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第125章
loading...
彌漫著淡淡香氣的室內。

景帝看著床上睡得極不安穩的沈臘月,這個時候她已經睡在正殿的寢宮裏了。

景帝皺眉,兩日了,她沒有什麽事兒,卻仍是昏迷了兩日。

再看三個娃娃,吭吭呲呲的哭著,似乎是感受到了自己母親的狀態。

“恩……”微弱的聲音響起。

景帝見狀連忙招呼人:“太醫,快過來看看。”

萬太醫利索的快步來到床邊,也正在這時,臘月醒了過來。

臘月不明白,自己前一刻還在想著殺人,怎麽後一刻就昏迷了過去。

見到景帝關切的目光和萬太醫的臉,臘月迷茫了許久。

“怎麽了?可是有什麽不妥?”

緩過了心神,臘月表情複雜的看向了景帝。

“月兒醒了?可是哪裏不舒服?”

臘月呆滯的搖了搖頭。

景帝舒了一口氣:“沒事便好。萬太醫,好好給沈貴妃檢查一下。這兩日未醒,你是要嚇死朕麽?”

萬太醫一番診治,臘月並無大礙,如若說這昏迷,想來也是因為生了孩子過於疲憊的關係。

“貴妃娘娘身子無礙,稍後微臣會為娘娘開上幾幅補藥。這月子裏多休養些總是好的。”

景帝聽聞點頭,一旁的杏兒跟著萬太醫出門去拿藥。

景帝坐到床邊,拉住她的手:“怎麽了,這般的看人,倒似受了什麽極大的委屈。”

臘月不敢相信,自己竟是又回來了,她委實不明白自己剛究竟發生了什麽事兒。

確實是……莊公夢蝶。

委屈?她怎麽不委屈,他們每一個人都委屈,可是,讓他們委屈至死的人,坐在她的旁邊。

縱知曉他不是害她家之人,可是想到他也知情,心裏竟是說不出的難受。

如果,如果不是最後他那淡淡的“舍不得”,也許,今日她便是會更加冷心吧?可偏是那一句,倒是讓她心裏難受得緊。

今世,今世……

臘月想到自己的孩子,問道:“皇上,臣妾,臣妾的娃娃呢?”

景帝勾起嘴角:“朕當你委屈什麽,想孩子了?朕讓人將他們幾個抱過來,想來你還沒有好好看看這幾個小東西。”

臘月知道自己生的是三胞胎,看他這麽說,便是眼巴巴的瞅著。

景帝一揮手,一旁的來喜連忙出門。

這自是去通傳了。

不多時,就見三個嬤嬤抱著孩子進門。

臘月見孩子到了,就要坐起。

景帝偏是不同意,將她按住,斥道:“身子還虛,不準起來,你呀,總是不會照顧自己。”

見他話裏的關心不似作偽,臘月咬了咬唇。

“我想看看孩子,這樣怎麽看啊。”

一旁的周嬤嬤想了下,開口:“皇上,娘娘產後雖然身子虛,但是太醫也說了,沒的大礙的。這母子連心,想來娘娘是想多看看孩子。”

景帝看了一眼擅自插嘴的周嬤嬤,周嬤嬤心裏一驚,知曉自己逾矩了。

不過還沒等周嬤嬤有下一步的反應,景帝又看臘月,見她眼巴巴的,終是點頭:“你過來扶著你家主子。把小主子抱過來吧。”

三個孩子不過是甫出生。都沒有長開,也因著三胞胎的關係,都是小小的。

這就是她拚力生下的三個孩子。

臘月看著自己的三個孩子,雖然小小的,心裏卻是一時間各種感覺都有,就這般便是落下淚來。

周嬤嬤看臘月哭,連忙開口:“娘娘可不能這麽哭,這月子裏哭泣,總是傷眼睛的。”

景帝並沒有忌諱這裏人多,直接將她攬進了懷裏:“不哭。看看朕的大公主委屈的。”

臘月並沒有反應過來,聽了他的話便是向孩子望去,不過又後知後覺的察覺他這話是說她。一時間臉紅起來。

“朕的月兒。是最勇敢,最能幹的好姑娘。看,你為朕生下的這三個小寶貝。別看他們小,太醫說了,都很健康的,養養便是會很壯。”

