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第103章
loading...
不管他人怎麽想,臘月倒是將這事兒推辭過去。

錦心跟在臘月身邊,即便是並非心思縝密之人,也能感覺到,臘月推辭了此事,大家都是高興的。即便是太後也是一樣。

回到寢宮,臘月擺弄自己小簍子裏的繡件,麵兒上看不出個所以。

錦心想了一下,終是開口:“她們並非真心希望主子攙和宮裏的事兒。”

臘月點頭:“這是自然。皇上心思我尚不可知。但是推了總是對的。即便是我現在牽扯了宮務,可這惠妃德妃齊妃都並非善類,我自是未必插手的上,而且我的份位在這兒,即便是人家如何,我也是弱勢。倒是不如一推三六五,反倒是給了皇上我不貪慕權勢的印象。至於太後,太後即便是如今的位置,也是個女人,她已經習慣了掌控後宮,你難道就沒有發現,這三大妃子,太後對誰都不親熱麽?”

錦心細細一想,點頭。

讚同:“還是主子想的深遠。”

臘月並不多言,這道理如此淺顯,如若不是為權勢昏了頭,自然是能看明白的。

“皇上駕到”

臘月連忙起身,就見景帝從外麵進來,似是直接從太後的慧慈宮過來。

見臘月盈盈的拜在那裏,景帝倒是笑容可掬。

“快起來。”將她扶起便是攬著她坐到一邊兒。

看她水汪汪的大眼看著自己,景帝上下看了看:“怎地?朕是有什麽不妥當?”

臘月搖頭:“沒有。隻不過過幾日皇上就要離開了,臣妾這不是想著,多看看您嘛!”

看她眼巴巴的模樣,景帝笑著揉了揉她的頭:“小丫頭就會讓朕心疼。這次你好好在宮裏休養,等朕回來,你兄長想是也要成親。朕準你回家看望。”

此話一出,就見臘月果真是呆呆的看他,一副吃驚的樣子,這是何等的大事。

“皇、皇上準我回家?”她竟是也有些結巴。

能回府參加兄長的婚禮,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兒。

景帝點頭:“這是自然,怎地?你不信朕?”

臘月趕忙搖頭,揚起如花的笑靨:“我信,我就知道,皇上對我最好了。”

沒人不喜歡聽好話,景帝微笑:“你個小丫頭,朕看了,你最是會哄人。這許了你回府,你便是說朕千好萬好,如若不是,還不曉得你這丫頭心裏如何腹誹呢。”

臘月自是不承認的,不過這景帝為人偏是如此,她也不和他強嘴,乖乖的將自己的香唇湊了上去,景帝感覺到她的溫順,眼裏也是含了笑意。

這丫頭進宮初時還是一個澀果子,也不過一年半,便是在他的澆灌下,變成了這如花的模樣。

景帝心念一動,便是扯開了她的衣服,看著又不能再穿的衣服,臘月拉開了他的身子。

正在興頭兒上被人拉開,景帝麵色有些不虞的看她。

臘月也是喘息:“你,你不要每次都扯壞我的衣服。”她嘟唇。

這不在這關鍵時刻讓他知道,想來他下次還是這樣,這件衣服她還是很喜歡的啊,就這麽便是不能穿了。

臘月被他親的一個勁兒的喘息,左右閃躲,不過景帝看她這動作也是明白,這不過是她的本能反應,並非真的抗拒於他。

如此一來,更有情趣,不多會兒就聽室內一陣喘息。

而聽雨閣的下人也是習慣了這個情形,都默默的該做什麽做什麽,並不靠近內室。

待到一番雲雨之後。

景帝與臘月皆是不著寸縷,不過因著正是春日,還是有些寒涼,景帝便是將被子拉扯過來,搭在兩人的身上,臘月靠著他不斷的喘息,吭吭呲呲的,像是受了驚的小動物。

景帝越發的覺得這樣的她可愛,便是又在她的頸間啄吻了幾口,她肌膚細嫩,即便是他並未使力,仍可見明顯的痕跡。

臘月自己並不知曉,不過即使沒有看見,她自己也能猜測得到。

看她身上的斑斑點點便是知曉她是多麽容易淤青,而他在這事兒上每每又總是如此,她已經都習慣了。

初時景帝曾經皺眉問她疼不疼,臘月乖巧,自然是說無事。

正是因為這樣,他越發的無所謂。

臘月咬碎了一口銀牙,當時便是早些扮扮可憐,哪至於如此。

再看一眼自己的胸,她咬唇。

瞅瞅讓他弄的。

許是臘月的眼神太過明顯,景帝又是揉了揉她的發:“怎麽了,小姑娘?”

臘月小抱怨:“你給我弄得傷痕累累。”

景帝挑眉:“你不是不疼麽。”

確實不疼,可是,這樣很難看啊。再說,好像,好像自己怎麽樣了,特別的****。

見她臉蛋兒紅了,景帝有些邪意的笑:“你可是想到了什麽?”

