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第123章
loading...
景帝一直都焦急的等待,自臘月開始生產到順利生下,他自己都不知道多久了,可是這麽長的時間,他愣是沒聽見他嬌氣的小月兒撕心裂肺的大喊。

猶記那個時候德妃生產,便是喊得歇斯底裏。

來喜一直都站在門口張望,那邊聲音小,這邊自然是聽不見的。

甭管這些娘娘們想什麽,皇上可是焦急的盼著淳昭儀能夠順順利利生產的。

遠遠看著淳昭儀身邊的杏兒姑娘抱著娃娃出門,來喜趕忙報喜:“皇上,生了生了,這娘娘已經順利的生了。”

再又一看,身後竟是跟著兩個嬤嬤,三個小小的繈褓。

來喜說話都有些結巴了:“這,這昭儀娘娘生的是,是三胞胎。”

景帝聽了話本就站了起來,又聽說是三胞胎,竟是當場呆滯在那裏。

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兒。

就在他發呆的功夫,杏兒已經協同兩個嬤嬤抱著三個小主子進門。

三人都說著吉利話,這個時候景帝才知道,這臘月生了一個小公主,兩個小皇子,雖然這月份算是足的,但是到底是三胞胎,三個小家夥兒都是小小的。

“好小。”

景帝看著這三個小不點,歎道。

一旁的妃嬪也是懂事兒的,見狀忙是吉利的讚著。

“你家主子身子如何?”

杏兒回道:“主子因為用力過度,已經昏過去了,不過仔細檢查過,並無大礙。許是太累了。”

景帝打量著三個小娃娃,這三個孩子都是閉著眼睛,看起來軟軟糯糯的。

“哪個是小公主?”這剛出生的孩子,自然是看不出男女的。

杏兒連忙將自己抱的這個湊了過去,景帝伸手就要接,杏兒可是不敢的。

顫顫巍巍:“皇,皇上。小公主還還太小,身子也弱。您……”您會抱麽?

可這話,她實在是沒法子說啊!

一旁的來喜也是看出了她的為難。

幫襯著說話。

“主子,小公主還小,這麽來回倒手,怕是也容易驚醒。”

景帝瞪了他一眼,又瞪了一眼杏兒:“給朕。”

這話說的倒是斬釘截鐵。

杏兒沒法子,隻能將小主子遞給了景帝,這心裏七上八下的。皇上哪會抱孩子啊。

而眾位妃嬪更是想不到,這三個孩子,皇上竟然主動抱了小公主。

難不成,皇上是真的想要一個女兒,想要一個小公主?

景帝確實不會抱孩子,他抱的姿勢似乎是極為令人不舒服,小家夥扁了下嘴。不過倒是沒哭。

就這般的看著孩子,好一會兒,景帝又將視線移到了另外兩個小兒子身上,三個孩子大小是差不多的。長相也是差不多,並不能看出什麽。

“咚咚”的腳步聲傳來。

想來在這宮裏能這般肆意奔跑的,也不過是兩個小皇子罷了。

果不其然,正是這兩個孩子,兩人才從上書房下學。

聽聞淳昭儀正在生產,兩人便是跑了過來,對這事兒,嚴嘉自然是沒有嚴禹感觸深。

即便是他小,可他也是懂得,這生孩子,會死人。

氣喘籲籲的跑了過來。便是見三個小小的繈褓,兩人都有些吃驚,麵麵相覷。

“你們怎麽過來了?”景帝看著跑過來的兩個兒子,問道。

嚴嘉是後搬到慧慈宮居住的,而德妃又出了那樣的事情,他已經不是什麽都不懂了。莫名的,自此也變得膽怯了些許。

又因著嚴禹與他年紀差不多,又是兄弟,便是對他依賴起來,這時便是如此,見景帝麵無表情的問話,他潛意識的便是拉住了嚴禹的衣角。

而景帝自是不會錯過兩人的這番小動作。

嚴禹自然也是有些怕的,吞了吞口水,他似是鼓起了勇氣。

“見過父皇。我們,我們來看小妹妹。”這話答得倒是快。

景帝勾了下嘴角:“過來。”

呃?

兩個小娃兒互相對視一眼,不過終究是敵不過父親這般的誘惑。

“來,這就是你們的小妹妹。”景帝竟是蹲了下來,兩個小娃兒連忙圍了上去。

兩人都是鮮少見自己的父親如此,有些激動。

再看那小不點,小小的眉毛,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哪裏都是小小的。

嚴禹伸出手想碰,可是心裏似乎又極為忐忑,小手兒就這麽放在半空。

景帝笑容又大了些:“來,摸摸妹妹,不過要輕輕的。”

嚴禹連忙點頭,小手輕輕的觸上了小妹妹的臉蛋兒。就這麽一下,連忙拿開。

好軟的小妹妹。

一旁的嚴嘉看哥哥碰了,也是眼巴巴的看著:“可,可以麽?”

景帝點頭。

迫不及待!