臘月看著三個哼哼唧唧的孩子。

想伸手抱。不過景帝卻是不允的。

“你現在還虛弱,乖,等你養好些在抱,乖。”

臘月貪婪的看著自己的孩子,三個小東西長得差不多。許是感覺到了母親在,她們倒是安穩了些,不似之前臘月沒醒的時候,哭的格外厲害。

臘月伸手輕輕摸了摸孩子的臉蛋兒,也不曉得是哪個,小家夥兒“哼”了下,小嘴兒動了動。

臘月覺得有趣,抬頭問道:“皇上,你能分出他們麽?”

景帝一挑眉,看了看臘月,笑:“要考朕?”

臘月淺笑著搖頭:“自然不是。”

“粉繈褓那個是你心心念念的小公主。是他們的大姐姐。你摸的這個是小四兒。是咱們的四皇子。邊兒上那個是小五兒。”

掐了自己一下,唔,好疼!

都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真好,真好!

看她眼圈又紅了,景帝勸道:“剛說什麽,不是說不準哭麽,你真是要讓朕心疼。哭壞了眼睛可怎麽是好,不準哭了。”

可他又怎麽曉得臘月的心思。

這種幸福,她覺得彌足珍貴!

“皇上,你對我好吧,你對我好,對咱們的孩子好,好不好,好不好?”臘月圈住了他的腰,低微的請求。

前世能發生的事,今世未必不能發生。

原本她以為沒有了白小蝶就會好些,就會規避了一切,現在才知道,原不是如此,不管剛才那一番是不是做夢,但是她都是要做足完全的準備的。

太後需要小心對待,可太後雖然遷怒,罪魁禍首卻是那六王爺。

臘月小心翼翼。

上一世她沒有依仗,可這一世不同,她有孩子,她也算是受寵,這一世,既然親人都活著,她一定要好好保護他們。

至於六王爺,臘月眼裏閃過一絲的寒光。

“對你不好,對你不好會這般待你?”景帝看她有些彷徨無助,不曉得她怎麽了。又一想,怕是生孩子的時候嚇怕了吧,不管如何,她也不過是十六歲而已。

“我總是怕。”

“傻丫頭。你乖巧懂事,朕自然是會疼你的。”

臘月在心裏冷笑,看吧,還是有但書。如果她不乖巧懂事呢,是不是就不會疼她了?

不過最終她不過是埋在他的胸口,靜靜的。

深夜。

臘月身子虛弱,不過卻是了無睡意。

她已經知道了,自己被封為了貴妃。

四妃之首,也是唯一的四妃,除非是封後或者是皇貴妃,否則是斷不能越過了她去。

要說從一品的四妃,貴淑賢德,雖然說起來都是一樣,可是貴妃為首,卻是多少年來不成文的規矩。

看來,景帝還真算是待她不錯了。

至於生孩子之後的昏迷,臘月說不準究竟是個怎麽回事兒。可是,她是相信的,相信那是真相。

也許,也許這是老天爺給她一個機會知道真相。

更是給了她機會規避這些傷害。

既然重生,她便是不能讓家裏人再次被害。

前一世事情發生在十年後,可是這一世卻是不好說的。她不能坐以待斃,一定是不能的。

表姐,前一世六王爺要納表姐,這一世知曉她與母親長的相似,自然也是會這般的。

臘月強撐著身子坐起來,如若,如若這一世他的想法提前了呢?

為了自己母親爭奪皇位,因而殺害兄弟,臘月冷哼。

不管事實是否如此,她都是有著自己的懷疑的。

即便是愛到骨子裏,也未必能做出這樣的事情,那般,不過是為自己對那權利頂峰追求的一個借口罷了。

又想了一會兒,臘月眯眼,六王爺當年竟是刺殺過景帝。

那景帝這不與人同寢的毛病,是不是就是那時患上的呢?

因為自己冒死救了他,所以,他會和自己一起睡,會相信自己?

那,自己可不可以利用這件事兒?