臘月看他故意如此消遣於她,不肯多說起來。

景帝似是覺得極為快活,大笑起來。

臘月見狀心裏暗恨,賭氣似的靠在了他的身上,許是太累了,不多會兒就睡了過去。

待到再次醒來已經天黑,想來她這覺倒是睡顛倒了,不過在一側身,便是看到景帝也睡的正酣。

歎了口氣,她細細的用手摸著他的眉眼。見景帝依舊是睡的平穩,不為所動。

臘月低喃:“不曉得我們的孩兒,是會像你還是像我。恩,如果是女娃娃,還是像我好了。如果像你,估計她長大便是會不好嫁人了。將來,將來我們再生一個男娃娃再像你吧?”

手指輕輕滑到他的唇上。

“啊!”

竟是景帝一把含住了她的手指。臘月被驚到。

景帝見嚇到了她,笑眯眯的。眼睛裏哪還有睡意。

小拳頭便是這樣錘了他幾下。

在閨房之中,景帝倒是並不太在意這些小動作。

“我們會有許多孩子。”

“恩。”臘月不曉得他以什麽樣的心情說出這樣的話,但是心裏倒是格外的歡喜。

前世她並沒有孩子,這一世,她隻希望自己能做一個好母親。

“太後將宮務交予你,為何不接?”景帝擺弄她的手指,倒是當成了玩具般。

臘月搖頭:“皇上希望我幫襯太後?”

景帝麵色並無比變化:“不是朕希不希望,朕隻是好奇你的想法。”

景帝如此,臘月不能不答。

“實話?”

景帝笑了笑:“那是自然。”

“實話便是,即便是我管得好,也不過那麽幾日,我幹嘛討那個嫌?”

倒真是大實話了。

“即便是之後您繼續讓我攙和這宮裏事務,可是我本就想著,身子已經大好,而且我們又存了要個孩子的心思。如若我真的有了,自然更是沒有精力做那些,如果有了孩子,自然是孩子為重。待她生產,我還要好好照顧她,必然又是幾年。接了再還回去倒是不如一開始便是不插手。”

臘月說的真真假假,景帝點頭,似是讚同她的話。

“你倒是個聰慧的,知道事情的輕重。”

看景帝這話,也是並不希望她接手。臘月心裏暗笑一聲,果不出她所料。

既然事情已經說開,景帝也不多言此事,兩人又是閑話家常起來。

似是想到了什麽,景帝再次開口:“聽說昨日禹兒來看你了?”

昨日之時嚴禹過來看望了她,自她受傷之後,每每胳膊上便是吊著繃帶,嚴禹稟了太後,也是隔三差五的來看她,雖不說好話,但是倒是也算是解悶兒。

如今她好了,他還是那般。

“恩,昨日大皇子過來了。他說是代太後過來看看我的身子。”倒是個別扭的孩子。

景帝笑:“朕可聽說,他時常訓斥於你。”

說罷便是細細的打量,臘月並不惱,嬉笑:“其實皇上就沒有發現?這訓斥也是一種別樣的關心。”

景帝聽聞此言,失笑:“這朕倒是沒有聽過。訓斥也是別樣的關心,那禹兒對宮裏所有人都是橫眉冷對,難不成便是喜歡所有人?”

臘月搖頭:“皇上偏是偷換我話裏的概念,我說的是訓斥,並不是橫眉冷對啊。要知道,大皇子每日的訓斥都是隱藏著濃濃的關心的。他隻是因為我們出事,特別擔憂罷了。小娃兒不會表達感情,便是想著,如果說些不好聽的話,咱們以後定然是不會再去那危險之地。”

景帝幽幽歎氣:“你倒是懂他。”

臘月笑容可掬:“小娃兒罷了,在聰慧也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娃娃,更何況,我本就有孩子緣。”

說完有些得意的挺胸。

景帝見她這出兒,失笑。

“這宮裏旁人都不喜接觸禹兒,為何你要這般?”

想來景帝是真的對沈臘月有了一定的放心,不然斷是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如若旁人,這個時候必然是表忠心的時候,可臘月偏是沒有:“其實大皇子的個性是真的不太好,算是一個別扭的小孩兒。可是,一看到他,我便是想到了自己的妹妹,他們的情形有幾分的相似。這個時候不管他做什麽,我都是覺得能理解的,畢竟,我也是那些搶了他父親的人的其中之一。再說了,他是您的兒子啊!”

景帝看她嘟囔完,笑了笑:“你覺得,自己搶了我?”

臘月一頭鑽進他的懷裏,軟軟糯糯的低語:“我當然搶了您,您是我一個人的……”

看她這般,景帝瞬間又心裏一緊,便是翻身將她壓到了身下。

“你個貪心的小娃兒,朕是你一個人的,是你一個人的……”

臘月“咯咯”笑著圈著他的頸項,也不過一會兒,兩人又火熱的纏綿起來。

“你這般的貪心矯情,可朕偏是稀罕死你了。就想著,一口一口的將你吃掉,讓你再也沒有辦法作亂。”

一會兒的功夫又是一室喘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