人同在一宮,她暫時可是沒打算得罪安婕妤。

果然,安婕妤今日穿了一身香雲紗的素色裙裝,安婕妤看著沈臘月這一身盛裝的打扮,暗自撇了下嘴,果然是頭腦簡單麽。

誰都知道,今日是去太後的慧慈宮請安。

太後最是不喜這樣豔麗媚惑的女子,她倒好,打扮的如此隆重。真是可笑。

皇上不在,如此盛裝除了惹了太後不喜,他人嫉妒,又有什麽切實的好處呢!

不過再看她,安婕妤又有些氣悶,並不出色的沈臘月都如此豔麗魅惑,這傅瑾瑤,朱雨凝怕是更加出色吧。而自己……

雖然心思轉了千回,不過安婕妤倒也是沒有耽誤太久。

“妹妹今日真是好生漂亮,姐姐看著就喜歡,想來太後更是喜歡呢。”在觀察一段時間,如果這沈臘月果然是如此沒有心機之人。那麽收為己用也是可以的。

“承姐姐吉言了。臘月定然好好表現,讓太後喜歡。”沈臘月規規矩矩的跟在安婕妤身後,並未與她同行。

見她如此說,安婕妤差點翻了個白眼,不過到底是忍了下來,咯咯的笑了起來。這沈臘月雖然說話不太招人喜歡,但是規矩倒是還可以。

不過說話不招人喜歡也有不招人喜歡的好。

但願她是真的沒有心機。

兩人來到太後的慧慈宮的時候太後還並未到。大家都規矩的坐在廳裏,也是的,距離正常請安的時間還有半個時辰呢,她們都是早到了。

陳雨瀾已經乖巧的坐在了那裏,她被封為陳常在。

今天是新秀女第一次請安的日子,不少人都打扮的素淨。這宮裏的老人自然是認為太後喜愛那素色。而新人更是不敢張揚。

那白寶林更是一襲白衣,沈臘月在默了一下。不管多喜歡素淨,在宮裏穿白的也不太妥當吧。不過想到之前在宮外碰到她的時候她也是這樣的一襲白衣,沈臘月又覺得沒什麽了。

“麗嬪到!”朱雨凝一身火紅,看起來耀眼極了。

要說這京城第一美女,這朱雨凝還真是當得的,果然是豔光四射,看著她,臘月不知怎的就想到了一句話:丹唇列素齒,翠彩發蛾眉。

而朱雨凝規矩的給幾個份位高的請了安,又接受了臘月等人的請安。並不笑,直接坐下。

沈臘月不曉得是不是自己多疑,為什麽在她們請安那一刹那,她覺得,朱雨凝眼光在自己的身上掃過。

不過她並沒有多考慮,一切靜觀其變。

接下來就是新一屆秀女中份位最高的傅充儀。她倒是不像朱雨凝那般豔麗,但不施粉黛而顏色如朝霞映雪形容她正合適不過。

昨晚皇上正是招了這傅充儀侍寢。她眉眼間有些疲憊。想來,並沒有休息好。

知人事的扭帕子暗恨,不懂的則是嫉妒她能夠拔得頭籌。

不管是麗嬪還是傅充儀。兩人都不太講話,麵兒上連個笑容都沒有。

看起來,這麗嬪和傅充儀都並非好相處之人。宮裏原有的老人雖然有些厭惡兩人這番姿態不過倒是也並沒有什麽酸話兒。這慧慈宮,可不是看起來那麽簡單的。

沒人敢在太後的地界上鬧事兒。

“德妃娘娘到……”

“賢妃娘娘到……”

這兩位如今就是宮裏份位最高的。皇後過世,太後統管後宮,不過不少權利都放給了這德妃和賢妃。兩人協助太後襄理後宮。

臘月瞄了一眼這二位,就如同往常一樣。

兩人的雖然也是好顏色,但是到底是不如朱雨凝和傅瑾瑤這樣的青春貌美。

兩位也沒在太後的宮裏立威,親親熱熱的叫起了眾人,坐在廳裏主座下首的位置。

這德妃和賢妃都到了,接下去沒到的可就是有點不好看了。

臘月輕勾嘴角,這一世,連秀雲怕是還是最後一個到的。

前一世的時候她甚至是在太後出來之後才過來,不過一番辯解倒是也讓太後賞識起來。看來,她是要故技重施了。隻不過,臘月始終覺得,這一世,她的開始未必會這般順利。

就算是所有事情都重新來過,她也並不認為所有事情都會一模一樣。

前世她與連秀雲也是因為這個有些交情,但是今世,她可是不會多管閑事了。

連秀雲仗著自己有才華,太喜歡劍走偏鋒了。

一次有用,但是卻不會次次有用,所以,她是宮鬥中最先倒下的。

要說今日在這慧慈宮的人,除了豔光四射的朱雨凝,我見猶憐的傅瑾瑤。沈臘月倒是也是豔麗動人的。畢竟,其他人都避著鋒芒,唯有她盛裝出席,本就是姿色動人,又是如此裝扮,看起來倒是比當初名動天下的賢妃娘娘還要美上幾分。

見賢妃看她,沈臘月回了一個純真的笑容。

隻是她覺得自己這笑容算是純真,可賢妃倒是覺得是個狐媚子。

麵上不顯,但是心裏倒是鄙夷了下。

“太後娘娘到……”

德妃與賢妃連忙過去攙扶太後。照沈臘月看,這太後也不過四十多歲,哪兒用的著攙扶,無非是為了表現自己的孝心罷了。

“哀家好好看看,恩,這一個個的,可不都是美人坯子。”眼神劃過沈臘月,隨即轉開。

“母後挑的,哪有不好的。”德妃慣會說話,處處捧著太後。

太後微笑:“這母後可是老了,也不一定事事都能看清。平常這後宮啊,還要你們兩個多經心。皇帝忙著前朝之事,你們都是賢惠的。哀家可不希望誰多生波瀾。至於這些新人,既然你們進了宮,就要好好伺候皇上,為咱們皇室繁衍後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