既然太後還活著,景帝與六王爺斷不至於兵戎相見,臘月糾結於這一團亂象。心裏思量頗多。

既然老天讓她重新回到了少女時代,又在生產之時知道了事情真相,那必然事情會走向不同的軌道。

不曾謀算害人,可不代表她就是個蠢笨的。

“錦心。”她的聲音低低的。

今晚守夜的是錦心。

錦心聽見臘月的聲音,連忙掀開簾子進門。

“主子可是有什麽需要?”見臘月坐在那裏,錦心連忙過去。

臘月搖頭,看了一眼門外。

錦心見狀自是明了:“並無旁人。”

臘月點頭:“我這裏人多,見巧寧不方便,你與她說,六王爺不懷好意,切記小心。最好讓表姐去外地。”

六王爺不可能輕易離京,而表姐如果去了外地,倒是暫時不至於激怒他,而他沒有得手,自然也不會害沈家與嶽家。

此事雖不是長久之計,但是倒是也可一用。

至於說讓表姐嫁給六王爺以確保安全這樣的事兒,臘月自不會打算。

表姐再像母親,終究也不是,如若讓他得手,反而更容易加速一些事情的速度。

錦心一聽,點頭應是,不過卻終是不解。

好在,她是個忠心的,主子不說的,她便不會問。

緩了一緩,臘月在錦心的伺候下躺下。

自己不能急,這宮裏那些女子,哪個不是越急越是出錯?

表姐走了,六王爺因著得不到,必然是要等。

而且事情的發酵,必然不會在短期內爆發,自己便是知道了真相,倒也不必心焦,徐徐圖之,未嚐不可。

不過是養了一個來月,臘月這身子便是好了。

不過周嬤嬤說,月子必然要做夠四十天才是最好。

她這是三胞胎,極為傷元氣。

臘月點頭答應。身體好,才有精力做許多事兒。

多養養總是好的。

這做了母親的人總是不同的,也許之前的臘月每每都會為那些事心焦,煩悶。可是如今竟是沒有的,她想的更多,也穩重許多。

六王爺不可能在短期內做什麽,這是必然。

前世都是用了那麽久的時間才發作,今世才三年,總有機會徐徐圖之的。

臘月緩了心神。也就專心的伺候起孩子來。

她總是活在當下的。

此時正是如此,三個小娃娃躺在一起,這三胞胎的孩子總是與那一個娃娃不同。長的小且更加的軟。

臘月雖然在月子裏,但是每日卻仍是讓嬤嬤將孩子抱過來。

對於景帝給孩子選擇的乳母,臘月也是仔細的命人檢查了,要知道,這古往今來在乳母身上做文章的也不在少數。

景帝見她這般的小心翼翼,並沒有生氣,反而是極為欣慰。

臘月不明白他為何如此,後來又想到,許是他更加喜歡這種堅強的女子,也便是不在意了。

三個孩子都沒有正式取名字,不過在臘月的要求下,倒是給起了乳名兒。

小公主喚作嬌嬌,至於兩個兒子,景帝覺得既然是其他幾個皇子都沒有,也不必格外的取了,就叫小四兒小五兒吧。待到過些時日,正式取了名字。

因著這三胞胎比較弱,景帝並未辦滿月酒。

名字也拖了下來。

嬌嬌雖然是最早生出來的,不過身子骨倒是最弱的,不僅弱,脾氣又大,更是黏著娘親。

每每在臘月身邊都是好好的,但是隻一抱走,便是哭的歇斯底裏,初時臘月疑惑的看奶娘,充滿了懷疑。

可是這幾日下來臘月便是知曉,這哪兒能怨別人,分明是個小嬌氣包兒。

而兩個兒子倒是乖巧的很,不哭不鬧的,不過一個月,這幾個孩子的性格特征倒是明顯了起來,小四兒是最能吃的,吃完了便是睡,再或者就是自己玩兒,拉了尿了也渾不在意。

至於小五兒,臘月倒是覺得自己這個兒子也太不愛動了,即便是沒有養過孩子,她也是知曉的,這小五兒吃的量倒是正常,可偏就什麽也不做,就是那般的躺著,許久動一下,除非是拉尿,這倒是第一時間就吭哧起來。

“皇上駕到“小太監聲音並不高。

可饒是這樣,小嬌氣包兒嬌嬌已經哭了出來。

她哭泣又不似小四兒小五兒,哼哧幾下便完。

這丫頭可了嗓子的嚎!

