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第112章
loading...
嶽家大公子名喚嶽楓,年十九,未成親。

這些人來了他嶽家,不說分說便將他帶入了皇宮,不過他也不是那不冷靜之人,想來,他能與宮裏牽扯上,必然是有一個原因,便是正在宮裏的兩個表妹,不然又怎會有宮裏的人來。

而看著這些人的動作,嶽楓雖然心裏有不好的預感,但是卻仍是故作鎮定。

這個時候能被派來的人,也是斷不會被他套出什麽話兒。

待到進入了暢春閣。

他也算是不卑不亢,跪下請安。

看著跪在下首的男子,景帝細細打量,身量不是很高,不過卻是麵色如玉,並不若傅瑾瑜那般,但是也相差不幾了,委實是一個美男子,如若說臘月會喜歡他,景帝竟是覺得不可能。

再看向沈臘月,見她看見嶽楓竟是有著幾分的欣喜,心裏惱恨起來。可是麵兒上仍是不顯。

這丫頭竟是如此。不過如果真有什麽,她哪會這般肆無忌憚。

而其他妃嬪看著如玉公子般的嶽楓,心裏卻是更加相信陳雨瀾的話。

這樣的男子,愛上也不是什麽怪事。

“嶽楓,陳雨瀾言稱你與沈臘月有私情。你怎麽說。”景帝嘲諷的問道。

不管兩人是否有私情,端看他這出色的容貌,景帝便是有些泛酸起來。這麽一來,語氣自然也是不好。

嶽楓愣愣的看著景帝,似是沒有反應過來他說了什麽。

一旁的陳雨瀾連忙補充,這個時候她倒是不管那其他了,隻希望同樣也能夠扳倒沈臘月:“表哥,我都告訴皇上了,你與沈臘月有私情,而且為了她,你年十九都並未娶妻。”

嶽楓不可置信的看向了陳雨瀾,往日裏他便是不喜歡這個表妹,覺得她心思有些不太好,竟是沒有想到,她做了萬般的錯事,今日竟是為了陷害臘月表妹,說出這樣的話。

“草民沒有。”

這時一旁的齊妃柔柔的開口了:“如若你們真的有私情,你便是能為了她不娶,必然也能為了她不肯承認。”

眾人點頭,可不正是這麽個理兒。

臘月看著陳雨瀾和齊妃,想來,這兩個人是一定要將她置於死地了。

冷笑一聲,臘月幽幽的開口:“你們何苦為了置我於死地而不斷的潑髒水呢?”

齊妃端看臘月:“淳昭儀錯了。怎麽說就是潑髒水呢,姐姐也不過是為了皇上。”

這話說的倒是冠冕堂皇。

景帝也看著臘月,臘月仔細看景帝的表情,竟是在他的眼裏看到了一絲的信任。

不知怎地,她的淚水就這般的落了下來,他竟然相信她?

是的,景帝是相信她的,許是之前景帝有些懷疑,但是現在正是因著他信任的眼神,臘月竟是覺得溫暖起來。

看沈臘月哭了,旁人皆以為她是被拆穿的尷尬,可是卻見她又笑了起來。

笑的前仰後合。

這時連景帝都是不解了。

看向了景帝:“皇上,我是不可能與表哥有私情的。這是陳雨瀾的存心陷害。難不成自己死了,

還要拖個人墊背?往日裏你多次害我,我都是看在姨母的麵子上算了,沒想到,你今日還是不知悔改。”

陳雨瀾被她斥責,也不管皇上怎麽想了,回道:“你不是惱羞成怒了吧。”

看她這般的篤定,景帝也不說話,就這麽看著她。

臘月笑著用帕子拭了拭眼角的淚水。

綻出一抹如花的笑靨,對著嶽楓開口:“表哥,看來如果不說出真相,你我都要死了呢。”

嶽楓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沈臘月。

旁人自是不明白兩人這一出兒,許久,嶽楓突然也笑了起來。

嘴裏喃喃:“你竟然知道了。”

說罷,抬起了頭:“啟稟皇上,草民根本就不可能與表妹有私情,更不可能娶親。”

這麽一說,眾人不解起來,有些人已經往那斷袖之癖上想到。

難不成這嶽公子為了沈臘月要往自己身上潑汙水?

可如若那般,也未必就是有用。

卻不想,嶽楓直接抬頭,一個動作,長發披散而下,眾人驚訝起來。

“草民一個女子,怎麽可能與表妹有私情,怎麽可能成親?”