恩,好軟,好軟好軟!

“小妹妹真可愛。”

“還有兩個小弟弟。以後禹兒和嘉兒都是大哥哥了。”景帝難得如此溫情,別說兩個孩子,這在場的妃嬪都感覺到了那脈脈溫情。

兩個小娃兒又去看那對雙生子。

看完再看小公主,發表感慨:“他們三個好像。”

來喜在一旁笑:“三胞胎,自是如此。”

嚴禹看看來喜,又看景帝,遲疑的問:“我們,我們剛生下來的時候,也是這般的小麽?”

景帝將孩子還給杏兒,杏兒接過孩子,這一直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

揉了揉嚴禹的腦袋:“是啊,也是這般的小。”

似乎是很喜歡父親撫摸自己頭的感覺,嚴禹眯了眯眼,那神情倒是極為像景帝。

看著這兩個虎頭虎腦的兒子,再看繈褓裏的三個小家夥兒。

景帝倒是發自真心的笑了起來。

“來喜,傳朕旨意,淳昭儀賢良淑德甚得朕心。如今產下龍鳳三胞胎更是皇室之喜。特晉封為從一品貴妃。”

此言一出,在場妃嬪無不吃驚。

她們自然是想到了這淳昭儀會晉封,可是越了兩級,直接由昭儀封為四妃之首的貴妃,這是何等的尊貴。

除了皇後與皇貴妃,這後宮妃嬪之中,她便是最大。

而如今這兩個位置都是空虛著。

即便是一向穩重善於隱忍的齊妃都變了臉色,而惠妃咬唇站在那裏,更是驚訝的不得了。

這剛生產過的女子是不能探視的,景帝也沒有壞了規矩,知道沈臘月無事,而三個孩子又都見過了,便是點頭:“你們幾個把孩子抱去太後那裏。禹兒嘉兒也跟著回去。”

來喜對身後的心腹一個點頭,小太監便是在前邊帶路。

回頭看一眼這些妃嬪,景帝心情似乎不錯:“你們也都散了吧,不用待在這裏了。即便待在此處,也是幫不上什麽忙的。來喜,起駕!”

隨著景帝的離開,這些妃嬪也是一個個無精打采的跟著離開。

這個時候讓她們笑,皇上又不在,她們委實是笑不出來的。

沈臘月平安的生下來了孩子,而且還是三胞胎。

皇上將她晉為了貴妃,以後,以後哪兒還有什麽淳昭儀了,這便是沈貴妃了。

靜婕妤白悠然帶著身邊的貼身宮女回宮。

見前後無人,小宮女低低的開口:“主子。這沈貴妃如今平平安安的生下了娃娃。咱們可是要送些什麽禮物?”

這“禮物”二字,音極重。

白悠然瞪了她一眼:“自然是要準備禮物,不過倒是需我過目。你也不需胡亂揣測我的心意。”

宮女應道:“奴婢曉得了。是奴婢想太多了。”

“你這進宮之初便是跟在我的身邊,倒是現在還這般的莽撞,有些事兒,萬不可做的太過,也要審時度勢。沈貴妃如今風頭正勁,而且你看那生產的架勢,如果沒有皇上的手筆,我是怎麽都不信的。咱們安安分分的,犯不著招惹她。自始至終,我都沒想著和她鬧翻。”

白悠然邊走邊說,聲音很低,不過四周空曠,倒也是安全。

“奴婢明白了。”

白悠然勾起一抹笑容:“平白無故的,難道我想害人麽。可白小蝶該死,我不過是借力打力罷

了。如今這般便是很好。我就安安分分守著我的孩兒。”

她雖沒有親自下手,不過卻懂的借力打力這個好的方法,更是深知白小蝶性格上的弱點。果不其然,這幾次都得到了好的效果。

可也正是因此,她已經有些惹得皇上懷疑了,雖然皇上看似對人溫柔多情,可她白悠然並不是一個期待愛情的人,對景帝這個人,她也是有些分析的。

當日她灑下了那滑石粉,本是為了讓皇上更加重視有孕的自己,誰想到,竟是被德妃和安修儀中了招。

她知道這安修儀一直都在調查當日之事。

她是斷不信那個結論的。

也虧得德妃犯事兒,如若不然,她怎能利用德妃身邊信任的大宮女將此事栽贓到她身上?

笑了一下,白悠然舒心暗想:又不是從石頭縫裏蹦出來的,即便是忠心,這也是有父母姐妹的。

德妃,你倒是太過自負了呢!

想來過了這件事兒,安修儀也不會一個勁兒的盯著她了,不過,自己生產之時的禍事確實逃不開這德妃與安修儀,就是不曉得,是哪個所為了?

沒有關係,一切都沒有關係,她會查出來的,倘若讓她知曉了事實的真相。

攥緊了拳頭,她必然讓那人千倍百倍的償還。

“該調查的,不能停,不過切記萬分小心。”

“奴婢明白,主子放心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