“哇哇哇”她這一嚎倒是給自己的兩個小弟弟驚醒了,看著也開始有點扁嘴的小四兒,臘月當機立斷的將嬌嬌抱了起來。

“乖,嬌嬌乖,娘親疼疼哦……”

許是有孕之時臘月常常對著肚子喃喃自語,這幾個孩子對她的聲音更加敏感些。

聽到這軟軟的女音,小嬌嬌可憐見兒的抽泣著,不過到底不哭了。

這小嬌嬌低了聲音,小四兒也恢複了正常,那扁著的嘴角放下,哼哼了幾聲,繼續睡去。

倒是小五兒,就那般躺著,也不哭鬧,也不睡覺。不曉得幹嘛。

這三個小娃娃,委實是各有特色。

景帝一進門便是看到這幅情景,臘月衣衫不整的坐在火炕上,邊兒上則是兩個小的,懷裏抱著的那個不作他想,必然是嬌嬌。

“她又鬧你了?”景帝進門便是拖鞋上炕。

如若說著慶安宮還有什麽格外的得臘月的喜歡,便是這大大的火炕了,這可不是聽雨閣的小火炕能比的。

雖是四月末,可是這個時候睡的暖暖的,還是很有必要的。

這個時節景帝已經祭天歸來了。

他這次祭天帶著齊妃和徐小儀,臘月渾不在乎。

她忙都忙不過來呢,怎麽還有心思管他帶誰。

左右她自己這裏安全便好。

自然,景帝也不是那不著調的,臘月正在月子裏,而三個小的又小,他怎麽可能放心不下,走之前安排的妥妥當當。這更加的堅定了臘月的信念。

隻要景帝想,他能夠做到一切,所以,她必須牢牢的抱住他的大腿。

臘月翻了個白眼:“你竟是胡說,我的嬌嬌雖然嬌氣,可也不是鬧她娘親的好麽。明明是你們的聲音太大,嚇到了孩子。”

臘月是個好母親,自是要維護自己的寶貝。

景帝看她這模樣兒,笑眯眯的湊到她的眼前看孩子。

“這嬌嬌也就是在你這裏還好。”

這是實話。

“孩子這般的小,自然要母親。”臘月一臉的柔情。

景帝就這般看她,自生了孩子,她確實是不一樣了,有股子淡淡的柔情,整個人都更是讓人覺得綿柔,可是這樣,景帝竟是有一絲的不舒服了。

不曉得為什麽,自那日她醒過來,對他便是生分了些,雖然也是如同原本一般,可是每每看他的眼神兒,確實少了些熱情。

這之後便是處處顧及孩子,待他並不似從前的經心。

往日他進門,她便是眉眼含笑,像個小妻子般在他身前轉來轉去。

臘月本是抱著嬌嬌哄著,不經意一抬頭,竟是看見景帝有些擰眉的表情。

她跟他多年,自是知曉,必然是有什麽事兒惹他不喜了。

低頭繼續哄著孩子,心裏卻在琢磨,這剛不還好好的麽,怎地就突然擰眉了呢?

再一想這些日子,臘月是個伶俐的,馬上便是想到了症結所在。

自她清醒,潛意識裏對他有了一絲的排斥,雖然那是極為淺顯,可是他為人敏感,未必感覺不出來。

好在,自己極早的發現。

不然對己倒不是什麽好事。

看嬌嬌已然熟睡。

臘月將她放下,景帝看著並排躺好的三個孩子,笑。

每次景帝到,這屋裏的旁人自是都要出去。

臘月咬了咬唇。

想到那日他掩麵低喃的舍不得,複而看向了他。

景帝感覺到她的視線,回視。

上下打量一番自己,臘月咬唇問道:“皇上,皇上不要再來了。”

景帝沒想她說的竟是這個。

又見她這模樣兒,開口:“為何?”