這下子連景帝都是驚住了,唯獨臘月還是笑的厲害。

原來,沒有私情,沒有斷袖之癖,這嶽楓,竟是如假包換的女兒身。

如果嶽楓是朝廷命官之女,想來這事兒還可以置個欺君之罪,可是人家一個商人之女,誰又能說出什麽。

陳雨瀾看著嶽楓跪在那裏的模樣,半響說不出話,本來以為算是想到了扳倒沈臘月的好法子,還想著呢,自己怎麽不早的想出這一出。

可誰想,這一切竟是功虧一簣。

見沈臘月似乎早就知道了表哥是女兒身的事兒,陳雨瀾歇斯底裏起來:“憑什麽,憑什麽你們一個個的都對她好。她哪裏比我強。你告訴她自己是女兒身之事,卻不肯告訴我。你們每一個人都把她當成寶貝,她有什麽了不起。哪裏比得上我,哪裏比得上。”

景帝似乎連多看她一眼都覺得惡心,一個眼色過去,來喜連忙過去堵住了她的嘴。幾個人直接將她拖了下去。

臘月知道,這陳雨瀾,是必死無疑了,可這個時候她可沒有那個閑心管她如何。想她剛才陷害自己的模樣,臘月心裏一片冰涼。

自己果然還是婦人之仁了,她早都知道表妹是個什麽人了,如果早些解決表妹,自己又怎會落到今日這個田地。更不會連累表哥將自己的女兒身說出。

如果不是因為知道“表哥”是個女兒身,怕是自己和表哥都要栽了。

而嶽家和沈家也是會遭殃。

真真兒的惡毒。

許是這許多事兒終於完結,臘月埋怨自己先前婦人之仁的同時也慶幸自己終於無事了。

這精神一下子放鬆下來,她人也就軟了下來。

周嬤嬤站在臘月身邊,看她這般的倒了下來,一個箭步將她扶住。

景帝見狀也是霍的從座位上站起。

“快宣太醫”

說罷便從自己的位置奔了下來。

……

待臘月再次清醒,已經身處聽雨閣。

她迷茫的四處看了下,發現皇上竟然也在,後知後覺的想起發生了什麽事兒。

臘月扁了扁嘴,有些委屈。

景帝看她醒來,連忙坐到床邊:“月兒感覺如何?剛才太醫已經來瞧過了,說是你是有些思慮過多,才會昏倒。並沒有大礙的。”

月兒聽到自己的孩子沒事兒,點了點頭,放下心來。

“我表哥呢?”

景帝咳嗽了一下:“她在外室等著,如果你一會兒要見她,朕準她進來看你。”

景帝怎麽都沒有想到,這嶽家的大公子,竟然是個女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看她不說話,又說:“委屈你了。”

臘月點頭,靠在了他的身上,他那信任的眼神她至今還是記得的。

“當時我看見你信任的眼神,就覺得,自己沒有什麽可委屈的。陳雨瀾是想陷害我,不過她卻選了一個最不適合的人。”

其實在旁人眼裏,嶽楓是最適合的人。

剛才景帝在沈臘月昏倒之後已經命人驗過身了。至於女扮男裝之事也已經詳細詢問過了,原來當

初嶽楓的祖父病危,又盼著能夠生個孫子,所以嶽楓的父親才鬥膽,將自己的女兒裝成了兒子。

這一衝喜,老爺子的身子竟是又好了。

自此之後更是恨不得將所有寵愛都給嶽楓。

直到嶽楓八歲,老爺子離開之後,嶽楓的父親才想著,將她恢複女兒身。可彼時嶽楓已經習慣了將自己當成男孩子,自此便是一直這樣,如果不是這次陳雨瀾的誣陷,想來這嶽楓是女兒身的事兒還不曉得要瞞到什麽時候。

景帝其實並不是一直都很有底氣的信任臘月的,不過最後那番信任足以讓臘月覺得彌足珍貴。

“你不是一直都說朕是天底下最好的男子麽?既然是天底下最好的男子,那麽朕自然是相信你不會喜愛別人。”

臘月見他這般,終是笑了出來。

“其實我在母親過世的時候就發現表哥不是男子了。”

“哦?為什麽?”景帝是真的好奇。

他自己都沒有發現,嶽楓沒有耳洞,身材平板,如果說臉蛋兒很美,可是再美又美不過傅瑾瑜,說話行為走路,更是沒有一點像個女子。

“因為我娘,她很像我娘的,特別是側臉,那日我們都在靈堂,我看著他的側臉,就覺得,如果她是女子,一定和我娘親極為相似。你也知道,那個時候我不足十歲,覺得她像我娘,便是跟著她走。也許真的是天大的巧合,我聽見了她與舅母的談話。從那時起,我就知曉她是表姐,而並非表哥了。既然是表姐,又那麽像我娘,我自然是喜歡多和她接觸,竟是沒有想到,表妹會用這件事兒來害我。”

提到陳雨瀾,景帝冷哼:“此等惡毒女子,其心可誅。陳雨瀾與連秀雲已經被處理掉了。”

臘月“恩”了一聲,表示知道,至於旁的,並未多說。

“想來今日之事過後,表姐是女子的事兒便是會宣揚開來,皇上,我想和表姐聊幾句,可以麽?”

“那是自然。”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