臘月臉頰一抹紅,低頭,許久,她將攥著自己衣角的手放開,聲音低低的:“這月子裏,自是不注重身子,我,我都能聞到自己身上的異味兒了,皇上,你是不是嫌棄我了。不要嫌棄我,不要嫌棄我好不好?再有十幾日,我便出了月子,便收拾的妥妥當當。”

後麵那幾句竟是有小女兒家的急切。

景帝看著那皺皺的衣角,拉住了她的手。

言語也柔和許多:“說什麽傻話呢。朕心悅你,自是不在乎那些。更是不會嫌棄。”

臘月知道,景帝其實有略微的潔癖,能這般待她,確實也是不易了。不然她也不會用這事兒來說。

又是咬唇:“我都嫌棄自己……”

景帝抬起她的下巴:“你怎的這般妄自菲薄,何苦嫌棄自己?朕哪是那般膚淺之人。月兒盡可放心。”

臘月順勢倚在他的懷中:“月兒不放心。這段日子臣妾心裏都在忐忑,如此這般委實是讓人看著不爽利。臣妾聽到皇上駕到四字,心裏就覺得羞愧呢!”

這番話倒是讓景帝心裏熨帖了不少。也打消了不少的疑惑。

待出了這慶安宮,景帝想著剛才發生的種種,便是笑唾了一聲,小狐狸。

這小狐狸必然是看他不虞,才乖巧的說了那番話,瞅瞅那小模樣兒,真真兒的勾人。

如若真是那般的單純可人,他倒是覺得無趣了呢。

端是看她處理身邊這一樁樁一件件事兒,還有對乳娘等嚴格的查看,便是能知曉,這必然就不是個不懂事兒的小丫頭。

而在屋內的臘月見景帝似乎是帶著笑容離開,心裏也放心了幾分。

她這態度是得改改了。

現在還可以說是因為有了孩子,忽略了景帝,可是久了,難免會失寵。

還有太後,太後也來看過臘月,當時臘月竭力表現的和往日一般,就是不曉得太後有沒有懷疑了。

這宮裏,演戲總是不長久的。

想到聽過的一句話,臘月微笑。

最好的戲子,便是將舞台當做人生。

既然自己已經想清楚了,那麽做這副難受又糾結的嘴臉,倒也是讓人厭棄。

如若這般不如好好的生活。

太後又如何,前世她與太後沒有交集,太後可以狠得下心,今世卻未必如此。

自己進宮至今,雖然也經曆了種種陷害,針對,可是走到如今,她知曉了真相,生下了兒女,還有什麽好糾結的呢?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罷了。

一切都會向著好的方向走的。

隻要努力!

用手戳了戳小四兒的臉蛋,見小東西睜開了眼睛。

臘月連忙拍了幾下:“乖乖睡哦,娘親在這裏。”

果然,小四兒吐了個泡泡,繼續睡了起來。

臘月覺得分外的有趣,這小家夥!

“我的小寶貝兒們,我們所有人都會好好的,對嗎?雖然你父皇有些不可靠,但是隻要我們好好表現,他就會好好保護我們所有人的,對不對?”

見嬌嬌似在睡夢裏露出個笑容,臘月也是緩緩笑了起來。話,臘月微笑。

最好的戲子,便是將舞台當做人生。

既然自己已經想清楚了,那麽做這副難受又糾結的嘴臉,倒也是讓人厭棄。

如若這般不如好好的生活。

太後又如何,前世她與太後沒有交集,太後可以狠得下心,今世卻未必如此。

自己進宮至今,雖然也經曆了種種陷害,針對,可是走到如今,她知曉了真相,生下了兒女,還有什麽好糾結的呢?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罷了。

一切都會向著好的方向走的。

隻要努力!

用手戳了戳小四兒的臉蛋,見小東西睜開了眼睛。

臘月連忙拍了幾下:“乖乖睡哦,娘親在這裏。”

果然,小四兒吐了個泡泡,繼續睡了起來。

臘月覺得分外的有趣,這小家夥!

“我的小寶貝兒們,我們所有人都會好好的,對嗎?雖然你父皇有些不可靠,但是隻要我們好好表現,他就會好好保護我們所有人的,對不對?”

見嬌嬌似在睡夢裏露出個笑容,臘月也是緩緩笑了起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